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婚礼,暗杀
    普通的农夫和城民们永远无法理解贵族的想法,他们甚至认为贵族老爷们的脑袋和普通人的脑袋构造完全不同。()刚刚被人伏击,两个儿子被杀,精锐的断角雄鹿军团丧失大半战力,只剩几千残兵回返,甚至自身都被人俘虏的莫里松大公,居然向他的仇敌,帕丁顿的前王后苏珊求婚!而更令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苏珊王后居然答应了莫里松的求婚,几天后就要举行盛大的婚礼!别说是普通的城民,就连塔尔瓦的那些贵族们都感觉不理解莫里松大公的想法了。

    不过莫里松大公显得有些狂热和焦躁,他急切的要举行最盛大的婚礼,但公国的财政显然无法支撑他的想法。财务官非常明白的告诉他……由于战死的士兵太多,尤其是那些跟随莫里松身边的贵族们几乎死绝,所以大部分钱都要用来抚恤死者家属,已经没什么钱了。

    莫里松蛮横的命令财务官将抚恤金挪用,他宣称大公的婚礼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汉莎的子民们应该有义务为大公奉献。

    这几乎引起了骚乱,死掉的士兵都是青壮男人,几乎是每个家庭的支柱,他们的战死留下了无数陷入困顿的亲属。他们就指着那点抚恤金度过难关,但现在莫里松大公却要挪用,就等于让他们饿死。许多人围到了大公城堡,恳求大公收回他的命令。

    数百人的围拢让‘莫里松大公’怒,他宣布这些人为叛逆,派出自己的心腹卫队驱赶。两位高阶魔法师帕霍米和萨瓦季严格执行了大公的命令,他们率领卫队驱散人群,而且动非常的剧烈,以至于终于造成了死伤————至少有十多个年老体弱的老人和年幼的孩子被踩踏而死。

    贫民向来受到贵族的压榨和剥削,他们早就认命了,面对大公的冷酷无情,他们心中充溢着怨恨,却无可奈何只能被迫离开。

    截留下来的钱财终于被用到了举办婚礼上。这还不够,莫里松又向所有的贵族和城市富商们征收额外的【礼税】,继续极度奢华的准备盛大婚礼。却没有现整个公国陷入了怨声载道之中,无论是贵族还是贫民都恨不得他死。

    卡尔文伯爵几次警告莫里松大公和苏珊。让他们放弃荒谬危险的举动。但这对男女似乎铁了心,一个鳏夫一个寡妇居然陷入了热恋之中。甚至几天前苏珊公然来到汉莎府塔尔瓦,住进了莫里松的大公城堡……他们就只差一个婚礼了!

    借着婚礼为由,‘莫里松和苏珊’几乎将整个公国翻上了天。众多的贵族因为没有缴纳足够的‘礼税’受到惩罚,贬黜。无数的官员因为筹备婚礼不利而被撤职。取而代之的都是‘莫里松大公’重新挑选的人。仅仅半个多月,汉莎公国的所有城镇都翻了天。

    并不是没有人想到反抗,公国最精锐的断角雄鹿虽然折损大半,但苏珊来的时候,是带着一支足有万人的高地勇士军队。那些披着兽皮,头上插着羽毛的野蛮人狰狞强大,令蠢蠢欲动的人们最终还是不过有所动,只能隐忍,并安慰自己:婚礼总会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

    卡尔文伯爵的数次警告被莫里松和苏珊无视。不得不将这件事上报帝国朝廷,但他一开始就不抱希望。因为此时的奥德里亚帝国,也都在为两个月后的皇帝夫妇三十周年庆典忙碌,谁会顾及周边一个附庸国家的糟心事?——————卡尔文不知道的是,即便皇帝安东尼或者相西弗勒斯,看出了莫里松和苏珊结婚后会造成的不利局面,他们也没有心思来管了。因为某个兽人阴险的计谋的原因,皇帝和相彼此猜疑上升到了危险的高度,都在全神贯注的谋算着事情,准备着周年庆典上的大摊牌。自然自然的对卡尔文的上报忽略。

    一个月后,当大公城堡几乎焕然一新,内外都重新装饰了一遍,莫里松和苏珊的婚礼也终于到来!

    哪怕举国怨声载道。哪怕卡尔文心里恨不得这对狗男女去死,但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贵族们和外国使臣,还有邀请的嘉宾们全部莅临大公城堡最华丽的大厅,见证他们的婚礼。

    席琳看着堂姐和那个人面带幸福微笑的走在一起,心里说不出的酸涩。别人以为苏珊是在和莫里松举行婚礼,她却知道那个男人是可恶的兽人巴洛克!

    巴洛克答应过要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但现在最先和他结合的却是堂姐苏珊,怎能不让席琳心生怨气?

