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击溃与决断
    巴洛克指挥着霜狼部落军团步步紧逼,战熊氏族的豢兽战队已经移动到了战场的右侧方向,他们不疾不徐的缀着皇冠雄鹿军团,也不动攻击,只是那么虎视眈眈令人不安的缀着。n∈,

    战场左侧则是安格雷率领的座狼骑兵队,狰狞的座狼来去如风,贴着人类军团的后队数次疾驰而过,却并不突袭,也是在缀着。

    巴洛克的目的很明显,他就是在压迫皇冠雄鹿,让人类军团慌乱。现在轻骑的回旋战阵保持的很严密,即便是后撤的路上也能够做到防守完美。但这种状态不可能永远保持,只要撤退的时候稍微露出散乱的马脚,两侧的座狼和豢兽立刻就会动突袭,哪怕付出惨重代价也会将后队的两千多人类重骑,和轻骑的回旋战阵给强行切割开来,那时候的话,就是战场收割时间了!

    罗克萨纳看出了巴洛克的险恶目的,但他也毫无办法。除非转身再次和兽人拼命……当然那样反而正中某个狡猾兽人的下怀。只能一步步严密有序的后撤,也因此令皇冠雄鹿军团即便是想要加快度也不可得。奥德里亚内乱的影响终于显现出来,以往的时候,后方早就会有援军来支援,但此时两个皇子各自带领军队混战,为了争夺那张宝座,谁还顾得上遥远的养马地草原?罗克萨纳不止一次的心中暗骂两个蠢货————相西弗勒斯即便动叛乱,但他至少也知道养马地对奥德里亚的重要性,所以并未调动皇冠雄鹿军团回皇都。可是弗隆那索和布克雷德却完全忽视此地,他们难道不知道一旦养马地草原丢失,奥德里亚军队的坐骑来源就给彻底断掉,帝国的实力会大幅衰落吗?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罗克萨纳已经不会投靠任何一个皇子,他只想尽可能多的将军团的士兵带回帝国。然后他会去天启教廷的光明山,凭借此次的重大现和他多年的带军经验,总会获得教廷的认可,未来或许还会有机会统帅教廷的大军来北方冻原报今日之仇。

    这样彼此不疾不徐却紧张万分的缀着总会疲累,兽人们士气高涨倒还好说,皇冠雄鹿的士兵已经开始慌乱,如此下去不是办法,早晚会被拖垮,究竟该怎么甩脱难缠的兽人?

    罗克萨纳不得不痛苦的做出决定……肯定要有一部分人牺牲了!直到这个时候他还不想放弃重装骑兵队,因为那是皇冠雄鹿的核心,失去了重装骑兵,皇冠雄鹿就丢了灵魂。

    回旋战阵里抽调出三千人,移动到后方去护卫在重骑兵外围。巴洛克等待的时机终于来临!

    重骑兵冲锋无敌,几乎势不可挡,但他们一旦失去了度,而且还是在撤退的路上,那简直如同抛锚的钢铁战车,空有一身坚固的铠甲,却面对来去如风的兽人骑兵无可奈何,如果失去了辅兵保护只能任人宰割。回旋战阵的七千士兵被分散出三千,回旋防御的范围收缩了一半,罗克萨纳期冀着自己能够收紧露出空当的间隙,在兽人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重新弥补上,可惜巴洛克击碎了他的奢望。

    穆鲁,图拉扬和洛恩汗早就醒了,巴洛克用萨满巫医之术给他们治愈了被几乎弄聋了的耳朵和身上的断骨,虽然幻兽力量耗费太多需要一段时间修养,但动一次偷袭还是很简单的。刚刚现了格萨尔穿山甲幻兽的特殊能力,自然要最大化的利用上。

    率领三千轻骑来保护重装骑兵的三个人类统领,身边簇拥着强大的斗气武士,防护严密,在战场上很难被偷袭……至少人类是这么想的,但突如其来的变故颠覆了一切。他们已经将重装骑兵围住了大半,眼看就要合拢最后的一处空当,就在这时异变突起。三个人类统领坐骑的脚下的草地里,突然窜出三道土黄色的利芒,从坐骑的马腹部探出巨大的斧刃,豁啦一声,将整匹马砍成了两截,那利芒去势不减将马背上的人也就势砍掉了半截身体。漫天的人畜内脏伴随血腥中,图拉扬三人狰狞的狂笑一声,再次身上泛起黄色光芒,重新钻入了地下。周围密密麻麻的人类战士吓呆了,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能够从地下偷袭攻击的手段。三个千人队统领就这么在眼皮底下死了,死的无比屈辱!

