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形势严峻
    嗯,谢谢东方久远文书友的打赏,还有赤备书友的双月票,感动ing……/(tot)/~~

    …………………………

    人类纨绔大队全军覆没的消息肯定瞒不了多久,当天开始,狂暴部落就开始收拾起来,老弱‘妇’孺驱赶着牛羊牲畜,向着冻原深处连夜撤退。除了几百个保护部落族人和财产的兽人战士,其他狂暴部落的人全都留下。他们会在这里等待其他小部落的兽人汇集,共同组建联军御敌。几天来,陆续抵达了一千多人,分别来自十多个小部落,后继应该还会有人继续赶来。

    巴洛克在见过克鲁图之后,也终于知道自己的巫医秘术并不是万能的了。老兽人的身体之所以如此衰弱,和他的遭遇有直接的关联,而这一点是巴洛克无法解决的。

    原来克鲁图也是一个比‘蒙’豢兽师,而且曾经非常的强悍,是人类入侵者的噩梦,在整个兽族之中都威名赫赫。但正是他的强悍招惹来人类教廷的暗杀,和普洛托亚如出一辙,也是在比‘蒙’兽发情期的时候,他们在半路被教廷幻铠武士伏击。老克鲁图身受重伤,所幸被自己的比‘蒙’拼死带着逃脱掉。可惜那头比‘蒙’巨兽就没有普洛托亚的阿巴斯那么幸运了,它受了致命伤,在救出老克鲁图之后,终于伤重身死。

    克鲁图和比‘蒙’签订了力量平等契约,随着比‘蒙’身死,他的伤势恢复的也就极慢。甚至因为比‘蒙’的死,给他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造成了永远无法恢复的伤害。以至于六十岁的人,看起来如同百岁将死的样子。

    “巴洛克。很感谢你的关心。但没有必要自寻烦恼了,我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能够活到现在已经是先祖之灵庇佑。其实我早在二十年前就应该陪着我的阿罗托一起战死,之所以坚持到现在,只是因为放不下我的部落和我的孩子们。现在普洛托亚已经完全成长起来。能够承担起狂暴部落的重托了……甚至他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即便我现在立刻死去也能够安息了。”见巴洛克在沉思,老克鲁图带着淡然的笑意,安慰的说道。

    “克鲁图族长,我有一个疑问。难道在你们的豢兽死去以后,你们之间的平等力量契约不是随之消散么?为什么你的身体还在受着那种平衡力量的制约。以至于你的本身力量被压制住,这才无法恢复伤势?”巴洛克忽然问道。他刚才查看老克鲁图的身体。发现他的身上暗伤并未完全恢复,近二十年来都在纠缠煎熬着他,令他衰老的分外厉害。

    “呵呵,果然不愧是萨满巫医。你一眼就看出了本质。迦顿萨满他们在狂暴部落驻跸了数年,都从来没有看出来。”老兽人有些意外,对萨满巫医的力量越发敬重。要知道巫医已经断继了数百年,除了书籍记载,此时已经没有几个兽人知道巫医究竟拥有多么神奇的力量了。

    “巴洛克你应该知道,比‘蒙’巨兽是能够与巨龙比肩的强大存在,我们豢兽师要借到他们的力量,是不可能不付出代价的。其他的豢兽师或许没有这些隐忧。而一旦我们比‘蒙’豢兽师签订力量平等契约,那么我们也就都受到彼此制约,任何一方死去。都会给对方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虽然我们不会想要伤害对方,但那种契约的力量却是永远存在的,并不因为某一方的死去而消散……这是和其他普通豢兽师最大的不同。我的伤势并不致命,慢慢的总会修养恢复,但在平等契约的约束下,却只能越来越坏。这是无法改变的。”

    巴洛克立刻想到一点,问:“那么你们可不可以终止这道契约?只要没有力量契约的约束。你就可以使用本身的兽战气,慢慢修复身体。”

    “哈哈。终止力量契约?巴洛克,你真会开玩笑。”老克鲁图哈哈大笑,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没有人能终止那种力量。”他仿佛做出论断一样的坚定答道。

    那可不一定!巴洛克心里暗道。至少他对自己魂海内的紫‘色’雷电力量充满了信心,似乎在索伦大陆上,还没有紫‘色’力量破坏摧毁不了的。不过他和狂暴部落还没好到让自己暴‘露’最大秘密的地步,所以也就此闭口。或许将来时机成熟了,自己倒可以试试。………………

    狂暴部落的兽人驱赶牲畜,带着所有物资连夜迁徙离开了,只留下了三千青壮兽人战士。他们要在此地等待各处的小部落来此聚集,好组建兽人联军抗敌。

    但随后的几天里,抵达此地的小部落寥寥无几,而且他们无一例外的都在半路上遭受过人类的袭击,死伤惨重。似乎周围的地域已经被人类军团隐隐然包围了,正在一点一点的向里挤压兽人的活动空间。老克鲁图和几个部落长老脸‘色’很不好看,接连几天都在一起商讨敌情,巴洛克只去听了一次就再也没了兴趣。

