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大祭司的嘱托
    第二次与拉达曼大祭司会面,就只有他们两人了。()选择了一处山腹深处的密室,巴洛克走了多半天才从漫长的岩道进入其中。这里的隐秘程度甚至比之灰矮人的岩穴大厅都不遑多让,可想而知萨满祭祀们要挖出这条密道和密室,需要付出多少汗水。这里处处可见繁杂的图腾纹,仿佛将此处密室重重封印了一半,也不知道究竟在防备什么。

    在外面的伪装卸下,大祭司的憔悴令巴洛克为之吃了一惊。

    老兽人原本就瘦弱矮小,此时更加佝偻,脸上的皱纹即便隔着厚厚的兽毛,都能够看得出。双臂的肌肉松弛下来,双手总是不停的微微颤抖。眼神黯淡,却强打着精神对巴洛克露出微笑:“巴洛克啊,或许别人并不清楚,但你应该已经看出了什么吧?呵呵,是啊,战胜了玛尔古斯教宗,怎么可能不付出代价呢?除了那个谁都没见过的神使,教廷教宗号称人族第一人。我透支了所有兽族崇拜之力,才出其不意重创了他。玛尔古斯需要休养至少一年半载,而我则活不久了。”

    巴洛克听到了一个关键的字眼【崇拜之力】。大祭司注视着巴洛克的眼睛,笑着说道:“是的,就是那种力量,我称之为兽族崇拜之力。这是我用了漫长岁月的研究和修行,才极其偶然的现了这种神奇力量。但巴洛克你身上也有这种力量,却如此年轻,果然是先祖之灵所恩宠的子孙啊!但不可否认的是,你确实获得了你们族人衷心的爱戴和崇拜。”

    到底被人看穿了,巴洛克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选择沉默。同时也有些防备,毕竟谁知道大祭司是什么心思?就像他刚刚在先祖祭台的星辰图腾阵那里做了手脚一样,万一大祭司也有什么奇怪的能力,可以杀掉他攫取信仰之力为己用,他岂不是糟糕?

    人老成精。大祭司看出了巴洛克的戒备,摇摇头失笑:“不要担心,我夺不走你的崇拜之力。因为这是兽族族人们出的选择,不是我想怎样就能怎样的。而且我的身体已经完全毁坏。无法修复了。”

    “大祭司,我称这种力量为【信仰之力】。从我偶然现这种力量开始,我就处处小心谨慎,唯恐被别人察觉。因为我总感觉,这种力量一旦被天启教廷的人知道。会带来不详的事情。“

    “嗯,你说的很对。我之所以会和教宗玛尔古斯拼命,就是因为我在奇迹之谷外拦住他的时候,被他察觉到了我身上的这种力量。你应该知道,教宗号称神的代言人,他拥有一丝神性,能够察觉到我们身上的……哦,你说的信仰之力。当时我是可以从容逼退玛尔古斯的,但我最终选择了耗尽力量重创他,就是因为我知道我已经躲避不开了。如果我不死。教宗回去一定会再次召集所有人族力量,来清剿兽人,并击杀我。我们经不起任何一次重大打击,为了族群,我理所应当做出牺牲。”

    就是这么的无奈,人类比之兽人强大了太多。如果人族真的再来一次举族攻伐,兽人根本挡不住,覆灭之危不是说笑。无论是巴洛克还是拉达曼大祭司,之所以要向人类主动起进攻,就是因为现在的局面太难得了。——————龙族牵制了教廷大部分的军力。精灵族和神秘的巨人族也和人类的关系不好,随时都有爆冲突的可能,又要牵制一大部分人族的精力。加上教宗玛尔古斯被拉达曼大祭司重创,一年半载无法现身统合所有力量。而恰恰奥德里亚帝国内乱之下元气大伤,东方的卡普林帝国因为骄傲大意,入侵冻原的时候,被凯乌斯率领白鹿氏族狠狠的收拾了一次,让他们不得不灰溜溜的推出冻原,暂时采取了守势。

    可以说。现在是千载难逢的一个好时机。即便是为了给兽族争取到足够大的缓冲地带,这场大战也必须进行。

    “巴洛克,我时日不多了。”老兽人疲态尽显,今天在外面的一番伪装强撑,已经耗尽他的精力,此时他不得不坐在兽皮毯上,气喘吁吁看着巴洛克,说道。

    “我很可能坚持不到明年的战争爆,我想要恳求你一件事。”