    战场不是呆的地方,巴洛克可不会给敌人哀悼的机会,几乎在图拉扬三人刚刚起突袭的那一刻,他就让人吹响了进攻的号角。缀了这么久,别说是人类,就算兽人们也都疲惫不堪,他不希望再拖延,就势动了全举进攻的号角。

    胡贝图斯的大野猪重骑兵终于到了表现的时候,他们的任务就是撕开刚刚分裂来援助后队重骑兵,尚未合拢的轻骑回旋战阵,让他们无法保护重骑兵。

    傻大个骑在巨大的野猪背上,哇哇大叫,兴奋的率领自己麾下一百个披满铠甲,武装到了牙齿的重骑兵兽人,如同钢铁坦克撞向回旋战阵。失去了统领指挥的三个千人队轻骑没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等到某个百人队长接过统帅权利的时候,胡贝图斯的野猪重骑已经撞入了乱军中。

    战阵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同样的三千轻骑,在缜密有序的布列的时候,所有力量似乎能够神奇的合而为一,抗击外部的狂暴攻击,即便数倍的敌人也短时间内无可奈何。可是一旦失去了指挥就会陷入混乱,防御和进攻的力量陡然暴跌数倍,哪怕仅仅是一百大野猪重骑兵就能够撕破战阵。

    起疯来能够轻松撞断合抱粗大树的野猪,成百集群的冲击,挡住他们去路的骑兵连人带坐骑被撞翻,被野猪的铁蹄践踏,被兽人骑兵的巨大战斧砍劈。杀疯了的胡贝图斯直接趟出了一条血路,当他们冲击的度陡然减缓的时候,居然已经穿透了回旋战阵,和内里受到保护的人类重骑撞在了一起。

    胡贝图斯谨记巴洛克的叮嘱,他不停留,大吼着呼喊身后的手下,拽着野猪嘴里的缰绳向一侧掉头,冲锋折返。大野猪不比那些马匹,他们可是十足的凶猛野兽,即便无法冲击起来度,可是巨大的獠牙和疯狂的撕咬也令已经混乱的轻骑无法阻拦,被胡贝图斯如入无人之境的再次杀出一条路窜出。

    胡贝图斯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罗克萨纳派遣副手紧急赶来这个方向指挥,也只以为兽人选择这个突破点进攻。他不可避免的开始调动军队向这个缺口增援,甚至这个副手狠狠心干脆命令重装骑兵掉头,准备动一次库多雷冲击战阵,让该死的兽人尝尝厉害。

    关注着战场的巴洛克现了敌人的企图,他忍不住冷笑:库多雷重骑战阵和回旋战阵搅和在一起的时候,真的能够挥出效果么?如果能的话,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罗克萨纳要将两个战阵壁垒分明的分开?两种战阵的力量相互冲击,只会起到反效果。那个副手恐怕只是一个纸上谈兵的家伙,没有多少实战经验吧?

    当然,巴洛克可不会好心的去提醒,他高兴还来不及呢。沉稳的出号令,霜狼军团和战熊氏族军团汇合在一起已经缠住了现端倪,想要向这里靠拢的罗克萨纳主导的主力军团。安格雷的座狼骑兵终于挥出了游骑战术的用,如同剥洋葱般贴着回旋战阵的外沿,一次次的突袭,不管杀伤如何,稍沾即走。令敌人疲不胜防,伤亡终于不可避免的增加。致命的威胁则是在一旁虎视眈眈的豢兽们,普洛托亚只等巴洛克给他讯号,就会动最后的攻击。

    此时的皇冠雄鹿军团,被逐渐压缩分割成了两个大的部分,就像一个葫芦。在巴洛克刻意的指挥下,葫芦中间的腰部越来越细,等那里被切断,也就是皇冠雄鹿彻底崩溃的那一刻。战果出乎巴洛克的预料,他此时甚至有些小兴奋……或许运气好的话,能够收获更多的战果,就是彻底打残了皇冠雄鹿军团也不是没有希望!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出现了,但无论是罗克萨纳还是巴洛克,都很不高兴看到那根稻草的出现—————远方又出现了一支军队的身影,毫无疑问是兽人。但那支兽人军队却打着【奇迹之谷】的萨满旗帜……!

    战熊氏族的兽人在欢呼,而包括知情的普洛托亚在内,霜狼氏族的兽人却心里忍不住破口大骂……无耻的奇迹之谷,他们来摘桃子了!

    巴洛克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呵呵,桃子是熟了,可惜却不是那么好摘的!

    罗克萨纳当然不知道兽人中间的龌龊,他也看到了奇迹之谷的萨满旗帜,终于绝望。最终泪流满面的掉头,哭吼着叫道:“我们走!”他手下仅剩的四千轻骑轻易脱离了兽人大军的纠缠,度飞快的撤离,将已经被彻底包围住的后队三千轻骑,三千核心重骑给丢在了战场之上!

    所有人都在等待巴洛克出最后的剿杀命令,而巴洛克却向穆鲁等领悄悄叮嘱了一些什么,然后那些家伙带着古怪的笑容,遵命离开去往自己手下的队伍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