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五十九章 突起变故
    巴洛克和诺尔特加的比斗最终成了一场盛会!对此他没有任何违和的感觉,更不会有被人看猴戏的羞辱感。因为对于兽人来说,彰显自己实力获得别人的认同,是一种很正常的行为。根本不是人类国度利用角斗士搏杀来赚取金钱和刺‘激’的比赛,两个种族认同感不一样,看待事物的视角也自然有差别。

    巴洛克也默认赶来观看的兽人围观,因为他发现这是展现苍狼部落实力,并迅速扩大苍狼部落影响力的最佳方式。要知道即便普洛托亚承诺会推荐他做联军副统领,但其他人并不认识巴洛克,也不清楚他的实力究竟如何,总会有阻挠和抵触。经过这次比斗之后,绝对会有改观。

    周围已经围上了近千人,几乎狂暴部落所有有头脸的勇士和长老都赶来。诺尔特加因为和普洛托亚表亲的关系,所以狂暴部落的兽人都熟悉他,知道他是一个力量巨大的强横战士,曾经单手摔倒一头健壮的公牛。仅仅在力气这一点上,号称部落第一勇士的普洛托亚都不敢轻言比他强。而看对面叫巴洛克的年轻兽人,一副英俊的令人妒忌的脸,怎么都不像是拥有巨大力气的人。

    仅仅在胯间围着一条简陋的兽皮遮挡,诺尔特加双脚跺地,双手擂‘胸’,仰头吼叫几声,一副彪悍粗鲁的模样,但表情非常谨慎,摆好架势对巴洛克叫道:“来吧,让我们搏斗,看谁才是第一勇士!”

    感觉被无视的普洛托亚瞪了表弟一眼,知道这个粗鲁的家伙就是这种‘性’格。也没怪罪,立刻盯紧中间的场地,他其实也很想看一看巴洛克褪去光环后的本体实力。

    两人相隔十多米对立,巴洛克很显然不像诺尔特加那样全神贯注,甚至给人的感觉好像心不在焉。这令诺尔特加有被轻视的感觉。心里暗怒,伏着身体弓腰向巴洛克扑过去,率先发起攻击。

    说好了不准使用萨满法术和兽战气,巴洛克的速度自然会受到一些影响。但他早就打定主意和诺尔特加光明正大的搏斗,用绝对的力量折服对手,并且也折服周围围观的狂暴部落族众。

    当诺尔特加扑到身前。双臂就要箍住他的腰的时候,巴洛克的双手已经落在诺尔特加粗壮的手臂上。猛然用力,那双手臂就再也无法寸进。

    这令诺尔特加大吃一惊,意识到自己低估了对手。他知道如果无法迅速擒住巴洛克的腰,自己弓着的身体就会遭受巴洛克的反击。所以他立刻‘抽’回胳膊。

    巴洛克没有阻止诺尔特加后撤,只是在他‘抽’手的时候,挥手在他的脖颈上砍了一下。诺尔特加只感觉脖子一阵发麻,倒也没有大碍,觑准时机再一次扑击。巴洛克还是没有躲避……也不打算躲避,针锋相对的冲上去,这次没有抓他的手背,迅疾的夹住诺尔特加的胳膊。让他暂时无法施力,然后巴洛克同时大吼一声,就这么推着黑熊般的汉子奔跑。几步之后用力一推,同时撒开双臂。诺尔特加站立不稳,仰头跌倒在地上。周围围观的兽人顿时发出一片惊叹和欢呼。

    要知道刚才巴洛克是纯粹以自己的力量推着诺尔特加奔跑,诺尔特加两条石柱般的粗‘腿’根本支撑不住这股巨大的推力,踉踉跄跄的最终还是被扔在地上。兽人崇拜强者,即便刚才有些取巧。但很显然看似瘦弱的巴洛克的力量绝对不比诺尔特加小。

    诺尔特加黑脸几乎成了紫‘色’,他还从来没有在力气上输的这么窝囊。从地上跳起来向巴洛克扑过去,巴洛克毫不示弱的迎上去。再次抵住了诺尔特加的冲击。他们两人就像两头牛抵角,各自浑身的肌‘肉’虬结紧绷,几乎根根兽‘毛’倒竖,陷入了短时间的僵持。

    突然,巴洛克猛然发力,令所有人大吃一惊……他居然在刚才的僵持里还留有余力!诺尔特加就感到双臂传来一股大力,胳膊被扭到背后,然后脖颈和后腰一阵剧痛,身体脱离了地面————他居然被巴洛克迅速制住,然后掐住脖子和后腰给生生举了起来!

    巴洛克大喝一声,将举着的诺尔特加抛出去,扔在几丈远的地上,摔得七荤八素,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抹去嘴巴的血,还要再冲上去。但巴洛克已经离开比斗场地,接过扎因祖递上的兽袍穿起来。

    “我们的比斗才刚开始,难道你要逃掉吗?”诺尔特加感觉受到羞辱,愤怒的对巴洛克大叫。即便是其他人也都有些不解,因为谁都看出两人只算刚刚热身,怎么巴洛克就不比了?

    “以后有机会再说吧,我们来麻烦了!”巴洛克表情严肃,伸手指了指南边的方向。

    所有人立刻向南面看去,但是除了一望无际的冻原和冒出来的绿草,并未有异样的情况!巴洛克对几个很显然是驻跸狂暴部落的萨满祭祀说道:“用灵魂鹰眼术看一下。”

    灵魂鹰眼术是萨满祭祀最基础的法术,几乎所有萨满都会。几个祭祀施展法术向南方望去,其中一人立刻大叫:“不好,一群兽人正在被追杀,追他们的是人类的骑兵……先祖之灵在上,这不可能!人类怎么可能这么早入侵冻原?斥候明明探查到养马地草原的皇冠雄鹿军团没有丝毫调动的迹象……!”

