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七十八章 不愉快和血脉的承认
    巴洛克和奥尔图打得热火朝天,这边不知情的兽人们,刚刚还亲热如兄弟,此时已经剑拔弩张了!饿狼军团的骑兵百人队在巴罗坦的率领下,已经将最大的那个篝火边的十几个人团团围住。∮,哪怕外围随即被十多倍的狼牙部落战士包围,他们也毫无惧意。篝火旁的十几个人都是狼牙部落德高望重的长老或上等兽人,就像巴洛克族长曾经教导过他们的那样,擒贼先擒王,抓住了他们,其他的兽人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扎因祖是巴洛克的护卫队长,他没有注意这边的事情,让手下听从巴罗坦的指挥,自己突然浑身冒出一股炽热的火焰,然后在所有兽人注视下,全身覆盖火红的金属般鳞甲,下一刻变成一个彷如蜥蜴般的怪物。用与身体完全不相称的迅疾度冲向巴洛克和奥尔图的战场。

    巴洛克的顿狼兽化铠毕竟不完全,他能够与奥尔图战斗这么长时间已经不容易,此时开始逐渐落入下风了。扎因祖融合火烈蜥兽化铠扑入战圈,令他稍微松了口气。虽然他们两个人还是无法战胜圣级兽战士奥尔图,但除非真的拼命,否则奥尔图也暂时拿他们没办法。………………

    最后挥拳将扎因祖击飞,巴洛克趁机击中奥尔图的左肩,将他打得后退几步,三人也终于停了下来,各自气喘吁吁。

    希尔达早就搀扶着刚刚能够走路的哥哥希尔纳多站在外面,满脸惶急的流泪。战圈里的狂暴气息令她无法靠近,无论是谁伤到谁,都是她不愿见到到的。待战斗平息,她立刻冲了过去,抓住奥尔图的手:“父亲,不要打了,巴洛克刚刚治好了哥哥的腿,他是我们的恩人,您不能这么对待他们。”

    奥尔图瞪了女儿一眼…………刚刚认识没几个小时。就帮助外人说话了,这令他很气愤。尤其是巴洛克还拒绝了他的那个提议,更是令他忍不住怒气直冲:“这个混蛋被人类女人迷惑住了,我让他赶走人类女人来娶你。他甚至连你都看不上。我要打醒他,希尔达,走开。”

    希尔达先是羞红了脸……甚至有些羞涩惊喜,随即听到父亲下面的话,心里突然一阵失落。还是紧紧抓住奥尔图的手:“父亲。不要打了,巴洛克是兽族的英雄,你打伤他,会被别人认为你妒忌他的功绩。”聪明的女孩,她居然知道用这种借口来劝解。

    巴洛克浑身酸痛,这场战斗虽然没有性命之忧,却也是他来到北方冻原之后最全力以赴的一次,哪怕当初和普洛托亚战斗,都没有这么累过。看来圣级的力量果然是凡脱俗的,甚至比天空战士等级强大了数倍。尤其那层金色的防御斗气罩,如果不是巴洛克的顿狼幻铠拥有特殊的力量加持,能够对其造成伤害,恐怕他不可能和奥尔图战斗这么久。至于扎因祖,他虽然最后才加入战圈,却比巴洛克还累。

    收手吧,既然奥尔图如此顽固,巴洛克也懒得留下受人白眼。大不了不要这个血脉认同,也未见得就不能展壮大自己的部落。

    身上的兽化铠褪去,巴洛克对奥尔图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还是告辞吧,感谢您的款待,奥尔图族长。”他转身毫不犹豫的走开,向族人挥挥手。饿狼军团战士立刻靠拢过来,他们远离狼牙部落。待天明再派人来接老克鲁图离开!

    老克鲁图正在远处一个安静的兽帐里打盹,他如此虚弱,甚至这么大动静也才刚醒。刚刚弄明白怎么回事,走出来就看到巴洛克准备带着族人离开。老兽人连忙叫道:“巴洛克,停下!”回头用很不满的语气对奥尔图叫道:“老家伙。你的狗熊脾气什么时候能够改改?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狼牙部落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也就只有老克鲁图敢这么对奥尔图说话,换做其他人,奥尔图早就飙了。或许也意识到自己的莫名其妙,气喘吁吁的不再做声。

    “巴洛克,回来吧,没有经历图腾献祭,怎么能够离开呢?为自己的部落着想一下,难道漂泊游荡的苍狼部落是你所希望见到的么?”

    巴洛克也只是一时气愤,他当然不想永远顶着一个不受承认的血统身份,被孤立于兽族之外,慢慢走过去,对奥尔图微微颔,说道:“请原谅我的无礼冒犯,奥尔图大酋长!我可以向你保证,除了我的私事之外,霜狼氏族内的一切事务,我们苍狼部落都会尽到义务。为大酋长,您所拥有的权威也适应于我们苍狼部落。”

    奥尔图也知道巴洛克的脾气比自己还要直倔,甚至敢对他这个大酋长动手。如此大胆的兽人还真不多见。真是喜爱极了眼前的年轻人,却又对他的固执无可奈何。兀自气呼呼的,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离开,远远的扔下一句话:“明天日出之前必须赶到北面的氏族祭坛,若是迟到……别怪老子不管你的血脉献祭……”

    经此一闹,聚会的气氛算是荡然无存,刚才差一点打起来的两个部落的人也都非常尴尬。狼牙部落的兽人66续续的离开,各自回返帐篷休息。希尔达看了巴洛克一眼,似乎有些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搀扶着哥哥也离开了。

    慢慢的走着,希尔纳多忽然拍了拍妹妹的手背,低声笑道:“希尔达,你真的喜欢上巴洛克萨满了?”

