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皇室的灾难
    狮心军团从军团长以下,全都是死心塌地的忠于皇帝安东尼,所以面对这支军团的抵近,相西弗勒斯和约瑟芬很明智的没有靠近。∮,他们却向另一支军团的方向走去。

    暴雪军团虽然也忠于皇室,但他们的忠诚心根本无法与狮心军团媲美。除了暴雪军团成分复杂,里有三千人是矮人族的雇佣兵战士,他们效忠的对象只能是矮人王外。军团长是来自奥德里亚帝国某个大贵族家族,如果是普通的小贵族或者平民出身的将军,或许会对皇帝安东尼誓死效忠,但既然是大贵族成员,那么西弗勒斯就有足够的信心说动他了。毕竟,只要付出足够的利益,大贵族家族的人们是能够背弃一切的。

    西弗勒斯和约瑟芬在护卫的保护下拦住了暴雪军团的道路。巴洛克躲在暗处远远的看到暴雪军团一个将军模样的人被请了出来,和西弗勒斯会面。身后的暴雪军团大军居然就这么突兀的停止了动。

    也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暴雪军团的将军居然真的被西弗勒斯说动。他虽然没有立刻倒向西弗勒斯和皇后,但也不再匆忙的赶去皇宫增援皇帝安东尼。大军被他指派出去,居然开始占据杜隆皇城的周围城区。

    巴洛克知道暴雪军团是做出了自己的决定,打算暂时保守中立了。但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允许生?奥德里亚应该乱起来,任何人都别想置身事外。

    悄然收起了雷鹰兽化铠,巴洛克身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银白色铠甲,他的气息被顿狼秘术给完全遮掩住,悄无声息,如同一阵风般移动,下一刻就失去了他的踪迹。

    西弗勒斯虽然有些肉疼,但付出了足够的利益交换,总算是让暴雪军团暂时置身事外,他和皇后约瑟芬也都松了口气。原本的计划堪称万无一失。可是没想到在最后关头大皇子弗隆那索居然突然倒戈,虽然最终还是将皇帝安东尼困住,但忠于弗隆那索的那支军团变成是敌非友,毫无疑问就需要有多出的力量来阻挡了。

    这也是西弗勒斯忍痛付出大代价。说服暴雪军团中立的原因。相阁下的便宜也不是那么好占的,暴雪军团准备占据的杜隆皇都周围城区,其实恰好挡住了大皇子那支军团的来路。当然这一点暴雪军团的人是不会知道的。也因此在西弗勒斯和约瑟芬匆匆离开不久,尚未占据多少地方的暴雪军团就与忠于大皇子的军团遭遇了。

    或许两支军团的军团长会面一次,经过谈判就能解决问题。但巴洛克可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他利用顿狼隐匿术悄然潜行到暴雪军团军团长身旁,突然暴起,击杀了他。然后在周围的护卫士兵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迅的退走,甚至只留下一道极淡的光影,谁都没看清楚他的模样如何。

    暴雪军团军团长突然被暗杀,立刻让军团混乱起来。奥德里亚的军团都相对很独立,除了隶属于皇室的几只军团之外,其他的军团都是某些大家族暗中掌控。也因此大贵族们能够非常慷慨的拿出大笔钱财收买军团的军官和战士。使得这些军团更多的时候只听从于主将的命令,对皇室的忠心淡薄了许多。奥德里亚皇室对此很清楚。但他们无力改变这种局面,因为所有人类帝国的军团几乎都是这样的。皇室与大贵族共同掌管帝国,这句话不是开玩笑。

    只忠于暴雪军团军团长的军队在面对主将突然被杀的局面,他们根本不会想到是一个兽人来故意挑起混乱。————刚刚出现的那支忠于大皇子的军团无疑背了黑锅。急于报仇的暴雪军团士兵不问缘由,就向对方起了攻击。哪怕某些沉稳持重的统领察觉到了蹊跷,可是也阻止不了激愤的士兵冲突。当最初吃了大亏的另外一支军团被杀出了怒火,全面反击的时候,这场毫无理由的混乱厮杀就这么失去了控制。

    巴洛克在见到两只军团混战在一起后,满意的笑了笑,悄然离开。尾随着西弗勒斯和约瑟芬皇后,也不知道这两个人还想要去哪里。

    几乎绕了半个城区,他们两人在护卫的保护下,来到了东城门。那里是狮心军团进入的方向。彼时的狮心军团虽然已经进入城中,但也停止了前进,因为某个突然出现的人迟滞了他们的前进步伐。

