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谁错了?
    “巴洛克萨满阁下,您的威名早已传入我们白鹿氏族。⊥,我很敬佩你的功绩和出色的智慧。”白鹿氏族大酋长凯乌斯说道,但他的神情依然高傲。就好像在说:尽管你做出了那么大的英雄功绩,但我会越你的。

    “凯乌斯大酋长,我想能够让可敬的大祭司赞叹不已,您必然是当之无愧的勇士。”巴洛克微笑着回道,他的表情依然温和充满善意————当然,巴洛克不怒的时候,即便对着死敌也是这种伪善的表情。

    “呵呵,好啦,你们都是好孩子,兽族的未来,不必相互吹捧了,都坐吧。”大祭司显然心情不错,招呼两人坐在了地上铺着的兽皮毯上。

    老兽人生活朴素的惊人,他居然身边没有一个仆人照顾生活 。面前一个火塘,扔上几块木头燃烧起来,屋内很快温暖。架上的深底锅内烧着水,用木柄勺给巴洛克和凯乌斯分别倒了一木杯。这一切都是拉达曼大祭司亲自动手。即便巴洛克想要接替,也被老兽人挥挥手止住。给他们的木杯内放入两个草团一样的东西,立刻,热水散出来浓郁的叶香……这或许就是兽人的茶吧?

    老兽人是如此的熟练而习惯,一切自己动手,显然他不是做,那一刻无论是巴洛克还是凯乌斯,互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震撼和深深的敬重。一个拥有无比权势和威严的大祭司,却过着朴素的生活,甘之如饴,怎么都能受到别人的敬意。

    “数十年来,这是我最开心的一天,我要感谢你们俩带给我欣慰和欢乐。”大祭司笑呵呵的举了举木杯示意,巴洛克和凯乌斯忙端着木杯回礼,彼此都有些疑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大祭司开心。

    “呵呵,巴洛克。养马地草原还是水草丰茂,风景如画吧?……自从被人类抢夺去之后,有太久没有再去过那里。但现在我放心了,因为你带领霜狼部落的战士们夺回了那片领地。或许明年我会去养马地草原做客。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欢迎我这个老家伙?”

    巴洛克忙站起来,诚挚的说道:“大祭司阁下,那是我们霜狼大部落所有族人的荣幸。我想如果我回去向族人宣布这个消息的话,所有人都会从现在开始期盼明年的到来。”

    “坐下,坐下说。”拉达曼大祭司摆摆手让巴洛克坐下。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回头看向白鹿氏族大酋长凯乌斯:“凯乌斯,我要祝贺你继任白鹿氏族大酋长。而且你在今年秋天的表现令人惊叹。人类卡普林帝国四个精锐军团的清剿,都没有给兽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而且损失惨重,最终不得不提前退却。这都是你的杰出指挥所做出的,你的父亲和祖父想必很为你骄傲吧?呵呵,我也为你高兴,你是当之无愧的勇士。”

    “大祭司阁下,能让你高兴我很荣幸。但是我对最终的结果还是有些遗憾。如果……我的军团中能够多一些奇迹之谷的萨满祭祀,我想结果绝对不会是这么平庸。或许我也会像巴洛克阁下那样,做出覆灭了奥德里亚的双头鹰军团,几乎摧毁了皇冠雄鹿军团这样辉煌的战果。”凯乌斯表情恭敬的说道,但话语中透着一丝抱怨,却是谁都听得出来的。巴洛克有些意外…………原来这个凯乌斯来奇迹之谷的目的和自己一样,都是向大祭司来诉苦,顺便提出要求的。

    “哈哈,小家伙在抱怨我们么?“拉达曼大祭司开心的笑了,他的表现完全与想象中的威严深沉不同。很开朗慈祥,甚至带着一点顽童的脾气。但却更让巴洛克和凯乌斯喜爱。巴洛克也忍不住插嘴:“大祭司,凯乌斯大酋长说的没错。秋天的时候如果布伦丹大萨满率领的祭祀能够早到一天,我们就有十足把握将皇冠雄鹿彻底摧毁。而不会让他们逃错了三千轻骑。我们的军团中萨满祭祀的数量还是太少。”

    “好吧,我看出来了!你们两个小家伙来探望我是假的,向我诉苦来讨要好处是真的吧?”拉达曼大祭司故不高兴的道:“那么咱们就来好好推诚布公的谈谈。先是你,凯乌斯。你们白鹿氏族已经有多久没与奇迹之谷袒露心扉真诚以待了?当年你的曾祖骄狂大意,被奥德里亚帝国覆灭了部落的所有精锐,你曾祖父也不幸战死。这近百年来。你们将一切罪过都推到萨满长老会身上,认为我们没有及时派人救援,才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甚至……白鹿氏族中有人还在恶意攻击萨满长老会,认为萨满们顾忌当时的白鹿氏族太过强大,故意见死不救。凯乌斯啊……以先祖之灵的名义起誓,你难道真的认为身为沟通图腾之灵的使者,萨满祭祀会做出这种事情吗?如果真的有这种恶行,那么我早就不配活着,所有萨满祭祀都会被先祖之灵惩罚。”

