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血色宴会(二)
    还是有一个人活了下来,当然仅仅是多活了一刻!

    某个魔法师被留了活口,巴洛克需要知道此时萨尔瓦内的信息。¢£,那个魔法师还准备抵抗,在巴洛克捏断他一条胳膊,然后又给用萨满法术医治好后,这个魔法师乖乖的做出了明智选择……与其被如此折磨,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死。

    德尔塔为了炫耀自己的影响力,将大部分的事情都宣扬了出去,所以这个魔法师几乎知道所有从头到尾的变乱过程。而巴洛克也就知道了一切。

    遵守信诺捏断了魔法师的脖子,巴洛克站起来。静静的看着远方,那里是萨尔瓦的方向……我该怎么对待你,苏珊!

    巴洛克是一个冷酷的人,两个灵魂两种经历让他看透了许多。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就像是一场最真实的游戏,除了很少的几个,比如席琳之外,任何一个人都是可以杀的。苏珊的所所为触及了他的底线,数百族人的死需要有人来偿还,他不会介意亲手杀了那个女人。

    “走,让我们也去参加宴会吧!”巴洛克淡淡的笑了:“没有请柬,没有礼服,不过我们可以给宴会增添一些颜色……很深很深的红色!”

    族人们轰然应诺,只有巴罗坦看到巴洛克眼中的疯狂杀机,有了很不好的感觉,他犹豫的说道:“巴洛克,你能够饶恕苏珊的性命吗?”

    巴洛克嚯的回头注视着巴罗坦,那一刻,巴罗坦从灵魂中感到了寒意。但他是巴洛克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他知道这个世界上任何人会对他不利,唯有巴洛克永远不会害他。所以巴罗坦坚持的和巴洛克对视,并承受那股压力,说道:“苏珊怀有你的孩子,你不能杀她。”

    “哦,我可以等孩子出世再说。”巴洛克冷冷的说道。

    “但是那样的话,你的孩子会记恨你一辈子。也会痛苦一辈子,因为是他的父亲杀了他的母亲。巴洛克,你不能让你的孩子承受这种痛苦。你说过,痛苦应该让我们这一代来承受。我们的孩子应该在荣耀中成长和继承我们为他们留下的一切。”

    “哈哈,巴罗坦,你想的太多了,还不一定苏珊生的会是兽人还是人类。”巴洛克第一次转移开目光,不去和巴罗坦对视。

    “但那都是你的孩子。你永远也改变不了。巴洛克,不要做出让你后悔的事。”

    巴洛克不耐烦的挥挥手:“我知道该怎么做,好啦,我们走,去赴宴!”他头也不回的骑上图腾兽拉克的后背,向远方疾驰而去。紧跟其后的,是二十个兽化铠战士。他们夺取了人类的坐骑,呼啸跟随。

    安格雷拍拍巴罗坦的肩膀安慰:“放心吧,我会和你一起看着巴洛克,不会让他做出那种事的。”也只有他们这些从砂砾荒原。来的老资格才能去劝服巴洛克,像萨洛蒙这样在北方冻原才加入的兽人,在这种事情上是说不上话的,所以他保持沉默。

    三人默默跨上马,追赶而去…………!

    今夜的宴会很盛大,萨尔瓦城的人都知道了。德尔塔几乎邀请了所有有资格的贵族,就连外行省的贵族和官吏也都会来参加。大公府的城堡被大批的仆役里外忙碌装点,数十张长餐桌上,摆满了各种美食,令人垂涎欲滴。各处都安置了灯火。准备夜晚来临之际点燃,会令整个城堡通明。每一个接到请柬的人都在家中盛装打扮,准备在宴会上大出风头。精明的贵族们都知道,这既是一场贵族交流应酬。也是一场权利再分配的盛宴。今夜的表现,或许直接决定着未来在汉莎公国的权利和地位。

    苏珊会在宴会上露面,但不会待太久,此时她正和自己的女儿克莱尔一起待在房间里。那场动乱只是稍微惊吓到了贝琳达夫人和克莱尔她们,并没有实质性的伤害。反而因为苏珊的正确应对,不但没有让德尔塔完全夺去全部权利。还获得了奥德里亚的认可还有圣女的支持。最重要的是苏珊终于和自己的女儿团聚,这一点上,她甚至要感谢德尔塔。

    贝琳达夫人并不想去参加宴会,她不喜欢热闹。但是德尔塔殷勤的邀请美丽的赛拉参加,贝琳达夫人立刻想起了当年席琳的遭遇。在知道无法拒绝的情况下,她也只好陪同赛拉一起去参加宴会,保证不会被那个肮脏的德尔塔不利。

    没有人因为苏珊怀孕,而生出什么异样的心思。贝琳达太知道苏珊曾经遭受的痛苦折磨,她也真诚希望苏珊可以重新找到一个爱她的男人————谁都不会相信苏珊会和杀死她儿子的仇人莫里松大公生孩子。他们也都听说过某个游侠亚拉冈的传说,只不过苏珊对于那个男人的事情总是含含糊糊,贝琳达也不会去追问。

    有侍从来传达德尔塔侯爵的话,宴会开始了,请苏珊女大公莅临!苏珊在赛拉的搀扶下,穿着一件宽松的礼服,带着女儿和贝琳达夫人,向宴会所在的大厅走去。在她身后,是五个教廷的幻铠武士。十个武士分成了两拨,日夜保护苏珊的安全!

