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七十六章 治愈
    夜晚的欢迎聚会尚未结束,奥尔图族长就声称身体不适回了自己的兽帐。⊥,有人看到族长的脸色很不好看,不知道他为什么不高兴,或许只有克鲁图知道奥尔图不高兴的原因,但他也没有任何办法。霜狼氏族号称兽人中的贵族,他们对自己的血脉传承是极度在意的,别说是人类女人,就算是其他氏族的女兽人,也不会允许嫁给部落里的勇士或上位兽人。奥尔图在这一点上是出名的顽固固执,甚至他的某个儿子喜欢上了另外一个氏族的女人,执意要娶她为妻。被暴怒的奥尔图直接打断了双腿,将那个女孩也赶回了自己的部落!

    女孩所在的部落感到受了羞辱,当时差一点就和狼牙部落动战争,还是萨满长老会出面,才最终平息了这场闹剧。最终两个年轻人也没有走到一起,由此可见奥尔图的固执。

    巴洛克毕竟是外人,奥尔图虽然很不高兴,但开始的时候已经答应为其向先祖图腾献祭,承认他的血脉身份,那么他就不会食言。但他最宠爱的女儿希尔达,是别想和巴洛克有任何牵扯了!

    希尔达刚刚过完十八岁的生日,比巴洛克只小了一岁。她的美丽令巴洛克都微微失神。要知道因为另外一个人类灵魂的缘故,巴洛克对身上毛茸茸的女兽人总是提不起兴趣,甚至是有些抵触。但当看到希尔达,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孩的美丽令他惊讶。

    希尔达身上的兽毛很纤细,呈透明状,能够清晰看到白嫩的肌肤,两腮上的六道 纹须浅浅的呈绯红色,配着珠圆玉润的脸庞和那双清澈的碧蓝眼睛,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异样美感。拉着女孩的手看着她欢快的跳舞,巴洛克甚至能够从那具曲线窈窕的完美躯体上感受到阵阵的火热…………这是一个单纯而热情如火的女孩,毫不掩饰自己对巴洛克的爱慕!

    他们两人甚至还没说过一句话,巴洛克不得不在心里暗骂自己…………尽管他不会忘记对席琳的承诺。但他还是被希尔达迷住了。这个女孩身上有股魔力令他无法自拔!

    希尔达又何尝不是对巴洛克着迷?从巴洛克进入狼牙部落的那一刻,她就被巴洛克身上那股特殊的气质所吸引。巴洛克确实英俊非凡,但不代表狼牙部落就没有其他人和他一样英俊,但如此年轻却拥有和奥尔图族长一样强大自信的气质。这是其他年轻人万万比不了的。

    即便是跟随巴洛克的那个巴罗坦还有不会说话的扎因祖,他们浑身散的力量也比许多部落长老还要强悍的多,一百多个座狼骑兵甚至都拥有狼牙部落战士所没有的严苛纪律,动整齐划一的能够和人类军团媲美。希尔达的同母哥哥【希尔纳多】拄着拐杖看了一会儿这支座狼骑兵队后,告诉希尔达:“妹妹。率领这支队伍的巴洛克是一个英雄更是一个睿智的兽人,这一点已经不需要怀疑了。他的这只座狼骑兵百人队,恐怕我们部落派出三倍的战士,也无法战胜他们。”

    希尔达和自己的哥哥希尔纳多最亲近,从来都很钦佩哥哥的智慧,甚至她认为哥哥是部落中最聪明的兽人。可惜哥哥的腿…………听说巴洛克还是一个传说中的萨满巫医,不知道他能不能治好哥哥的腿!

    带着几分爱慕,也带着几分有求于人的想法,希尔达才鼓起勇气邀请巴洛克跳舞。

    “我是奥尔图族长的女儿,希尔达。我应该称呼您萨满还是族长呢?”希尔达脸颊红晕的询问巴洛克。

    “希尔达?暮夜的晨星。好名字。你可以叫我巴洛克。”巴洛克微笑的回答。

    称呼巴洛克,显得亲近。巴洛克很为自己的想法羞愧,暗暗告诫自己家里还有席琳,不要辜负那个女人对自己的爱。

    “嗯,巴洛克,你也可以叫我希尔达!……听说您是一位萨满更是一位传说中的巫医?冻原上的巫医传承已经断继了数百年,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巫医的神奇。您能给我这个荣幸么?”希尔达期冀的小声询问。

    “呵呵,我当然愿意满足希尔达的愿望,但是这里并没有伤者或病人,难道让我们制造一位伤者?”巴洛克笑呵呵的道。

    “不。有病人,你跟我来!”希尔达拉着巴洛克的手,离开了欢闹的人群,对身后善意的怪笑和起哄充耳不闻……只是她的脸颊红的厉害显示她的心里并不平静。

    希尔达当然不会带着巴洛克去幽静的地方聊一些亲密的话题。她绕过族长大帐,来到后面一顶不起眼的灰色兽皮帐外,叫道:“哥哥,你睡了么?我带着客人来啦!”说完直接拉走巴洛克钻了进去!

