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八十五章 冷汗与杀灭
    图腾兽拉克的存在只有巴洛克自己知晓,所以当拉克得到巴洛克的指示,瞬间侵袭奥瓦里奥大脑,并成功给予打击。()普洛托亚和扎因祖虽然不知道敌人为什么会身体慢下来,但如此好的机会岂会放过?裹挟着炽烈火焰的火烈蜥幻铠攻击,和半个比蒙巨兽之力的普洛托亚巨拳,齐齐落在防御跌落低谷的奥瓦里奥身上,结果可想而知……!

    巴洛克勉强爬起,捂着胸口不停的咳血,斜倚在断折的树干旁,看着身边多出一个伴的家伙。可怜的奥瓦里奥,他的身体已经不全了,左边的肩膀连着手臂,被扎因祖的火烈蜥赤炎直接烧焦,此时扭曲萎缩的样子令人恶心。而普洛托亚恐怖的一拳直接轰碎了莫伊塞斯猛虎幻铠最虚弱时候的防御,顺便在奥瓦里奥的肚子上破开一个透明的大洞,内脏飞溅的同时,奥瓦里奥的身体也暴跌出去,落在巴洛克旁边,两人成了难兄难弟!

    如此重伤,奥瓦里奥居然没死,巴洛克真是惊叹不已…………却不想一下他此时胸骨全部震裂,吐了近乎一半的血,内脏甚至都移位了,伤势可一点都不比奥瓦里奥差!

    好在巴洛克的优势是任何人都眼红却无法比拟的。萨满巫医可没有【医不自医】的古怪传统,巴洛克早就对给自己治疗伤势得心应手了,吟诵巫医咒文,他的浑身甚至连骨缝里都透出微微白芒,肉眼可见的度修复着重创。仅仅几分钟后,巴洛克甚至能够勉强站起身来了。

    巴洛克低下身,将莫伊塞斯猛虎幻铠腰带从奥瓦里奥已经残破不堪的身上扯下来,可怜腰带已经断裂,轻轻用力就将金块般的幻晶抠下来。承受了扎因祖和普洛托亚的双重打击,猛虎幻晶依然完好无损,不得不说是个好东西。从身上脱落下来的银色小狼蹲在巴洛克肩膀,叫嚣的声音就没有 停下过:“巴洛克,给我们。我们还从来没吃过莫伊塞斯猛虎幻兽的幻晶。它的等阶算是不错的了,能够让我们兄弟们在孵化后立刻就拥有一定的实力,对你也有好处。”

    幻晶本来就是给它们的,巴洛克随手塞到小狼的嘴里。堵住了它的叫嚷。奥瓦里奥还没死,巴洛克甚至现他腹部透明的伤洞已经停止流血,甚至有逐渐愈合的趋势,那糜烂的不成样的肠子和骨骼,居然肉眼可见的在一点一点的生出。愈合。巴洛克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伸出脚踩住了奥瓦里奥的右手,果然看到在手中握着一个只有拇指大小的水晶瓶子!该死!

    巴洛克懊悔的恨不能捶自己的脑袋,没想到奥瓦里奥身上居然还有精灵族奉为至宝的【生命泉水】,这种逆天的宝贝哪怕只有几滴就能让奥瓦里奥恐怖的伤势很快复原,和萨满巫医的秘术同样列为索伦大6最变态的医治修复手段之一。虽然巴洛克并不是太需要这种东西,但不代表和他关系亲密的人不需要。能让他牵挂一些的,也只有席琳这个女人,甚至他对苏珊也并未有太多感情。要知道他不可能总是留在席琳身边,万一席琳遇到危险而他又不在身边。如果有一瓶生命泉水,绝对可以保命。

    他粗暴的扔掉已经分毫不剩的水晶瓶,不甘心的将奥瓦里奥手上的戒指撸下来。紫电力量破开禁制,进入储物空间查看。可惜生命泉水太珍惜,奥瓦里奥也只有这一小瓶保命,再没有更多。尽管储物戒指里盛满了大量珍贵的物品道具,和数不清的珠宝金币,但对巴洛克来说仍然感觉亏了!

    “该死,你没有机会恢复了,我会让你印象深刻的。”到手的宝物溜走。巴洛克‘恼羞成怒’。掐着奥瓦里奥的脖子将他拽了起来,让他嗬嗬吐舌,却不出声音,冰冷的注视着他的眼睛:“据说教廷的人信仰虔诚。都不畏惧死亡。我对此有一些不太相信,咱们来试试看。”巴洛克的萨满之力运转,从手臂缓缓渗入了奥瓦里奥的脑海!

    巴洛克一直以来想要做一个实验!当初他的萨满之力能够治好苏珊小女儿克莱尔精神海先天的缺陷,让她恢复健康,他就有一个猜测…………既然他能够修复精神海,那么能不能反过来破坏掉完整无损的人类潜力呢?精神海的大小决定着一个人的潜力。就像木桶的短板一样。他能修复克莱尔的短板,让她获得极高的潜力,那么如果他给别人拆掉短板,是不是就能将天才般的人类变成平庸者?

