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情报 与兽人的战法
    不管巴洛克的话究竟起没起到用,总之战斗萨满们暗中的动确实没有了。()排除了这个威胁因素,巴洛克这才接见了来投靠的布克雷德。

    二皇子有些憔悴,但礼仪依然完美无缺。只是看到他行礼的人,还是在心中感慨对付的年轻。同样都年轻人,为什么对面那个兽人会拥有如此的威望和权势呢?

    在兽人军队驻地待了这么久,布克雷德深深体会到了巴洛克在兽人中的影响力。任何一个兽人,无论他是百夫长,千夫长,甚至万夫长,还是最普通的一个战士,都对巴洛克自内心的崇敬甚至是膜拜。仿佛他已经脱了兽人的身份,成为特殊的存在。这种情况布克雷德只看到过一次…………当年他还小的时候,教宗冕下曾经莅临过杜隆皇都,那时候堪称万人空巷,所有杜隆的城民都满面狂热和虔诚的跪倒在教宗面前,跟随在教宗身旁的安东尼陛下几乎被无视。布克雷德知道,那时候如果教宗随便说一句话,就能够将皇帝的权利剥夺,任何一个城民都不会有任何反对,甚至还会成为帮凶。这就是信仰的力量,和可怕之处。毫无疑问,面前的巴洛克就是兽人信仰膜拜的对象!

    兽人不应该崇拜他们的先祖之灵吗?为什么会向一个活着的同族崇拜?布克雷德生出了这样的一个小小疑问,随即也就消散…………兽人对人类来说从来都是不可理解的,谁知道他们怎么想的?管他呢,只要能庇护自己就行了!

    “尊敬的巴洛克萨满阁下,感谢您的接见,同时也感谢霜狼部落的收留,让我能够不被窃国的谋逆背叛者杀害。为此我将向您奉献一些小礼物,希望您能喜欢。”布克雷德足够精明,即便在这里待了那么久,接触了不知道多少位战斗萨满,没见到正主。都没有拿出自己储物戒指里的财富。

    轻轻摆了摆手,在布克雷德脚下就多出了一堆兽皮卷和石板。看那些兽皮的颜色深黑,石板残缺不堪,可知其年代久远。抬起头。从来巴洛克的脸上看到了惊喜,布克雷德就知道自己的礼物起到非常好的用了!

    “布克雷德殿下,虽然看到被你们人类掠夺的先祖卷轴我很高兴,但也同时让我想起了昔年被你们屠杀的无数同族。而你今天却来寻找我们兽人的庇护,你说我究竟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情来对待你呢?”巴洛克轻轻拿起一卷兽皮卷。缓缓展开,这是一个萨满祭祀的记述卷轴,就像人类的历史传记,记录了过去某个年代曾经生的事情。所用的是大6通用语,想必年代并不久远,至多数百年。但对兽人来说,依然是珍宝,因为那代表他们族群的传承。

    “那是昔年人类为,而我从来没有踏入北方冻原一步,甚至我身边虽然也有一些兽人奴隶。但我可以以神的名义誓,我没有杀害过一个兽人。”布克雷德表情严肃的说道,同时心中也暗暗侥幸……幸亏他真的没有杀过兽人,否则万一惹怒了眼前这个家伙,还真不好应对。

    巴洛克并不知道随着部落人口日渐增多,所获得的信仰之力越来越多,他身上的威势也越来越强。即便是穆鲁等和他最亲密的同伴们,在他面前也变得拘谨和敬畏。不是害怕的敬畏,而是那种疯狂崇拜的敬畏…………这就是信仰的力量,只是此时的巴洛克根本无法体会到。对于外族的布克雷德。更是被巴洛克一喜一怒所牵动,慌忙的解释,生恐惹起他的不满。

    “嗯,是啊。我还要感谢布克雷德殿下将先祖的遗物还给了我们。两者不能混为一谈,那么殿下,说一说您的打算吧?”

    “活命,我只想能够活下去。”布克雷德表情黯然:“虽然弗隆那索被杀是因为他谋逆暗杀了父皇,但我知道维塔西雅不会放过我。或许她还会顾念亲情心软,但她背后的圣女伊文捷琳是一个心冷如冰的女人。她不会让任何一丝危险存留下来,威胁到她的傀儡维塔西雅身上。这个女人只有二十几岁,但她的狡猾狠辣早就在整个教廷内传遍,即便是我们世俗的国家也都有耳闻,我如果还留在哪怕任何一人类王国,都会被她找到杀害。也只有异族她才无法伸进手去。”

    “哦?圣女伊文捷琳?”巴洛克脑海立刻出现了那个透过拉克灵兽之眼看到的女人。如此圣洁,美丽,高贵的女人,居然拥有勃勃野心,而且还是自己当前的大敌,明年大战的直接对手,还真是有趣。

