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五十四章 封印与不甘的邪恶声音
    普拉东完全失去了理智,他只知道疯狂的轰击秘银柱。。: 。万幸的是秘银柱可不是随便就能摧毁的,哪怕他累死,也不见得会‘弄’断。但是秘银柱上的纹络和索契文咒文势必要受到破坏,这同样会给封印留下隐患,巴洛克‘弄’不懂秘银柱中间的空间是做什么用的,但此时首先要阻止普拉东的举动。

    或许要击败甚至是杀死普拉东,巴洛克还有办法,但要在不伤害老矮人的情况下控制他,巴洛克就头痛了。

    普拉东身体粗壮的如同木墩,赤红着眼,挥舞着战锤疯狂攻击秘银柱。原本应该是白‘色’的矮人斗气之光,此时居然掺杂着丝丝的黑气。

    没办法,巴洛克必须出手。他拿起自己的战斧,格挡住普拉东的战锤。这个举动招惹了发狂的矮人,他转移了目标,向巴洛克攻击。

    巴洛克并不还手,只是被动挨打,但却一步步引着普拉东远离秘银柱,向着岩‘穴’大厅外走去。外面的人早就听到这里的动静,安格雷焦急的声音在外面大叫。巴洛克立刻喝止,不许他们靠近————一个失去理智的普拉东已经够他应付的,如果安格雷或者扎因祖再被控制,那即便是巴洛克也阻拦不住。

    刚刚将普拉东引‘诱’出岩‘穴’大厅,灰矮人立刻停住脚步,仿佛看透了巴洛克的‘阴’谋,赤红的眼神里透出嘲讽,转身折返。巴洛克一咬牙,扔掉战斧,合身扑上去死死的箍住灰矮人,将他拖了出来。向十几步远的坑道转折拖去。暴躁如雷的灰矮人发疯似得踢打巴洛克,甚至将战锤倒转砸击巴洛克的脑袋。巴洛克避开了头,肩膀却无法躲避,又被砸中好几下。即便隔着兽化铠,巴洛克的半个身体也变得麻木不堪。骨骼似乎都出现裂缝了!

    好在巴洛克也发了狠,撑着被普拉东轰击,最终还是拖着他远离了岩‘穴’大厅,转过坑道拐角,已经焦躁不堪的安格雷和扎因祖立刻扑了上来。他们已经融合了火烈蜥兽化铠,接替巴洛克抱紧了普拉东。或许远离了黑暗‘洞’窟。那邪恶力量的控制力减弱,也或许火烈蜥幻兽的赤炎气息有压制邪恶力量的缘故,普拉东逐渐停止狂躁,陷入了昏‘迷’,好在没有生命危险。

    巴洛克拖着重伤的半个身体。不得不再次折返回岩‘穴’大厅。他自始至终除了感受到‘阴’寒之外,没有任何失去理智的举动。好像那邪恶的力量无法左右他。

    黑暗‘洞’窟依然没有合拢,肯定是哪里出现了问题,这座封印星阵无论是构造还是所使用的纹络,文字,都完全不同,除非巴洛克学会了索契文,否则根本看不懂。他有些焦躁。黑暗‘洞’窟里的邪恶气息并未增加,但也没有丝毫减少,巴洛克甚至能够听到隐隐有嘶嘶的声音传出。似乎很遥远,但正在接近。

    巴洛克忽然想起什么,他迅速转到另外一根秘银柱后面,果然也有一处凸起,用力按下。‘露’出了里面的空间。但那并不是空的,里面有东西。巴洛克瞬间明白了什么。

    在秘银柱中间,是一根有他大‘腿’粗的浅白‘色’木头。巴洛克不敢随意‘抽’出来,他只是将手放上去触‘摸’。一股勃勃的生机瞬间如‘潮’水般从手掌袭来。六根秘银柱其中的五根陡然爆发耀眼的白芒,整个岩‘穴’大厅光耀如白昼,巴洛克受伤的左肩像被浸泡在温热的水中,带着一丝丝的清凉,受伤的骨骼和肌‘肉’迅速修复如初。巴洛克浑身‘激’动的颤抖…………如果此时再不知道这浅白‘色’的木头是什么,那他真就是白痴了!

    先祖之灵在上,澎湃的生命力,恐怖的治愈力量,这绝对是生命之树的树芯!当年兽族大萨满是用了六根生命之树树芯构建的封印星阵,将邪恶力量封印在了黑暗‘洞’窟里。

    有那么一刻,巴洛克生出了不可遏止的贪婪,没有任何人比巴洛克更清楚生命之树树芯对萨满祭祀的‘诱’‘惑’究竟有多大。身上银‘色’小狼所化的铠甲在不停的震动,三颗顿狼幻兽卵也在他‘胸’口翻腾。生命之树的树芯力量太‘精’纯了,除了黑暗邪恶生物,对任何其他生灵来说都是最好的力量源泉。银‘色’小狼直接大叫:“给我们兄弟一根树芯,只要一根,我的兄弟就能立刻孵化,并且马上拥有和我一样强的力量。如果你将五根树芯都给我们……!”

    “闭嘴,你一根都得不到…………除非不受压制的邪恶力量冲出来后,你能够将它击败。”巴洛克直接泼冷水,银‘色’小狼立刻蔫了。他有自知之明,即便是力量全盛,也不见得能够和封印的邪恶力量抗衡。

    巴洛克很快淡定下来,这里的五根生命之树树芯绝对不能动,至少在有了替代办法之前不能动。刚刚在身周围绕的黑‘色’气息立刻消散,他似乎听到了一声不甘的低吼。不禁得意的一笑……魂海内的紫‘色’力量有指头粗了,已经壮大了许多,在身周释放一点缭绕,令那些黑‘色’气息像遇到最恐怖事物似的退避。这才是巴洛克的底气所在,紫‘色’雷电力量一出,百无避忌!

