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伪装与上当
    傻子奥瓦里奥被扔在一旁,暂时不去理会。『≤,巴洛克将两个被晨星四兄弟击晕的天巡战士捆绑起来,然后拍打他们的脸,将他们弄醒。

    两个天巡战士甚至还不知道生了什么事,茫然的睁开眼,陡然看到面前一张兽人的脸,吓了一跳,便想要蹦起来,却突然现自己全身被捆绑的动弹不得。

    “不要徒劳了,即便你们睁开绳索,难道就以为能够逃脱的掉么?”巴洛克淡淡的说道:“我并不想对你们做什么,更不想浪费时间。所以请你们交代来北方冻原的目的吧,说出所有我会感兴趣的事。记住,不要有任何隐瞒或撒谎,我是一个萨满祭祀,你们应该知道对一个萨满撒谎是多么的愚蠢。”

    两个天巡战士还在死硬闭嘴不言,对于这种宗教人士来说,狂热的信仰能够使得他们承受残酷的拷问,**上的伤痛并不会有多大效果。但巴洛克是一个独一无二的萨满祭祀,他的能力不仅仅是摧毁人类的精神海。

    当看到两个战士不打算开口,巴洛克笑了笑,直接将手按在了其中一人的头顶,掺杂着紫电力量的萨满魂力汹涌袭入。那个战士即便再如何勇敢顽强,也在下一刻出了凄厉的惨叫!巴洛克的魂力并未摧毁他的精神海,而是如同抽丝剥茧般将其精神海一层层的侵蚀剥离,这种抽离灵魂般的痛苦可比**上的惩罚残酷了何止数倍?

    眼望着同伴浑身抽搐,五官扭曲,死去活来的惨叫,另一个天巡战士脸色苍白的可怕。但信仰让他坚持着不开口,巴洛克也不说话,只是这么淡漠的继续催动萨满魂力,他倒要看看教廷的武士们究竟有多大的忍耐力。

    很显然,巴洛克有些高估了这些天巡战士。被摧残的那个天巡战士已经瘫倒在地,双眼泛白,浑身一下下的抽搐。甚至连惨叫都几不可闻。收回手,巴洛克转过身来,眼神中的淡漠不变,另外那个战士终于承受不住。慌张的叫道:“你想知道什么,我说,我说……该死,你离我远点。”

    这就很好,早知如此。何必浪费大家 时间?巴洛克露出微笑,就这么盘坐在草地上,对那个战士挥挥手:“说吧,从你们来北方冻原的目的说起,一件事情都不要漏掉。”

    “该死的丹尼斯,不……不要……开口……!”被摧残的那个战士居然还没昏厥,对怯懦的同伴嘶哑的喝道。雷鹰伊维安嘎嘎叫了一声,扇动翅膀一下子将其扇晕过去,腆着脸对巴洛克谄媚道:“巴洛克大人,噪音没有了。您继续!”…………为了少受一些顿狼四兄弟的虐待,伊维安只好恬不知耻的讨好巴洛克,以求顿狼的主人能够为它说几句好话,为幻兽,也是活的够凄惨了!

    没有了阻碍,叫做丹尼斯的天巡战士终于开**代了一切!原来,他们只是教廷天启者【阿滕博纳】的侍从,因为主人在光明山呆的烦闷,准备来北方冻原游历一番,顺便宰掉几个兽人英雄或萨满也可以。只是在阿滕博纳临离开教廷的时候。两位元老会的元老夫妇找到了阿滕博纳,恳求他一件事。

    那对元老夫妇正是奥瓦里奥的父母,他们的儿子来到北方冻原谋划阴谋,为父母自然会安排暗中的守卫保护。前些时日。元老夫妇突然现保护奥瓦里奥的那个天罚武士失去了联系————每个教廷的正式人员都是有一块灵魂之石安放在教廷的某座圣殿里,如果这个人死亡,那么他的灵魂之石就会崩碎。那个天罚武士的灵魂之石就是崩碎了,让元老夫妇大吃一惊。好在他们的儿子奥瓦里奥的灵魂之石依然完好,令他们稍微放心。

    恰好此时阿滕博纳要去北方冻原游历,而此时教廷正准备应对海外巨龙的敌袭。元老夫妇职责在身脱不开身,就求到阿滕博纳面前,让他顺便看看奥瓦里奥的遭遇,如果可能就帮一把。

    顺手之劳的事情,阿滕博纳自然不会拒绝。即便他是高高在上的天启者,但一对位高权重的元老也不能无视。所以阿滕博纳就在来到北方冻原后,先循着元老夫妇的介绍,找到战熊氏族的憎恶部落。暗中抓了几个兽人拷问,很快得知了一切,包括奥德里亚帝国双头鹰军团的覆灭,包括苍狼部落的崛起。

    阿滕博纳倒是对那个苍狼部落的巴洛克产生了兴趣,但也仅仅是兴趣。他连奇迹之谷都并不怎么放在眼里,更何况是一个年轻兽人?不过正好要去救奥瓦里奥,那就顺便看看所谓的苍狼部落吧!

