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五十八章 展现实力
    “巴洛克兄弟,住手,住手……!”遥遥的从狂暴部落营地方向传来呼喊,普洛托亚骑着一匹马向这里狂奔。.: 。而此时饿狼军团的士兵已经将最后一个咆哮部落的战士从棕熊背上拖下来,锋利的武器抵在他们的脖颈或‘胸’膛,让他们都不敢轻举妄动。唯一还站着的,只剩下咆哮部落的族长诺尔特加!

    三根锋利的冲击矛顶在诺尔特加的前‘胸’后背,大汉气喘吁吁,几乎气的发疯,却因为技不如人,只能干生气。五十多个棕熊骑兵,坚持了不足几分钟就被全部掀翻。甚至他们什么时候被人从背后包抄了都不知道,羞愧的要死,却输的心服口服。只不过对苍狼部落的族长却很不服气,诺尔特加向巴洛克提出挑战,没有得到回应,这让他认为是巴洛克胆怯了。

    普洛托亚终于赶过来,气喘吁吁的跳下马背,左右看了看,没有人战死甚至没有人受太重的伤。这令他松了口气,哈哈大笑的迎向巴洛克,两人狠狠的拥抱。“欢迎你,巴洛克兄弟,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我还以为至少要再等几天呢!”

    “狂暴部落的好兄弟邀请,我自然要赶快过来。”巴洛克笑着和普洛托亚说话,两人只顾着‘交’谈,似乎无视了旁边的阶下囚棕熊骑兵和尴尬的诺尔特加。

    “对了,听说你战胜断首部落,将他们吞并了?”普洛托亚看着跟随巴洛克的五百多‘精’锐兽人,不得不相信了刚才那个斥候小队长的禀报。即便知道巴洛克很厉害,还是感觉不可思议……一个五百人的小部落吞并两千人的断首部落,总感觉像是撒谎。

    “很显然……。”巴洛克摊摊手。故无奈的道:“我们不想与任何部落为敌,但是断首部落却不这么想。他们趁着去年那场雪灾,大肆吞并周围的小部落,甚至最后生出贪婪,想要偷袭我的部落。你知道的。我们苍狼部落不惹事不代表我们畏惧,我们奉行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既然他想对我们不利,那我们只好吞并他们了。”

    “是的是的,断首部落的海察加就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家伙,根本不像一个兽人。如果是我的部落遭受偷袭。我也会像你一样。”普洛托亚说道,陡然想起一事,立刻又问:“巴洛克,在断首部落驻跸的两位萨满呢?你有没有对他们……!”

    “没有,我也是一个萨满。对于廷加和阿莫萨满保持了最大的敬意,而且他们接受了我的邀请,已经驻跸在我们苍狼部落里。”巴洛克面不改‘色’的说出早就想好的谎言:“不过去年冬,两位萨满说要帮我引荐给他们的老师,然后才好由他们的老师带我去萨满长老会的奇迹之谷。所以早在两个多月前廷加和阿莫萨满就离开了苍狼部落,提前赶去狼牙部落拜访他们的老师。算算时间,此时应该快回来了吧!”

    普洛托亚表情沉重,叹息的对巴洛克道:“巴洛克兄弟。很抱歉要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而且这个不幸还和我有直接的关系……廷加和阿莫两位萨满……他们已经再也回不去你的苍狼部落了!”

    “什么?普洛托亚,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巴洛克‘大吃一惊’,急忙问道。

    “你知道我去年冬天的事。我和阿巴斯追踪教廷的天巡战士复仇,可惜当时只杀了一个家伙,另外两个家伙逃窜了。我追赶了他们很久,他们跑到了距离你们苍狼部落聚居地只有一百哩远,我才追上。这两个人类的杂种半路屠杀了一队兽人。直到我杀死了他们,才发现。被杀的正是廷加和阿莫两位萨满,还有他们的护卫士兵。”普洛托亚带着哀痛和歉意的说道。

    巴洛克满脸的‘悲愤’和‘哀伤’。什么都没说,静静的站了很久。才吐出一口闷气:“这不怪你,一切都是人类教廷的罪孽。我们只有多杀一些入侵冻原的人类士兵,保护好我们的家,两位萨满会安息的。”

    “好了,我们不要想这些事了,快来,让我好好款待苍狼部落的兄弟。”普洛托亚抛掉不好的情绪,兽人部落里年年都会因为战死,而遭遇生死离别,所有人‘精’神已经极度坚韧,悲伤只是一会儿。

    巴洛克这才指了指尴尬的站立,几乎被遗忘的诺尔特加:“这位诺尔特加说是咆哮部落的族长,居然来挑衅我们,我给了他们点教训。普洛托亚,这里是你们狂暴部落的地方,我将他‘交’给你处置。”

    普洛托亚回头恶狠狠的踹了诺尔特加一脚,骂道:“‘混’蛋,你早晚被自己的鲁莽害死。立刻向巴洛克道歉,否则我这就将你赶出部落,带着你的手下滚回去……哪怕你是我的表弟也不行。”原来如此,诺尔特加居然和普洛托亚是表兄弟,巴洛克恍然。

    “我不服,兽人凭自己的力量说话,巴洛克如果战胜我,我才会向他道歉。一个只知道躲在后面,让族人保护的族长,得不到我的尊敬。”诺尔特加粗声粗气的叫道,虽然有些畏惧普洛托亚,还是固执的坚持不服输。

