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六十三章 嚣张与审问
    感谢忧郁的sky,还有无痕之月书友的月票……( ̄┰ ̄*)

    巴洛克仰天打了个哈哈,然后回头对普洛托亚说道:“普洛托亚兄弟,你给我划分位置了么?我想我的族人需要先扎下营帐,厮杀了这么久,应该休息一下了!”他根本不理睬三个萨满,甚至懒得看他们。.: 。

    霜狼氏族的那个萨满顿时勃然‘色’变,他故威严的‘阴’沉着脸,怒声道:“苍狼部落的巴洛克,你要看清你的身份!你是在藐视一位尊贵的萨满祭祀,你是在亵渎兽人的先祖之灵……!”

    “没那么严重,这位萨满阁下,很可能我比你对先祖之灵的理解和虔诚更深刻。好了,我来狂暴部落是参与兽人联军,共同抵御人类军团入侵。而不是来听某个人宣扬自己自以为是的高贵身份,然后用和人类一样肮脏的龌龊心思,觊觎我们苍狼部落‘精’良的武器盔甲的。”

    巴洛克毫不留情面的冷嘲热讽,令在场的所有兽人目瞪口呆。苍狼部落的兽人自然无所谓,他们还为自己的族长喝彩。但其他狂暴部落的兽人就噤若寒蝉了,甚至咆哮部落的诺尔特加都为巴洛克捏一把汗,并从内心由衷的佩服他。要知道萨满祭祀的地位高贵,是普通兽人所不敢有任何冒犯的,即便以普洛托亚和克鲁图的身份,也要恭敬的对待三位驻跸此地的萨满祭祀。像巴洛克这样的言语,简直不可想象。

    三个萨满祭祀气疯了,他们的那点涵养令巴洛克越发鄙夷————其实从内心来讲,巴洛克也不想和萨满们闹僵。但是他就是忍不住。因为三个萨满祭祀的表现和他心目中有着太大的落差,以至于将他美好的想象给彻底击碎,总有一股郁气要发泄。

    三个萨满祭祀各自挥手,他们的护卫士兵拔出了武器,向巴洛克冲过去。而在巴洛克身后。扎因祖晃了晃手中巨大的战斧,然后三十个彪悍的兽人全部扛着巨斧冲到巴洛克身前保护。他们刚刚战斗完毕,斧刃上兀自挂着未干的血渍,一股血气扑面而来。毫无疑问,如果对面的人敢动手,扎因祖就敢带着手下将他们给全部砍翻。如果‘激’怒了他,连三个萨满一起宰掉也不是不可能————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杀萨满祭祀!

    “住手,都住手!”老克鲁图很显然没想到会闹成这样,以往部落之间的纠纷都是由萨满祭祀来调解,可萨满们之间出现争斗。也只有他勉为其难的来做和解人。

    “人类已经杀到我们的部落脚下,他们的大军随时都会向这里发动突袭,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够用,就不要再闹内‘乱’了。巴洛克族长……。”老兽人对巴洛克说道:“你和普洛托亚是朋友和兄弟,那么请您给予我尊重。”

    巴洛克也不为己甚,微微点头笑道:“如您所愿,克鲁图族长,我和普洛托亚是好兄弟。您也是我的长辈,我需要听从您的吩咐。”

    “迦顿阁下,贝朗格阁下。卡夫阁下,也请你们尊重狂暴部落!”克鲁图又对三个萨满祭祀说道,他的表情变得难看,很显然也对这三人不满,只是在忍耐罢了。

    巴洛克敏锐的发现三个萨满祭祀在克鲁图沉下脸来后,都有些心虚。为首的迦顿萨满点点头道:“我们尊重你的建议,克鲁图族长。但是这是我们萨满祭祀内部的事情。在人类的侵袭应对过去之后,还请您不要阻拦我们之间解决问题的方式。”

    嚣张。居然还不想罢手,巴洛克开始不耐烦了!他已经生出了杀机,但表情依然温和。有的想法没必要表‘露’在脸上!

    老兽人克鲁图的身体确实很糟糕,骑在大地熊背上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气喘不已。巴洛克很奇怪为何普洛托亚并不来求他,要知道普洛托亚是知道他的巫医身份的,难道他没想到找自己给父亲克鲁图医治?或者他巴不得老克鲁图赶快死掉?……巴洛克不无恶意的揣测。

    苍狼部落的战士们得意洋洋的打扫战场,将人类的武器和盔甲收集起来。周围狂暴部落的人虽然眼热却只能干瞪眼,因为按照兽人的规矩,这些敌人是饿狼军团消灭的,那么所有的战利品就理应属于苍狼部落。

    三个萨满冷冷的看了巴洛克一眼,然后率领各自的护卫离去。莫名其妙的就和萨满结了仇,巴洛克很无语,他虽然自己是一个萨满祭祀,但所所为似乎成了萨满对头!但要说后悔,巴洛克心里还没生出这种念头来!

