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六十章 饿狼军团的第一战
    人类骑兵有五到六个百人队,苍狼部落也有五百多战士,人数势均力敌,巴洛克知道真正考验自己手中力量的时刻到了!击溃断首部落的那一场战斗只能算是热身,甚至根本没有挑战‘性’。.: 。而眼前这支人类骑兵毫无疑问属于奥德里亚帝国的某支‘精’锐军团,代表人类强横的的军队力量,会是他最好的对手。

    “饿狼军团,集结!”巴洛克立刻发出号令召集手下。几乎不必准备,五个百人队的兽人早已列队完毕,一丝不苟的静立,除了有些粗重的喘息,几乎鸦雀无声,和周围嚎叫逃命的狂暴部落兽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饿狼军团是否强大?这个问题今天终于可以有答案了。”巴洛克大喝:“但我不需要任何其他的答案,我只要胜利,不惜一切代价的胜利!撕碎人类的军阵,杀光这些屠杀我们兽人的杂种,让所有人见证我们饿狼军团的崛起,让敌人从此记住我们,让兽族为我们骄傲!去吧,用你们的鲜血染红饿狼军团的荣耀……!”

    五个百人队的饿狼军团战士发出怒吼,周围逃窜的兽人都被震撼,然后看到这只刚刚抵达的部落军队向着人类骑兵的方向前进。巴洛克率领自己的护卫队还有三十人的大野猪重骑兵紧随其后。

    咆哮部落的族长诺尔特加方才冲回了营地,在‘混’‘乱’中勉强召集了自己的一百个手下,其他人都被‘混’‘乱’恐慌的狂暴部落兽人冲散了。他红着眼只带着一百多手下也向人类骑兵奔去,至少他的勇气可嘉。

    巴洛克笑着高声叫道:“诺尔特加族长,你不是要和我比斗吗?那么咱们换一种方式。就比谁杀的敌人多,怎么样?”

    “好,我们就这么比。”诺尔特加感觉巴洛克这话非常对他的脾‘性’,似乎发现这个英俊的令他妒忌的年轻族长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巴洛克随手拿出一把巨大的战斧扔给诺尔特加:“兽人的勇士杀敌,就要有最好的武器。把你手中的破烂丢掉吧。如果因为武器太差的原因你最后输给我,那对你是不公平的。”

    重达百斤的巨斧接在诺尔特加的手里,令他惊喜若狂。宽大的双斧刃,粗重的斧柄,隐然透着凛凛寒气,这种‘精’良的武器只有人类最强大的战士才能拥有。诺尔特加只有羡慕的份,还从来没有在战场上缴获过。比起来,诺尔特加原来那把重剑真的可以扔掉了。

    “巴洛克,我突然发现开始喜欢你了!哈哈,你放心。就算你比斗最后输了,我也认同你这个兽人兄弟。”诺尔特加欢喜的喊道,令巴洛克哭笑不得。至于他身后的安格雷等人则直接嗤之以鼻,憨憨的胡贝图斯很想过去教训他要懂礼貌,被安格雷拉住了!跟随巴洛克这么久,他早就看出来族长又在打着什么主意,或许用不了多久,咆哮部落就要融入苍狼部落。成为自己兄弟了!

    普洛托亚和比‘蒙’阿巴斯确实强横的可怕,尽管无法攻破骑兵的军阵,但仍然被他们再次击杀了数十个人。加起来已经有至少五十个人类士兵惨死。比‘蒙’遍体‘插’着箭簇,仿佛一层羽‘毛’,但对它来说只算皮‘肉’伤,无关大碍,还越战越勇。只是阿巴斯和普洛托亚都没有注意到,后方隐藏的魔法师已经给魔法巨弩灌输足够的魔法力。正在瞄准比‘蒙’巨兽的心脏!

    当饿狼军团的四个步兵百人队离开代步的马匹,组建军阵迈着沉重的步伐。跺着大地发出轰然的声音靠近,人类军团的注意力开始被吸引过去。这支奇怪的兽人军队让他们‘迷’‘惑’。因为这种严明的纪律‘性’是从来不曾见过的。

    “普洛托亚,快和阿巴斯退回来,人类军阵中有魔法师,他们正在准备魔法巨弩。”巴洛克大叫提醒豢兽师。普洛托亚怵然一惊,没有什么是比魔法巨弩该更令他恐惧的了,因为即便面对数千的人类士兵包围,他和比‘蒙’巨兽自恃不敌也能逃脱掉,但人类魔法师的魔法巨弩却是真正能够杀死比‘蒙’巨兽的利器,甚至这在很久以前是有过先例的。

    立刻招呼阿巴斯,普洛托亚很快带着它后退,远远的避开人类骑兵阵。已经准备好了魔法巨弩就等最佳时机发起偷袭的人类魔法师气的要命,但却无可奈何。距离远了,无法准确的瞄准心脏。换做其他的敌人,他们大可施放魔法弩箭攻击,即便不关键位置,也有很大可能给敌人造成致命伤害。但如果是比‘蒙’那就另当别论,这种强悍的生物除非‘射’穿心脏和脑袋,否则根本打不死。

    普洛托亚带着比‘蒙’远远的退后,来到巴洛克旁边,尽管巴洛克手下有五百多战士,而且展现出的气势也绝对是兽人中难得的‘精’锐,但普洛托亚还是不认为他们能够挑战摆出军阵,连比‘蒙’阿巴斯都无可奈何的人类骑兵团。但他也知道此时别无选择,为了给狂暴部落争取时间集结军队,他们必须拖延时间。这有种让苍狼部落的人故意送死的感觉,令普洛托亚感‘激’而羞愧。

    人类的军阵士兵开始移动,他们的速度一点都不慢,向着饿狼军团‘逼’近,巴洛克终于看清这些骑兵衣甲上的军团徽章图案了,两只鹰……或者说是一只双头鹰戴着皇冠,脚爪抓住一颗眼珠样式的东西,非常的狰狞!