    嘿,普洛托亚气笑了:“诺尔特加表弟,你能够战胜我么?你要知道,如果没有阿巴斯帮忙,即便是两个我也不是巴洛克兄弟的对手。”

    “这不可能!”诺尔特加立刻抬起头,吃惊的大叫。要知道普洛托亚即便不借用比‘蒙’巨兽的力量,他本是也是一个即将步入天空级的战士。诺尔特加和自己的表兄不知道比斗过多少次,每一次都输的很惨。

    “抱歉,巴洛克兄弟,这个‘混’蛋就是这样的脾气,你不给他足够的教训,他死不悔改。不要给我留情面,你就狠狠的教训他一下吧。”普洛托亚也有些无奈,只好对巴洛克苦笑道。

    巴洛克最喜欢这种浑头浑脑的家伙。因为他们一旦对你信服,会是最忠实的战士,能够完美的执行你的任何命令。为了在联军中发挥足够的影响力,他当然不介意折服诺尔特加。

    “我是一个萨满祭祀,但是我同样也是一个兽战气武士。已经步入大地级的巅峰。诺尔特加族长,你准备和我比什么?当然,如果要单纯用本身力量搏斗的话,我也可以告诉你。我曾经在人类世界的角斗场待过,为了生存和自由,我曾经与最强横的人类角斗士搏命。我曾经赤手空拳与能够轻易击杀草原狮的两只沙漠猛兽大沙蜥厮杀,并且最终击杀它们获胜。…………。”

    很显然巴洛克不会说谎,也没有必要说谎。诺尔特加的表情已经有些呆滞,他突然感到自己好像哪里错了。眼前这个年轻兽人,那副过于英俊温和的外表成功欺骗了他。让他以为巴洛克和其他萨满一样,除了萨满法术之外,本体实力极其有限。但万万没想到他居然还是一个兽战气武士,而且已经步入大地级的巅峰,也就是说和普洛托亚实力均等。

    就算这些出乎预料,诺尔特加原本还有点脑筋,认为大不了只和他比*力量的搏斗。但巴洛克接下来的那番话让他失去了任何侥幸。…………哪怕是偏居一隅的冻原兽人也都知道,人类世界对于格斗术最‘精’通的既不是斗气武士。也不是传说中的幻铠战士,而是那些角斗场里的角斗士。因为他们没有斗气,没有其他的选择方式。只有锻炼本身的力量和技巧才能在血腥的角斗场上厮杀保命,也因此他们的格斗术是无与伦比的。巴洛克能够战胜强大的角斗士,他的格斗实力肯定差不到哪儿去。一时间,诺尔特加难得的纠结了。

    巴洛克‘露’出了嘲讽的表情,这令诺尔特加顿时黑脸羞的通红,不管不顾的大吼道:“我们用兽人的方式搏斗。你不准用萨满法术和其他的力量,我不用兽战气。你如果能够在力量上击败我。我就心服口服。以后在冻原西部的地域,咆哮部落一切都听从你的指挥。”

    还不傻。至少回避了纯格斗的方式,如果仅仅是比斗力气的话,巴洛克这种稍显修长的体格还真无法与诺尔特加的黑熊般的身体媲美。当然,如果这么想的话,可就大错特错了。

    巴洛克接受了诺尔特加的挑战,一时间最兴奋的不是参与者两人,而是巴洛克身后的饿狼军团。新加入的兽人战士们早就听老兵们吹嘘过巴洛克昔日的光辉事迹,老兵们每次说起巴洛克族长昔年在人类帕丁顿王国角斗场里的血腥表现,都会兴奋难耐。一直以来巴洛克给新加入的族人一种威严和高贵的感觉,萨满祭祀和巫医的双重身份,令所有人敬畏臣服。新战士从未见过巴洛克拿着武器或赤手空拳的与敌搏斗,今天绝对是一个极其难得的机会。几个百夫长立刻带着自己的手下后退清出场地,然后呈半圆状布列,手里的武器并未垂下,依然全神以待。他们整齐划一的队列和严明纪律令普洛托亚也感到震惊。

    巴洛克脱下身上那部落里的‘女’兽人用最好的兽皮缝制的萨满兽袍,与诺尔特加一样‘精’赤着上身。他身上如银般的兽‘毛’几乎透明,能够清晰看清浑身结实的肌‘肉’,居然并不比黑熊一般的诺尔特加瘦弱。至于相貌,出身号称最高贵的霜狼氏族,巴洛克的英俊是诺尔特加无法企及的。此时狂暴部落里早已被惊动,得知新来的苍狼部落族长要和诺尔特加搏斗,已经有很多人骑着马跑来看热闹,这里面‘女’兽人也不少。几乎所有‘女’人无分老幼,都盯着巴洛克看,眼中透出的是毫不掩饰的火热。

    战熊氏族和蛮熊氏族的兽人全部五大三粗,浑身黑‘毛’,粗俗难看。巴洛克这样一个在霜狼氏族里都极为少见的英俊兽人,而是还是一个年轻的族长,萨满祭祀,如此多的光环笼罩之下,仅仅一见面,就给他吸引了一大批的崇拜者,当然,都是‘女’兽人!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