    凯乌斯有些惶恐,他没想到大祭司如此坦白的说出来:“大祭司,我们自始至终没有怀疑您,或许当年您正在闭关深度冥想,对白鹿氏族见死不救的的决定不是您做出的。”

    “任何一个祭祀都不会做出这种罪恶的决定,凯乌斯,看来你们依然没有放下心中的怀疑。”拉达曼大祭司黯然的摇摇头,忽然止住了这个话题,回头对巴洛克问道:“巴洛克,你呢?两年来第一次踏入奇迹之谷,你在怨怼奇迹之谷的腐朽无能么?还是担心你们的利益会被萨满长老会掳夺?”

    巴洛克一滞,他真没想到刚刚和蔼可亲的老兽人,此时说话如此咄咄逼人,让他和凯乌斯无言以对。尽管————大祭司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但这种事情当着令人尊敬的拉达曼的面,还真是无法开口。

    “我很看重你们俩,我有预感,你们会是兽族再次兴盛的希望。你们来这里的目的我也清楚,我会全部满足,因为你们没有私心,而是为了整个兽族。但在这之前,我必须打消你们的疑虑。”大祭司站起身来:“跟我来,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

    巴洛克和凯乌斯忙走过去搀扶干瘦的老兽人,拉达曼有力的推开他们,自顾向洞穴深处行去。

    这个山洞深邃的惊人,跟随在拉达曼大祭司的身后仿佛没有尽头的前行。即便兽人能够夜视,但这里也足够昏暗。他们不知道走了多远,终于从另外一个洞口走出,眼前居然是一处绝密的所在,是一个谷中谷,只有三四个足球场那么大,岩石地面和石壁经过了凿刻,令此处像一个开阔的露天殿堂。这里聚积了很多兽人,各自的议论着,看到大祭司出现,纷纷行礼。他们之中有几个熟悉的面孔,悉罗萨满也来了,青袍大萨满布伦丹,黑袍大萨满帕里夏,都在看着巴洛克微笑,令巴洛克莫名其妙之余,隐隐有些不安……好像自己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侧脸看了凯乌斯一眼,现他也一脸惶惑。

    大祭司带着巴洛克和凯乌斯走进去,他们站在中间的一处石台上,所有兽人围拢过来。他们足有数百人,全部身着萨满兽袍,为的五个老兽人就是萨满长老会的席长老,并不见奥鲁姆大萨满的身影。

    “今天,我们来了两个年轻的客人,是我们兽族的骄傲,族群的未来将由他们来带领前行。但是……他们对我们可是成见不小啊!我想我们不应该继续沉默,而需要解除他们的疑惑。”拉达曼大祭司缓缓说道:“先,是时候告诉白鹿氏族大酋长凯乌斯,当年的奇迹之谷究竟为什么没有对他的氏族伸出援手。”

    “凯乌斯,这件事我最清楚。”一个很老的兽人长老开口道:“当年奇迹之谷突遭天启教廷幻铠武士的大举进攻,原本你的曾祖是接到了萨满长老会的号令,聚集军队向这里进来救援的。当时奥德里亚帝国的军队还没有现你们白鹿氏族的聚居地,你们完全可以提前退避。可是你的曾祖认为他可以剿灭那支人类军团,然后再支援奇迹之谷也不迟。他率领白鹿氏族战士向奥德里亚军队起猛烈的攻击,但是人类看穿了他的焦急情绪,稳固的拖着他,让你们的军队一点点拖入泥潭,伤亡的增加让你的曾祖失去了理智。无休无止的催促疯狂进攻,却正好落入人类的算计……最终他不但没有打退人类大军,反而将自己彻底陷进去。当时我们奇迹之谷死伤比你们还要严重,好不容易让天启教廷的人退走,也已经元气大伤。但大祭司当年还是立刻派出了所有能战的萨满和兽人武士,去救援陷入灭族危机的白鹿氏族。可惜虽然最后挽救了你们后方的部落,但你的曾祖和他最精锐的军队,却全军覆没了。这些年来,拉达曼大祭司因为愧疚,即便被你们白鹿氏族百般嘲讽,甚至怠慢多年不曾来奇迹之谷参与祭祀先祖的神圣仪式,也都没有怪罪你们。今天告诉你真相,并不是让你们自责,而是让你们知道,奇迹之谷从来没有忘记任何一个兽人部落。”

    凯乌斯的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的震撼,在祭祀先祖的神圣殿堂,祭祀们是不可能说谎的。那么说……近百年来,奇迹之谷都是在承受着冤屈,遭受白鹿氏族的嘲讽和敌视?

    究竟是谁错了?

    大祭司看向巴洛克,让巴洛克有些心跳加快————难道我也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