    仿佛心有灵犀,‘莫里松的目光’向席琳瞥来,他的嘴在动,似乎对席琳摆出了几个口型。席琳轻轻转过头,嘴角却露出了一丝笑意,她看懂了巴洛克的口语,他在说‘最爱席琳’。是啊,这只是一场戏,演给那些人看的戏。

    婚礼结束,苏珊无论在法理还是在情理上,都成了汉莎公国的女主人,接下来就是盛大的狂欢宴会了。被折腾了一个多月的贵族们总算受到了莫里松大公的笑脸对待,他们内心由衷的希望这对男女不要再变着法子的折腾盘剥,否则汉莎公国真的要生暴乱了。……………………

    好在或许光明神听到了他们的哀求,接下来一段时间里,莫里松大公和苏珊大公夫人整天的腻在一起,甚至连大公府邸的门都不迈出一步。汉莎公国重新恢复平稳,人们松了口气,相互庆幸,而就在这时,犹如晴空霹雳一般生了大事——————莫里松大公被暗杀了!

    人们都感觉不可思议,认为是有人在开玩笑,但当断角雄鹿和高地族人的 精兵将塔尔瓦城全面封锁,一家一户的开始盘查的时候,才让他们感觉到确实生了大事!几天后,大公府正式宣布了这一不幸的消息————可敬的莫里松大公被人毒害了!苏珊夫人哭的死去活来,并且誓要找出凶手为丈夫报仇。

    向莫里松的酒里下毒的侍女已经找到,她已经在自己的房间上吊死了,线索似乎中断。但很快就被现,这个侍女是最近今天才招来的新人,将她带进大公府的那个管家不知所踪。围成搜寻的正是那个管家!

    这种大事自然惊动了许多人,卡尔文伯爵即便心里冷笑活该。也不得不亲自赶来吊唁,询问大公被害的所有细节与及追查的线索。哀伤的苏珊夫人楚楚动人,倒是令卡尔文心动不已,暗骂莫里松的艳福不浅……怕是死在这个性感的女人肚皮上的成分居多。

    卡尔文的好心情只持续了很短一段时间。他吊唁完毕后就告辞离开,准备快点赶回帝国皇都,将这里的事情向皇帝做一下汇报。毕竟是附庸国的大公被害,总需要让皇帝知道。而在卡尔文看来,莫里松的死很可能是因为前段时间的对自己臣民的盘剥和镇压。令人受害者的亲属怀恨在心,最终做出了报复的举动。

    他还是想错了,在走到半路某个小城镇里夜宿的时候,被身后追来的大军包围。是野蛮的高地族人,他们的领是一个叫做亚拉冈的年轻人冒险者。他们宣称谋害莫里松大公的凶手就潜藏在卡尔文伯爵身边的队伍里,需要搜查。

    还不待卡尔文怒,高地人就蜂拥而上,将他的数十个护卫团团围住。亚拉冈一把扯掉某个护卫头上的盔甲,周围的其他人立刻出惊诧的叫声————那不是他们的同伴,这个家伙他们不认识!

    “卡尔文伯爵阁下。为什么我们大公府的管家会在您的护卫队里?而且还披挂着您护卫战士的盔甲?”亚拉冈面带讥讽的问道。

    “圈套,这是一个圈套!”卡尔文很聪明,他立刻想到了这一点:“是有人在陷害我,我没有任何理由去杀莫里松大公。”

    “是吗?可是我们的苏珊夫人曾经说过,您不止一次的要阻止莫里松大公和她的婚礼,甚至公然威胁过大公。我有什么理由不能怀疑您呢?”

    卡尔文也是一个奸猾的人,他想事情总是往最阴暗的一面去推测。此时一个念头在脑中出现,忍不住叫道:“究竟谁是凶手?恐怕可敬的苏珊大公夫人最清楚吧?哼,亚拉冈是吧?你回去告诉苏珊夫人,她的诡计永远不会得逞。奥德里亚帝国是绝对不会允许一个外人女人掌控汉莎公国。”

    “卡尔文伯爵,尽管您是奥德里亚帝国的全权特使,但请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言词,您这是在污蔑我们夫人的名誉吗?在没有证据之前。请您记住,污蔑一位尊贵的大公夫人,哪怕是在安东尼陛下面前,你也会受到所有贵族的嘲笑和厌恶。”亚拉冈冷笑道:“我们会回去查清一切,并且保留报仇的权利。”

    他不再多说,喝令高地人士兵将那个管家押回去。然后扬长而去,留下脸色阴晴不定的卡尔文。………………

    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很快公国的人们都知道了大公府的某个管家,被从奥德里亚全权特使卡尔文伯爵的身边护卫里搜了出来,幕后主使昭然若揭!

    莫里松固然不是一个好的君主,但他毕竟是汉莎人的大公。当奥德里亚人暗杀了他,还是令汉莎人感到出离的愤怒,群情汹涌!有人在刻意引导这股骚动,引导对奥德里亚帝国的怨恨!他们宣称奥德里亚人杀害了莫里松大公,就是要让汉莎家族断继,然后好吞并公国。

    仇恨就像火花落在干柴上引燃,整个公国都对奥德里亚充满了敌意,以至于卡尔文伯爵不得不在边境上增派军队,以防头脑热的某些汉莎人做出不理智的举动。他则准备立刻赶往杜隆皇都,向皇帝禀报这里生的一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