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皇冠雄鹿的危机
    “亚图图,死了没有?”轻轻将昏迷的穆鲁放在拉克后背,巴洛克走到勉强靠战斧支撑站立的亚图图身边,带着说不出的满意的笑意,却有些难听的问道。∮,

    “巴洛克……巴洛克族长,我……还死不了。至少宰了眼前这个家伙之前,我不会死。”亚图图的胸骨断裂,几根肋骨都从腹部两侧插了出来,似乎也伤到了内脏,让他说话掺杂不清,不过仍然顽强的抬起头,对巴洛克恭敬的笑道。

    “嗯,咱们苍狼部落的汉子就该如此,敌人不死,自己怎么能够轻易去死?”巴洛克伸出手肆无忌惮的拍打亚图图受伤的胸腹,让这个可怜的兽人大口的吐血,场面令人触目惊心。

    但随着巴洛克拍打亚图图的胸膛,那断裂的骨骼都被他恢复原位,一道乳白色的光从双手亮起,完全裹住了亚图图的胸膛,下一刻光芒消散,兽人那恐怖的伤势居然就这么痊愈了!兽人们纷纷爆欢呼,而对面的人类却感觉到了极大的不安。

    无论是罗克萨纳还是那些统领或高贵的魔法师们,都无比的清楚一件事————兽人的萨满巫医已经断继数百年。可是眼前这个年轻的兽人所展现的一切分明就表明一件事……兽人的萨满巫医再一次出现了!

    一个萨满巫医或许不值得人族重视,但加上刚才那些能够使用幻晶铠甲的兽人统帅,就不得不引起人类惊惧和担心。兽人究竟出现了什么变故?他们之中究竟生了什么事?

    罗克萨纳已经有了退意,他预感自己即便实力损失有限,接下来也肯定赢不了。如果不快些了断面前的事情,恐怕要走不了了。面前那个年轻兽人给他的压力太大,仅仅一个带着笑意的眼神,就让他心底凉。

    巴洛克并不知道罗克萨纳的想法,他医治好亚图图的伤势,随口问道:“亚图图,想不想亲手宰了打伤你的那个家伙?”

    “想!”亚图图毫不犹豫的道,狠狠盯着躲在护卫中间的罗克萨纳:“只要能宰了他,我哪怕去死都行。”

    “好,不要你去死,我给你这个机会。”巴洛克说道,他陡然取出储物戒指里的图腾柱(兽人能够使用储物戒指,再一次震撼了罗克萨纳等人)竖立在地上。然后伸手向天招手,同时让亚图图跪倒在图腾柱面前,嘴里开始吟诵萨满咒文。

    一道蓝色的身影从天际降落,一只神骏的蓝色雷鹰浑身开始光的降落,伴随巴洛克的咒语,图腾柱散出白色的图腾之光,隐隐掺杂一丝谁都看不清的紫色力量。那只雷鹰与跪倒在地上的亚图图都被图腾之光所包围,他们之间正在生奇妙的变化!

    人类在呆,可是所有兽人都热血沸腾的疯了!苍狼部落出身的战士们无比自豪,甚至是炫耀的对其他兽人宣扬……是兽化铠,巴洛克族长将要赐予亚图图千夫长强大的兽化铠,图腾之灵在上,我们见证了属于兽族的神迹!

    雷鹰已经变成了蓝色的水银般的物体,而亚图图也浑身崩裂细小的伤口,一层血雾升腾与蓝色水银融合。即便亚图图这种悍不畏死的家伙,此刻也忍不住出了低声惨叫……想要获得就要付出代价,兽人与幻兽的融合过程,堪称死去活来。也就是穆鲁等人昏迷,否则他们肯定心有余悸。饶是如此, 外围的安格雷看到那道光,也意识到巴洛克在做什么,在替同伴高兴的同时,也暗暗幸灾乐祸…………不知道哪个混蛋在遭受虐待了!

    巴洛克的力量今非昔比,所以主持幻兽融合的过程也非常快的结束。雷鹰不见了,亚图图也恢复了原状,所有伤口消失,似乎刚才什么都没生。

    巴洛克对正在活动双手的亚图图笑道:“试试吧,你的对手都找好了。”他指了指大张着嘴合不拢的罗克萨纳。

    亚图图露出狞笑,这种笑容几乎成了他和图拉扬的招牌。下一刻,他浑身涌出一层耀眼的光,光芒闪过,一件纯蓝色的铠甲覆盖全身,和巴洛克融合了雷鹰兽化铠一样,背后也有一对翅膀,羽毛如同金属般闪耀光泽。随着轻轻扇动,出齿轮咬合般的细密声音。

    猛地扇动翅膀,亚图图如一颗炮弹窜到半空,然后陡然俯冲下击。一股裹挟蓝色雷电的拳头瞬间砸向罗克萨纳。罗克萨纳凭借风系的【墨脱青羚】铠甲,及时的躲避开,但仍然被雷鹰的雷电覆盖,浑身战栗,说不出的剧痛难受,动度随之大减。