    巴洛克不清楚这是哪一只军团的团徽,询问普洛托亚。普洛托亚‘露’出非常震惊的神‘色’:“该死,是奥德里亚十大军团之一的皇冠双头鹰军团,但是这不正常。按照规则,明年才会轮到皇冠双头鹰军团进入北方冻原清剿,今年应该是皇冠雄鹿。难道人类今年要发动一次大规模的‘春’季攻势吗?该死,我们毫无准备!”

    “所谓规则从来都是用来打破的,以往不变动,不代表永远不会变动。就像这次这样。突然的变动给我们制造了巨大的麻烦,甚至使我们陷入了非常大的被动之中。说这些没用,想要知道人类的诡计,需要先击败他们,抓住几个俘虏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巴洛克挥手对部下发出接敌的命令。四个百人队排列饿狼军阵,迎向了双头鹰的士兵。

    甫一接敌,其实即便是故平静的巴洛克都心里捏着一把汗。他虽然堪称呕心沥血,绞尽脑汁的创造了适合兽人的饿狼军阵,但那只是纸上谈兵,没有真正经历考验永远不知道有没有用。如果军阵不起用崩溃的话。他就不得不和安格雷扎因祖几个幻兽铠战士提前暴‘露’实力了。好在很快他就松了口气,因为饿狼军团的兽人表现的还不错,堪称完美!

    双头鹰的军阵其实以攻击为主,他们毕竟是一群骑兵,面对比‘蒙’的时候不得不采取守势。但很难发挥出山崩蹈海般的冲杀气势。如果是一群兽人步兵,那就没有什么顾忌了。当兽人的步兵军阵向前推进的时候,人类的骑兵统领‘露’出残忍的狞笑,发出号令,整个骑兵阵顿时散开变阵,然后化两个箭头状,从两侧冲击饿狼军阵。

    巴洛克并未出改变,他只是对身旁的巴罗坦点点头。让他带着一百座狼骑兵立刻向右侧冻原奔驰而去,状态散‘乱’仿佛承受不住压力逃窜的逃兵,或许是以往遇到的这种情形太多。并未引起人类的注意。

    即便发起骑兵攻击,人类的军阵也保持着一种非常奇妙的平衡,仿佛能够集中最大的力量如同箭头般撕开兽人的阵列。以往双头鹰的攻击几乎无往不利,都会给敌人造成很大麻烦,但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这些处处诡异的兽人没有丝毫慌‘乱’‘骚’动。数十面塔盾如同龟壳般垒砌叠加,虽然最初的几面塔盾被轻易的撕破击碎。几个来不及躲避的兽人立刻被人类的长剑或刺矛杀死,但紧随其后的塔盾堵死了漏‘洞’。同时一片数十根投矛从兽人后方如雨般投掷过来,无法伤害到守护严密的人类骑兵,到底刺伤了几匹马的‘腿’或眼睛,令进攻稍微受阻。

    兽人从来都不是只挨打不还手的种族,他们向来崇尚进攻,即便巴洛克创造的饿狼军阵以防御为主,也仍然改不了兽人的风格。索托,萨洛‘蒙’,还有亚图图与维林诺四个百夫长同时爆发兽战气,随后他们身边的十几个兽战气战士也同时‘激’发兽战气,启动饿狼军阵,在第一时间指挥士兵变化移动,已经因为严酷‘操’练而几乎做梦都背熟了阵列战队的兽人立刻行动起来。就在冲击最前的一切人类骑兵的注视下,刚刚只是看似整齐的兽人普通方阵,如同活过来一般向前出击,他们以十人小队为单位,迅速的分开整合,几个变化之间,最前面的十几个人类骑兵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脱离大队,被兽人团团包围了。他们还来不及惊恐喊叫,锋利的战斧和恐怖的钉头锤已经轰砸而来…………!

    当眼睁睁看着十几个人类骑兵被兽人分割包围,然后轻易击杀。指挥这支骑兵队的人类统领才怵然回神。这种变化令人措手不及,什么时候兽人学会使用战阵了?难道人类之中出现了叛徒?他首先想到了这一点!

    或许以往总是轻易击溃兽人军队,令人类的军团变得残忍冷酷的同时,承受能力也下降了许多。几十个人的死伤不算什么,回去后可以轻易补充,但兽人会军阵这个消息就令他们到底生出畏惧来。就像给自己找到了合适的理由,当再一次有十多个骑兵被分割剿杀,人类骑兵统领终于发出撤退的号令。他认为将这个消息带回去,即便是被兽人击败,折损再多的手下也值得。

    普洛托亚和咆哮部落族长诺尔特加震惊的说不出话,他们的手下也都目瞪口呆,仿佛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景象————眼前这些兽人展现出的队列移动和进击变化,还有由此产生的强大战力,轻易阻挡了双头鹰的骑兵,并且将他们剿杀了数十人,而自身只有最开始的几个兽人战死。这…………难道是军阵?兽人能学会军阵?突然,即便是自认对巴洛克有些了解的普洛托亚,也开始感受到这个年轻萨满的神秘,至于诺尔特加,他已经完全折服了!

    双头鹰的骑兵撤退了,他们正在脱离与饿狼军团的接触。好在他们都是骑兵,兽人的步兵根本追不上。但已经完全放心的巴洛克却‘露’出了残忍的笑容…………没那么容易,即便你们好像有些软弱可欺,没有任何理由不给他们造成更大的伤害,而且……巴洛克的座狼骑兵已经迂回到双头鹰骑兵的后方,是时候让座狼百人队试验一下另一种阵术了!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