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敌意,善意?
    “悉罗萨满?很高兴见到您。()请接受我的问候。”露出笑容,微微躬身说道。

    “哈哈,我真是没有想到钻在山洞里半个多月没出来,一出来就遇到了你。快来,让你看看我们的成果。”老兽人忙不迭的拉住巴洛克的手,就要带他去一个地方。

    维农萨满苦笑的拦住悉罗:“悉罗老师,巴洛克阁下是来拜访大祭司的,您就算有重要的事情,也请让我们先去通报一声好么?”…………难怪维农会对巴洛克保持善意,原来他也是老悉罗的学生。

    “唉,大祭司依然在深度冥想,任何人都不允许去打扰他。而且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结束冥想,十天半个月都很平常,巴洛克有的等了。还是先去我们那里吧,巴洛克,我告诉你一个肯定会高兴的消息……!”老悉罗满脸的喜色,就像一个老小孩般的对巴洛克说道。突然身后一个冷漠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一个目的不明的外人进入奇迹之谷,没有得到长老会的允许,他哪里都不准去。”身披萨满兽袍,手中拄着一根枯木杖,一个身材高大雄壮的老兽人大踏步走来,吼道。身后跟着一群兽人武士,个个面带敌意的的瞪视着巴洛克。那些兽人武士好像认识巴洛克,而巴洛克隐隐也看到几张面孔熟悉…………好像都曾经跟随奥内托去过苍狼部落的聚居地!

    “奥鲁姆,巴洛克是霜狼大部落的萨满祭祀,也是我的朋友。他此次是来拜访白袍大祭司的,收起你的嚣张,别在我面前咆哮。”悉罗很不高兴,沉下脸来挡住雄壮的老兽人,冷喝。

    巴洛克有些奇怪,自己并未得罪这个老家伙吧?甚至都不认识他。身旁的维农悄然解释:“他是奥内托长老的弟弟,奥鲁姆长老。他们两个都是出名的顽固傲慢,我们都不喜欢他们。”

    原来如此。看来这个奥鲁姆是将奥内托的被害,栽到了巴洛克头上。虽然是天启者阿滕博纳杀害的奥内托,但巴洛克也不会去解释。甚至如果有机会,他也会毫不犹豫的下杀手。为自己战死的那些族人报仇。

    “悉罗,不关你的事,你滚开。”暴躁易怒的奥鲁姆怒骂,身上的气势勃,仿佛刮起了风。但却惹恼了一旁的维农。维农萨满踏前一步,即便被奥鲁姆长老的气势所压迫,也毫无惧色,冷冷的道:“奥鲁姆长老阁下,请您对我的老师尊重。我的老师悉罗萨满也是一位长老,你没有任何权利和资格对他大吼大叫。”

    “滚开。”奥鲁姆果然暴躁,挥手就将维农推开。老悉罗双眼一瞪,别看他显得瘦弱,却在那一刻爆出比奥鲁姆要更强一筹的气势,直接逼迫奥鲁姆不敢有下一步的动。“奥鲁姆。你敢再动我的学生一下试试?”

    周围不知何时已经聚拢一群兽人,两个萨满长老的对抗,还真没人敢随便插手。是以即便隐约分成了两个阵营,一群兽人站在奥鲁姆身后,另一群不遑多让的兽人则支持悉罗萨满。场面霎时间僵住,巴洛克在一旁暗暗思忖…………原来萨满长老会内部果然不是铁板一块,这就好!

    “你们在做什么?”忽然,一个温和低沉的声音从后方响起,所有兽人齐齐一震,随即纷纷回头伏倒在地上:“仁慈的大祭司。请接受我们的敬意。”

    巴洛克吃了一惊,面前不知何时出现的老兽人浑身披满灰色长毛,几乎将他的脸都遮挡住。一件普通的白色兽皮袍随意的搭在身上。瘦弱干枯的仿佛弱不禁风,但只有那双眼睛明亮如星。透彻灵魂般的看着巴洛克。这就是白袍大萨满【拉达曼】,兽族的精神支柱,活着的图腾。

    老兽人身上的气息如同最温暖的的和风,吹拂过所有人,让即便是暴躁的奥鲁姆,也平息了怒火。心悦诚服的跪倒在地上。

    巴洛克恭敬的弯腰,深深的低下头:“仁慈的大祭司,巴洛克向您致敬,请您原谅我迟来的问候。”他来到北方冻原两年,才第一次来北方冻原拜访,而且身为一个萨满祭祀,无论如何都算是失礼。

