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八十二章 丧礼与会议
    战熊氏族大酋长克鲁图的遗躯蒙着一层黑布,躺在一张非常大的木质担架上,由八名最德高望重的部落族长和最勇猛的战士为抬灵者,向着远方的安葬地走去。⊥,普洛托亚和自己所有的兄弟几乎**全身,只在胯下缠着一块兽皮。女性后代则在胸前多裹着一块兽皮遮挡胸部,他们尽皆神色哀伤,紧随其后。这是兽族特有的送葬习俗,死者的后代都需要光着身躯为逝去的长者送行……示意乃死者赐予了他们的生命,他们需要用最纯粹的身体来送别逝者!

    当然也只是逝者的后代如此,其他的族人则没有这种要求,他们尾随其后,举族倾巢而出。巴洛克这样的外部落观礼者因为身份高贵的缘故,也得以紧跟遗躯担架其后。

    巴洛克神经紧绷,不可遏止的有些紧张。此时他有些后悔让巴罗坦带着从狼牙部落换来的牲畜提前离开了。如果他留在这里,那么至少也多一分与那个伪装者对抗的实力。而眼前显然已经来不及去苍狼部落召集援兵了。因为当丧礼结束,推选新任大酋长的兽人会议会紧接着举行,而且就在克鲁图的安葬地旁边…………虽然显得诡异和不近人情,但这却是兽族的一种习俗!

    巴洛克在暗中密切关注奎奥多兰的那个护卫伪装者…………奎奥多兰是八个抬灵者之一,那个护卫就在他身边亦步亦趋。而且并不只是巴洛克在关注他,这个护卫伪装者很显然也在若隐若无的关注着巴洛克。他似乎知道自己被看穿了,但并没有太大担忧,反而依然神态自若,仿佛根本不畏惧巴洛克当众揭穿他。

    这也可以理解,巴洛克虽然贵为萨满祭祀,但在关于兽人氏族内部事务上,他们没有决定权。一旦巴洛克敢干涉氏族内部事务,会立刻受到所有兽人的反感。对粗鲁憨直的兽人来说,一旦形成这种反感。哪怕巴洛克随后揭伪装者,也会被所有兽人当做满口胡言而不会相信。此时是克鲁图的丧礼,巴洛克哪怕是为了尊重普洛托亚和他的家人,也不会有任何无礼的举动。否则即便是普洛托亚也会因为受到羞辱而怒。当丧礼结束,紧随其后的会议更没有巴洛克随便插嘴的余地,一旦等大酋长推选完毕,奎奥多兰真的如愿以偿成为战熊氏族大酋长,权威形成。盖压过所有氏族兽人,那么巴洛克任何揭露的话语也不会被接受了。

    很显然那个伪装者早就考虑透了这一切,这也间接证明了他的身份!因为兽人是万万没有这种心思,能够想透这么些事的只有狡猾的人类。

    但有一点或许是那个伪装者所疏忽的,他对巴洛克太不了解,不知道眼前这个兽人的外表之下,却有着两个种族灵魂的特殊家伙,拥有不比他弱的狡猾心思,甚至犹有过之。

    在送丧之前,巴洛克和普洛托亚暗中晤面密谈了很短的几分钟。巴洛克因为担心粗鲁不善伪装的普洛托亚暴露。并未说出真相,而只是说有危机暗藏,需要得到普洛托亚的所有帮助。因为老克鲁图临死前的嘱托,普洛托亚完全听从了巴洛克的吩咐,提前做了某些布置,所以巴洛克对接下来的事情还是有几分信心的。

    或许那个伪装者也对自己的阴谋有信心……毕竟他谋划这么久,虽然间中出了一些差错,但总算到了最后成功的关头…………一旦奎奥多兰成为战熊氏族大酋长,那么也就代替十多万的战熊氏族兽人都无形中落入他的掌控。无论是挑拨兽族内乱分裂,还是将这十数万兽人带入歧途赶尽杀绝。都会让他在教廷内获得更高的权利和身份!也因此哪怕警惕的现那个年轻的兽人萨满祭祀看出了自己的破绽,他也没有收手或离去——————也是,任是谁在成功的最后关头,都不愿放弃唾手可得的果实。

    “巴洛克。你有些心不在焉,难道是我让你不高兴么?”克鲁图的安葬地在数哩外,他们需要走一段时间。霜狼大酋长奥尔图的女儿希尔达就跟在巴洛克身旁,亦步亦趋。女孩是巴洛克见到的难得的性格比较温柔的女兽人,但她在对待巴洛克的事情上却鼓足了勇气。待在狂暴部落的几天里,即便最蠢笨的兽人也都能看出这个美丽的女孩在追求巴洛克萨满。而且毫不在意被别人看到。

    巴洛克正在心中密切考虑计算接下来如果生大战,究竟有几分把握抓住那个伪装者——————巴洛克从不担心自己会敌不过那个伪装者,因为在这一点上臭屁的银色小狼表现出来十足的战意。要知道当初实力弱小没有自保能力的时候,哪怕是面对风语斥候这种低阶的教廷爪牙,小狼都显得很谨慎胆小,如今在强大了数倍的教廷操纵者面前小狼敢露出战意,毫无疑问他至少拥有一战之力,无惧搏杀。关键不在于战胜,而在于不要让那个人 逃跑。因为教廷的操纵者如果逃跑,巴洛克此时的力量根本留不下他。

