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五十六章 普洛托亚的邀请
    巴洛克在和老撒阿丁学习楔形的索契文。这种古老的兽族文字对他来说并不晦涩,而且因为索契文和地球上自己的母语有些相似的缘故,加上两个灵魂融合的强大学习领悟能力,巴洛克的进展堪称神速,即便神经粗大的老撒阿丁都震惊的目瞪口呆。

    在学这种文字的时候,发生了一个小状况。席琳与其说是一个魔法师,更不如说是一个学者来的妥当一些。她对这种神秘的文字也很感兴趣,便和巴洛克一起跟随老撒阿丁学习。虽然没有巴洛克那种恐怖的变态速度,半个月后,也已经认识了数百个字形,已经能够理解一些简单的话语了。

    某一天早晨,巴洛克醒来后,忽然发现席琳依然熟睡。要知道以往席琳都是和他一起醒过来的,他推醒了席琳,看到席琳的眼神有些茫然无神。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昨夜他折腾的太晚,或许席琳还没恢复‘精’力。只不过在吃完早餐,两人去和撒阿丁继续学习的时候,席琳望着灰矮人用索契文记录的卷轴书籍,突然脸‘色’大变…………她居然一夜之间遗忘了大半已经记住的索契文字。

    巴洛克立刻联想到索契文从索伦大陆销声匿迹的诡异情景,很显然这就像是一个诅咒,所有大陆上的生灵都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抹去了对这种文字的记忆,哪怕是学习接触,很快也会忘记。灰矮人之所以幸免,应该是因为他们很早之前躲进了大山之中,侥幸逃避了这个诅咒。而巴洛克自己没有丝毫问题,是因为他的一半灵魂来自地球。对这种诅咒免疫。

    仔细揣摩,巴洛克猜测这个神秘力量的诅咒是在灰矮人躲进大山之后才降临大陆的,而那个时候正是兽族开始步入衰落的时期,两者之间如果说没有联系,打死他都不信!由此巴洛克得出一个惊人的推断————兽族并不是在人类手中被击败而陷入衰落。而是在暗中有某股神秘力量推动。

    他忍不住左右看了看天空,能够诅咒整个大陆的神秘力量,很显然已经超脱了普通生灵的范畴,或许就是那些人类信仰的神吧?巴洛克认为自己还需要继续夹着尾巴,在‘弄’懂这力量究竟对自己有多大威胁,在自己获得更多信仰之力发生脱胎换骨的力量蜕变之前。都要低调。

    突发奇想,巴洛克让席琳放松心神,然后提取一丝魂海的紫‘色’力量,进入席琳的‘精’神海。那丝力量在席琳的‘精’神海里并不被排斥,或许是因为和巴洛克亲密的关系。反而顺利的融入其中。然后奇迹般的,席琳头疼了片刻,被遗忘的索契文重新忆起。

    这个秘密巴洛克不准席琳告诉任何人,他心中萌生了信心…………追根究底,他最大的仗势既不是萨满之力,也不是希伯来顿狼兽化铠,而是这一丝他被雷劈,穿越来索伦大陆之时。跟随而来的紫‘色’雷电力量。只要这股力量足够大,足够强,巴洛克就敢于面对任何势力。任何人……哪怕是暗处的所谓神!

    自从得知灰矮人的地‘穴’坑道挖通了昆都玛雅山脉之后,苏珊就开始忙碌起来。她让巴洛克和灰矮人要来一大堆的坑道地图,一个一个岩‘穴’大厅,一条条坑道的追索,然后记录。忙碌几天之后,她勾画出一条路线。找到巴洛克。告诉他这条路线能够从灰矮人现在在建造的岩石城堡为起点,穿过几十个岩‘穴’大厅。经过数百里的跋涉,纵穿昆都玛雅山脉。可以在西北方的山脉对面抵达汉莎公国。

    这个‘女’人已经急不可耐,巴洛克也正想打通这条通道,既然他自己没有时间,不如给苏珊找些事做。他派一队‘精’锐兽人保护她的安全,然后又向老撒阿丁请求了一些老灰矮人做向导,帮助苏珊探索坑道,然后这个‘女’人带上足够的粮食,急匆匆的进入山中,已经离开许多天了。

    漫长岁月以来,灰矮人的先祖不停的挖矿开凿,山腹里的坑道和岩‘穴’多的即便是老撒阿丁也无法一一记清,有些地方甚至已经坍塌,探索的过程肯定漫长,不是十天半个月就能完成的。反正巴洛克几年内是没有‘精’力和实力帮助苏珊对付汉莎公国,也就由着这个‘女’人去忙吧!

    地上的积雪在融化,如刀的寒风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逐渐减弱,甚至透过‘露’出地面的那一层枯草,已经偶然有一丝绿意显现。‘春’天终于即将降临,而远方的朋友也送来了消息!