    “哦哦,我知道你,不错的小家伙。巴洛克对吧?……呵呵,来,跟我来,我想我们可以好好聊聊。”大祭司和蔼的招手,巴洛克毫不犹豫的穿过众人,来到他身边,搀扶着老兽人干枯的手背,慢慢的转身行去,留下一地兽人表情错愕。悉罗萨满如同老小孩似的得意的瞪了奥鲁姆一眼,站起身带着自己的学生和支持者转身离去。留下奥鲁姆脸色阴晴不定,他没想到在山洞中冥想的白袍大萨满会突然现身,而且亲自接走了那个害死他哥哥奥内托的家伙。这让他有那么一刻不知所措,毕竟在奇迹之谷,大祭司的权威任何人都不敢冒犯,哪怕萨满长老会所有的长老联合起来,也不敢违逆大祭司的意志。

    原本支持奥鲁姆的兽人中,立刻就有一多半人散去。他们以往听多了萨满长老会散播巴洛克的坏话,认为这是一个残酷狡猾的恶人。但万没想到白袍大祭司会亲自来迎接他,那谣言自然不攻自破。甚至有些兽人感觉受到欺骗而气愤。

    奥鲁姆愤怒的咬牙,怒哼一声,带着自己的兽人武士离开。………………

    “奇迹之谷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外面冰天雪地能将人冻死,里面却四季如春,草木茂密,牛羊繁盛。当初我带着族群的残余兽人,躲避人类的追杀,意外现这里的时候,所有人跪倒在地上亲吻脚下的泥土……这就是图腾之灵的赐福,让我们在绝望中获得生机。数百年来,我们守护着属于兽人的这片最后的绿地,从来都不曾被人类攻陷。如今,我们的族群慢慢恢复了些,走出了奇迹之谷,散布开来,已经拥有了百万族人……。”

    老兽人在巴洛克的搀扶下,慢慢走着柔软的草地上, 看着山谷内辽阔的草地和茂密的森林,还有点点星光般的湖泊点缀。成群的牛羊如天空落下的云朵,在地上徜徉移动。这是一幅绝美的画卷,任何一个兽人都有责任守护先祖之灵赐予的福地。

    巴洛克露出笑容点点头,说出的话却截然相反:“是的,这是一片先祖赐福之地。但只适合苟延残喘的时候舔砥伤口,当我们的实力逐渐增长的时候,外面严酷的冻原才能砥砺我们的筋骨,让我们拥有雄壮的身躯和无畏的精神。大祭司阁下,您不觉得奇迹之谷已经在滋生腐蚀我们族群的阴暗气息了么?”

    话点到即止,巴洛克忽然住嘴不言。大萨满依然笑咪咪的,兽毛遮挡看不到他的脸,但眼神里透着温和:“嗯嗯,我很高兴,因为终于有人在我面前说实话了!奇迹之谷就像一个羊圈,兽人则是雪羚羊,虽然能够在受伤的时候挡住外面觊觎的饿狼,但当雪羚羊养好了伤,却不打算再离开这个安全地的时候。他也就失去了野性,会浑身逐渐长满肥肉…………羊圈终有一天会被饿狼攻破,到那个时候雪羚羊也跑不动了,只能成为饿狼的食物。与其如此,还不如在养好伤的时候,就跳出羊圈,继续在和饿狼的追逐中强健,成长…………!”

    “大祭司,您如此的清楚,可是为什么您还是?……”巴洛克很意外,拉达曼大祭司的头脑如此清醒,为什么他还要放纵?

    “呵呵,不要着急,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你会明白一切的。”老兽人笑呵呵的说。巴洛克点点头,搀扶着他,两人缓缓的向山谷深处走去。在身后,是亦步亦趋的冰霜巨狼————大祭司曾经有意无意的看了拉克一眼,巴洛克紧紧盯住他的表情。果然看到拉达曼大祭司露出的一丝惊讶表情,他心里便有数了。

    山谷很长很大,而且兽人祭祀们居住的大多是天然的山洞。原本以为白袍大祭司的居所会是最大最华丽的,却没有想到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洞口,直到巴洛克跟随大祭司钻进去,才豁然开朗。里面很宽敞,一条弯曲的自然岩道深入山体。两侧岩壁上挖出来一个个的房间。大祭司带着巴洛克随便走进一个岩洞,里面居然有人早就等在哪里,见到拉达曼,立刻站起来。

    巴洛克眉头微微一扬,这是一个年轻健壮的兽人,甚至比他还要英俊。身上的兽毛不同于霜狼氏族的银灰色,而是洁白如雪。脸上的纹须短而粗,却极其硬朗,显示其性格不屈坚毅,目光直视巴洛克而来。那一刻,透过眼神,巴洛克感受到了他浓浓的高傲。这是一个有意思的兽人!

    “我来为你们介绍一下。巴洛克,这个骄傲的兽人来自白鹿氏族,他是白鹿氏族大酋长【凯乌斯】,一个无畏的勇士!”

    原来这个英俊的年轻兽人,是兽族三大氏族之一的白鹿氏族大酋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