    巴洛克立刻动手…………奥瓦里奥不是魔法师,他的精神海一滩死水,但依然有一圈光圈笼罩住精神海,如果没有那圈光圈笼罩,奥瓦里奥就会精神崩溃!巴洛克的紫电力量破坏掉一点光圈,立刻就现奥瓦里奥身体抖动不停,两眼泛白,嘴里居然吐出白沫。将他随手丢掉,噗通一声,奥瓦里奥摔在地上,然后居然抱头哇哇大哭起来:“哇哇……你摔疼我了!”

    巴洛克震惊了,不但他震惊,在一旁看热闹的普洛托亚和扎因祖也目瞪口呆,不知道他究竟对奥瓦里奥做了什么!

    奥瓦里奥如同一个白痴般在地上哇哇大哭,全然没了一丝高贵的风度,哪怕他身上的伤口已经恢复,肚子以下完全**着,也丝毫没有羞耻感。巴洛克后背忍不住流出冷汗…………他第一次意识到紫电力量的恐怖,一个天空骑士等阶的人类斗气武士,还是强大的幻晶铠甲武士,居然被他仅仅一丝力量就破坏掉精神海,成了白痴。这事太逆天,哪怕是最亲密的人也不能告诉,否则还不定别人怎么将他当怪物!

    “哦,他的脑袋被撞击,可能受损了吧!”巴洛克淡淡的说道,看了普洛托亚一眼。

    扎因祖虽然不会说话,但他们苍狼部落的兽人对巴洛克死心塌地的忠诚,巴洛克族长越神秘强大,他们就越高兴,没有丝毫别的想法,只是裂开嘴无声的笑。而普洛托亚度过了最开始的震惊后,也没有别的念头。他谨记父亲去世前的叮嘱……效忠巴洛克,永远不要背叛!他最钦佩自己睿智的父亲克鲁图,准备恪守诺言。

    “好了,将他带回去吧,咱们让奎奥多兰和大家都看看,一个人类居然潜伏在兽人族长身边,兽人将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嘿,谁知道暗中还有多少这种人?”说这话,巴洛克留了鬼心思。他想要借着这个由头,在战熊氏族内展开大清洗……就以寻找内奸为由,排除异己,让普洛托亚将战熊氏族掌控在手中!那样他就凭空拥有了十多万的兽人!

    巴洛克如愿以偿的在奥瓦里奥脸上摸索,将一张透明的近乎蝉翼般单薄的幻神面具摘下来,这个家伙非常年轻,倒也算是很英俊,只不过此时一脸白痴像,甚至还在流口水。不理他,心安理得的收进储物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手指上。他从帕丁顿王国时候开始,历经多次战斗,已经66续续抢掠夺取了不少储物戒指。除了分给苏珊和席琳各自两枚外,他的双手几乎被储物戒指戴满。虽然不好看如同暴户,可惜其他兽人用不了,也只有他自己能用,只好如同炫耀般的留着了!

    图腾兽拉克回到了冰霜巨狼的身躯内,摇摇摆摆的跑过来。巴洛克现拉克如今似乎已经很不喜欢自己原来的冰霜巨狼身体了,他仿佛更喜欢不受约束的图腾兽状态。因为在图腾兽状态下,拉克几乎没有天敌,它甚至能够转过来戏弄银色小狼,而银色小狼却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普洛托亚拖着傻子般的奥瓦里奥向回走,巴洛克如此轻松的解决掉教廷操纵者,令他高兴之余放松了警惕。他万万没有想到,奥瓦里奥居然还有同伴在暗处,而且是极其善于藏匿行踪气息的教廷天罚武士!

    奥瓦里奥的父母都是教廷元老,他们虽然赞成自己儿子的天才想法,但总不会放心让他一个人进入北方冻原行动。为了照顾儿子的自尊心,他们瞒着奥瓦里奥,暗中派出一个天罚武士跟踪保护。此时那个天罚武士就在巴洛克他们回返的路径旁隐匿。

    天罚武士属于教廷比较核心的力量,他们的职责是暗杀任何对人类造成威胁的存在……无论任何种族!当现这个年轻兽人居然能够使用幻晶铠甲,而且还是萨满巫医,这个天罚武士立刻将奥瓦里奥抛在脑后,不去管他的死活!他此时只有一个念头,杀掉眼前的威胁!

    攻击来的如此突兀!银色小狼得到了莫伊塞斯猛虎幻晶,正在吞噬消融,也没有查看周围。以至于当攻击袭来,他出警告已经有些晚!一道绿森森的幽光从旁边的一颗树上射出,直奔巴洛克头颅而来!

    天罚武士担心萨满巫医恐怖的恢复力,所以要一击致命直接攻击头部!伴随一声嘭的响声,巴洛克的脑袋被绿光击中,他忍不住出一声惨哼!

    天罚武士大喜得手,但他高兴的太早!巴洛克的头颅并未如预料般的爆碎,而是在被击飞之后,陡然爆出紫色的亮芒,如跗骨之蛆反过来侵袭向天罚武士!在天罚武士大惊失色来得及逃窜之前,被紫色电光狠狠击中,然后他出了一生中最后的惨叫…………整个身体几乎成了一滩肉泥,哪怕是他的幻晶铠甲也分毫不留的被毁!

    巴洛克遭受重创,摔倒在地,陷入了昏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