    一一查看五根秘银柱,里面都有一个生命之树树芯。巴洛克开始头疼,很显然,第六根秘银柱里也有一根树芯,但此时已经不见了。出去询问灰矮人,他们居然对此茫然不知,根本不知道所谓石柱里还有机关。即便最开始扳倒石柱的灰矮人工匠或许知道,但他们都在破开封印的时候就把冲出来的地‘穴’妖‘精’全部杀死,也就是说那根树芯不知所踪了,很可能已经被扔进了黑暗‘洞’窟里。

    邪恶力量冲不出来,但他能够派出自己的爪牙,虽然力量弱小一些,但时间久了,总能逐渐撕破封印。黑暗‘洞’窟里的嘶嘶声音越来越近,巴洛克猜测可能是深处的邪恶力量意识到了危机。耗费更多的力量要派出别的强大爪牙来对付自己,他必须抓紧时间了!

    值得庆幸的是,地‘穴’妖‘精’被黑暗腐蚀了,他们根本不敢触碰六根秘银柱,更别说里面的树芯。也让封印没有遭到彻底破坏。非常无奈,但也只能这样了!巴洛克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自己的那个图腾柱。虽然只是生命之树的枝干,总好过没有。

    图腾柱严丝合缝的推进了秘银柱的中心空间,仿佛量身打造。巴洛克关闭缺口,六根秘银柱全都亮起来,地上镶嵌的魔晶魔核映照着白光。形成巨大的星空神奇景象,如同夜空般璀璨,中间的黑暗‘洞’窟逐渐开始合拢,那个邪恶力量的气息透过‘洞’窟传来,冰冷。愤怒,嘶嘶的声音越来越近,似乎爪牙就要赶来!

    巴洛克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他醒悟到自己正在接触的,可能就是兽人萨满最纯正的星空图腾阵的力量运转的一种形式。他手中有一套星空图腾阵的石板,但因为是大陆通用语书写而成,巴洛克猜测那肯定是简化版本,和纯正索契文的图腾阵不可同日而语。他沉下心。仔细体悟这种星辰的感觉,这对他将来萨满之路有着不可估量的助益。

    黑暗‘洞’窟逐渐合拢,只剩几尺空间的时候。突然从底下探出一个遍布鳞片的头颅,仿佛鳄鱼,又仿佛蜥蜴,前肢抓住边沿疯狂的摇晃,想要爬出来,其遍布鳞甲的身上有一层土黄‘色’透着黑气的光芒。巴洛克吃了一惊。银‘色’小狼告诉他,这是一条幻兽。被侵蚀了的幻兽,已经成年了。

    巴洛克立刻如临大敌。银‘色’小狼不成熟,即便面对最低阶的成年幻兽,也很危险。好在他的担忧很快消散,‘洞’窟收紧,将这个蜥蜴或是鳄鱼的幻兽死死的卡住。它身上的土黄‘色’光芒耀眼,发出嘶嘶的吼叫却无能为力,眼看就要被生生挤压成两半。突然,这只幻兽意识到自己要死了,它的眼睛里的黑气消散了许多,仿佛有了自己的理智,非常人‘性’化的看着巴洛克,张开嘴吐出三颗黄‘色’的‘鸡’蛋大小的兽卵,低低的吼叫。

    巴洛克意识到什么,对着幻兽点点头,下一刻,‘洞’窟完全合拢,这只幻兽被切成两半,身体的土黄光爆散,它的身体随即消散在空气中,只遗留下了一颗黄褐‘色’的幻晶。在消失的那一刻,那双眼睛兀自盯着地上的三颗兽卵!

    巴洛克被感动,伟大的母爱,即便被腐蚀的生灵,在死亡的那一刻母‘性’恢复,不忘挽救自己的孩子。

    黑‘色’气息带着最后的不甘散去,巴洛克仿佛听到了一个声音在吼叫:我记住你的气息了,我会回来的,我会回来…………!

    无视那个声音,巴洛克捡起幻晶和三颗幻兽卵,老希伯来顿狼遗留在他脑海里的光团立刻透‘露’出一些关于这种幻兽的讯息————虽然已经没有了灵魂意识,但老顿狼留下的光团就像是巴洛克的幻兽百科全书,可以让他认识任何一种幻兽!

    中级幻兽,土系的格萨尔穿山甲,这就是眼前的幻兽。巴洛克用灵魂鹰眼透视,然后放心…………没有孵化的幻兽还没有属于自己的意识,是邪恶力量所无法腐蚀的,所以三颗幻兽卵没有任何问题。穆鲁,图拉扬,还有洛恩汗,他们三个也是时候拥有兽化铠了……巴洛克笑的很开心!

    危机暂时结束了,虽然替代的图腾柱并不完美,但毕竟也是生命之树的枝干,能够坚持很长时间,短时内不必担心。这间岩‘穴’大厅必须严密封闭,除了巴洛克本人,任何人都不准靠近。

    走出去,来到等在外面的兽人和灰矮人身边。普拉东已经苏醒,似乎知道了自己刚才的为,老矮人面‘露’惭愧之‘色’。所有人忐忑的看着巴洛克,等待他说出希望听到的消息。

    “黑暗‘洞’窟已经再次封印,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必再担心了!”巴洛克‘露’出令人安心的笑容,说道。

    所有人立刻发出欢呼!剩下的地‘穴’妖‘精’残余,已经不是太大威胁了!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