    刚一进入兽帐,巴洛克小小的惊讶了一下。这里面虽然并不大,却堆满了兽皮卷。只有中间一块很小的空地上铺着兽皮毯,摆着一张简陋的小木桌,一个很年轻沉稳的兽人正趴在桌上对着微弱的牛油灯阅读一卷兽皮卷。他的两条腿直直地伸着,巴洛克却注意到小腿腿干呈诡异的状态扭曲着。顿时心中了然!

    “希尔达,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去邀请巴洛克跳舞…………哦,巴洛克萨满,您来了,希尔纳多向您致敬!”年轻人很显然没想到巴洛克会来,有些急促回身想要寻找拐杖起来行礼。巴洛克紧走几步弯腰按住他的肩膀:“不必起来,也不必说话,先让我看看你的腿!”

    年轻人先是一愕,看了妹妹一眼。希尔达表情激动,重重的点点头。希尔纳多的心脏顿时不可遏止的剧烈跳动起来……自从被暴怒丧失理智的父亲打断腿,他就再也没有真正的站立过,甚至已经要忘记行走的感觉。传说巴洛克是一个萨满巫医,难道他能够治好我的腿?

    巴洛克掀开希尔纳多腿上的兽皮毯,双手放在扭曲的骨骼位置,仔细的察看。还好,和当日老卡玛大婶的那条断腿差不多,虽然愈合了,但只要忍受一时的剧痛将骨骼再次掰断,重新对齐位置,用巫医秘术为其治愈,只需要两天他就能缓慢的下地行走了!

    “希尔纳多,能够承受痛苦么?我能治好你的腿,但先需要将它再次弄断。”巴洛克面对兄妹俩期待的眼神,忽然问道。

    希尔纳多狠狠的攥紧了拳头,脸上的兴奋不可遏制,咬牙道:“巴洛克萨满,您动手吧,我能坚持!”

    “希尔达,帮我按住你哥哥!重新掰断两条腿的痛苦是非常难以忍受的。”巴洛克回头对希尔达说道。

    女孩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巴洛克早就看出来希尔达修炼了兽战气,而是等阶应该还不低。

    希尔达忙过去按住哥哥的肩膀,巴洛克随手拿起一卷兽皮让希尔纳多咬住。他的双手抓住两条断腿,握紧扭曲的位置,猛然用力,伴随两声嘎吱的闷响,腿骨被生生折断。希尔纳多双眼暴睁,嘴里呜呜出声,身体忍不住就要弹跳,被希尔达激兽战气一把按在地上。

    巴洛克有些意外的看了希尔达一眼…………看不出这个有些羞涩的美丽女孩,还有其如此狂野的一面。

    收回胡思乱想,双手动不停,将碎骨的位置重新对齐。然后在希尔达兄妹震撼的目光下,他的双手散出乳白色的光晕,笼罩着断腿。刚刚还痛的死去活来的希尔纳多,突然现疼痛陡然减轻,伤口位置仿佛被温润的水洗涤,原本压迫的疼痛消失,变得舒畅起来!

    其实很短的时间,似乎只有不足一分钟,巫医治愈之光消散。两条断腿原来诡异的扭曲已经不见,重新变得修长!

    “希尔达,你可以放开你哥哥了!”巴洛克见女孩还在用力的按着哥哥的肩膀,忍不住笑着提醒道。并对希尔纳多说道:“已经差不多,今夜休息一晚,明日小心一些,应该可以下地行走了!哦当然, 如果你迫不及待的话,现在也可以走动一下试试,只不过应该会有些疼痛。”

    希尔达忙放开手,有些不好意思。希尔纳多迫不及待的在妹妹搀扶下站起,哪怕是疼痛他也要体会一下行走的感觉!

    当他小心翼翼双脚着地,试探着迈出脚步,并且推开妹妹的搀扶真正的站立起来的时候。以往的坚强忍耐再也按捺不住,眼泪终于流了出来!

    希尔达忽然用力的抱住巴洛克:“谢谢你,巴洛克,你救了我哥哥,你给了他重新的生命。”

    巴洛克很享受女孩温暖柔软身躯的拥抱,但是他知道要适可而止,毕竟兽皮帐外还有人呢!

    “咳咳,奥尔图族长,您为什么不进来呢?”从巴洛克来到希尔纳多的兽皮帐,奥尔图族长就已经悄然站在外面了。哪怕奥尔图拥有圣级兽战士的实力,但能够瞒过巴洛克感知(应该说是银色小狼感知)的人现在还没出现。

    奥尔图显然没想到会被巴洛克察觉,他惊讶之余还有些羞恼。哼了一声:“嗯,再不听话照样给他打断腿!希尔达,这么晚了,回去休息去吧!……希尔纳多你也不必出来了,巴洛克,跟我出来,我们聊聊。”说完转身走了。

    很显然奥尔图口是心非,他应该才是最内疚和关切儿子断腿的人。巴洛克摇摇头,向希尔达兄妹告辞,走出帐篷,追着奥尔图的脚步走进夜空!

    身后,希尔达看着巴洛克的背影,她的目光中有一种叫**的情绪在酝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