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七十一章 谁比谁奸诈?
    哪怕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当看到巴洛克的时候,汉佩尔还是非常震惊,甚至可以说是震撼。¢£,他开始的时候猜测,是某位年长睿智的萨满祭祀在指挥这支兽人联军,可指挥兽人联军的是萨满没错,只是年龄天差地远,眼前这个兽人太年轻了,他甚至还没有二十岁吧?

    巴洛克对所有走出沟壑谷地的兽人联军出命令,让他们攀爬进入缓坡乱石里,去清剿所有活着的人类。那些刚刚战斗的兽人则躲到远处休息,给巴洛克和汉佩尔留下清净的交谈场所。“很抱歉,汉佩尔将军,这是我必须做的,因为一旦有一个活着的人类离开这里,就会暴露我的身份,而你也应该清楚,此时我的力量还不够强大,还需要一点时间继续隐瞒。”

    “我知道,也理解。”汉佩尔似乎并不为即将面临灭顶之灾的幸存人类士兵难过,他上半身斜倚在一块石头上,对坐在对面的巴洛克说道:“如果是兽人落败,我们人类也会如此对待你们。种族之间的战争就是如此,没有任何仁慈可言。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巴洛克萨满……哦,我应该称呼你族长,巫医阁下,还是联军统领阁下?”

    “名字只是一个符号,你叫我巴洛克就可以。”

    “好吧,巴洛克。”汉佩尔咳了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毫不在意的继续道:“你的身份已经无法遮掩了,你难道以为消灭了双头鹰军团之后,还能不引起奥德里亚帝国,甚至整个人族的注意力吗?你确实很杰出,甚至是几千年来最杰出的一个兽人。咳咳,当然,或许某些兽人的老萨满拥有比你强横的实力,但他们顾忌的太多,可绝对没有你的这种敢于和人类军团对抗,甚至凭借极度的劣势战胜对手的智慧和勇气。你太锋芒毕露。虽然这能让你迅的聚拢大批崇拜强者和智者的兽人,但也让你无所遁形,我想教廷的风语斥候很快就会现你,然后天巡战士就会找到你并带走你的头颅。你应该还不知道什么是风语斥候和天巡战士吧?可惜我不会告诉你这些。呵呵,无法看到兽人的天才被杀,是多么遗憾的一件事啊!”

    “很抱歉要让您失望了,汉佩尔将军。你说的这一切我早就预料到了,而且已经有了应对的办法。如果顺利的话。我还会有几年甚至更久的时间积蓄和展力量。至于你说的风语斥候和天巡战士,还是很遗憾的告诉你,我对他们的了解甚至要过了你。”

    看到汉佩尔露出疑惑和不信的神色,巴洛克指了指远处坐在地上休息的安格雷三人,轻声笑道:“你难道还不问出心头的最大疑问吗?要是就这么带着疑惑死掉的话,会是最大的遗憾。”

    “咳咳……你会说么?”老汉佩尔似乎有了一些精神,他在和兽化铠战士对敌的时候就已经震惊的无以复加了,兽人居然能够使用幻兽铠甲,这颠覆了他的认知,甚至于他在自认无法生还的时候。暗中在身上做了一些手段,只要他的遗体能够被人类现,这个兽人的秘密就会暴露出来。此时现巴洛克似乎想要吐露这个秘密,他当然乐得听一听,将来也可以留给人族多一些讯息。

    巴洛克装没有看到老汉佩尔另一只隐在身后,仿佛在做什么的手。自顾说道:“人类有幻晶铠甲,据说精灵还能饲养幻兽做自己的幻宠,也能利用幻兽的力量。甚至矮人,侏儒等种族也都能够利用幻晶,唯独兽人无法使用幻晶力量。这是所有大6种族的共识。好像兽人被你们人类所谓的神明诅咒了,不但丢失了大6霸主之位,更遗忘了太多我们的传承,整个种族都在越来越衰弱。但这些都不要紧。我来创造新的力量,完全属于兽人的力量,将来的某一天终将取代人类,再次成为索伦大6的霸主,甚至我还想要尝一尝击败你们所谓的神明,自己来尝尝做神的滋味。”

    巴洛克第一次说出近乎丧失理智般的野心**。汉佩尔完全认为他要么是自大狂,要么干脆疯了。巴洛克知道汉佩尔不会相信,他也不指望有人信,但说出心底的野望,总算是让他有一种泄密的快感。况且…………并不是没有人赞同他的野心,胳膊上的银色小狼传来一个极度兴奋的情绪波动:“对,就是这样……我父亲最大的遗愿,我们要强大,要推翻那些该死的……呃,总之就是我们要越来越强大,巴洛克,我们兄弟完全支持你。”

    “想要推翻神?你就凭借几个普通的火烈蜥铠甲战士?呵呵,你恐怕连一个最普通的人类小国都对付不了吧?”汉佩尔不无讥讽的道。

    “不不不,我们不叫铠甲武士,我们才不会像你们人类那样屠杀幻兽获取幻晶。我们是直接和活的幻兽融合,获取幻兽的强悍力量,这可比死板僵硬的幻晶铠甲要强的多,而且我们无论兽人还是幻兽实力还会不停的成长,这一点是幻晶铠甲所无法比拟的吧?”

