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雷鹰兽化铠与突然的来客
    穆鲁和安格雷在忙碌着操训重新混合整编的两个万人队,而图拉扬和洛恩汗则负责刚刚从霜狼大部落赶来养马地草原的两万兽人新兵。⊥,奥尔图大族长办事效率雷厉风行,只不过过去了十多天,就又挑选了两万年轻力壮的族人送了过来。据新来的兽人们说,因为缴获了大批牲畜,这个冬天不必再为食物愁,部落里闲着的大部分年轻人,都会被大族长和席长老们分批的打到养马地草原来接受训练。

    年轻兽人们早就被养马地这里的大胜激动的热血沸腾,一个个踊跃不已,恨不能插翅飞过来。可是当他们来到了养马地,见到了满脸不怀好意的狞笑的图拉扬,还有一脸可怜表情的洛恩汗。他们当然不会想到接下来的遭遇简直堪称地狱。

    当初巴洛克为了训练穆鲁他们,曾经制订了一套缜密的操训规程。图拉扬将这套规程全部照搬,然后在这基础上翻倍。仅仅几天,就让本以为能够吃苦的年轻小伙子们叫苦连天。最开始的时候还有人想着偷懒耍滑,被冷酷无情的图拉扬狠狠的惩罚,抽皮鞭抽的浑身皮开肉裂简直生不如死。然后一整天还不准给他们治伤,直到晚间巴洛克萨满从外面回返,才会优哉游哉一脸温和笑容的一一给受罚的战士治愈伤口。第二天天一亮,这些挨了揍的家伙没有任何特别的待遇,依然要继续跟随众人操训。

    如此来了几次,就算是最刺头的兽人也不得不服软————不服不行,因为有一些胆子大的敢去挑战图拉扬,都被揍得爬不起来,哪怕是巴洛克给他们治好了断骨或伤口,他们也虚弱的躺了好久。渐渐地,图拉扬的凶悍算是威名远播了,但兽人就是这样的脾性,崇拜英雄,他们反而对图拉扬格外的畏服和崇敬。而同样担任操训新兵任务的洛恩汗却并未收获到这么多的敬畏。

    洛恩汗负责新兵的列队和站立阵列,枯燥却又不可或缺,也就是他这个沉稳的性格能够坚持下来,换做安格雷这样跳脱的性子,早就不耐烦了。巴洛克对自己这群兄弟脾性了如指掌,也因才而用,是以虽然他不直接的训练新兵,但仍然能够让军团按照他的意志运转起来。

    冰霜巨狼拉克已经从巴洛克身边消失了很多天,亚图图也不知所踪,谁都不知道他们去做什么了。巴洛克也没有对别人解释,他这几天在养马地草原选了一处比较隐蔽僻静的谷地,然后带走了索托,巴林塔,黑森,维林诺,胡贝图斯,马尔塔,特索尔,还有希尔纳多和希尔达兄妹,再加上几个这场战斗中战最勇猛的兽人战士,来到小谷里。军团的战士们都知道他们去做什么了,一个个羡慕的眼红狂,但他们也都知道,努力操训,未来还有的是战斗等待他们。如果在战场上奋勇拼杀,巴洛克萨满是不会遗漏任何一个勇敢的战士的,那时候,他们也会拥有这个无比的荣耀!

    亚图图已经最先拥有了雷鹰幻兽,除了留出一只雷鹰给远在汉莎公国的萨洛蒙,巴洛克挑选了十八个兽人,他们将与剩下的合适融合兽化铠的雷鹰订立血脉盟约,成为生死与共的战友和兄弟。

    这次巴洛克就不戏弄他们了,一开始就极度严肃的告诫他们,融合兽化铠会是一件无比痛苦的事,甚至比死还要难受,而且根据每个人身体能力的不同,他们所要遭受的痛苦也不同。机会只有一次,如果有谁坚持不下去,可以随时开口退出,巴洛克会解除他们和雷鹰的融合过程。当然,这也就表示他们失去了成为兽化铠战士的荣耀,日后也不会有任何可能得到再次的机会了。

    兽人其实是最经不起激将的,巴洛克的这番话让他们都了狠,哪怕是美丽的希尔达也暗暗咬牙……就算是活活痛死,也绝不放弃!

    其实还是有一些能够插手的余地的!当初安格雷和穆鲁他们融合兽化铠的时候,巴洛克对这个过程还并不了解,是以让他们格外遭罪。但如今他已经越深刻的了解了兽化铠融合的过程,凭借他的力量稍微帮助一下,就能够让他们所遭受的痛苦大大减轻。但是巴洛克不准备这么做,轻易得到的东西岂会让人珍稀?

