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精灵族的秘辛
    和巴洛克所猜测的一样,侵袭精灵女皇的黑暗力量,果然就是灰矮人在昆都玛雅岩穴里无意中放出的那股黑暗力量。n∈,随着生命古树的缓缓诉说,巴洛克也知道了古老久远年代里的秘辛。

    数万年前,那时候的精灵族强大而繁盛,他们与刚刚开始崛起的兽族一样,是整个索伦大6的统治者,其他的弱小种族都臣服在他们之下。精灵族生命漫长,而且他们亲近自然,厌恶拼斗与战争,也使得大6难得的维持了许久的和平。所有人都以为,这种和平的状态会就这么一直持续下去。

    精灵族当时并非统一的一个帝国,那时候索伦大6上有着好几块与如今的迷雾森林一样的精灵栖息地。每一处都拥有一颗生命古树和至少数十颗生命之树,守护着精灵并与他们共生而繁衍。一座精灵森林就是一个精灵王国。所有的精灵王国不相统属,但他们却彼此如同亲兄弟般的友爱,像人类帝国之间那样的战争厮杀,对精灵来说是根本不可想象的,没有精灵相信自己的同胞会向自己举起屠刀。

    那时候最大的一个精灵王国,精灵王的大王子是唯一的继承人,也得到了所有族人的认可。但当精灵王的王后生下小王子,而这个小王子又拥有整个精灵族最出色的天赋后,事情就出现了转折。

    谁都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精灵们开始拥戴年幼却天才的小王子,那位同样强大的大王子在自己如太阳般璀璨的弟弟面前黯然失色,甚至他自惭形秽主动的让出了继承权,让弟弟来继承将来的王位。他则以游历大6的名义离开了精灵王国。

    人们都以为事情就这么平息下去了,大王子的高尚品格甚至受到了精灵们的一致赞扬。可是过去了很多年的某一天,在外游历的大王子突然回返了精灵王国。他依然优雅而谦逊,但没有人现,在他的眼底,一股黑色的邪恶在蔓延滋生!

    “当时没有人知道大王子在外面游历的时候,究竟遭遇了什么才使得他被黑暗侵蚀。而且太平了太久时光的精灵也疏忽了防备,这才使得大王子顺利的进入了精灵王国。”为亲历者,当时还只是一颗普通生命之树的生命古树叹息的说道。

    巴洛克没有说话,静静的听着。生命古树继续道:“大王子高尚的让出了继承权,也让他的父亲当时的精灵王感觉到愧疚。所以就分封给了他一块很大的领地,在他的封地里,拥有一棵即将升级成为生命古树的生命之树,和十多棵普通的生命之树。他的领民也都愿意接受大王子的统治。就这样接下来度过了十多年,直到那颗生命古树进化成功。一切都看上去平静安详,可是谁都没有现,那颗能够溢出生命泉水的古树已经被未知的黑暗力量侵蚀。

    就在某个夜晚,大王子以为领地生命古树的诞生而举行庆典。他甚至邀请了自己的弟弟,王国继承人小王子,还有曾经支持他的许多王国的精灵长老,在那个夜晚,所有他的领民和来到的客人,都接受了慷慨的大王子用生命古树初生所溢出的最精华的生命泉水,而化的迷雾洗礼。人们在感受生命泉水的神奇力量同时,并不知道这些泉水已经被邪恶力量所玷污。他们不知不觉被侵蚀了灵魂,变得邪恶,狂暴,充满了未名的**。

    优雅的精灵变成了**的堕落者,他们彼此开始撕扯,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如同野兽般的交媾,赤红的双眼遮蔽了一切神智。疯的精灵战士用弯刀与一切武器疯狂的砍劈生命之树,他们甚至挖掘生命之树的根茎,将那些高贵的大树推倒,完全不顾之下共生伙伴的哀鸣。

    当一切陷入疯狂,天赋出众的小王子并未被邪恶侵蚀,他现了自己兄长的阴谋,大声的呵斥和怒骂。可惜他毕竟还年幼,根本不是已经受到黑暗力量洗礼的大王子的对手,可怜的小王子就这么被残忍的杀害。大王子又将其他的所有精灵长老屠杀,他用一种神秘的手段将他们的灵魂囚禁,献祭给了未知的黑暗力量,让他变得更加强大。

    他的领地所有生命之树都被推倒,用枝干打造邪恶的武器,所有的精灵都陷入堕落追随他。疯狂的大王子率领手下的堕落精灵开始了对精灵王国的征伐。死去生命之树主干打造的邪恶武器能够轻而易举的破开精灵王国的守护屏障,堕落大军就这么如入无人之境的进入,大肆的屠杀,纵火焚烧一切。堕落者没有任何目的,他们只是单纯的杀戮,杀戮,毁灭,毁灭!

    索伦大6最大的精灵王国就这么被毁了,几乎没有人逃脱,强大的大王子亲手杀死了精灵王和王后,完全忘记那是他的父母。黑暗的力量并未停止脚步,他们迅的蔓延出去,向其他的精灵王国举起了屠刀。

    精灵们对这种黑暗的力量毫无抵抗之力,他们节节败退,又有数个王国被毁灭。那是精灵族的灾难,有六颗生命古树被推倒,砍伐的普通生命之树更是多达数十棵。

    当剩余的精灵意识到面临灭族危机的时候,他们终于低下高傲的头颅,向另外一个强大的种族……兽族,出了求援。彼时的兽族最高智者,白袍大萨满做出了睿智而仁慈的决定,他动整个兽族参与了这场战争…………哪怕当时大王子的堕落者大军并未侵犯到兽族的疆域。

    谁都没想到,兽族的萨满祭祀正是堕落精灵的天敌。那时候的萨满巫医非常的多,他们的巫医净化术能够治愈大6任何种族的伤患病痛,却对堕落精灵来说是致命的威胁。就如同堕落精灵摧枯拉朽的攻击精灵们一样,兽族大军也摧枯拉朽的消灭堕落精灵大军!

