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截获,巴洛克的阴谋
    天津爆炸,举国哀悼,网上看到居然有某些游戏主播拿这种事开玩笑博眼球,更甚者有人谎称自己家人遇难骗钱,实在忍不住,我只能说他们不是人,是畜生,猪狗不如!为天津祈福!

    以图腾之灵的名义起誓,巴洛克是真的想要安安心心的回家。∮,如果没有人来阻拦他的话,他不愿意和任何人接触了,甚至连他一手搅乱的奥德里亚的杜隆皇都,都不准备进去看看残局如何。

    可是有些事情不由人的意志,巴洛克安安心心的打算在仅仅离开迷雾森林两天后就落空。他骑着拉克在林中穿梭,头顶飞过去一道身影。踞蹲在肩膀上打盹的顿狼老四陡然睁开眼睛,双目爆出银色的精光,惊喜的哇哇大叫:“又一个教廷的家伙,他身上的幻晶好纯粹,只比天启者的光辉虎王幻晶差一点。老大你们不准和我抢,我的,是我的……!”

    然后老幺极光就哀求巴洛克:“巴洛克,快……快点去追他,我要吃那家伙的幻晶。老大他们已经答应不和我抢了……!”

    晨星,永夜,炎日一阵无语……他们什么时候说不抢了?明明没有开口好不好?好东西谁不喜欢?

    教廷的人死一个少一个,巴洛克见到居然有落单的家伙,自然不会放过。点点头答应了极光的哀求,小家伙欢呼一声,立刻化水银状附着在巴洛克身上,下一刻幻化成为鳞片细密的全身铠甲,连头颅都被一个狰狞的狼头盔甲罩住。背后一对如秘银般的灰白色翅膀扇动,巴洛克的身影已经如火箭般窜到了半空。急促的扇动几下,如同瞬移般在天空接连闪现,仅仅几分钟的功夫,就追上了那个身影。

    那个教廷幻铠武士很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遭受袭击,即便他已经爆了最大的实力,可是面对仅仅使出不足一半力量的巴洛克,依然毫无悬念的落败。高阶幻兽……【考德雷金雕】的幻晶铠甲甚至都没能给敌人造成什么伤害,他就一头从半空栽下。如果不是落在树冠上,减缓了度,这一下去足以让他摔成烂泥。

    有些无趣,巴洛克也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增长的很恐怖。除非是大批的出现,否则以后普通的幻铠武士已经很难给自己造成威胁了。这也等于兽族终于拥有了自己的终极力量,不必再害怕大军对垒的时候,突然冒出人类的天罚武士偷袭者,来暗杀兽人的英雄统帅们。好像核弹,你有我也有,那么大家就可以按照规矩好好的玩耍了!

    巴洛克准备回去后将注意力转移到战阵的完善,和对军队的操练掌控上来。个体的实力再强横,也不可能凭借一人打天下。像教廷的天启者已经算是巅峰的强者了,可是一个天启者还是无法与摆开战阵的一只精锐千人队士兵对抗,道理就是这个道理。

    极光欢呼着从巴洛克身上脱落下来,跳到那个摔得七荤八素的家伙身上,一口将幻铠腰带上的幻晶扯掉,喜孜孜的去享受美味去了。他的三个哥哥只能眼馋……毕竟抢夺自己弟弟的东西这种事情还做不出来,实在是丢不起人……狼!

    巴洛克急着赶路,眼前这个家伙准备随便宰掉就算,刚刚抬起手臂。这个幻铠武士仿佛回过神来,大吼道:“大胆的异端,你敢拦阻天启教廷的操纵者?无论你是哪个帝国的战士,你都为你的帝国招惹了祸端。给我滚开……呃……你……”巴洛克依然戴着幻神面具,所以这个教廷的【操纵者】并不知道面前的是一个兽人,而还以为是某个帝国皇室的幻铠武士来阻拦他擅闯帝国疆域————毕竟因为事情紧急,他确实随便闯过了好几个国家的国境。但是直到他骂完了才猛然间意识到一些不对……刚才那只猛兽啃掉了他幻铠腰带的幻晶,而且一口吞掉……而且,那只猛兽的样子好熟悉…………下一刻,幻铠武士的额头被冷汗浸湿了!

    原本准备随便宰掉了事,可是当听到这个家伙自称【操纵者】,巴洛克立刻来了兴趣。教廷内部有两个阶层,【掌控者】和【操纵者】。他们的实力或许并不太强大,但却在教廷内地位很高,因为他们是智者。掌控者是战略层面的智者,人数不多,都是为教宗的智囊存在,辅佐教宗引领教廷的方向。比方像负责追捕巴洛克的那个【达文波特】,就是一个掌控者。

    至于【操纵者】虽然要低一阶,但他们是负责战术层面的实施者,拥有很大的权利。当初潜入战熊氏族【憎恶部落】的奥瓦里奥,就是一个操纵者。如果不是他太倒霉,碰到了巴洛克,无疑他的阴谋会极大的成功。

    一个地位尊崇的操纵者居然干起了风语斥候的跑腿工,由不得巴洛克不好奇。:“操纵者阁下,很显然你看出了什么,那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向我说呢?”