    “别……胡说,我只是感激他救了你而已!”希尔达的脸攸的涨红,有些慌乱的说道,其实表情已经出卖了她。

    “相信我,妹妹,你应该主动一些。知道么?巴洛克虽然对他的人类女人非常忠诚,但他毕竟是一个兽人,而且还是一个拥有成为兽人领袖的资格的英雄。如果他想多做一些事,如果他想聚拢更多的兽族部落,他就必须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像父亲这样固执的部落族长实在是太多太多,他们绝对不会容忍未来的领袖身边居然是一个人类女人。这是你的机会,希尔达,不需要去争什么,你只需要接近巴洛克,尽可能的留在他身边。未来的那个位置肯定属于你。”希尔纳多是难得的一个智慧出众的兽人,虽然他的性格有些软弱,但他已经看出了事情的本质,而这一点即便是巴洛克此时也并未太在意。

    “哥哥。你在鼓励你的妹妹去和别的女人抢男人?”希尔达假愠怒的叫道。

    “好的东西难道不值得抢么?相信我希尔达,巴洛克是一个很不一样的男人。你难道没有现他看你的眼神么?他会喜欢上你的,男人……呵呵,都一样!”希尔纳多忽然苦涩的摇摇头,他想起了被父亲奥尔图生生拆散的他喜欢的那个女孩。或许她这时候已经嫁给别人了吧!

    兄妹俩就这么默默的走着。想着彼此的心事!………………………………………………

    第二天几乎是下半夜,巴洛克就和族人们全部起来了。他们最终还是在狼牙部落外找了一块地方露营,这一夜都在惦记着血脉献祭,所以几乎没有人能真的睡着。当看到族长兽帐亮起灯火,老奥尔图和克鲁图一同走出,远处几个兽人从牲畜圈里驱赶出早就挑选好的十头壮牛和十匹白马,巴洛克立刻带着族人跟上了奥尔图的脚步。

    身为霜狼氏族大酋长,氏族的祭坛自然就建立在狼牙部落里。向北走出并不多远,有一个灰色石头堆砌的几十丈方圆的粗糙石台,似乎撒了太多的鲜血。变成深褐色,两根木柱竖立,上面绘着粗糙抽象的巨狼纹刻,这两根木柱有一些图腾柱的性质,其他的此时石台上面除了几颗牛羊的头颅骨骼,并无他物。

    巴洛克将血脉献祭想象的太神秘,其实过程非常的简单而又不简单。说简单,其实就是宰杀十头牛和十匹马,用鲜血将祭台洒遍,然后将牛头马头堆放其上。老奥尔图身着献祭祖先特有的兽袍,向苍天祈祷赐福。而这个过程,巴洛克需要站立在他身边!

    说不简单,就是献祭的最后。想要得到血脉承认的兽人必须能够获得异象共鸣。也就是说祭台上必须要有与众不同的东西出现,否则就是先祖不承认。

    对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巴洛克还是有些担忧的。谁知道先祖之灵究竟灵不灵?万一没有异象,岂不是让他白忙一趟?所以他提前就要有所准备,而且谁都不知道他的这个准备究竟是什么!当然,他的座骑冰霜巨狼拉克此时不知所踪了!

    宝贵的牲畜被直接砍掉头。热血激射到石台上,将灰色的石台染成血红。老奥尔图嘴里念诵在只有他自己听得懂的祷语,他将双手浸在牛马鲜血里,然后用两只鲜血淋漓的手在两根木柱上涂抹,将巨狼的纹刻全部涂抹遍。他最后用鲜血在巴洛克的脸颊狠狠抹了一把,突然大声喊道:“霜狼之魂,伟大的先祖,请您赐给迷途归返者以血脉的荣耀……!”

    然后就寂静了,大概过了一分多钟,祭台毫无动静,老奥尔图的脸色开始难看起来。他甚至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巴洛克,猜测他究竟是不是霜狼氏族的子孙!

    巴洛克暗道果然要出岔子!好在他有所准备,心里出呼唤,早就灵体出窍的冰霜巨狼拉克从地下悄悄的潜过来,他的灵兽之体钻入了祭台木柱里,然后两根木柱陡然散光芒,隐隐一只威猛的光影之狼浮现,璀璨的光狼在清晨甚至盖过了刚刚升起的阳光!

    所有苍狼部落的战士出欢呼,老奥尔图也终于松了口气!虽然和以往的异象有些不同,但到底算是证明巴洛克和他部落的血统了!

    血脉献祭结束了,但是巴洛克却突然听到了来自灵魂里,冰霜巨狼拉克给他的一个讯息…………霎时间,巴洛克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