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六十五章 跟随我的,我给你们希望
    兽人联军会议商讨了半天,除了‘弄’得‘乱’糟糟,并且被巴洛克将三个萨满气的半死之外,没有任何进展。。 五千兽人是根本无法对抗三个人类‘精’锐万人军团的,甚至他们连一个军团都无法抗衡。但总需要有一个应对的办法……哪怕那办法很糟糕,也总比坐以待毙要强。

    拖着衰弱的身体坚持留下的老克鲁图咳嗽几声,说道:“普洛托亚说人类的军团分散清剿冻原,或许这是一个机会,我们即便无法战胜他们,至少也可以寻找到一些百人队的骑兵对付,哪怕多杀一个人类,也是好的。”

    “克鲁图族长,我认为我们应该向冻原东面移动,争取和那面的兽人联军汇合,如果我们能够聚集更多的战士,也就能多一成胜算。所以我并不赞成去攻击人类百人队,那是一种冒险。”迦顿萨满说出自己的建议。普洛托亚立刻跳了起来,脸庞涨红的叫道:“绝对不可能,狂暴部落的汉子就是全部战死,也不会去和奎奥多兰那个‘阴’险的‘混’蛋联合,让憎恶部落的‘混’蛋见鬼去吧!”

    在靠西面的这一地域,方圆千里内的兽人部落是以狂暴部落为首组合联军的。而在稍微靠东面的地方,则是以憎恶部落为首。虽然两大部落都是隶属战熊氏族,而且去年之前他们彼此的关系还非常的亲睦。但自从憎恶部落的奎奥多兰陷害普洛托亚之后,两个部落就成了死敌。

    巴洛克听普洛托亚提及过,去年冬天他回到部落后,所有事情都告诉了父亲老克鲁图。老兽人立刻断定肯定是奎奥多兰暗中搞得鬼……但是就像巴洛克曾经说过的那样。普洛托亚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奎奥多兰出卖了他。甚至迦顿萨满三人得知此事后还严肃的呵斥了普洛托亚,认为他不该对同族的兄弟如此猜疑,令普洛托亚越发的怒火无处发泄。最终按捺不住,冲去憎恶部落大闹了一场,狠狠的揍了奎奥多兰一顿。阿巴斯也将他的豢兽恐爪怪打成重伤,稍微出了一口恶气。

    或许是心虚,也或许是别的原因,总之奎奥多兰居然自认倒霉,并未向萨满长老会申诉控告。但以往亲密无间的两个部落,算是彻底成仇了!

    “如果不和其他兽人联合。我们没有丝毫胜算!普洛托亚,不要因为你的个人恩怨令整个部落陷入危机。”迦顿表情很严厉的说道,萨满的身份令普洛托亚无法肆意辩驳,而且部落的长老们似乎也都有些意动,更令他郁闷发狂。

    “迦顿萨满。我非常钦佩您的这个提议。但是我有一个小小的疑问,请您务必帮我解释一下!”巴洛克可不会看着好兄弟受委屈,他虚假的向迦顿微笑道:“您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和东面的憎恶部落联军汇合,即便我们的力量会增加一倍,但是人类在冻原东面也绝对不会无所为,肯定会有其他帝国的军团在威胁着东面的兽人兄弟。哪怕只有一个军团,那么加上眼前的金号角。皇冠雄鹿,双头鹰,我们就要同时面对四个‘精’锐万人队的敌人了。请您告诉我。我们该怎么应对?”

    所有人立刻醒悟过来,对啊!憎恶部落那里肯定也要面对人类的军团威胁,即便和他们联盟也解决不了眼前的危机。况且如果真的赶去和他们汇合,岂不是就将自己的家抛弃,反倒是去帮着憎恶部落守护家园了?

    不得不说巴洛克的分析很有道理,狂暴部落的兽人们看着出馊主意的三位萨满。眼神里的恭敬越来越少,甚至有的还带着厌恶。不无恶意的揣测……三位萨满是为了自己的安危着想才这么说的吧?

    一点‘私’心被巴洛克完全暴‘露’出来,迦顿三人表情僵硬。心里却恨不能活吞了这个该死的年轻兽人。同时暗暗发誓,一定要给他惨痛的教训,不会让巴洛克轻易获得萨满长老会的认可!

    “哼,巴洛克族长,难道你有好的办法?那你说出来吧,让我们领教一下你的高深智慧。”迦顿哼道。

    “哦,我怎么可能和伟大的迦顿萨满相比呢?我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因此我只知道一点————如果奥德里亚三大军团真的全部分散开,清剿冻原的话,那么很有可能他们的军团长身边也不会有太多的人守护,至少不会比我们的人多。如果我们能够寻找到任何一支军团的统帅,哪怕付出再多的代价将他们杀掉,这也是我们兽人辉煌的胜利…………要知道,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击杀过人类的将军了!”

