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八十三章 算计与被算计
    萨满祭祀的图腾秘术展现,任何质疑者都紧紧地闭上了嘴。()那个勇士只能自认倒霉,因为他冒犯了一位萨满祭祀,被惩罚理所应当,谁都不会说什么。

    只不过巴洛克下手到底有些狠,即便没有致命伤,仅仅流血,也让那个兽人勇士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仿佛抓住了这一点,默不声的奎奥多兰突然粗声开口道:“巴洛克萨满,您的身份确认无疑,莫鲁亚冒犯了您理应受到惩罚。但是为可敬的萨满,您的手段是否太残忍了一些?要知道您面对是我们兽族同胞,而不是世仇的人类。”

    奎奥多兰在为巴洛克拉仇恨,他刚才眼睛余光分明看到那个伪装者在奎奥多兰耳边说了些什么。巴洛克才不在意这些,而且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刚才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留住那个伪装者,让他不会离开逃走的办法。虽然自己有些危险,但从来到这个世界,危险总是伴随身边,巴洛克从来都不畏惧。

    “奎奥多兰族长,您对人类似乎有很深的仇恨?”巴洛克忽然笑着问他,眼睛却注视着他身旁的伪装者。

    “只要是兽族的子孙,都会对人类痛恨入骨。无论战场上还是私底下,我会杀掉所有这些家伙。”奎奥多兰的表态得到许多兽人的赞赏。然后他有些得意的反问:“听说您身边就有几个人类的女人?巴洛克萨满,虽然我无权指责您,但是您的为还真是令人惊讶,哈哈!”

    “呵呵,我的两个人类女人并未做过任何伤害兽人的事。甚至她们还在帮助我部落里的孩子们学习大6通用语,我不认为我留下她们有什么不对。还有,这是我的私事,就不要在你们部落会议里提出来了。如果你感兴趣,我们可以私下谈谈,不过最好带上你那位总是形影不离的护卫。否则我怕你会没办法好好说话。”

    早就有人看出奎奥多兰身旁那个护卫的举止怪异了。只是谁都不会相信他是一个人类伪装。巴洛克说完,径直走向流血过多倒在地上的莫鲁亚……那个兽人勇士的名字。

    下一刻生的事震惊了所有兽人,甚至那个伪装者的表情也出现了剧烈变化。巴洛克身上散出乳白色的光芒,笼罩住了遍体鳞伤的莫鲁亚。肉眼可见的他身上的伤口逐渐愈合,最后终至完全恢复半点瘢痕都没留下。当光芒散去,即便身体因为失血过多而虚弱,莫鲁亚还是立刻就站了起来,除了脸色难看。仿佛不曾受伤的样子。

    “先祖之灵……他……他是一个巫医!”

    “巫医不是传说在数百年前断继了吗?怎么会再次出现?”

    “无所不在的图腾之灵,巫医,肯定是巫医……赞美先祖,奇迹生了,难道我们兽人的苦难要过去了吗?”

    ………………族长勇士们沸腾了,他们甚至忘记了推选新酋长的会议。全都用敬畏和热切的眼神注视着巴洛克。而刚刚还质疑巴洛克的莫鲁亚直接跪伏在他脚下:“请您原谅,尊敬的巴洛克萨满,最伟大的巫医阁下,请原谅莫鲁亚的无礼冒犯。”

    最高兴的是普洛托亚,因为他知道仅仅巴洛克的这个表现。已经让他拥有十足把握成为新任战熊氏族酋长。毕竟巴洛克支持他,任何兽人只要不是关乎切身利益(比方说奎奥多兰),只要脑子没有问题,都不会去和能够救命的萨满巫医对,尤其还是兽人唯一的萨满巫医。这绝对是意外之喜!

    最不高兴的是奎奥多兰,他突然现自己要失去战熊氏族酋长的位置了,转头向自己的护卫罗扎鲁看去。却现那个护卫已经不理睬他了,双眼只是死死的盯住巴洛克。即便自认对罗扎鲁很了解的奎奥多兰,也在看到他眼中深深的杀机的时候,浑身忍不住一颤。突然生出了非常不好的预感……原来他从来都不了解这个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护卫!

    ………………………………

    奥瓦里奥是天启教廷的操纵者。他的父母都是教廷元老会元老,虽然他的身份比大部分的教廷人员高贵的多,但他的野心让他并不甘心在操纵者的地位上踏步不前。他对自己的智慧非常自信,也看不起那些如同野蛮人的天巡战士。甚至冷酷阴森的天罚武士也不被他放在眼中……即便他的实力要比这些人还狂暴强大。他认为人类是智慧的生灵,就需要用智慧的手段来对付该死的死敌兽人,这样才符合他高贵的身份。

    他的目标是成为掌控者,然后借助父母的影响力,进入元老会成为最年轻的元老。如果能够引起教廷那些隐藏者的关注,他就有机会进入圣殿。成为教廷的巅峰……天启者!甚至如果能够获得神明恩赐,成为神使也不是不可能!

