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养马地的暴风雨
    起风了,进入秋季,一天冷似一天。⊥,养马地草原上的牧人们早就收割了足够多的牧草储存起来备冬。这里即便没有北方冻原深处那么漫长的寒季,可也不短。在春天的青草长出来之前,牲畜就指着他们收割的牧草过活。

    今年的日子不好过,所有的牧人都在暗暗哀叹。帝国内部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好像有人叛乱,听说皇都骚乱了很久没有平息,以至于许多精锐军团都调入了杜隆皇都平叛。虽然因为驻守的地方紧要,皇冠雄鹿军团并不在调集之列,但也正因为皇都的骚乱,外面的军团尽都收缩防御。今年深入冻原的例行清剿兽人行动,也不得不停了。去年抓捕的兽人都卖给了奴隶贩子,今年没有新兽人奴隶来收割牧草,早就养成了坏习惯的人类牧民们自然很是劳累。

    几百个牧民将周围这一圈大草甸子的牧草全部收割打捆,然后开始装车,用牛车拉回去储备。他们正在忙碌,忽然感觉到脚底下的大地微微的震动起来!

    牧民们往年经历的太多,第一时间就意识到这是大批骏马奔跑所致。毫无疑问,某只军队在靠近这里。没有人担心或怀疑,养马地草原上能够如此肆意驰骋的,就只有皇冠雄鹿的那些战士老爷们。

    牧民们继续低头扛着成捆的牧草装车,随着那震动越来越近,远方天际已经出现了一条黑线,正在逐渐奔驰靠近。

    “难道皇冠雄鹿的老爷们居然偷偷进入北方冻原清剿兽人崽子了?”距离太远,牧民们看不清这支军队的模样,只是感觉好像人数有些多。忍不住猜测可能是带着抓捕的大量兽人俘虏吧?甚至有牧民开始高兴起来……这下可以轻松一些了。那些士兵老爷们很好说话,只要送上一羊皮袋麦酒,就可以让他们的兽人俘虏来帮着割草拉车,省了许多力气。

    甚至已经有牧民去准备麦酒了,可是随着那支军队越来越近,终于有人察觉到了异常之处,“不对……他们怎么没有打出皇冠雄鹿的旗帜?这里已经深入养马地草原中部,不必再隐蔽什么了,按照往年的惯例,他们早就打出旗帜,炫耀清剿兽人的收获了。”

    那支军队突然做出了分兵的举动,两支数百人的小队向两侧分插而去,隐隐然居然呈现合围之势。

    牧民们到这个时候才清醒过来,听到一连片的狼嗷,一个个脸色刷的苍白。该死,是兽人,是兽人的大军,他们怎么可能这个时候来袭击养马地草原?难道不知死活了么?

    兽人知不知道死活并不重要,眼前牧民们的死活选择却近在咫尺。几百人慌了一团,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个个四散逃命。可惜他们出来收割牧草,只有为的几人骑了马过来,其他的牧民大多驱赶着牛车,牧牛是无论如何跑不过兽人的座狼和骏马。

    骑着马的十几个牧民毫不犹豫的扔下同伴独自奔逃,对身后的肆意怒骂充耳不闻。但他们也仅仅是跑出去几十哩而已,牧民的普通马怎么可能与兽人的骏马坐骑媲美。两支兽人骑兵将他们截住,直接砍杀干净,然后向后收缩,堵住了牧民们的退路。这时候,后方的兽人大军才缓缓压迫而来。

    “穆鲁万夫长,我们截住了所有逃窜的牧民,全部宰掉,一个都没有遗漏。”分兵追击的千夫长马尔塔恭敬的回报。所有十个千夫长,只有他和特索尔是凭借父亲的影响力坐到这个位置。经过一段时间的严酷操训,见识了苍狼部落勇士们的真正实力,他们自己也很清楚自己并不能服众。所以无论是马尔塔和特索尔,都对穆鲁这些苍狼部落出身的强大战士钦佩崇拜不已。他们渴望向这些强大战士学习所有本领。

    穆鲁难得的露出微笑,赞许的点点头,让马尔塔有些小兴奋的退下。漠然的对围住人类牧民的兽人军队下令:“我们此次是突袭行动,在最后接近皇冠雄鹿驻地之前,需要保密。所有能够泄露我们秘密的威胁都必须抹除,全部都杀了吧!”

    数百个人类牧民并未听到穆鲁口中降下的死神,他们甚至还在幻想即便被兽人俘虏,或许也可以用牲畜,盐巴,衣物或粮食等物资赎回去。直到兽人纷纷举起了屠刀,他们才彻底的惊恐起来,跪倒在地上哭泣求饶。可惜没有一个兽人怜悯…………兽人这样报复人类的事情可不多。往年总是遭受人类屠杀压迫,几乎每一个兽人都有亲人惨死在人类军队的屠刀之下,两个种族之间的仇恨太深了,非要彻底的血腥洗刷几次不可!