    还是第一次帮助这么多幻兽与兽人融合兽化铠,巴洛克郑重其事。竖立图腾柱,让十八个人全部跪倒在图腾柱前,当然……一定要心中想着无所不在的图腾之灵,一定要对图腾之灵臣服和献出信仰。而巴洛克在开始吟诵萨满咒文,催动图腾柱散洁白的光泽洒下。

    这个仪式是在夜间进行,是以远远的就能看到整个小谷被乳白色的光所笼罩,神圣而透着神秘。

    雷鹰家族的所有成员都来到了这里,除了那些老雷鹰停落在一旁山丘上观礼外,十八只年轻雷鹰在天空上盘旋,他们等待选择未来的战友和兄弟。

    图腾柱散出的白光中,逐渐渗透出一丝丝紫色的不起眼的细芒,如果有人数一数就会现刚好十八根,紫色丝线伴随白光落在每一个兽人的头顶,下一刻,兽人们身上涌现出一股独有的气息。而天空中的雷鹰就凭借这股气息来选择合适的同伴。

    除了伊维安的女友,雌鹰艾薇儿落在了希尔达的肩头外,其他的雷鹰在天空盘旋了许久,才纷纷挑选出和他们相合的兽人兄弟。待最后一只雷鹰落下,巴洛克露出了久违的阴笑,大喝一声:“兽族的勇士们,接受你们的战友和兄弟,让你们融为一体,未来共同享受战斗的荣耀吧!”白光陡然变得耀眼,那紫芒也瞬间暴增,将兽人与雷鹰完全包裹。伴随不知是哪个兽人的第一声惨叫,痛苦无比的兽化铠融合过程开始了…………!

    冰霜巨狼拉克,这只已经无法界定为魔兽还是灵兽的生物,所拥有的灵觉伴随巴洛克的实力暴增,而越强大。也因此巴洛克在忙着帮助族人们融合兽化铠的时候,派他和亚图图到养马地草原与奥德里亚边境地域去探查。

    人类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巴洛克也不打算就这么完了。他虽然完全占据了养马地草原,但是在面对奥德里亚帝国边境的地方一马平川,几乎没有任何一处可以防御的关碍。巴洛克可不想自己在草原上,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就遭受了人类的偷袭。所以他让拉克来转一转,将边境的地理位置都给看在眼里,等回去之后,通过灵魂沟通,巴洛克就可以如同亲临般的观察这条交界线,从而挑选出该在什么地方下手,夺取几个关键的关隘。

    巴洛克还没狂妄到认为凭借兽人能够守得住城关,防御住人类大军。他只是想要将警戒线向人类的方向推进,然后在这条线上每隔一段距离布置一座烽火台,只要现了人类的异常举动,就立刻点燃烽火台示警!————貌似这个世界还没有烽火台这种传讯机制,人类也不可能同时在数百哩漫长的边界线,同时向数十座烽火台起偷袭,而且还要确保一座烽火台都不能出疏漏。这就给了兽人一个很好的报警手段,也可以让兽人至少提前半天做出反应。

    拉克是骄傲的,他如今除了巴洛克之外,甚少允许其他人骑乘。在草原边界如风般驰骋,身形若隐若现,几乎令人怀疑他是在飞还是在奔跑。亚图图就像他的小弟,只能骑着座狼,跟在后面追,那头可怜的座狼已经累得半死,如果不是亚图图时不时的帮它一把,早就累瘫了。

    就在亚图图苦着脸想要恳求拉克大爷稍微停下休息休息的时候,前面奔跑的拉克陡然止住了身形,然后如同瞬移般的窜到亚图图身旁。一个声音传到亚图图的脑海里:“前面有人,藏起来。”

    拉克的能力越神奇,他虽然不会说话,却能够和别人在魂海内沟通了。而能够引起拉克警惕的人肯定不简单,亚图图立刻和座狼趴在一堆枯黄的野草中,屏住了呼吸。而拉克也趴在草丛里,但他的身形却越来越淡,终于几乎变成了透明。如果不是亚图图能够感受到温热的身体气息,几乎以为拉克消失了!

    图腾灵兽状态的拉克从半空观察那些人!两个美丽无比的女人骑着洁白的骏马,在一群强大的武士的护卫下,正在草原边界行走。他们似乎漫无目的,甚至像是在游玩。而陪伴他们,给他们当导游的那个人,居然就是皇冠雄鹿的军团长罗克萨纳!由此可知这两个女人尊贵的身份,更令拉克谨慎的是…………其中一个女人它认识,而且这些人身上都有一股令人讨厌的气息!

    是天启教廷的人!即便拉克知道巴洛克此时正在忙着帮助族人融合兽化铠,他也不得不通过灵魂之间的联系,向远在数百哩之外的兽人兄弟传递出了看到的一切。

    巴洛克第一时间接到了拉克的示警,透过神秘的灵魂联系,他仿佛亲临般看到了那两个女人。但引起他注意的并不是那一个熟悉一个陌生的女人,而是在这两个女人身后的众多随从中的某个男人————该死的,是德尔塔侯爵,他居然没有死在帕丁顿王国的内乱中,居然来到奥德里亚公主维塔西雅的身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