    接下来的事情就没什么说的了,阿滕博纳来到苍狼部落主营地岩石城,大摇大摆的进入城内,寻找到奥瓦里奥救走。并且意外察觉到了萨满大长老的气息,然后天启者去追杀奥内托,两个侍从则带着奥瓦里奥,准备赶去养马地等他,却不想半路被巴洛克堵截住。

    背叛这种事情一旦开了口子,就像被强?奸的女人自暴自弃一样,堕落的度令人瞠目结舌。丹尼斯或许明白这个道理,既然已经开口,干脆什么都说了出来。

    “丹尼斯……你这个教廷的叛徒,你应该被绑在火刑架上烧死……!”另一个天巡战士苏醒了,抬头就骂他的同伴。雷鹰伊维安一翅膀再次扇过去,继续腆着脸对巴洛克道:“伟大的主人,您看是不是宰了他?”

    巴洛克摇摇头:“先不忙,让我想想。”他开始沉思起来。

    天启者阿滕博纳离开了几天,无论是否能暗杀掉大长老奥内托,都会很快赶回来。巴洛克心里蠢蠢欲动,他现这是一个好机会,如果谋划得当,重创甚至宰掉一个天启者也不是不可能。但这需要好好谋划一番!

    过了许久,巴洛克才抬起头,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机会难得,都要试一试。他直接对伊维安命令:“杀了那个家伙吧!”

    伊维安就落在那个天巡战士的身上,闻言毫不犹豫的探出鹰爪,嘎嘣一声闷响,将那个可怜战士的脖子给抓断。那个家伙在昏迷中死亡,倒也没有受太多痛苦。

    随便挖坑埋掉。巴洛克望向剩下的天巡战士丹尼斯:“丹尼斯,教廷你回不去了。我信守承诺,不会杀你。但是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么?”

    “我,我不知道。”丹尼斯茫然的摇头,他背叛了天启教廷,这种事情不是撒个谎就能掩盖过去的。教廷里同样有足够多睿智强大的人能够轻易看他的谎言。如果要活下去,从此就要远离教廷。

    “丹尼斯,我的苍狼部落或许是一个合适的选择,不如来我这里怎么样?”巴洛克已经接收了两个人类魔法师萨瓦季和帕霍米的投诚,自然不介意再多一个教廷战士。

    “你的苍狼部落?阁下,恕我直言,您接纳我的话,能够承受得了天启教廷的怒火么?你有那个实力么?”丹尼斯一脸的怀疑。

    “是否拥有这种实力,或许我可以证明给你看。当然,这先需要你的一些帮助。”

    “让我做什么?”

    “哦,这很简单,做回你自己就可以!”

    ………………分割线………………

    阿滕博纳心情不错,他只是来北方冻原游历散心,原本打算随便杀掉几个兽人部落的勇士或族长就可以,对于防御严密,并且拥有不凡实力的萨满长老会并不打算去招惹。但没想到奥内托大长老会落单,更美妙的是他的实力暴跌一半不说,还让自己的护卫全部远离身边,面对这种局面不去动手,实在是不可饶恕。

    顺利的偷袭成功,顺利的杀死了奥内托,虽然奥内托临死反击让他精神萎靡,受了一些伤。但这点伤势和一个兽人大长老的死相比,是完全值得的。

    草原上没有什么留恋的,阿滕博纳也不打算继续游历了,准备这就返回教廷光明山。他赶到奥德里亚帝国养马地草原外围,来到和自己侍从约定的地方汇合。那两个天巡战士在一旁树林里宿营等他,身边傻子奥瓦里奥蹦蹦跳跳的抓蝗虫玩。阿滕博纳并未察觉到异常,也加上他的精神海受到奥内托临死冲击,到底产生了疏忽感,毫不设防的走了过去。

    其中一个侍从淡然的行礼,倒是没什么异常,另外一个侍从丹尼斯却脸色苍白的可怕,甚至在行礼的时候双臂都微微的抖动。这令阿滕博纳有些疑惑,问道:“丹尼斯,你怎么了?”

    “尊……尊敬的阿滕博纳大人,我们遭到了袭击!这几天都非常的紧张。”丹尼斯声音颤抖的回答

    “嗯?”天启者阿滕博纳皱紧眉头:“是谁?有多少兽人?”他还以为是兽人来偷袭。

    “不是兽人……是幻兽,奥德里亚皇室的专属幻兽……奥丁雷鹰!”丹尼斯刚说完,天空的远方就传来一声雷鹰的厉啸,一头深蓝色羽毛的大鹰呼啸而至,在天空上方盘旋。阿滕博纳能够清楚的看到大鹰的身周有蓝色的雷电时不时的闪现缠绕。确实是雷鹰……它怎么可能在这里出现?而且还偷袭教廷的天巡战士?

    阿滕博纳皱着眉头,他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住,而且周围充溢着幻兽的气息,并未察觉身后另外一个天巡战士的异样!也就是这时,异变突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