    “我可以收留你,霜狼氏族的地方除了几处禁地你都可以任意走动。但你也知道,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我希望你也能够为我们做一些事,当然是力所能及。我不会让你为难的。“巴洛克给了布克雷德一个令其安心的答复。

    当然知道兽人会提条件,布克雷德毫不犹豫的点头:“您说,我在听着。“

    “我知道你逃离杜隆皇都很是仓促,带走的人也只有这一千多。但肯定还有许多分散在了民间潜伏,依然对你忠心的绝对不少,我希望你能派人去联系那些人,我需要情报,任何关于圣女和奥德里亚军队调动的情报。即便是为了立威,明年奥德里亚的大军肯定会入侵养马地草原。为了能够击退他们,也为了你能够安心的留在我们部落,都需要你出一份力。”

    “没问题,我会每过一段时间,让手下将收集的情报送给您一份。”布克雷德身在养马地,他在帝国内部的那些暗线并未断绝,许多消息依然源源不断的送来。这也让巴洛克忽然意识到……他们对边境的防范并不如想象的那么严密,至少就不知道布克雷德的人是如此瞒过防线出入养马地草原的。

    “其实只有一条路,流经草原的那条河。”布克雷德的解释让巴洛克恍然,养马地草原上有一条河流从奥德里亚境内的山脉,逆向流入养马地,最终归入他们此刻驻扎地旁的大湖,谁都知道兽人对河流湖泊的畏惧,因为他们不会游泳,所以也就下意识的避开了那条河,布克雷德的人是划着小船趁夜进入养马地,几乎一路顺流。

    巴洛克和布克雷德密谈直到深夜,彼此都很满意。虽然知道布克雷德对于奥德里亚的野心没有消退,但在兽人表露出足够的强大势力之前,巴洛克不准备说透。他们两个都是狡猾的家伙,默契的守着那个谁都没提及的事情————只有明年战胜了奥德里亚的大军,让布克雷德看到兽人的战力,他才会下定决心借助兽人的力量回国夺取皇位。当然,在这之前,先需要过了天启教廷那一关。不过布克雷德早有准备,他的人已经去暗中和教廷元老院的人接触了,希望能够得到那些油滑老政客们的支持!

    这就是肮脏的政治,只要能够让政敌的力量削弱,他们不在乎和什么样的人合,哪怕是生死世仇。布克雷德如此,教廷的元老如此,圣女伊文捷琳亦是如此。兽人中……只有一个巴洛克。他在追求强大的权利,为此可以和任何人合。

    在利用布克雷德情报网的同时,巴洛克也开始展属于兽人自己的情报来源。人类王国内拥有众多的兽人奴隶,有的甚至在主人身边地位很高,他们可不都是对人类死心塌地,要展一些就能够拥有稳定的情报来源。唯一让巴洛克头疼的是搞这种阴谋诡计,兽人那种缺根筋的脑子实在太笨,很难找到合适的人选。几乎愁白了头,暂时让安格雷和几个比较机灵的家伙来做,但安格雷直接申明……暂时做还可以,如果让他一辈子做这个,干脆杀了他!

    巴洛克绞尽脑汁,才突然想到了一群人…………奇迹之谷那些腐朽的萨满长老!他们既然如此喜欢耍小手段,或许可以做这种事情。当然,在此之前需要慑服他们,让他们没有二心。看来真的需要去一趟奇迹之谷和白袍大祭司好好谈谈了!

    接下来一段日子,巴洛克留在了养马地草原,他没有插手穆鲁等人对军队的整训,他们做的很好,饿狼战阵和游骑战术已经逐渐纯熟,只剩战争的洗礼。为此巴洛克很是有些得意,因为这可是他创造的战阵啊!

    布克雷德也得到了允许,观看兽人的战阵操训,尽管他的表情无比震惊,但说出的话却让巴洛克心里出现一丝阴霾!

    “神明在上,兽人也能够使用战阵?虽然比最普通的人类战阵都要差一些,但这绝对是一个创举,巴洛克萨满,您的睿智令人惊叹,我对明年的战争更有信心了。”

    说的很漂亮,巴洛克却听出了一丝震惊之外的不以为然。为什么?明明饿狼战阵已经和皇冠雄鹿军团对战过,而且坚持了下来,为什么布克雷德还是不以为然?

    巴洛克没有去请教布克雷德,尽管他此时算是人类的叛徒,但有些事情也是不会说的,就像哪怕是最无耻胆小的萨满祭祀,如果被人类俘虏,也宁死不会吐露萨满之道的任何讯息。这是每个种族的底线,生存的底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