    教廷大举出动追杀顿狼的事情,早就在内部闹得沸沸扬扬。而且后来还虎头蛇尾,不但没抓到顿狼,反而让它和神秘人逃入了精灵的迷雾森林。据说光明山上已经闹翻天,所有人都在指责贝尔彻姆法座和克雷西达法座的无能,这个操纵者不可能不知道。据说教廷元老会已经在研究准备逼迫精灵将顿狼和神秘人交出来,否则不惜开战!

    操纵者暗骂元老会的那群白痴,教廷大部分的力量都被龙族的突然进攻牵扯住,怎么可能再向实力强大的精灵族宣战?尤其是龙族突然增加大量的巨龙援军,已经让南海防御吃紧,他就是准备回返光明山,请求教廷援兵的。

    听到巴洛克的问话,操纵者立刻紧闭上嘴,他的信念坚定,不会出卖教廷。

    巴洛克哂笑,他还真不相信有人能够挺得过严酷的拷问。对一旁趴着的拉克歪歪头,拉克会意,露出狰狞的表情,张开血盆大口狠狠咬住操纵者的左臂,一用力,前半截小臂连着手掌就这么活生生的被撕咬掉,鲜血立刻激射而出。

    那个操纵者脸色刷白,但令巴洛克惊讶的是,他居然没有吭声的扛过了剧痛,甚至有心情冷笑的看着巴洛克,分明是在挑衅。

    “哦?你的坚强令我惊讶,但是这仅仅是开始,希望你总是能坚持住。”巴洛克说完,又让拉克动嘴。那个操纵者突然狞笑:“你没有机会了,我就是死,也不会背叛教廷,神的荣光会照耀我,接引我进入神庭……!”他居然抬手准备自杀。

    可是在巴洛克面前怎么可能实现?拉克的灵兽之体突然从冰霜巨狼身体里逸出,穿过了那个操纵者的身体。然后那个家伙就如同赤身**瞬间落入了酷寒的冰天雪地,那种浸透灵魂的寒冷让他几乎无法思考,更别说的抬手自杀。

    拉克的实力也增长了,他的灵兽之体的能力非常神秘莫测,能够影响到灵魂层面的力量,或许只有巴洛克才最了解。任何灵魂被他的灵兽之体攻击,都会遭受比死更难受的痛苦。这个操纵者固然对教廷忠诚,可是也经不过拉克一次次的蹂躏他的灵魂,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直接让他崩溃。

    “我……我说……我说……让我痛快的死吧……求求你!”如同一滩烂泥,操纵者浑身大汗淋漓,已经屎尿**的瘫倒在地上,嘶哑着声音低弱的叫道。

    早知如此,何必呢?巴洛克冷冷的翘了翘嘴,让拉克停了下来。那个操纵者不敢有任何侥幸了,他只求早点死掉…………反正泄露了教廷的事情,他也很难有好的结局。

    ………………默默听着操纵者说完,巴洛克遵守了他的诺言,一掌拍裂了操纵者的脑袋,让他痛快的死去,然后就开始转动脑袋考虑起来。

    教廷在南面与龙族的战争遇到麻烦了。那些巨龙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对教廷在海岸的防御城垒动了疯狂的攻击。天启教廷不得不派出【神殿骑士团】和【光明武士团】的一多半力量去对抗巨龙进攻。但两天前,从龙岛突然来了十多头**战力恐怖的暗之巨龙加入,让教廷的军队立刻陷入不利局面。谁知道龙岛还会不会再派巨龙参战?……这场战争已经有些出乎教廷高层的预料,变得复杂起来。所以前线指挥战的几位操纵者和天启者法座都觉得必须通报教宗陛下,让教宗赶快增援。为了能够让教宗对战局有一个清晰的认识,所以这个操纵者被派回去报讯并求援。可惜,他倒霉的遇到了巴洛克。

    这里面有插手的地方么?当然,狡猾的巴洛克已经在阴谋谋划什么了。

    虽然不知道巨龙们为什么会突然疯的和教廷死磕,但这无论对巴洛克还是对整个兽族来说都是好事。和那些世俗人类帝国比起来,教廷才是心腹大敌。眼前有一个让教廷实力大损的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

    教廷前线既然派人求援,那么想必已经非常危急了。巴洛克要做的很简单,就是立刻前往南方海岸,给教廷添一些麻烦,让他们最好陷入混乱,然后被巨龙击败。这个过程当中,巴洛克必须要保证教廷派出去求援的人一个也不能活着回到光明山。否则教廷总部派来援军的话,那么一切谋划就变得没有意义了!

    想到就做,巴洛克立刻折返向南方奔去,在途经迷雾森林的时候,他再次进入,向精灵女皇借了一份南方海岸的地图。因为这里的地域精灵们很熟悉,所以他请教女皇标示出了所有教廷人员经常行走的路线。

    做完了这一切,巴洛克已经心情笃定了。向女皇告辞,难得的开了开玩笑:“女皇陛下,我很需要您的祝福。”然后哈哈笑着逃窜。

    精灵女皇脸色都青了,如果不是看在巴洛克救过她命的份上,这个兽人能不能活着走出迷雾森林都是疑问。

    生命古树轻轻的叹息,谁都没听到。黑暗的力量只是蛰伏,并未真正的消失。只要和黑暗大王子的血脉关系存在一天,精灵女皇就不敢说安然无恙。古树有预感,未来,女皇和兽人巴洛克之间绝对会纠缠不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