    巴洛克的心不在焉让希尔达有些黯然,她感觉巴洛克好像并不在乎她。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巴洛克突然压低声音对她说道:“希尔达,待会丧礼完毕你先离开,不要参加他们推举大酋长的会议,离我远一些。”

    “为什么?难道我那么让你讨厌吗?”女孩显然误会了什么,她甚至有些气愤,声音提高了不少,以至于惊动了周围的几个人。就连隔得有些远的那个伪装者都向这里看过了。

    巴洛克忙伸手抱住希尔达的腰,退出前进的队伍。那些送丧的兽人自然知道他们俩的关系,只以为闹了一些小不愉快,并未在意,继续前进。巴洛克这才放开在怀里有些挣扎的希尔达,表情显得很严肃:“别闹,我是为了你好,待会会有危险。我不希望奥尔图大酋长的女儿在我这里遭遇不幸。记住,丧礼完毕立刻离开,越远越好!”

    希尔达也知道自己误会了什么,但她反而更好奇。忍不住问:“为什么,有什么危险?我不能帮助你么?”

    “别添乱,等事情结束你就知道了,现在你如果靠近。只会造成负担。”巴洛克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希尔达虽然很委屈,可是在生气的巴洛克面前还是有些小小的畏缩,撅着嘴点点头。

    巴洛克像哄小孩似的拍拍她的手,什么都没说重新走回送丧队伍。希尔达停了停,也回去了。但她的所有注意力都在关注巴洛克。

    兽人哪怕是最高贵的酋长,他们的安葬地也不会竖立陵墓,只是在冻原大地上挖出一个深坑,将死者埋葬,然后纵马践踏,了然无踪!和普通兽人唯一的区别就是,为克鲁图送丧的是所有战熊氏族各部落的族长和勇士,但当他的遗躯埋入地下,再大的荣耀也就散去了!

    战熊氏族克鲁图时代结束,是时候推选新酋长。进入下一个酋长时代了!推选会议紧随起来!

    十几个大部落的族长和勇士,一些只有几百人的小部落的族长虽然几乎没有言权,也都在此参加,这是他们的权利。但谁都知道新任酋长候选者只有两个人————克鲁图大酋长的儿子普洛托亚,还有憎恶部落的族长奎奥多兰!

    十几个大部落都有驻跸的萨满祭祀,也都跟来旁听此次会议。因为特殊的身份,他们虽然也有言的权利,但都是中立者,没有投票权,也不会有特别的偏袒情绪。当然。这都是胡扯。萨满祭祀在某个部落驻跸时间久了,自然而然对所在的那个部落就会拥有不一样的情感,偏袒也就不可避免。————毕竟即便萨满祭祀没有投票权,但他们的话还是会让许多兽人重视并出对其支持者有利的选择的。

    巴洛克之所以用很粗暴的手段教训迦顿三位萨满。将他们驱逐出狂暴部落。就是因为三个萨满已经近乎露骨的表现出对普洛托亚的冷漠,和对憎恶部落奎奥多兰的好感。这种近乎吃里扒外的家伙没宰掉他们已经算是仁慈了。

    十几个大部落族长在内圈,他们身旁是各族部落最强大的勇士,然后外围是二十多个萨满祭祀旁听,至于那些小部落的族长,只能在外圈。没办法。兽人从来都是力量为尊,他们也并未有太大怨言。

    会议从一开始就显得剑拔弩张。先主持会议的应该是狂暴部落的萨满祭祀,但迦顿三人被巴洛克驱逐了,自然由他来主持。很显然年轻的令人感觉惊讶的巴洛克,得不到那些骄傲粗鲁的兽人族长或勇士的信任。甚至有某个兽人勇士直接提出质疑:“年轻人?你是萨满祭祀?迦顿三位萨满哪去了?别告诉我狂暴部落已经失去了萨满祭祀的守护,只能找一个家伙来冒充了,哈哈!”

    这个家伙显然是支持奎奥多兰,普洛托亚当即勃然大怒,刚要火,巴洛克对他摆摆手让他坐回去。普洛托亚要成为大酋长,此时不能有任何不理智的举动,万一让某些本来对他有好感的兽人族长改变主意,可就得不偿失了。

    当然,普洛托亚要忍耐,巴洛克就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了。他解决问题的方式简洁的一塌糊涂。

    当着所有战熊氏族部落族长们的面,巴洛克面带微笑的对那个兽人说:“你在侮辱我?你不相信我的萨满身份?

    “嘿,我只是说出事实,兽族几千年还没有出现过你这么年轻的萨满祭祀呢!”

    巴洛克点点头,淡淡的说了一句:“很简单,我给你证明一下。”下一刻他如同一阵风突然窜出,刚猛的拳头在那个兽人勇士来得及反应之前将其砸飞,伴随一阵骨骼断裂的声响,那个兽人暴跌出十多米,摔在地上哇哇的吐血。这还没完,巴洛克身周不知何时突兀的出现三十六片脸盆大小的冰刃,疯狂旋转的向那个兽人切割而去!

    一阵惨叫过后,那个兽人遍体鳞伤,几乎所有的外皮肌肉都被冰刃切割出无数道伤口,鲜血狂涌几乎将他浸没。而在做完这一切后,那个兽人勇士身上居然没有一处致命伤……巴洛克操控萨满法术的手段如同外科手术般精确!

    “还在怀疑我的萨满身份么?”现场一片寂静,都被巴洛克的狂暴手段震撼住,过来一会儿,巴洛克才淡淡的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