    兽人就该有个兽人的样子,坐在一起讨论扯皮是永远解决不了危机的。既然几个老家伙和迦顿等三个萨满乐此不疲,巴洛克不介意自己去做一些事情。好在他凭借那一战的赫赫威名,在这几天里结识了很多强悍的兽人战士。而且萨满的身份也得到大部分兽人的尊重,尤其是咆哮部落的诺尔特加,对他近乎崇拜了,几乎天天跟在他身后。兽人汉子们直爽的很,他们可不管萨满长老会有没有承认巴洛克的身份,当巴洛克用萨满法术接连击败十多个战士的围攻,甚至将他们的武器全部击飞,更是获得了所有兽人的敬畏。

    普洛托亚和比‘蒙’阿巴斯在几天后赶了回来,他脸‘色’难看的汇报自己出去巡视探查的遭遇。

    “不会有人再来了,南面方向随处可见人类军团的踪迹,他们以百人骑兵为一队,在冻原上游‘荡’搜寻,将所有见到的兽人屠杀,强‘奸’,劫掠,焚烧。我三天来已经看到了十多处屠杀的惨地,我们的族人尸体铺满了地面,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周围的小部落来不及逃走的,全都凶多吉少了!”

    所有兽人沉默了,气氛压抑的厉害,甚至有一些来自小部落的兽人双眼通红强忍泪水…………他们的部落也在南面,很可能已经遭遇了不幸。

    “普洛托亚,你说人类军团分散开在冻原上游‘荡’?“巴洛克忽然问道。

    “我遭遇了好几次人类,全都是一个个小队在冻原搜寻。如果不是为了探查周围的情况,我非得屠杀些人类来发泄怒火不可。”普洛托亚的怒火最强烈,毕竟是他多日来亲眼目睹了那些惨剧,能够坚持不发狂,已经非常不错了。

    “普洛托亚,你都见到过几支军团的旗帜或徽章?仔细想想,这很重要。”

    普洛托亚沉‘吟’了一会儿,突然面‘色’一变:“糟糕,如果不是你提醒,我几乎没有想到这一点。我在遭遇的那些人类骑兵百人队里,看到过三种旗帜,有皇冠雄鹿军团的雄鹿旗,双头鹰军团的双头鹰旗。还有一种……是一支金‘色’的短角号,上面也绣着奥德里亚帝国的皇冠。”

    “金号角军团!”巴洛克几乎和老克鲁图异口同声的叫道。金号角军团不是应该驻守在帕丁顿王国边境,和萨摩亚帝国对峙才对,难道两大人类帝国已经达成和解了?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呵,看来奥德里亚人还真的非常重视他们皇帝和皇后陛下的结婚纪念日啊!居然一次派出三个‘精’锐万人军团来清剿北方冻原。我们半个月来总共聚集了不足五千人,根本阻挡不了三个‘精’锐军团的侵袭。必须想办法因对才是,否则谁也不敢保证人类会不会突然深入冻原,一旦被他们追寻到我们的部落,那无疑是一场灾难!”巴洛克说道。

    “年轻人,不需要你提醒,我们知道眼前的局面。联军虽然组建,但还没有人让你承担统领的职责,你只需要服从就可以了。”萨满迦顿傲然的对巴洛克说道,口‘吻’充满嘲讽。

    “哦,敬爱的迦顿萨满,您说的实在是太对了,我非常认同您的话。我毕竟年轻,无法面对这种局面。那么为可敬的萨满祭祀,您肯定有办法将人类的杂种赶出冻原,甚至将他们全部屠杀掉,对吧?我在恭听您伟大的智谋建议,而且我会完全听从您的安排。伟大的迦顿萨满,我们该怎么屠杀掉三个人类杂种的万人队?”巴洛克的口‘吻’充满了夸张,任是谁都听出他的揶揄意味,巴罗坦安格雷等人直接肆无忌惮的哈哈大笑起来。

    “够了!狂妄的年轻人,巴洛克你是在挑衅蔑视一位高贵的萨满祭祀吗?”迦顿萨满身旁的卡夫萨满怒气勃发的跳出来暴喝。

    “这怎么可能?”巴洛克一脸的无辜:“我是秉承最虔诚的心在向迦顿萨满求教,而且是迦顿萨满让我只需要服从就可以,既然他这么说,肯定是有了非常好的应对办法,难道不准我赞美和敬佩伟大的迦顿萨满么?

    三个萨满气的脸‘色’铁青,可是却又语塞。因为他们根本没什么好办法来应对……尽管他们心里很想说:暂时退避吧!退往冻原极北深处,人类的骑兵肯定不会追击这么远。但也知道一旦说出口,会被所有兽人鄙视为懦夫,他们也没脸继续驻跸在狂暴部落了!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