    二皇子布克雷德一向为人低调,但这不代表他就没有自己的野心。从安东尼和约瑟芬之间出现裂痕,相西弗勒斯和大皇子弗隆那索也煽风点火,各自筹谋着阴谋的时候开始。布克雷德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奥德里亚帝国只有一个皇帝,下一任原本毫无悬念的会是弗隆那索大皇子。但自从察觉到了暗中酝酿的混乱之后,布克雷德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他原本置身事外,是父皇安东尼先向他示好接触的。也是从那时候他才知道,大皇子弗隆那索暗中背叛了皇帝,和母后与相西弗勒斯谋划叛乱。感觉势单力薄的安东尼用未来继承人的位子做筹码,成功得到了布克雷德的支持。

    布克雷德几乎参与了所有安东尼应对叛乱的计划,包括几只精锐军团的调动,和终极力量幻铠武士的分派布置。他也确实付出了极大的热情和努力,连自己封邑的护卫军那几千人都献出来支持皇帝。

    就在最后时刻,布克雷德刚刚做着成为奥德里亚帝国继承人的美梦的时候,被他收买的一个皇帝身边的仆人突然来禀告他…………大皇子弗隆那索暗中秘密来见皇帝,并且和安东尼陛下进入密室许久。

    已经察觉到了不妙的布克雷德强自镇定,将希望寄托于皇帝的守信上。他故不知情,找了个理由去见皇帝,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些隐隐牵扯到弗隆那索的问题,但皇帝的表现令他彻底失望。安东尼就好像从未与弗隆那索密谈过似的,完全是敷衍布克雷德————其实这事也很容易想到,为第一继承人的大皇子,他手下拥有一支精锐的军团,而且其的皇太子封邑的实力也不是布克雷德这个亲王所能比拟的。有了大皇子的突然倒戈,安东尼陛下已经有足够的力量收拾叛乱的相和皇后。至于二皇子布克雷德。他已经可有可无了!

    事实证明,任何人都不能小觑。感觉遭受背叛的布克雷德直接去找了母后约瑟芬,将大皇子的倒戈密告与她。大吃一惊的约瑟芬有些慌乱,好在老奸巨猾的西弗勒斯足够冷静。他很快想到了应对的方法,于是布克雷德就变得无比重要……!

    那么接下来生的这些事就可以理解了,狮心军团和暴雪军团的迟到,相西弗勒斯和皇后约瑟芬能够顺利的从皇帝身边走脱,甚至于暴雪军团的军团长可以被利益收买这个消息。也是布克雷德告诉西弗勒斯,让相成功阻拦了暴雪军团的威胁。

    皇宫那里的实力对比,皇帝根本不占据优势,甚至如果不是还有十多个幻铠武士在忠心保护安东尼,这位老皇帝早就被生擒或死于乱军中了。因为叛军里有为数众多的魔法师存在,他们的战略级魔法巨弩就这么瞄准着皇帝,所以令安东尼和弗隆那索大皇子不敢轻举妄动。即便拥有幻晶铠甲的保护,可是一旦飞到半空,他们自认铠甲的防护力不足以抵挡魔法巨弩的攻击。

    一开始还很底定,但当约定的时间到来。狮心军团和暴雪军团都没有及时出现后,皇帝与大皇子再也坐不住,他们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直到这个时候,安东尼才注意到布克雷德杳无踪迹……!

    忠于相的叛军度过了最开始的混战,终于布列出军阵,场面的局势突变。皇帝的禁卫军大多是养尊处优的贵族子弟,他们并不是精锐军团战阵的对手,很快被杀散。不到半个小时,安东尼身边就只剩下不多的士兵,和那些幻铠武士了。

    事实证明。幻铠武士也并未绝对无敌。某个武士还想要凭借雷鹰铠甲的力量,动冲击,但面对他的是魔法师们激射而出的魔法弩箭。近百的魔法师拥有足够的精神力操控魔法巨弩,所以两只箭簇如电般的射来。让那个幻铠武士根本躲避不及。伴随魔法弩箭击中爆炸开来,可怜的幻铠武士直接被杀死,其他人立刻不敢轻举妄动……,局面似乎被叛军控制。

    叛军得到的命令是杀掉皇帝和大皇子,但皇帝手下的那些幻铠武士毕竟是帝国的珍贵财富,二皇子可不想自己将来成为皇帝后。身边没有足够的幻铠武士效忠。所以他向西弗勒斯提出的条件就是尽可能劝降那些幻铠武士。这也是叛军迟迟没有动最后攻击的原因。