    巴洛克放下学习索契文,赶回了部落聚居地的小山,族人禀报他,有一小队兽人骑兵来求见,说是带来了战熊氏族,狂暴部落的普洛托亚的消息。

    巴洛克已经在灰矮人岩石城堡旁边找到了合适的聚居地,族里的年轻兽人除了从不放下的‘操’训外,其他时间都在清理空地,砍伐树木,搭建粗木屋,同时构筑将灰矮人的城堡也包括在内的巨大栅栏。此时已经盖起了一片简陋的木屋,族人开始陆陆续续的搬迁。原来聚居地的小山更多的成了一处前出的哨探警戒地,一个百人队的兽人驻扎在这里。

    来的是狂暴部落的斥候小队,他们每人带了三匹健壮的骏马,身上满是尘土,很显然日夜兼程的奔跑赶来。头领小队长向巴洛克恭敬的行礼,然后拿出一封兽皮卷轴……很显然普洛托亚告诉了这些斥候关于巴洛克的萨满身份,否则他们为方圆最强大兽人部落的战士,不会对一个小部落的族长如此恭敬。

    打开兽皮细看,是普洛托亚邀请巴洛克尽快赶去狂暴部落……带着苍狼部落的士兵,因为兽族联军即将组建,他希望巴洛克提前赶去,然后他才可以为巴洛克介绍其他部落的族长和勇士。普洛托亚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他再次提及,会让巴洛克做他的联军副手,如果联军战斗顺利的话,等人类兵团退却后,他还可以为巴洛克带路,一起去拜访霜狼氏族的大酋长……狼牙部落的奥尔图!简明利落,没有多余的话,最后是一个专属于比‘蒙’豢兽师的印记,这做不了假!

    积雪融化,‘露’出坚硬平坦的冻原地面,持久力更强的骏马有了用武之地,这也是之所以报信的斥候不骑座狼而是骑乘骏马的缘故。终于要上路了,一个冬天的坚持,一个冬天的刻苦‘操’训,苍狼部落来到北方冻原的第一个‘春’天,也是第一次面对与人类军团的战争,一切都到了检验的时刻。

    巴洛克不会傻到带走所有的力量,这次他只会带着五个百人队前去参战,也就是说还有四百多战士要留在部落看家,百夫长们争吵的面红耳赤,谁都想要去和人类的战场上战斗,显示自己的武勇。

    吵得不可开‘交’,最后还是巴洛克拿主意。首先巴罗坦统领的座狼骑兵百人队是一定要去的,安格雷和胡贝图斯的三十个大野猪重骑兵因为得到灰矮人的帮助,重新打造了全身披挂的重铠,换上锋利的巨大战斧,战斗力惊人,所以自然也不会错过。巴洛克直接点了穆鲁,图拉扬,洛恩汗三人的名字,将他们留下。因为经过几天的观察,格萨尔穿山甲的幻兽卵并未有问题,所以他已经催化了三颗兽卵,借用了灰矮人的一处偏僻的岩‘穴’大厅,帮助三人破开血脉壁垒,和穿山甲幻兽融合。一如既往,和巴罗坦他们融合火烈蜥幻兽的时候一样,他们三个也疼的死去活来,到现在还没恢复。而且幻兽刚刚融合,还需要一段时间相互理解适应,寻找释放最强力量的方式。所以这次战争他们不能去,连带着,洛恩汗和图拉扬手下的百人队也留在了部落里,着实令一些兽人沮丧不已。

    剩下的百夫长巴洛克让他们用公平的方式争取机会……不用兽战气,不用其他的力量,单纯的力量角力!谁能获胜谁就去。最后巴林塔和黑森以微弱的差距失败,亚图图和维格诺欢呼,为自己的百人队争取到了最后的名额。

    这样就是巴罗坦的座狼骑兵百人队,索托,萨洛‘蒙’,亚图图和维格诺四个兽人步兵百人队,加上安格雷和胡贝图斯统领的三十头大野猪重骑兵,再有扎因祖统领的三十个兽战气战士组成萨满护卫队,总共五百六十人的苍狼部落军队。

    族里的事情全部‘交’代给老齐亚德和卡玛大婶,一点‘私’心,又叮嘱穆鲁等心腹保护好席琳和苏珊两个‘女’人。悄悄赶去山脉脚下和灰矮人族长撒阿丁告别,带上足够的食物,巴洛克第二天就雷厉风行的跟随狂暴部落的斥候上路。

    那个小队的斥候直到走出很久都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普洛托亚派他们来的时候,明明说这是一个五六百人的中等部落。当时以为顶天能凑齐一百兽人战士就不错了。可是巴洛克萨满居然带着五百多武装到牙齿的战士上路。且不说一百只座狼骑兵,全身重甲令人眼红的大野猪重骑兵,即便那些普通的兽人步兵,也人人携带锋利巨大的锯齿重剑或战斧,或者粗大的钉头锤。尤其令人敬畏的是他们身上那股气势和如同人类军团般的严格纪律‘性’。斥候小队的队长也是一个老战士了,他经历过多场和人类的战斗,看过许多所谓的兽人‘精’锐,但不得不在内心承认……任何一个部落的士兵都比不上苍狼部落的兽人战士!或许这个‘春’天的战争会有些不一样…………斥候队长如此想。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