    “我在听着,大祭司。”这种虚弱骗不了人,巴洛克恭敬的对拉达曼说道。老兽人守护里兽族数百年,值得任何人尊敬。

    “我知道你对萨满长老会的观感很不好,认为这里已经腐朽,失去了兽人的血性和本质。”拉达曼苦笑的说:“我不否认,虽然我们躲在奇迹之谷里,近千年来为族群守护住了最后的萨满传承,并且将其逐渐展。但长久的安逸不可避免的会令一些人变得浮躁,虚荣,贪婪,而丧失萨满的谦卑本质。这其中有我的过错,因为我没有管理好长老会,才让其中出现了岔子,以至于会有萨满长老带兵攻打苍狼部落的荒唐举动。我没有欺骗你,如果不是奥内托在回返的时候被天启者击杀,我也会重重的惩罚他,夺去他为萨满长老的荣耀。”

    “现在,明年的战争使得我们不能让萨满祭祀内部出现混乱。而且我也没有机会去管这些事了。巴洛克,我想要拜托你……请你务必答应。”大祭司目露恳求之色,看着巴洛克。

    巴洛克隐隐能猜到些什么,他这种拥有强烈掌控**的人,自然对权利不会拒绝。即便需要面对一些挑战,他也有足够的自信去摆平。不动声色的回道:“大祭司,请你继续说,如果我能做到,我不会让您失望。”

    “请你在奇迹之谷留下,我会将这里的一切都交给你,等我的灵魂回归先祖之灵的怀抱,由你……来继任大祭司之职!”拉达曼缓缓说道。

    巴洛克并未露出震惊的神色,他只是沉吟,然后抬头平静的说道:“大祭司,没有人比你更清楚,白袍大祭司的职责所带来的压力,,比之他所拥有的荣耀和权利,还要令人不堪重负。您信任我,我不会逃避,所以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是我需要向你先说明的是……我不会留在奇迹之谷,也不会让萨满祭祀们留在这里了!我们的荣耀在战场上,在对人类的前线上。在为兽族争取到足够的生存空间之前,我不会让任何一个萨满享受安逸。我们这一代注定是需要流血牺牲的一代,平稳的生活就让下一代的萨满祭祀来享受吧!”

    拉达曼仿佛知道巴洛克会这么说似的,笑着点头:“嗯,可以。奇迹之谷太安逸了,在战争开始后,这里应该让兽族的老弱妇孺迁徙过来,除了学徒和老迈者,所有的萨满祭祀们都应该在前方战场上锤炼,并坚定自己的图腾信仰。”

    他们算是达成了协议,谁都没有提及其他的问题。也就代表巴洛克以后不会对某些伤害过苍狼部落,还有抱有敌意的萨满祭祀们展开报复。当然,前提是那些人也不要不知死活的继续挑衅。

    大祭司很累了,巴洛克告辞离开。反正拉达曼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就算是准备将大祭司的职位传给他,也需要一段过渡期,先让其他萨满有个适应的过程。这段时间巴洛克会去找悉罗萨满请教学习关于图腾阵的所有知识。

    接下来半个多月,巴洛克都在悉罗萨满身边研究图腾阵。他甚至没有在奇迹之谷里走动,只是两点一线的在自己的住处和悉罗萨满的实验室之间来回。如饥似渴的学习,当然暗中不忘学习【索契文】,并且与之星辰图腾阵相对应,提前着手,免得将来破解灰矮人岩穴大厅的那个正版星辰图腾阵的时候手忙脚乱。这期间他曾经有意无意的询问过其他人关于索契文的问题,无一例外他们全部茫然不知。

    最后迫不及待的去询问冥想的拉达曼大祭司,大祭司慎重的告诫了他一番,也让巴洛克确信这种文字被诅咒,除了他这个意外,索伦大6上的任何种族都无法学习,即便学会也会很快遗忘。这种强大的诅咒只能是出自【神】之手。…………巴洛克甚至怀疑,此时灰矮人们是否也已经将这种文字遗忘了?看来索契文远不仅仅只是一种文字那么简单!

    暂时不需要想这么多,巴洛克沉下心来学习,他的聪敏睿智,令悉罗萨满的学生们赞叹不已,也获得了许多萨满祭祀的友谊。

    就在巴洛克如鱼得水,第一次有充足时间舒心的研究喜爱的事情的时候,两个不之客匆匆赶来了奇迹之谷!

    当巴洛克看到疲惫的安格雷和普洛托亚的时候,心里一沉,突然有了很不好的预感!没有什么十万火急的大事,族人们是绝对不会让曾经来过奇迹之谷的普洛托亚带路,日夜不停的赶来的。果然……!

    安格雷看到巴洛克,第一时间冲过去,双目赤红,嘶哑的道:“巴洛克,出事了。汉莎公国那面……巴罗坦和萨洛蒙他们被偷袭,我们族里的战士们几乎全军覆没……!”

    脑中轰的一声,巴洛克仿佛被重锤击打。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沉声问:“怎么回事?从头到尾说清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