    所有兽人‘骚’动起来,他们突然发现巴洛克这个提议太对了,也太有‘诱’‘惑’力。如果真的能够杀掉一个人类军团长,无疑能够给人类极大的震慑。至不济也会让他们入侵冻原的时候稍微收敛一点,而狂暴部落统领的兽人联军也必将威名远播,会吸引更多的小部落投靠!

    “你这是去送死,人类的军团长不会愚蠢到放松自己的护卫,他们身边必然会有最‘精’锐的斗气战士和魔法师保护,甚至会有幻铠武士存在。即便狂暴部落的人全部战死,恐怕也伤不到人类将军的一根头发。”迦顿讥讽的说道,尽管他也认为这个提议很有‘诱’‘惑’力,但并不认为能够达成。

    巴洛克站起身来,对所有的五千兽人战士说话,他的声音并不高,却神奇的能够让每一个战士听得清清楚楚。战士们倒没有注意到什么,三个萨满却受到极大震动……他们忽然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年轻萨满的实力,完全超过他们的预料。

    “兽人的勇士们,我们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今年‘春’天来了三个人类的军团入侵,凭借我们的力量根本无法抵抗。但是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因为我们身后就是自己所赖以生存的唯一家园还有我们的亲人。如果我们退却,就需要我们的父母,我们的‘女’人和孩子来面对人类的利剑。我们应该怎么办?难道像迦顿萨满提议的那样,去和东面的憎恶部落联军汇合,争取聚集更强的力量抵抗吗?可是那就代表我们抛弃了自己的家园,无所不在的先祖之灵会再庇佑一个抛弃自己家园的懦夫吗?”

    巴洛克的话具有极大的煽动‘性’,天‘性’单纯的兽人已经喘息粗重,情绪‘激’动起来!甚至有人对迦顿三人怒目而视。被当做反面教材三个萨满已经麻木,他们如果继续生气的话绝对会气死。

    巴洛克突然咆哮起来,他发出怒吼:“绝不————兽人没有懦夫,索伦大陆上只有战死的兽人,而没有苟且偷生的兽人!我们绝不抛弃自己的家园,哪怕战死也在所不惜,先祖之灵会迎接我们的灵魂,我们的祖先会为我们的英勇而欣慰。让人类见鬼去吧,他们敢来北方冻原,我们就给他们血的教训,让他们知道闯入兽人的家里来,是要付出代价的!跟随我,我给你们胜利,跟随我,我给你们希望……!”

    巴洛克的咆哮带动了所有人,五千热血沸腾的兽人齐齐嘶吼,锤击‘胸’膛,至少这一刻,他们的血‘性’完全‘激’发,哪怕面对十倍敌人,也敢义无反顾的冲杀过去。迦顿三个萨满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因为他们发现即便是自己的护卫战士也被巴洛克感染,跟着锤击‘胸’膛发出怒吼!

    老克鲁图看到身旁同样‘激’动不已的普洛托亚和诺尔特加,摇摇头,叹息一声,最终什么都没说。他经历过很多事,知道像巴洛克这样杰出的兽人是绝对不会甘于平庸的,他们就像夜空的月亮,能够将所有星光遮掩。如果普洛托亚拥有自己的野心,或许老克鲁图还会想办法帮助他抗衡巴洛克锋芒毕‘露’的感染力。但是很显然普洛托亚没有那种能力,也好,就让他跟随巴洛克吧!至少现在看来巴洛克和普洛托亚亲密如亲兄弟。

    联军很快达成了一致决定,按照巴洛克的提议去采取行动,三位萨满祭祀被完全无视了!他们甚至成了碍眼的存在,所以当巴洛克好心提及担心迁徙的狂暴部落的安危,并建议三位萨满祭祀赶去照应的时候,所有人都认可巴洛克的话,让迦顿三人无可奈何。好在他们去后方会更安全,至少减轻了他们的抵触情绪。

    三位萨满很快带着护卫离去,跟随他们一起的还有身体虚弱的老克鲁图。巴洛克和普洛托亚近乎强制的让他远离战场,老族长也知道自己是累赘。而且巴洛克已经无形中统领了这支联军,他对这个年轻神秘的兽人下意识的有信心,最终选择退走。

    剩下的是最强壮的五千兽人,巴洛克缴获的所有武器盔甲全部分发下去,甚至他携带的大批灰矮人临时赶造的武器也都拿了出来,终于让所有人都能够拥有‘精’良的金属武器。

    兽人每人都分配到至少两匹马,在‘春’天的冻原上拥有比人类迅捷的多的移动速度。巴洛克深知机动‘性’对兽人的重要,只要不停的跑起来,才有机会和人类周旋,如果是打阵地战,或许一场战斗下来,兽人死的也差不多了!

    一个奇怪的现象……明明普洛托亚应该是联军的统领,但是所有人甚至包括普洛托亚自己在内,都服从巴洛克的领导,此时巴洛克才是这支五千兽人军队的最高统领。

    集结和指挥分派可以在路上进行,此时大军已经有了彪悍的样子,现在只剩最关键的问题…………,如果要进行斩首行动,怎么寻找到人类军团的统帅将军?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