    普洛托亚送老克鲁图回去,并让自己的几个心腹手下带着巴洛克他们去划出的一片草地扎营。过不多久普洛托亚就赶来了,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咆哮部落的诺尔特加。他们带来许多搭建帐篷的木柱和兽皮,普洛托亚面‘露’歉意的对巴洛克道:“对不起,巴洛克。”

    巴洛克摆摆手,看着族人们开始迅速的搭建临时帐篷,头也不回的说道:“普洛托亚,和我说实话,就你所接触的所有萨满祭祀,他们的秉‘性’和你们部落的这三位相比如何?不要遮掩,你知道我要问什么。”

    “还能有什么分别?都一样。”诺尔特加先开口嘀咕道:“他们驻跸在各个大部落里,享受最好的待遇,一旦遇到人类突袭,我们还要首先保护好他们。哼……他们究竟是来帮我们的,还是来让我们养活他们的?”

    “‘混’蛋你给我闭嘴,再敢胡说我打断你的‘腿’。”普洛托亚回头一巴掌将诺尔特加拍翻,低声怒骂道“萨满祭祀也是你这个‘混’蛋敢胡‘乱’抱怨的?或许有几个不好的人,但是你给我记住,如果不是萨满长老会的守护,人类早就大举入侵冻原,那样的话我们连现在的生存地都没有。如果迁徙到极北冰天雪地里,你认为你还能生存下去吗?”

    诺尔特加不言语了,巴洛克知道普洛托亚这些话都是说给自己听的。为一个豢兽师,普洛托亚肯定接触过许多萨满长老会的深层力量,所以才会有这些理解。

    “好了普洛托亚,不要教训诺尔特加了,你有话要说就明说,没必要借着这个由头来发。什么时候你学会了人类的虚伪?”

    普洛托亚搔了搔头,被巴洛克看穿感觉有些羞愧:“嘿,我只是担心你和萨满们闹得不好,这对你很不利。毕竟你是一个萨满祭祀,总归是需要得到长老会认可的。”

    “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先解决眼前吧!”族人们已经搭建好一座临时帐篷,巴洛克叫上两人钻了进去。在里面,五个人类魔法师被捆扎的结结实实,都尚未苏醒。

    让人端来一盆凉水将这五个家伙泼醒,巴洛克先走到一个人面前,用一把短剑划破那人的‘胸’膛,对那人的凄厉惨叫不管不顾,非常冷血的将他的肚皮划开,鲜血溢出,五脏六腑清晰可见,而那个人还活着,只是已经吓晕过去。

    巴洛克对其他四个脸‘色’苍白的魔法师笑道:“很抱歉诸位,我需要知道你们所知道的一切,但是又怕你们不肯说,所以只好先让你们看一个小小的把戏,然后我想你们会做出合适的选择了。”就在他们的注视下,巴洛克双手突然散发出‘乳’白‘色’的光芒,覆盖在那个被剖腹的魔法师‘胸’前。‘肉’眼可见的伤口迅速愈合,很短的一会儿,恐怖的伤口完全恢复没有丝毫痕迹,如果不是流了一地的血,谁都不会相信刚才这个魔法师被开膛破肚过。

    “你……你是一个萨满巫医?这不可能,兽人的巫医传承早就断继了……!”中年魔法师惊恐的叫道。

    “很遗憾让你失望了,但是事实就是如此。而且我希望你们最好还是配合一下,否则我会一次次的将你们开膛破肚,然后再治愈……直到你们开口为止。”

    “你就是一个恶魔!”中年魔法师彻底颓丧了,他知道即便自己能够坚持下去,可是其他几个同伴根本承受不了这种恐怖的遭遇,只要有一个人开了口,其他人的坚持也就没了意义。

    五个魔法师的表情落在眼中,巴洛克笑了笑,知道问题解决了。面对真正的求死不得,还很少有人能够撑下去,尤其是一群养尊处优的魔法师。

    “好了,想知道什么都随便问吧,我们的魔法师朋友会很乐意解‘惑’的。”巴洛克站起来回头对普洛托亚和诺尔特加笑道。

    普洛托亚和诺尔特加不自禁的退了一步,他们都被巴洛克刚才的残忍吓着了!他们固然是勇猛的兽人战士,而且在战场上可以肆虐的屠杀敌人,但如此冷静近乎冷酷的给人开膛破肚,还真是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

    巴洛克很受用他们的目光,他的信念里从来都没有想过获得别人的好感,他只需要敬畏就可以了。

    “普洛托亚,和我说说老克鲁图族长的病吧?看我能不能帮上忙!”拷问魔法师的事情‘交’给了巴罗坦和安格雷他们,巴洛克带着普洛托亚表兄弟走出帐篷,对他们说道。

    “我父亲的病……唉……萨满巫医的力量也帮不了他,否则我早就去找你帮忙了。”普洛托亚神‘色’黯然的说道。

    “哦?普洛托亚,能带我去给老族长看看吗?”巴洛克感觉很好奇,要知道他的巫医力量几乎能够治愈所有的病症和伤势,还真不知道老克鲁图得了什么病会让他也束手无策!

    “走吧,带我去看看,不试过怎么知道不行?”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