    仅仅几分钟,数百个人族牧民全部倒在了血泊里。做事沉稳严密的穆鲁又吩咐在每具尸体上补刀,确认不会有漏网之鱼。才率军继续赶路。像这样的小股牧民,他们已经遭遇了好几拨,每一次都是全部杀光不留活口,也因此才能深入到了养马地的腹心位置,依然没有暴露行踪。穆鲁原本紧绷的神经稍微松了一点————深入到这里居然都没有遇到一支皇冠雄鹿军团的斥候队伍巡视。即便皇冠雄鹿军团依然是致命的大敌,但毫无疑问他们多年来的松懈已经不可避免的影响到了军纪。一支军纪开始散漫的军团,无疑走了下坡路!…………

    仅仅组建了十多天,军团的战力肯定不会有质的蜕变。无论是穆鲁,还是各个千夫长都很清楚,如果与人类的皇冠雄鹿军团对战,不付出惨重的伤亡,是万万不可能有一丝侥幸战胜的。但这却要坦然去面对,就像巴洛克在信中所说的那样:兽族衰落了太久,已经忘记曾经先祖的荣耀,想要重新点燃血性,这是兽族崛起所必须要经历的阵痛。

    当然,对战皇冠雄鹿并不代表他们会明知不敌而去送死。最坚定的盟友……普洛托亚已经征召了战熊氏族所有部落最精锐的一万兽人战士,就在他们身后向这里赶来。只要霜狼大部落的军团能够与皇冠雄鹿势均力敌,哪怕仅仅是僵持一段时间,为生力军的战熊氏族兽人就可以成为压垮人类军团的最后一根稻草。毕竟,奥德里亚内乱导致了皇冠雄鹿是怎么也不可能有援兵来帮忙,看到数倍的兽人进攻,他们必然会士气大跌,陷入慌乱,最终给兽人以可趁之机。

    皇冠雄鹿军团终于现了霜狼部落大军的逼近,军团长罗克萨纳几乎气疯了,哪怕斥候部队的统领是他的亲侄子,罗克萨纳也毫不留情的命令将其绞死,同时被杀的还有至少近百个疏忽值守的斥候士兵。这些家伙的散漫最终导致了兽人杀到了身边才察觉,已经错失了太多机会。罗克萨纳不必去想就已经能够预料到……兽人沿途经过的所有人类牧民聚居地肯定鸡犬不留,不会有任何活口。因为人类在清剿北方冻原兽人的时候,也是这么做的。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被【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的一天。

    罗克萨纳是骄傲的人类英雄,即便已经处于劣势,但他还是对自己的军团拥有足够的信心。虽然帝国相西弗勒斯诡异的被暗杀,他的靠山已经没有,前途很是渺茫。但只要还是皇冠雄鹿军团长的一天,他就要守护好这份荣耀与职责。

    明知没有什么用处,他还是让人火赶回杜隆皇都报告兽人入侵的消息,然后立刻集结军团备战,并派出斥候去通传北方冻原上的所有人类牧民驱赶大批牲畜开始向后方转移。即便此时已经太晚,但能逃脱一些是一些。战争的号角已经拉响,只是此次起攻击的不再是人类,而是以往更多被当做猎物存在的卑微兽人!养马地草原陷入了一种极度紧张的混乱氛围当中,就像那云层聚集,开始酝酿暴风雨的天空一样。

    要下雨了,这会是一场冻雨。酷寒的天气会随之而来,进而步入漫长的严冬。即便最终能够击退兽人,但遭受重创的养马地草原上,人类这个冬天势必要难熬。罗克萨纳并不认为自己会输,他一直对自己有信心。或许……尽量多俘虏一些兽人战俘,可以贩卖给那些该死的奴隶贩子,补偿一些损失吧?…………………………

    穆鲁率领霜狼军团最终抵达了皇冠雄鹿军团的主营地,然后命令战士严阵以待,他则召集所有千夫长和军帐随行的几个兽人智囊来商讨接下来的战斗。对面的皇冠雄鹿军队也在准备,罗克萨纳召集了所有手下的统领和强大的斗气武士,更不会忘记魔法师团的魔法师领。一场势必血腥的厮杀即将展开,在这之前他们需要商讨好一切战术,因为一旦大军开始了接触,有些事情就很难再改变了!

    奥尔图大族长的儿子希尔纳多虽然并未成为十个千夫长之一,但他却为军团的智囊,跟随在了穆鲁身边出谋划策。毕竟兽人之中像他这样学识渊博,看过不少书籍卷轴的智者并不多。虽然奥尔图大族长和这个儿子之间还是有一些隔阂,但毫无疑问,他还是以希尔纳多为骄傲。

    战场上的双方军队呈现对峙态势,大战一触即。在霜狼部落军团遥远的大后方,普洛托亚正骑在比蒙阿巴斯的肩上,率领自己氏族的一万名兽人战士不疾不徐的向前行进……。

    遥遥的天空上,盘旋着数十头巨大的雷鹰,他们锐利的眼睛将战场上的一切动静看的清清楚楚,无论人类军团有任何调动,都会被他们记下,然后雷鹰伊维安就会悄悄降落,将这一切告诉万夫长穆鲁。

    忽然,高高天空上的伊维安蓦地有所感觉,他惊喜的将目光望向遥远的南方…………他突然感受到了巴洛克的气息,主人回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