    罗克萨纳可以躲开,身边的护卫可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亚图图狂暴一击至少击杀了周围七八个斗气战士。还有十多个遭受雷电波及的家伙,倒在地上吐白沫,已经失去了战斗力————没办法,他们身上的金属铠甲导电,让他们避无可避的全数接受了攻击力量。

    仅仅一击,就让人类统帅罗克萨纳狼狈不堪,兽人们立刻出咆哮欢呼,为亚图图喝彩助威。

    刚刚还被动挨打的亚图图,此时得以彻底的泄,那些人类的斗气武士根本无法对他造成太大影响,罗克萨纳的护卫战士死伤惨重,而造成这一切的就仅仅是亚图图一个人。

    毕竟是底蕴深厚的精锐军团,在经历了最开始的震惊慌乱后,所有人回过神来,开始迅联结战队抗击亚图图的屠杀。魔法师们的魔法也如雨般向亚图图袭来,混乱的队伍很快恢复。

    兽化铠毕竟不是无敌的,亚图图也仅仅是刚刚重伤恢复,泄过后,他的力量开始衰落,魔法和斗气已经能够给他造成伤害了。巴洛克适时地招他回返…………想要杀掉罗克萨纳现在只能算是个奢望。别说是亚图图,就算是巴洛克本人,想要穿过严密的斗气武士战阵和魔法师防御团,击杀罗克萨纳也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眼前的任务是击败皇冠雄鹿军团,让他们溃退,寻机给他们造成更多杀伤,然后能够将他们驱赶出养马地草原,就算是战略目的达成了。

    穆鲁晕厥,霜狼军团的指挥权自然来到巴洛克的手中。为饿狼战阵的创立者,又通过魔法师萨瓦季和帕霍米的讲述,对人类诸多战阵深刻研究过,巴洛克指挥军团的能力自然要比穆鲁强许多。在他身边的传令兵不停的穿梭奔跑,向各个方向的兽人军队出号令,随着号令施行,刚刚堪堪崩溃的军阵重新恢复稳固。虽然与皇冠雄鹿军团的对抗还是处于劣势,但却再没有后退半步,反而随着后方战熊氏族的援军到来的大地轰鸣声中,兽人士气再次高涨,终于开始压制人类军团。

    罗克萨纳将军早就萌生了退意,加上兽人援军抵达,他最终下定决心!兽人是铁了心了,撤退!养马地草原已经保不住,现在重要的不是击败敌人,而是怎么摆脱兽人必定会有的追击,保留军团实力安全回到奥德里亚帝国境内。

    巴洛克从来都没奢望可以让皇冠雄鹿全军覆没,眼前草地一马平川,没有什么阴谋诡计可以施展,只能实打实的厮杀。但他也不是没有野心……即便让皇冠雄鹿的轻骑跑掉,那已经折损三分之一,却依然保留骨干战力的重骑兵队,必须想办法吃掉,哪怕吃不掉也要打残了!

    巴洛克向缀在人类轻骑回旋战阵圈外的安格雷座狼骑兵出了命令,让他们放弃任务后撤,给皇冠雄鹿让开撤退的道路。安格雷已经绕着回旋战阵很久,多少找到了一些破绽,正是想要大展拳脚的时候,突然接到巴洛克撤退的命令,别提有多难受。可是他知道巴洛克族长肯定有他的目的,所以毫不犹豫的率领麾下兽人绕着撤回。

    普洛托亚率领他的军团终于抵达,坐在比蒙巨兽阿巴斯的肩膀冲到巴洛克身边,跳下来,两个兽人热情的拥抱。“巴洛克兄弟,没想到你居然在我前面回来了。真是不可思议,你们正面击败了人类的精锐军团【皇冠雄鹿】。相信我,兄弟,今天过后,你的威名会如寒风般刮过北方冻原的大地,所有兽人都会记住你的英雄事迹。”普洛托亚带着一丝羡慕的说道。

    “普洛托亚,别羡慕我们,你也可以用战斗证明自己的武勇。皇冠雄鹿的军团还没被击溃呢!来吧,让我们联合,给人类崽子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巴洛克用力拍了拍普洛托亚的肩膀,开始和他迅的说了几句。

    普洛托亚猛地瞪大眼睛,难掩兴奋的叫道:“没问题,我们战熊氏族的汉子可不会被你们霜狼氏族的兄弟比下去。”他转身离去,向着自己的军团方向大吼,伴随普洛托亚的吼叫。战熊氏族兽人特有的豢兽师们,各自带着自己的豢兽向前方靠拢。冻原巨熊,恐爪怪,大地獭,巨背恐狼……形形色色数十头巨大的猛兽汇集在比蒙阿巴斯的身旁,一支强悍的豢兽军队加入了巴洛克的麾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