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动乱开始
    奥德里亚养马地草原,贝尔彻姆睁开了眼睛,从脚下的草地上站起来。n∈,身后的侍从忍不住问道:“贝尔彻姆法座,有现么?”

    叫做贝尔彻姆的中年男子点点头,却并未说什么,而是在周围巡视起来。这里是养马地草原靠近北方冻原的边缘地带,左近有一片小树林,其余的并未有什么特别。之所以寻找到这里,也是因为阿滕博纳的气息最后就出现在这里,然后才彻底消失无踪。

    “达利尔还没赶来么?”贝尔彻姆问身后的侍从。

    “是的法座,达利尔毕竟只是一个风语斥候,要从数百哩之外赶过来,需要一些时间。”说话的那个侍从恭敬的答道,他的话语里带着淡淡的优越感。毕竟……他是高贵的天启者贝尔彻姆大人的侍从,自身也是一名天巡战士,可比教廷的风语斥候地位高多了。

    贝尔彻姆嗯了一声,便没有说什么。所谓术业有专攻,虽然风语斥候的实力堪称天启教廷最弱,但他们在巡查和追踪上面的天赋,却独一无二,甚至是连强大的天启者都自愧不如。

    他们就这么静静的等待着,天启者拥有足够的耐心,即便站立了数个小时也没有任何焦躁。身后的天巡战士侍从即便已经枯燥的无法忍耐,可是也不敢在主人面前放肆。终于,当远方天际出现了一道影子,侍从长舒了一口气……风语斥候终于来了。

    那个飞翔而来的风语斥候从半空降落,收起风铃幻鸟铠甲的翅膀,向贝尔彻姆单膝跪地行礼:“见过贝尔彻姆法座,愿光明神永远赐福与您。”

    “起来吧,这里就是阿滕博纳法座最后留下气息的地方。用你的能力,寻找他的踪迹吧!”贝尔彻姆缓声吩咐。

    那个叫做达利尔的风语斥候应了一声,站起身来,开始在周围游荡。凭借风铃幻鸟铠甲,风语斥候们能够现最细纹的一些线索。很快,达利尔就找到了答案。他在树林里挖开了一株灌木底下的浅土。那里面露出了黑色的灰烬。

    达利尔脸色因为震惊而苍白,声音颤抖的对走过来的贝尔彻姆说道:“法……法座阁下,这就是阿滕博纳法座仅剩的遗物……他……他被人毁尸灭迹了……!”

    当看到那一堆灰烬,饶是性情平和沉稳的天启者。贝尔彻姆此时也脸色铁青,一股深深的耻辱和愤怒充溢胸腹。

    有人杀了阿滕博纳,居然有人敢杀害天启教廷的天启者!以光明神的名义,他们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有没有现什么线索?”贝尔彻姆面无表情的问道。

    风语斥候达利尔有些犹疑的回道:“这个敌人很狡猾,他毁灭了大部分的线索。但我还是能在周围的空气中感触到兽人和野兽的气息。只是这里靠近北方冻原。有兽人的气息并不奇怪。关键的是我还感觉到了另外一种敏感的气息。”

    “什么气息?”

    “法座阁下,是幻兽的气息,而且是奥丁雷鹰幻兽的气息!”

    贝尔彻姆脸色一变,难道阿滕博纳的遇难和奥德里亚皇室有关联?虽然天启教廷凌驾于大6上的人类帝国之上。哪怕是那些帝国皇室,面对教廷也需要低下头颅,并听从教廷的指引。但在强大的力量面前,那些人类皇室还不至于做出什么失常的举动。

    回过头一想,可是阿滕博纳遇害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奥丁雷鹰的气息?要知道奥丁雷鹰是奥德里亚皇室专属的幻兽,哪怕是天启教廷内部都没有一个雷鹰幻铠。如果说他们是无辜的。谁信?