    现在说那些都是废话,遥遥的远处那一幕已经证明了一些什么。七零八落狼狈逃命的兽人伏在马背上狂奔,身后一群衣甲鲜明的人类骑兵在不疾不徐的追击,他们的队列里有一个旗手,高举着属于奥德里亚帝国的旗帜,只是并未有专属军团的徽章,一时间无法得知究竟是哪支军团。

    弓箭不停的‘射’出,前面奔逃的兽人陆续中箭,从马背上摔下来。追击的人直接从落马的兽人身上踩踏过去,完全不顾那些人临死的凄厉惨叫。

    人类骑兵来袭!狂暴部落的人顿时‘乱’一团。联军尚未组建,大部分的部落族长都还在来此的路上,他们根本还没准备好。被人类骑兵追击的兽人并不属于狂暴部落,很可能就是某一个准备赶来狂暴部落参加联军的兽人小部落。被人类骑兵半路伏击了。

    普洛托亚大吼一声震慑住畏惧惊慌的人群,伴随他的吼叫,从后方部落营地里猛冲出一头庞然大物,咕咚咕咚的几步窜到普洛托亚的身边,正是比‘蒙’巨兽阿巴斯。比‘蒙’低下头,普洛托亚跳上阿巴斯的头顶。回头对几个部落兽人叫道:“去禀告我的父亲克鲁图,让他立刻集结部落士兵准备抗敌,我先去阻挡该死的人类杂种。”比‘蒙’巨大的身体站起来,大步向着远处人类骑兵的方向奔去。

    进入‘春’天,许多年轻力壮的兽人都四散到周围很远的地方牧放牲畜。短时内根本无法全部召集。在这种‘混’‘乱’的时刻,普洛托亚不得不先去拖延时间,为集结士兵争取时间。

    三个狂暴部落的驻跸祭祀似乎商量了几句,然后的表现令冷眼旁观的巴洛克感到不齿,同时深深的对萨满祭祀长老会产生了严重怀疑。那三位萨满居然召集了自己的护卫士兵,悄然的退向部落聚居地。要知道他们三个的护卫足有一百多个强大的战士,却只为了自身安危不敢向人类骑兵发起攻击。而周围的兽人居然对此毫无所觉,或者说是漠然习以为常了。巴洛克产生一个念头…………如果萨满长老会的人都是这般。那么自己似乎没有必要去证明什么了!

    人类的骑兵肆无忌惮,已经追击的越来越近,此时只有数哩距离。甚至普通的兽人凭借‘肉’眼也能看清黑压压的一片。被他们追赶的兽人方才还有数百,此时只剩寥寥几十个人还在为了活命而奔逃。但也是强弩之末,不出意外根本无法逃脱。

    普洛托亚和比‘蒙’已经冲到了人类骑兵身前,狂暴的凶兽发威,横冲直撞,十多匹马连带背上的骑士被撞飞。靠的最近的几个骑兵更是直接被砸成‘肉’糜,气势一时无两。但人类的军队好像已经熟悉了对付这种恐怖巨兽的方式。在最开始损失了十多人后,所有骑兵立刻集结收拢。五百多战士摆出一种很奇妙的阵势,在其中斗气武士的联结下,产生了非常惊人的效果————比‘蒙’那恐怖的锤击力量居然被成功分散抵消,骑兵军阵最开始还会如‘波’‘浪’般震颤,仿佛随时都会崩溃。但随着士兵的联结默契,这种单纯防御的情形不再出现,反而开始有弓箭手向比‘蒙’‘射’箭攻击。人类的箭簇都是矮人特殊打造的‘精’品,即便杀不了比‘蒙’,也能给它造成轻伤,拖延的久了,比‘蒙’的力量终究会消弱,而身上受的小伤最终会积累成大伤重伤,如果此时再有…………!

    巴洛克很快发现自己的预感恐怕要成真,普洛托亚已经跳下比‘蒙’的肩膀,通过平等盟约借到巨兽的一部分力量,疯狂的攻击人类军阵,阻拦他们前进的脚步,为部落军队争取集结的时间。透过灵魂鹰眼,巴洛克发现军阵中间有一些变化,似乎在酝酿什么。平视的情况下,太远他看不太清,向冰霜巨狼拉克发出示意,拉克立刻会意,庞大的身躯伏在地上,它的灵兽之体已经从身体里逸出,浮在半空观察。巴洛克透过拉克的眼睛很快看到了军阵内部在准备的东西,这令他大吃一惊!

    他太熟悉那东西了,是魔法巨弩!几个身着魔法袍的人正在‘操’。毫无疑问,只有人类最‘精’锐的军团才会配备这种战略级的武器。眼前这些很像是一个‘阴’谋,一个专‘门’为了对付比‘蒙’巨兽的‘阴’谋!

    魔法巨弩的威力无与伦比,穿透力极其可怕,哪怕是比‘蒙’的钢铁之躯也无法阻挡其攻击。阿巴斯就在军阵的身前,普洛托亚在离它数十丈的另一侧攻击军阵,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军阵中间的‘阴’谋。如此近的距离,魔法巨弩能够非常容易的瞄准比‘蒙’的头颅或着心脏,一旦遭受致命伤害,周围不会再有魔鬼鱼来救阿巴斯的‘性’命……!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