    为了这个目标,他认为自己需要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事。也因此他为了实现这个目的,向父母借到幻神面具,潜入北方冻原。倒霉的奎奥多兰恰好进入他的视线,他观察了一段时间,然后暗中杀了奎奥多兰的幼年好友罗扎鲁,伪装成他接近奎奥多兰。粗鲁的奎奥多兰根本没有察觉身边的好友不知何时换了人。在奥瓦里奥一步步的引诱下,奎奥多兰逐渐有了野心,并对其越来越信任,最终甚至做出了一些让他自己都感觉莫名其妙的事。比方说那次灌醉曾经的好友普洛托亚,直接让普洛托亚陷入人类暗杀,也断送了他们的友谊。又加上今年对付人类军团的清剿,他组建的联军虽然损失轻微,但那是因为出卖了众多小部落换来的代价。这一切都是奥瓦里奥蛊惑怂恿奎奥多兰去做的。

    今天,奥瓦里奥的目的就要达成了!一旦奎奥多兰成为战熊氏族大酋长,他就有了统领十多万战熊氏族兽人的权利。试想一下……一个教廷的操纵者控制了兽人的大氏族,会是多么荣耀的事。只要自己的元老父母稍微动一下,就能为他在天启教廷争取到更高的权位。

    但巴洛克的突然搅局让奥瓦里奥不得不做出选择!没有谁比天启教廷的人更清楚兽人萨满巫医的重要性。这些近乎弊般存在的兽人职业简直令人痛恨,因为哪怕是即将死去的兽人落到萨满巫医手里,也能够瞬间恢复伤势。人类之所以征讨了兽人数千年,依然不能将其灭亡,就是因为兽人拥有萨满巫医,能够第一时间救治所有遭受暗杀重创的兽人英雄和领袖,让他们总是迅恢复元气。

    天启教廷的高层数百年前,为此定制了一个庞大的计划,唯一的目的就是灭绝兽人的巫医传承。可惜那时候的兽人并未意识到这个危机,对巫医的保护也不在意。当他们突然意识到问题的迫切的时候,兽人的巫医已经死伤殆尽。

    兽人的巫医从来都属于稀少的职业,他们的传承本来就非常脆弱。加上天启教廷几乎是倾巢而出的暗杀屠杀兽人巫医,毁灭所有巫医的典籍卷轴,终于灭绝了这个传承。而兽人失去了保命的手段,也从数百年前一步步走入衰弱,到如今已经到了最危险的边缘。如果不是人类内部的纷争使得总是无法联合清剿北方冻原,此时恐怕兽人已经被屠杀光了!

    奥瓦里奥立刻做出了选择,唾手可得操控一个兽人大氏族的诱惑固然令人难舍。但和萨满巫医比较起来也就不算什么了。他甚至有些兴奋……如果杀掉了这个萨满巫医,他所出的贡献甚至还要重要。

    当奥瓦里奥出这个选择,他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了巴洛克的算计当中——————巴洛克正是要引诱他坠入圈套,否则如果他要逃的话,还真没人能留得下。只要他知道了巴洛克巫医的身份,绝对不会轻易逃走,而是拼命也要先杀了巴洛克。

    会议的氛围不知何时变了,空气有些冷,哪怕最蠢笨的兽人都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气息在流动。巴洛克依然面露微笑,但他的浑身早就绷紧,注视着那个伪装者,小狼早就在身上严阵以待,随时都会幻化铠甲,用最快的度覆盖巴洛克的身体。图腾兽拉克的灵兽之体无影无形,只有巴洛克能够看到他就在周围游荡,寻找那个伪装者灵魂上的弱点。早就得到巴洛克提醒,并进行过密秘计划的普洛托亚也盯住了那个护卫伪装者。他已经心灵与比蒙阿巴斯获取沟通,此时比蒙巨兽的无穷力量借给了他一半,让他拥有无惧一切敌人的霸气。

    奥瓦里奥也在盯着巴洛克,空气中异样的气息就是从他身上流出。他正在向幻铠腰带里注入力量催动,大战一触即。

    这场会议的众多族长勇士大多都是豢兽师,他们彼此豢养的战兽尽都体格庞大,因为是克鲁图老酋长的丧礼,所以都留在了部落里没有跟来。那个伪装者肯定是一个强大的幻铠武士,周围这些人如果受到波及,恐怕会死伤惨重。所以巴洛克有意向后退却,仿佛是在畏惧气息越来越强悍的奥瓦里奥,其实是在将他从兽人周围引开。

    突然,巴洛克脚下陡然用力,身形如风一般窜出,瞬间奔跑出十多丈远,迅远离。

    “哼,想逃?愚蠢的兽人,已经晚了!让我奥瓦里奥净化了你吧!”他的身上陡然光芒大,一件金灿灿耀眼,黄金般的铠甲覆盖全身,狰狞威猛的猛虎头盔罩住整张脸,全身流光溢彩金色的猛虎铠甲,身后甚至有一条粗长的铁链般的黄金虎尾,让他如同真正的猛虎!这就是奥瓦里奥的高阶幻兽铠甲————莫伊塞斯猛虎幻兽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