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较量
    北方冻原进入了寒冬,第一场大雪过后,整个天地被冰封,兽人们也随之进入了悲喜交加的漫漫苦熬之中。喜,是因为在这种严酷的天气里,人类的军队根本不会踏入半步,否则说不准什么时候来一场严寒大雪,就会让他们全军覆没。这也就让兽人们不必担忧会被侵袭。

    而说悲,则是因为这种天气里,往往会有大批的兽人和牲畜熬不过去被活活冻死,或者因为缺少食物而饿死。总之,寒冷是残酷而公正的,并不因某个种族而改变。

    不过今年的冬季对霜狼氏族的兽人来说,威胁已经降到了最低。他们从人类手中夺取了养马地草原,大批的牲畜牛羊成为战利品,足够养活所有族人而不必担心出现饥荒。

    霜狼氏族的松散部落融合成一个大部落,优势互补,好处与优点已经完全显现。其中表现最耀眼的莫过于苍狼部落,这个只有八千人的中等部落,为整个大部落所出的贡献,让所有兽人不得不自内心的敬佩和尊重。

    现在逐渐操训出成绩的近五万兽人战士,战力已经傲视群雄,周围任何一个兽人的氏族都无法与之相比。这给了族人们足够的信心和保障。而负责指挥战士的兽人统领全部来自苍狼部落,无论是万夫长穆鲁,安格雷和图拉扬,还是负责主要训练和阵列的洛恩汗,巴林塔与索托,都已经完全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兽人敬服强大的勇士,亚图图,胡贝图斯,黑森,维格诺这四个彪悍的巨汉自然成了兽人们崇拜的对象。可以说,整个霜狼大部落的军队指挥者和英雄,九成都是来自苍狼部落。

    已经有某些不安分的兽人感到了担忧,他们甚至暗中散播谣言,污蔑宣称苍狼部落在蚕食整个霜狼氏族的军权。虽然这确实是巴洛克所想所做的。但就像图拉扬狠狠的将某个闹事的不安分兽人砸断腿,然后蔑视的说的那样:“兽人用实力来说话,如果你有能力来统帅军队,那么老子也会臣服在你脚下。如果你没有能力。那就将你的头缩到屁眼里,安分一点吧!”

    当然,大部分的族人还是对苍狼部落的人抱持友好态度。因为苍狼部落为霜狼大部落付出了足够多的代价。甚至在某些兽人自认为,如果是他们自己的话,绝对舍不得拿出这么多财富来。

    珀尔墨大湖盐场经过了一整个夏天的晾晒。盐巴已经堆满了半山聚居区的所有山洞和木屋。虽然现在盐场被大雪封冻,要到第二年春天才能继续晒盐。但仅仅现在积攒的海量盐巴,甚至能够供应整个兽族的数百万兽人食用一年。要知道如果这些食盐贩运到了人类国度,肯定能换回巨大的财富,即便是在兽人部落之间交易,也可以很短时间让苍狼部落获取成千上万的牲畜,实力暴增数倍。

    但巴洛克一句话,就将这批食盐拿了出来,由霜狼大部落共同享有。即便不去在意巴洛克萨满祭祀和萨满巫医的身份,他也因为这件事而受到所有人的敬佩与尊重。————奇迹之谷的布伦丹大萨满率领一百位战斗祭祀和五十个兽医在部落里收买人心。已经拉拢了不小的势力。可是仅仅面对巴洛克这一个举动,就几乎前功尽弃。

    除了一支万人队在大部落驻守之外,其他的数万兽人战士全部都在养马地草原上驻扎,那里气候要比冻原深处好许多。按照巴洛克的吩咐,操训和饿狼战阵的布列学习,都不能稍有停止。丢失了养马地草原,人类肯定不会善摆甘休,明年开春后,很可能就要迎来他们的进攻。现在努力,明年就可以少一些伤亡损失。

    为了不让奇迹之谷的萨满们在部落内制造威胁和混乱。巴洛克留在了霜狼大部落的聚居地里!

    大部落聚居地的位置距离昆都玛雅山脉只有数百哩,和苍狼部落与灰矮人的岩石城也只有三五天的路程。他们挑选在一处地势比较高的坡地上,即便暴风雪也不会积雪太深。中央位置是奥尔图大族长和两位席长老与巴洛克这个部落巫医的帐篷,然后外面一圈圈的按照彼此的权势与地位。分散着密密麻麻的各式兽皮帐篷。数十万兽人,数万顶帐篷,还有大批的牲畜,整个大部落占据了庞大的区域。也彰示着霜狼大族的兴盛。

    军队很重要,布伦丹大萨满自然有足够的理由,让他手下的战斗祭祀跟随军团身边。驻留在养马地草原上。他带领数十个兽医,也留在了部落聚居地,仅仅面对巴洛克一个人,就让他们感觉到了明显的压力。

    这个该死的家伙是神奇的萨满巫医,往往十多个兽医辛辛苦苦一天,为患病的兽人治疗,博得他们的感谢,而巴洛克仅仅露一面,挥动双手,洒出一片白光,然后他周围的所有患病兽人就全部康复了。兽人们自然对他崇拜尊敬,谁还记得兽医们的辛苦?