    “该死的奥德里亚皇室,法座大人,奥德里亚人冒犯了我们教廷的权威,他们所做所为罪大恶极。我们应该通报元老会,让教廷派出裁判军团来清洗了奥德里亚皇室。”贝尔彻姆的仆人勃然大怒,叫嚷道。

    贝尔彻姆感觉蹊跷的很,他并不太相信奥德里亚人会敢暗害天启者,而且他们也没有这么做的动机。只是周围这些雷鹰的气息无法解释,看来只好先去一趟杜隆皇帝探查一番再说了。

    “走吧,我们去杜隆皇都。我相信那里会有答案。”贝尔彻姆做出了决定。

    ……………………分割线…………………………

    庆典游行在进入高?潮的时候,突然形式急转直下。从皇都东西两座城门处,突然传来轰隆的低闷响声,大地都在隐隐震动。即便中轴大道两侧站满了人群。道路上也走动着热闹的游行队伍和花车,喧嚣非凡,可是每一个人还是清晰的感觉到了这不一样的震动。

    人们在最开始的疑惑过后,纷纷向东西两侧遥望过去。突然远处传来惊恐尖利的惨叫,一队队全身披挂铠甲,骑乘健壮战马的士兵就这么无视大道和两侧的路人。践踏着冲了过来。

    他们排列着整齐的队伍,哪怕践踏着倒地的行人,也没有丝毫乱象。有那些碍事的家伙,直接被长矛挑起来扔到了路边。这些杀神冷酷无情,直向中央广场狂奔。东面的队伍和西面的队伍呈现夹击的态势,让皇帝安东尼除了躲回皇宫,别无道路可逃。

    大道上彻底混乱了,人群吼叫着纷纷逃命,互相践踏,死伤惨重。这种混乱局面下,有多少家人失散,当日后再次寻觅的时候,或许已经永远的天人永隔。

    巴洛克并不知道皇室内部究竟是怎么进行的各种阴谋诡计,虽然这一切他才是始俑者。但不知道也无所谓,至少现在场面混乱起来,就已经达成了他一多半的目的。

    他在混乱的人群里游走,并未受到任何影响,双眼只是关注着安东尼皇帝那里的动静。

    很奇怪,面对气势汹汹的叛乱军团,皇帝安东尼和他的大皇子弗隆那索居然还有心情稳稳地坐在那里不动,周围的十几个武士已经激了幻晶铠甲,他们清一色的蓝色雷鹰幻铠。这些人应该都拥有奥德里亚皇室血脉,也是皇室最强大的存在。而在幻铠武士的外围,皇家禁卫军团一部分团团护住了皇帝之外,还有更多的士兵居然倒戈。加入了叛乱军中,向安东尼起进攻。现场的形势对皇帝极度不利。

    巴洛克更靠近了一下,他甚至能够隐隐的听到安东尼的笑声,旁边的弗隆那索也满脸的淡然。仿佛就在看一场闹剧。这让巴洛克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满意————因为他现好像局面逐渐要被安东尼掌控住了。尽管表面上还没出现转机,但他就是有这种感觉。

    两只叛乱军团终于靠近,将皇帝和大皇子彻底包围。军团的魔法师团立刻架好了魔法巨弩,将战略级的弩箭队对准了周围的幻铠武士。看来连魔法师协会的人居然也搀和了进来。

    周围的平民早就跑的一干二净。地上一片狼藉,只剩下踩死和被杀的倒霉鬼,兀自有一些受伤的人逃不掉,躺在那里**。巴洛克也因为大批到来的叛军,不得不向外围退却。他突然一滞,看到了左前方一辆碎裂的花车。那是伊冯娜夫人的花车,此时花车上躺着几个被杀的少女,她们美丽的大眼睛兀自睁着,好像根本不敢相信会死。

    巴洛克立刻靠近过去,一把握住了从花车里伸出垂着的一条白皙圆润的胳膊。然后才舒了口气。那是伊冯娜夫人的手臂。并未变得冰冷,还有心跳。

    巴洛克将晕厥的伊冯娜从花车里抱出来,可怜的少妇额头撞破了,淌了满脸的血,虽然看着恐怖,但伤势并不严重。为了给伊冯娜治伤,巴洛克不得不先离开一会儿。他迅抱着伊冯娜逃离大道。来到一处府邸门前,就这么强硬的撞开进去。里面的那家人吓得直哆嗦,哇哇叫着求饶命。巴洛克直接将他们弄晕,然后用巫医之术给伊冯娜治好伤势。

    这里距离伊冯娜侯爵府邸并不远。巴洛克看到外面的战斗还没有打起来,好像安东尼皇帝正在与叛军说着什么。他急匆匆抱着女人,穿过了数栋建筑,跑了数哩地回到了侯爵府邸。将伊冯娜放在卧室的时候。府邸里的仆人居然都没有察觉。