    大厅内人山人海,贵族老爷和少爷们,精神抖擞意气风,而贵夫人和小姐们,花枝招展如百花盛开。即便大厅非常的开阔,容纳数百人也丝毫不拥挤,那弥漫的脂粉香气也令男人们心旷神怡。

    角落里,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贵族随意的走动,端着一杯红酒,注视着大厅中央那个意气风众人簇拥的男人……德尔塔侯爵!原来还有你的份,那就更好了!

    “迷人的夫人们,还有美丽的小姐们,哦,当然也有先生们。很高兴诸位能够来参加大公府的晚宴。”德尔塔恭维所有在场的女士,并用一种故不在乎的态度称呼男人们,博得了一片善意的笑声。

    “我们都知道过去那段不愉快和黑暗的日子,我们也都不愿去提及,那么今夜就让我们忘记那些吧?汉莎公国获得了新生,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拥有一位令人爱戴的,可敬的女大公……请大家欢迎我们的苏珊大公阁下。”

    伴随一片欢呼,苏珊在赛拉的搀扶下。缓步走出来,矜持的露出笑容,向众人致意,并开始讲话。角落里那个中年的贵族冷冷的注视着一切。眼前这个女人即便鼓着大肚子,依然美丽非凡。可是巴洛克已经没有了任何往昔的爱怜,剩下的只有仇恨……三百多族人的血仇!

    心中轻轻出一个声音,大公府城堡外的图腾兽拉克向身边的巴罗坦叫了一声,传达巴洛克的命令。

    很快二十多道身影悄无声息的移动。城堡前门和后门的士兵一个接一个被从黑暗中出现的身影击杀。哪怕这些士兵都是高地族人,曾经和兽人称兄道弟,此时也都不会有任何怜悯,他们是敌人了,就这么简单!

    很短的时间内,近百战士悄无声息的死去。兽人们关上了前后的城堡大门,拉上了吊桥。然后扑向那些巡逻的士兵……!

    仅仅五分钟后,图腾兽拉克就给巴洛克传来一个信息……三百多个士兵都解决了,即便有一队士兵现了兽人,可是他们的喊叫声太远。根本没有惊动嘈杂的宴会大厅里的人。解决最后的麻烦,兽化铠战士们已经在外将整个宴会大厅包围。

    五个站在苏珊周围的幻铠武士瞒不过巴洛克,但那些普通的天巡战士根本已经对他造不成威胁了。苏珊结束了简短的讲话,在众人的热烈回应下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苏珊女大公阁下,掌握权力的滋味如何?真的令你可以不顾一切吗?”

    所有人愕然,随即齐齐看向那个说话的中年贵族。只有苏珊猛然回头,惊恐的看着那个贵族,脸上的血色唰的退尽,苍白的如同死人!那个兽人。他终究还是来了,而且来的如此之快!

    巴洛克轻轻品着杯中的美酒,完全不在意众人的目光,向前缓步走出。德尔塔先是一脸的迷惑。随即想到了什么……那个声音昔日太熟悉了,让他刻骨铭心,很显然眼前的中年贵族就是伪装的兽人巴洛克。但他不惊反喜,甚至露出了兴奋的神色。他的底气来自那五个幻铠武士。如果在这里击杀了巴洛克,那功劳就太大了!

    巴洛克不去看颤抖的苏珊,望向德尔塔侯爵:“德尔塔侯爵。很高兴又见面了。当年让你逃脱是最大的遗憾,这才造成今天的局面。不过还可以补救,因为我不会允许你逃脱两次。”

    “哈哈,巴洛克,你太狂妄了!你认为自己一人就能够在汉莎公国为所欲为吗?很好,今天来了就不要走了。”德尔塔狂笑。五个教廷天巡战士留下两个守护在苏珊身边,其他三人已经激了幻晶铠甲,全身被盔甲覆盖,向巴洛克逼近。周围的贵族们纷纷退避,一个个露出兴奋的神色……他们还从来没有亲眼见过幻铠武士,更别说他们的战斗,今天大开眼界了!

    “苏珊,你难道没有告诉他们,几个天巡战士根本没有用么?我很怀疑你的智商,已经背叛了我,居然还敢仅仅依靠几个幻铠武士来保护?你应该躲进光明山才对,只有那里才能保证你的安全。”巴洛克嘲讽的说道,完全无视三个天巡战士的逼近。苏珊不说话,只是面无血色的退后,退后。搀扶她的赛拉听出了那个声音就是当年的兽人少年,很疑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贝琳达夫人将克莱尔藏在身后,紧张的准备魔法,凭借大魔法师的预感,眼前的兽人让她心惊肉跳!

    “呵呵,当然,几个天巡战士自然无法对付巴洛克萨满阁下,所以我们也来了!”另外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三个人从贵族众人中走出。他们自信,强大,拥有不弱于天启者的实力!

    果然,圣女伊文捷琳会有后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