    “和活的幻兽融合?巴洛克萨满,你的玩笑真不好笑,哪怕我们人类天启教廷最强大的【天启者武士】也只是利用圣幻兽的幻晶,甚至不能和最低级的幻兽融合,更别说是你们兽人。除非……你能让我看到实证。”老汉佩尔背后的手在动着,眼睛却盯着巴洛克说话。

    “呵呵,那就如你所愿吧,嘿,小狼,出来让可敬的汉佩尔将军认识一下。”巴洛克毫无所觉,自顾的炫耀,撸起袖子拍了拍纹身,让银色小狼现身。

    “讨厌,我的三个兄弟随时都可能孵化,我这时候要负责保护照顾他们,你却让我出来陪你胡闹?”虽然不停的抱怨,可是银色小狼还是从巴洛克的胳膊上扭动着脱落下来,落在地上变成一只银色的小猫大小的狼,呲着牙对几乎震惊的昏死过去的老汉佩尔叫道:“老东西,我是伟大的希伯来顿狼,跪在我的脚下颤抖吧!”

    “希伯来顿狼,比圣幻兽还要强大的希伯来顿狼……原来希伯来顿狼不是传说,而是真实存在的……!”老汉佩尔喃喃自语。这些消息太重要了,他必须要将这些讯息送回去。身体的伤是致命的,他坚持不了多久,已经没有时间再听更多秘辛了。否则随时都有可能突然死掉,万一尸体被兽人一把火烧掉,那就什么都送不出去了!

    隐在背后的手动了几下,似乎将什么东西藏在了衣服内,手抽回来的时候好像占满了血迹。只有指尖位置干净些。老汉佩尔急促的喘息,他要抓紧时间了:“咳咳……真是神奇的力量啊, 可惜我是无法再看到了!咳咳……巴洛克阁下,我就要死了,在死之前,能够恳求您一件事么,以你们先祖之灵的名义,就当是可怜一个刚刚失去儿子,自己又将要死去的老人?”

    “当然。我和您很谈得来,您的要求只要不过分。我会答应的。”巴洛克抓着银色小狼胡闹,毫不在意的说道。

    “请您,请您在我死后,能不能将我的尸体送回奥德里亚帝国?我的儿子死后,我的家族已经断继了,为最后的子嗣,哪怕无颜面对先祖,可是我还是希望葬在自己的家族墓地里。我恳求你……不需要你们涉险,只要将我的尸体送到养马地草原外围,那里的人就能把我的尸体带走。”汉佩尔近乎哀求的说道。他的声音都在颤抖。并不是为自己担心,而是担心这个秘密无法带回去。

    “当然可以,虽然我们是敌人,但我敬佩您。你的遗嘱会得到满足的。甚至我会将你儿子鲍里斯的头颅也还给你,让你们一家在你们所谓的神明殿堂里团聚吧!”

    “感谢你,巴洛克萨满,也愿你们的先祖之灵赐福给你。”老汉佩尔松了口气,他身上的力气完全没了,甚至抬不起一根手指头。精神有些模糊起来,生命正在加流逝。

    就在这时,巴洛克也松了口气,仿佛放下了最大的担忧。突然对意识模糊的老汉佩尔露出异样的笑容:“我当然会将你的尸送回去,而且据说你和金号角军团的托马士军团长关系不错,我会将尸体交给金号角军团,而不会给皇冠雄鹿军团。当然,在这之前需要做一些小动……比方说将你藏在背后的那张用血写满字的麻布拿走,另外换一张内容不同的进去。”

    “你……你……你现了!”汉佩尔绝望的叫道,他甚至暂时恢复了一点力量。

    “当然,我早就现了,而且早在你在背后做小动的时候,我就有了一个非常不错的主意。如果不是担心你用最后的那点力量毁掉自己的尸,你以为我是白痴会跟你说那么多秘密?咱们俩不过都是拖延时间罢了,很显然,我赢了!你此时就算想要毁掉自己的尸体也办不到了。”巴洛克卸去伪装,露出了真面目,用讥讽的口吻说道。

    “你……你究竟想做什么?”

    “没什么,只不过在你身上藏一张血书,里面记录的是你现了皇冠雄鹿军团的罗克萨纳军团长,和奥德里亚帝国相勾结,利用兽人联军来暗害你。他们觊觎双头鹰军团驻守的杜隆皇都北城所在关键位置,图谋不轨。最后终于在你临死前现了这个秘密,用血写下来藏在身上。而和你关系不错的托马士在收敛你的尸体的时候,现了这张血书。事关重大,托马士将军肯定会将这张血书秘密交给安东尼陛下,哈哈,然后有好戏看了…………我想那时候谁都不会来关注我们兽人了吧?”

    老汉佩尔表情惊恐的看着巴洛克,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都没有改变表情,似乎根本不会相信愚蠢粗鲁的兽人会有这种狡诈恶毒的心思。

    终于死了,演戏还是挺累的。巴洛克随手将老汉佩尔背后藏着的,半截细麻布内衣的血书抽出来。看了看笔迹,点点头,随手搓成粉碎。然后直接将汉佩尔剩下的半截内衣扯出来,蘸着汉佩尔肚腹恐怖大洞上的污血写起字来。

    很快就潦草慌乱的书写完毕,巴洛克的模仿手法很不错,几乎看不出破绽……在那种紧张急促的情况下,就算有一些破绽也没人会犯疑。随手塞进汉佩尔的衣服里。招呼最机灵的安格雷,低声叮嘱一番。然后安格雷满脸兴奋的点头。接下来怎么将尸体让金号角军团的人现,就看他的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