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危机搏杀
    在最开始的时候,苍狼部落的人们还抱着一丝侥幸,认为都是兽人同族,这些来意不明的兽人大军应该不会真的攻击。n∈,只有最核心的那些兽人不抱这种幻想,巴林塔和亚图图严厉的打掉所有人的幻想。他们挥舞着战斧,恶狠狠的喝道:“睁开你们的眼睛看清楚,率领这些兽人大军的是谁?是那个在我们部落肆意妄为的萨满祭祀布隆。我们仁慈的巴洛克族长饶恕了他的冒犯,他却带着更大更强的军队来侵犯我们的领地。哪怕我们不敌,也要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兔崽子都给我记住,谁敢退缩畏战,老子先砍了他的脑袋”

    塞西尔忧心忡忡,他看着那些在后方瑟缩的族人忍不住摇头叹气!苍狼部落还是展的太快了,从当初的不足两千人,到如今足有近八千人,中间只经历了三个月。除了军队里的战士因为受到严酷的操训,变得坚毅勇猛之外,普通的兽人仍然没有摆脱那种软弱的秉性。他们只是因为看到苍狼部落越来越强大兴盛,才过来投靠的。以往顺风顺水的倒看不出什么,一旦遭遇危机,马上就人心散乱了。虽然塞西尔也知道,如果能够撑过这次危机,所有兽人对苍狼部落的认同感将上升一个大大的台阶, 真正的融入进来。但是…………真的能撑过去么?塞西尔不自禁的想到巴洛克。这个年轻的族长就是部落里的灵魂,他现在不在这里,即便最勇敢最忠诚的战士们也心里没底。

    奥内托派出一骑跑到栅栏外,大喊招降:“苍狼部落的兽人,你们面对的是伟大的萨满长老会的大长老奥内托阁下。你们的任何反抗都毫无意义,立刻走出栅栏,放下手里的武器。仁慈的奥内托大长老会宽恕你们的无礼。“

    塞西尔隔着栅栏高声询问:“你们是哪个部落的兽人?为什么要来袭击我们苍狼部落的领地?以先祖之灵的名义,难道你们想要和卑鄙的人类一样因为贪婪而对自己的兽人兄弟下毒手吗?如果是这样,那么我的答案就是……死战到底!”

    大长老奥内托皱了皱眉头,一旁的布隆萨满立刻会意。他表情凶狠的大叫:“你们这些愚蠢的家伙,你们居然敢对伟大的奥内托大长老举起刀剑吗?难道你们已经忘记奇迹之谷是如何守护兽族生存的吗?你们苍狼部落的那个巴洛克族长他严重冒犯了萨满长老会,他需要付出代价……也仅仅是他,和你们没有关系。我们的忍耐是有限的。如果你们不出合适的选择,我们的勇士会将你们轻易的碾碎。”

    回答他的是愤怒的亚图图投掷的长矛。这个与图拉扬有的一拼的强壮兽人力大无穷,投矛直奔布隆而去。在布隆来得及反应并释放萨满力量阻挡之前,就刺中了他胯下的座狼。那头座狼惨嚎一声前左腿被洞穿,身躯一倾。将布隆颠了下来。“这就是我们的答案,想要惩罚我们的族长,你们先需要杀光苍狼部落的所有人。”

    该死,布隆气疯了,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狼狈过。身后的奥内托大长老摇摇头,感觉布隆有些丢脸。他沉声的出命令:“既然如此,那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进攻吧,将他们杀死。”

    身后属于某个大部落的三千士兵让开了路,让那些沿途依附的小部落兽人上去强攻栅栏。他们感觉自己是精锐,才不会消耗在这种无聊的战斗中。区区一个不足千人防守的简陋栅栏。应该很轻松就攻破了。

    可惜结果令人完全出乎预料,竖立的栅栏足够坚固,而兽人也都是骑兵,没有什么攻城的器械,只能在冲上去后选择攀爬翻越。塞西尔已经带着所有普通兽人退到了后面,前方战斗是士兵的事情,他们在只会碍事。

    巴林塔和亚图图毫无惧色,他们沉着的指挥着战士们迎敌。当初构建栅栏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了会受到攻击的因素,所以他们的这处栅栏选择的位置非常巧妙。凡是平坦的缓坡地带的栅栏。无一不是向外伸出尖利的木桩倒刺,令敌人根本不敢靠近,否则就等着被刺穿。只有中间一块位置构建了栅栏门,但这里地势陡峭。能够并排行走的人根本不会太多。也因此看似蜂拥而至的大批敌人,其实等靠近栅栏门后,只有数十个人。苍狼部落的战士透过栅栏的缝隙,将手中的长矛狠狠的刺出。伴随鲜血飞溅的,是兽人凄厉的惨叫和随即倒下的身躯。短短时间里,长矛不停的刺出。后面还有战士将投矛抛射,飞跃栅栏攻击敌人。栅栏门前很快血流成河,这种时候才没人会想着救治伤者,那些倒下的兽人就成了后来人的踏脚石。他们踩着同伴的身体,继续冲击。