    布伦丹为萨满大祭司地位高高在上,平时的普通兽人是很少能见到他一面的。现在布伦丹就在霜狼大部落里,他和蔼可亲,平易近人。每天都会竖立自己的图腾柱,召集虔诚的兽人,向他们讲述往昔的兽族辉煌,教导先祖之灵的光辉之道。而巴洛克也在讲道,但他太直接了!竖立了自己生命之树枝干打造的图腾柱,直接催那洁白的光芒笼罩大地。他对族人们的说教很简单:“崇拜图腾之灵,以我的图腾柱为寄托献出你们的信仰。霜狼氏族的祖先和图腾灵兽就会显现,向你们赐福。”

    就如同打擂台,巴洛克和布伦丹各自用各自的方式召集信众。奥尔图和两位席长老看着他们的较量没有任何插手的意思,巴洛克以往带来的一切让他们对他有足够的信心,这个得到了图腾之灵恩宠的年轻人绝对不会输。

    事实也确实如此,他们各自身边越来越多的聚集了兽人。布伦丹的图腾柱绽放了光芒,一头体格庞大的黑色恐狼显现,充满了力量与狂暴,围绕着橡木图腾柱在半空盘旋。周围的兽人虔诚的膜拜。

    巴洛克的图腾柱中也飞出了一只图腾兽————谁会知道这只图腾兽就是拉克的灵兽之体呢?他的光影体型可大可小,但为了压过布伦丹的恐狼,拉克变化的极为庞大,如同一头巨大的猛犸象。他并不像布伦丹的恐狼那样,只是生硬的盘旋环绕。拉克的灵兽之体能够飞出去很远,他已经隐隐可以感受到周围兽人身上的信仰之力。谁的信仰最虔诚,拉克就会在他的头顶停留一会儿,洒下一圈光雾,让被赐福的兽人欣喜若狂或激动的痛哭流涕!

    可想而知,布伦丹的恐狼在能够与兽人互动的拉克面前,完全被压制。越来越多的兽人追随在了巴洛克的图腾柱下,萨满大祭司身边的兽人越来越少。即便布伦丹足够沉稳,脸色也渐渐的难看起来。他的追随者有人开始质疑巴洛克在装神弄鬼,因为从来没有听说过图腾光影能够拥有如此神奇的灵智。

    扎因祖不言不语的走上前狠狠的教训那群人,巴洛克完全没有阻止的意思。究竟有没有装神弄鬼,布伦丹自己应该很清楚。拉克身上的图腾之力如此浓郁,除非是白痴萨满,才会昧心的说谎。布伦丹终究是一个萨满大祭司,他可以容忍默许自己的追随者说瞎话,但如果他自己也如此做的话,那就真的是对图腾之灵的亵渎了。这将是很严重的一件事!

    尽管巴洛克什么都没说,对布伦丹也显得恭敬有加,但他的举动却实实在在的让萨满大祭司越来越难堪,最后几乎到了被无视的地步。布伦丹悲哀的现,除非自己和巴洛克撕破脸,用武力将其驱逐,否则早晚他会在霜狼大部落没有存在的理由。

    最后,布伦丹将希望寄托在了那一百个战斗萨满身上,希望他们能够顺利的渗入军团,掌控足够的军队。但这怎么可能?巴洛克创造的饿狼战阵需要的是均衡的实力,与如同人类军团般的严格纪律性。他们分成一个个的千人队,百人队甚至十人队,各自都有严格的队列与阵型。一百个战斗萨满仿佛多余一般,被排斥在外。

    战斗萨满们最开始的时候很不满,提出了异议。穆鲁什么都没说,只是给了他们一个新战士万人队,然后自己指挥经历了战争洗礼的那支万人队,双方对抗战斗了一场。

    面对逐渐开始挥出饿狼战阵威力的万人队,哪怕一百个战斗萨满全部释放萨满之力,让一万新战士仿佛进入狂化般的实力暴增,也最终输的很惨。新战士们固然狂暴强悍,但就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战,怎能可能战胜?甚至连穆鲁指挥的饿狼战阵主体都没有攻破,就别击溃了!

    这个冬天最开始的两个月,是来自苍狼部落的兽人,与奇迹之谷的萨满们之间的较量,很显然,萨满祭祀们输了,输的没脾气!

    战斗萨满大多是一些壮年兽人,他们还没有沾染太多奇迹之谷的腐朽气息,所以输了之后反而对对手生出了敬重。就像巴洛克所预料的那样,只要有好奇心,只要他们还有兽人的血性,最终都会被感化。日后并肩战斗过一场后,他们就会和霜狼大部落融为一体。

    布伦丹最终不得不承认,他想要暗中掌控霜狼大部落失败了。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至少对奇迹之谷的萨满长老们来说。因为旁边还有一个战熊氏族,他们的酋长普洛托亚与巴洛克关系密切,也渐渐有了融合整个战熊氏族组建大部落的倾向。如果兽人氏族各自整合,他们的实力就会大增,相对的,奇迹之谷的影响力就会降低,这是萨满长老们都不愿看到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