    最后的一役,亲自出手的白袍大萨满重创了大王子,并且通过萨满神秘的巫术,寻找到了侵蚀大王子灵魂的那股黑暗力量的来源地。于是所有仅存的堕落精灵跟随大王子,都被驱逐进入那股黑暗力量所在的深邃洞穴。

    白袍大萨满意识到这股黑暗力量无法被完全消灭,所以他向精灵族要来了所有六颗被毁灭的生命古树的主干,将内里最精粹的树芯挖出,制成图腾柱,然后收集了几乎整个大6的秘银打造成一座封印法阵,将那个黑暗洞穴彻底封印。并且由当时附庸在兽族麾下的矮人族挖倒了几座大山,将黑暗洞穴深深的掩埋地下,才解决了这次灾难。”

    生命古树说完了这段秘辛,似乎感受到巴洛克身上有一种怨气勃——————当年兽族先祖们冒着极大的危险帮助了精灵族,可是后来精灵族做了什么?他们居然帮助人类来推翻了兽族的统治!忘恩负义,这是巴洛克萌生的想法!

    “事情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霜狼氏族的巴洛克。精灵族没有忘记兽族对他们的帮助,可是当后来面对兽族的侵略,他们总不能束手待毙。…………白袍大萨满和所有睿智的萨满长老们打造的封印法阵,在封印了黑暗力量的同时,也让兽族的萨满祭祀现了一件事,那就是生命之树枝干打造的图腾柱才是最好的。你应该想象得到,当所有死去生命之树的枝干被兽人祭祀们用光,他们的目光自然而然投向了尚且活着的那些生命之树上面,侵略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生。并且逐渐耗光了精灵族对兽人的感激,最终让他们不得不帮助人类推翻了兽族统治。”

    好吧,巴洛克相信了生命古树的话,因为扪心自问如果是他,也会按捺不住对生命之树的诱惑,而做出侵略的举动。

    了解了那些秘辛,生命古树终于说到了眼前精灵女皇的事情。

    “那股黑暗力量被封印了无数年,久远的让精灵们都几乎忘却。但我曾经亲历那场灾难,眼看无数同族被推倒焚烧,这种创痛永远无法磨灭。所以就在数个月之前,当那股黑暗力量突然再次显现的时候,我立刻有所察觉。可惜令我没想到的是,那股黑暗力量竟然令人恐怖的穿越了数千哩,不可思议的侵蚀了精灵女皇。霜狼氏族的巴洛克,你或许会疑惑为什么那股黑暗力量要侵蚀女皇陛下。”

    巴洛克也确实有这个疑惑,要知道以精灵族的灵魂纯粹来说,是很难被侵蚀的,更何况还是远隔数千哩,这种事情太过荒谬!就算是所谓的神灵恐怕也无法轻易的做到吧?

    “之所以女皇陛下会被侵蚀,是因为陛下和当年那个堕落大王子之间的关系…………女皇是大王子留存下来的血脉,是他的女儿!”生命古树的话如同石破天惊。

    巴洛克震惊的跳起来,这不可能!精灵族固然寿命漫长,可是活过几千年已经是极限。如果精灵女皇是大王子的女儿的话,那么代表她此时至少也有一万多岁的年龄了。就算是巨龙也活不到这么长久。

    “我原本也以为女皇的漫长寿命,是她受到精灵女神的赐福,和特殊天赋所致。但直到那股黑暗力量的突然出现,才让我意识到……昔年被封印的大王子并没有死去,他还在静静的等待再次冲出封印的时刻。为此,他甚至透过血脉的神秘联系关注着自己的女儿。也解释了精灵女皇为什么在自己漫长的生命中,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沉眠中度过…………女皇在下意识的和父亲大王子的侵蚀做斗争,只是无论是女皇还是我们,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只以为这是长寿所必须付出的代价。直到那股力量冲破封印,女皇再也承受不住而被击倒。如果不是出现了令人不解的状况……那股黑暗力量很快又消失退去,,恐怕此时的女皇已经变成了昔年的大王子!”

    说到这里,生命古树向巴洛克出了恳求:“你是索伦大6唯一的一个萨满巫医了,巴洛克,请您帮助精灵女皇,帮助她净化黑暗力量的侵蚀,不要让当年的危机再次生。”

    原来当初封印岩穴大厅之下的洞窟已经帮助了精灵族一次,反正也和那股黑暗力量结仇了,也不差多拉一次仇恨。巴洛克点头答应,当然也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我可以帮助你们,但是你们也需要帮助我摆脱迷雾森林外的人类教廷追兵,让我顺利离开。并且,在我帮助你们净化生命泉水之后,我希望你能够让我的同伴在这里浸泡一会儿,不需要太长时间,半个小时就可以!”

    小狼晨星在魂海里大叫:“半个小时不够,至少要一个小时。”

    巴洛克直接无视,一个小时恐怕他们就将所有生命泉水耗光了,可不见得生命古树会那么大方。

    果然,生命古树的声音带着一丝苦笑的传来:“希伯来顿狼啊,不要太贪婪,即便你们将我的树芯挖去,我也无法让你们全部进入成年状态。但一半的生命泉水能让你们成长许多,足可以遮掩自己的气息不被教廷风语斥候现了!”

    巴洛克大喜!成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