    不得不说,至少在悍不畏死这一点上,索伦大6上任何种族都无法与兽人相提并论。很快已经有兽人踩着堆积的同伴尸体冲到了栅栏顶端,就要翻越过来。亚图图怒吼一声,他的兽战气猛然爆,就如同人形的狮子,一纵身跳到栅栏门上,挥舞着巨大的战斧,砍瓜切菜一般将那些扑上来的兽人杀死。紧随其后,他手下的十多个同样修出兽战气的苍狼部落战士也跳上了栅栏门。他们在亚图图的率领下,杀入了门外的兽人群中,翻飞的战斧几乎每一下舞动,都会带走一条生命。很快门外就为之一空,除了地上的死尸和浓浓的血浆,所有活着的人都在十多丈之外,他们暂时被吓坏了!

    “想不到,这个苍狼部落还拥有这么多会兽战气的士兵?加上他们领的那种神秘力量,……这个部落一定要掌握在手中。”奥内托阴沉着脸思忖,他的贪婪之心更加确定。回头吩咐:“布隆,你率领我们的战斗萨满去攻一次,如果还是不行,就只能让塞巴斯图带着比蒙上去摧毁栅栏了。”奥内托此次带来的人中有一位强悍的比蒙豢兽师。虽然他并不喜欢塞巴斯图,感觉他缺少对萨满祭祀们的恭敬,但待会或许要用到他的力量,也只能选择漠视。

    布隆长老是一个蓝袍祭祀,比战斗祭祀更高一等。他狞笑一声,率领战斗萨满们上前,萨满的图腾柱矗立在脚下。栅栏里的巴林塔和亚图图立刻感觉很不妙,眼前的敌人是与巴洛克族长一样的萨满祭祀,他们的能力神秘强大,还能守得住么?

    布隆并不知道他们的想法,他竖立的图腾柱很快跟着吟诵咒语散蓝光,一条若隐若现的巨蟒在图腾柱上显现,伴随着的是周围空气的急剧下降。一根水桶粗的冰凌柱凭空显现,急撞向前方的木栅栏。‘轰隆,嘎吱的闷响声中,一人合抱粗的木头构建的栅栏,居然生生撞出了一个容纳一人通行的大窟窿。木屑伴随冰凌飞溅。唯一侥幸的是巴林塔他们反映及时,躲开了致命的袭击,只有两个士兵被断折的木块砸伤。

    紧随其后,所有战斗祭祀吟诵咒语,为周围的兽族士兵加持力量。那些刚刚萌生胆怯畏惧的兽人仿佛打了鸡血,纷纷怒吼着那个窟窿扑过去。他们真正的悍不畏死,甚至有人直接攀爬两旁尖利的木桩,任凭木桩划破他们的身体,留下遍体伤口而不停止。

    亚图图知道不好,他大吼一声,率领所有士兵堵住那个豁口。头也不回的对巴林塔叫道:“巴林塔,快想办法逃走,去向部落报讯,我在这里顶住他们,快从后山逃。”

    “我不能扔下你们,亚图图,你认为我是一个贪生怕死的兽人吗?”巴林塔怒吼道。

    “该死,你留下什么用都没有,只会和我们一起战死。快走,回去让我们的族人来得及做好准备。”亚图图满脸血污,此时进攻的敌人实力大增,仿佛换了个人。即便面对人类精锐军团双头鹰的时候,也不过如此了。他知道这就是战斗萨满的可怕之处。不但令麾下的士兵悍不畏死,更让他们在一定时间内变得力量暴增。尽管这段时间不会太长,但关键是……他能挺得了那么久么?更何况在这群敌人后方,隐隐还有某个庞然大物并未出动。一旦那头巨兽比蒙上前,恐怕栅栏防御会被一击击垮吧!

    已经感受到了巨大压力,亚图图焦急的大骂:“巴林塔你他妈的别像个兽人娘们,快走!否则老子死都不会放过你。”

    巴林塔咬咬牙,转身向后方冲去,他大叫:“亚图图你这个混蛋,一定要给我活下去,我们还没有跟随巴洛克族长重振兽族威名,你不准这么快就死。”

    看到巴林塔跑去后山,亚图图总算松了口气。后山虽然是悬崖,但是他们很早以前就做了退路的布置,有几根绳索能够攀爬下去,下方豢养着一群马,可以骑乘迅赶回苍狼部落。这些萨满长老会的敌人来的仓促,应该还来不及现那里。

    敌人最终还是攻破了栅栏门,苍狼部落的士兵死伤惨重,当大门被推倒的时候,亚图图舔了舔嘴唇上的血,他知道到了自己战死的时候了!

    亚图图从来不畏惧死亡,经历的那么多事情,凡是跟随巴洛克从砂砾荒原迁徙来北方冻原的所有族人,就没有一个人畏惧过。他只是感觉有些遗憾,遗憾不能跟随巴洛克的脚步继续走下去。真期待将来的苍狼部落会是如何威名远扬,君临大6啊!可惜,他恐怕看不到了!

    来不及多想了,他挥舞战斧,迎上了扑过来的大批敌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