    也就是在此时,教廷天启者贝尔彻姆带着仆人出现了。哪怕他只是一个人,可是天启教廷的威名实在是太盛,无论是叛军还是皇帝安东尼,都不敢有丝毫的慢待。在巴洛克远远的避开离去的时候,贝尔彻姆正在与安东尼进行交谈。暗中,风语斥候达利尔自然不会放过任何寻找可疑气息的机会。——————而且他已经感觉到了某些令人迷惑的线索……空气中有一股奥丁雷鹰的气息,总是很奇怪,似乎和那些幻铠武士身上的冰冷死板气息并不太一样,显得要灵活有生气的多……!当他突然飞到半空,追着这股气息看向皇宫深处的时候,突然,风语斥候脸色一变,叫道:“贝尔彻姆法座,我察觉到了……我察觉到了黄金幻铠腰带的气息,就在皇宫深处的那座宫殿里!”

    任何一个教廷人员都知道,黄金幻铠腰带只属于教廷中的一个阶层…………天启者!贝尔彻姆脸上面无表情,透出的冷意令人心寒:“安东尼陛下,请带我去拜访一下您的那座宫殿吧!我真诚的希望,不要出现令我感到遗憾的事情。”

    安东尼并不知道天启者阿滕博纳的死,刚才贝尔彻姆的旁敲侧击也让他有些懵懂,虽然已经意识到有些不妙,可他还是遵从天启者的意愿:“法座阁下,请跟我来。”他引领贝尔彻姆进入皇宫深处,自然也就脱离了叛军的围攻。

    叛军们茫然了,他们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该死的,谁也没说教廷会搀和进来!如果教廷支持皇帝,鬼才敢来搞叛乱!

    皇帝带着天启者去了皇宫,而外面的人并不知道。暴雪军团已经和忠于大皇子的军队杀成了一团。二皇子虽然阻止了狮心军团的脚步,但皇后约瑟芬和相西弗勒斯永远也走不到二皇子身边了。虽然巴洛克不知道他们两人究竟有什么杀手锏能够阻挡忠于皇帝的狮心军团,但顿狼晨星突然告知天启者的气息已经进入了皇宫那座宫殿。巴洛克感觉那面才是值得关注的焦点。于是再次偷袭,暗杀了西弗勒斯。巴洛克心狠手辣,他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念头。面对即便接近六十岁依然美艳诱人,如同三十许少妇的约瑟芬皇后,毫不留情的手掌划过,将皇后的脖颈切断。

    带起一阵风,巴洛克振动雷鹰兽化铠的翅膀,再次扬长而去。哪怕西弗勒斯身边有至少五六个天空骑士等级的强大护卫,也没能留下他,甚至都没看清他的模样。约瑟芬皇后身边的某个老女人虽然没能阻止突然出现的袭击,可是她在皇后惨死之后,终于爆,这居然是一个圣级的女战士,比之普通的幻铠武士还要强大的多。她能够短暂的飞到半空,向巴洛克追击而去。

    已经准备走开的巴洛克没想到还有一个高手出现,但也仅此而已。从他接收了霜狼氏族的信仰力量后,他的实力已经堪称深不可测。虽然生恐引起所谓神明的注意,还不敢随意动用信仰之力,但他此时凭借希伯来顿狼的力量,就已经能够与天启者势均力敌甚至占据上风,更何况是一个圣级战士?

    雷鹰兽化铠的力量短时间内不足以杀死圣级战士,巴洛克动用了顿狼晨星的力量,他的手掌化一只锋利的狼爪,如电的度瞬移,突然攻击之下,将那个老妇人的心脏给活活掏了出来,这个女战士满脸不可思议,随即颓然从半空掉落。

    已经够乱的了,巴洛克准备离开。他见好就收,无论安东尼和那个新出现的天启者之间生了什么,他都不准备去掺和。毕竟如果他再次杀掉一个天启者的话,教廷里的恐怖存在,比方说教宗甚至是神秘莫测的神使,绝对会被惊动出来。在掌控兽族拥有强大的实力之前,巴洛克不准备冒险!

    他已经向城外飞去,突然,晨星在魂海里叫道:“不好,那个天启者追过来了,向着我们这个方向……风语斥候为他带路。巴洛克,我们刚才露出了顿狼气息,被察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