    轻轻吻了吻晕睡的女人,巴洛克知道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虽然都只是逢场戏各取所需,但毕竟彼此都有好感,无法看着女人受到伤害。

    转身离开了府邸,巴洛克准备迅赶回去看好戏。刚刚跳出府邸的高墙,魂海里突然接到了顿狼晨星的警告:“巴洛克。我又感觉到了那种气息……是天启者,另一个天启者,他好像在向皇宫中央广场靠近。还有,你不能过去了,天启者身边有一个风语斥候,只要你稍微靠近哪里,立刻就会被现踪迹。那些该死的家伙虽然实力低弱,可是探查的能力很强。”

    巴洛克的动立刻停了下来,有些遗憾不能去看热闹。他有些清楚教廷天启者为什么会出在在这里……看来自己在养马地草原上留下的线索起用了。

    巴洛克很担心他们聚在一起说话,如果交流的时间太长,谁知道会不会让他的阴谋露出马脚?看来必须要给他们推波助澜一把,最好让他们不得不立刻厮杀起来。

    想了想,突然有了主意。巴洛克在魂海里对雷鹰伊维安说道:“伊维安,化铠,带我从后面潜入皇宫。”

    熟悉皇宫地形的伊维安立刻答应,闪烁过一层流水般的蓝光,巴洛克身上已经覆盖了雷鹰兽化铠。振翅飞到高空,避开皇宫广场的方向,向着皇宫飞去。

    此时皇宫里乱成了一片,他们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生了什么事。禁卫军则分成了两派相互攻杀,谁都没有去注意一道极淡的的光影落入了皇宫的一处宫殿建筑后。

    巴洛克躲开乱糟糟的人,进入了这座宫殿。这里就是皇帝安东尼处理政务的地方,伊维安前天就是从这里偷走了进入狩猎谷的手令。

    伊维安遵从巴洛克的吩咐打开了密室,他走进去,对里面的价值连城的珍宝和贵重的武器或重要文件视若无睹,只是选择了一个木盒打开。这个木盒的材质应该是生命之树的枝干,充满了浓郁的生命气息。打开木盒,里面放了一圈鸽卵大小的珍珠,足有数百颗,而在珍珠中央,居然盛放着一瓶只有拇指大小的水晶瓶,里面有一点透明的液体。几乎不需要多想,巴洛克就知道这是什么了…………精灵族的生命之树产生的【生命泉水】,能够近乎起死回生的珍宝。

    自然老实不客气的笑纳了珍珠和生命泉水,巴洛克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一根金黄的腰带,放进了空着的木盒。然后扫去一切痕迹,悄然退出了密室。

    直到他离开了皇宫,顿狼晨星才忍不住开口道:“巴洛克,你太坏了,你居然将阿滕博纳那个天启者的幻铠腰带放进安东尼的密室。安东尼这个可怜的家伙怎么也解释不清了。”

    巴洛克笑了笑没有说话,让他们越乱越好,最好是天启教廷也插进来,各方打成一堆吧!

    前面还是没有动静,看来天启者依然在与皇帝交涉。巴洛克可不想等了,他还着急回北方冻原呢。刚准备弄出点乱子,在远方天空巡弋的雷鹰传来了讯息——————又有几只军队向着杜隆皇都而来,很快就会冲进城。而且其中一只雷鹰锐利的眼睛现了皇后约瑟芬和相西弗勒斯的踪影!

    巴洛克立刻向着皇后和相的方向追去。

    皇宫那里很平静,但其他地方却乱成了一片。叛军得到的命令是杀掉皇帝,夺取杜隆皇都的控制权,而忠于皇帝的士兵则奋起抵抗。双方纠缠着不知毁了多少城民的家。

    皇室的人都天生虚伪而狡诈,他们似乎不知道何为诚信。皇后约瑟芬和西弗勒斯原本拉拢了大皇子弗隆那索,谁知道大皇子在最后关头突然靠向了他的父皇安东尼。这彻底打乱了约瑟芬和相情人的计划。好在他们也不是没有后手。一向忠诚于皇帝的二皇子布克雷德,却暗中靠向了他的母后。他假传了皇帝的命令,这才让忠于皇帝的【狮心军团】,【暴雪军团】姗姗来迟,以至于皇都里就只有托马士的金号角军团和一部分的禁卫军忠于皇帝。

    可以说,如果一切按照计划来的话,等狮心军团他们得知消息赶来皇都,恐怕皇帝的尸体早就凉了!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