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天衣无缝
    巴洛克藏好之后只过了几分钟,远处就出现了两个身影狂奔而来,他们的速度惊人,甚至比巴罗坦他们完全融合火烈蜥兽化铠之后,用巅峰力量奔跑的速度还要快得多。。: 。当身影接近,不必银‘色’小狼再次提醒,巴洛克也立刻知道了这究竟是些什么人————图伦魔蝎幻铠,教廷的天巡战士!

    两个人已经完全开启了幻晶铠甲的力量,体型格外巨大,直如两米半高的兽人壮汉。全身被盔甲般的深红‘色’坚固外壳包裹,仿佛两只人立的蝎子,身后一条粗如胳膊,一丈多长的蝎尾在左右摆动,蝎尾针散发着幽蓝的光泽,显然蕴有剧毒。即便在暗夜中,巴洛克也透过夜空看到分明,在天巡战士的幻晶铠甲左‘胸’上,都有一个浮雕般的纹饰,正是教廷的光明山图案!

    巴洛克自认不是天巡武士的对手,更何况敌人是两个,一旦暴‘露’,哪怕有银‘色’小狼和拉克帮忙,也只有饮恨的份儿。他更加小心的屏住呼吸,同时魂海里不停的抱怨银‘色’小狼:“你不是吹嘘希伯来顿狼灵觉无人能及,称霸整个索伦大陆吗?为什么两个图伦魔蝎幻铠武士都来到身边了,你居然发现不了?”

    银‘色’小狼很显然也傻了眼,不知道究竟哪里出了问题,它确实一点都没察觉到,甚至此刻两个天巡武士就在不远处,他闭上眼后也感觉不到任何幻晶铠甲的气息…………等等,幻晶?对了,我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

    银‘色’小狼懊恼的在魂海中解释:“都要怪刚才吞掉的那颗图伦魔蝎幻晶,我需要吸收它的‘精’粹力量。但属于魔蝎的气息和毒素力量都被摒弃,所以就在我的身外形成了一层更加浓郁的魔蝎气息。遮挡住我对远处传来的图伦魔蝎力量的察觉……嗯嗯……等我消化了那些力量,应该就没问题了!”小狼不好意思,扭捏的说道。

    “什么,你把魔蝎的毒素都摒弃掉了?那会不会让我中毒?会不会让天巡武士察觉到我们的藏身地?”巴洛克有些着急的问。

    “别担心。我们希伯来顿狼的隐匿秘术整个大陆都是数一数二,还没哪个教廷的‘混’蛋能够发现!”银‘色’小狼再次开始吹嘘,但这次到底知道自己出了糗,不忘反过来夸一夸巴洛克:“而且你也太小瞧萨满巫医的能力了,我以前曾经听父亲说起过,兽人的萨满巫医之所以遭到人类的忌惮。并将这一传承给差点毁掉,就是因为巫医的修复和医治力量太变态。你们几乎号称毒不死,甚至比号称不惧毒素的比‘蒙’也不遑多让。区区图伦魔蝎的毒素,难不倒你。”

    总算从小狼口里听到顺耳的话了,巴洛克很满意。就放过了它。此时两个天巡战士已经发现死了一地的兽人,而且他们一下子就察觉到了图伦魔蝎幻晶的气息。其中一个天巡战士惶急的脸上‘露’出喜‘色’,对另外一人说道:“是图伦魔蝎幻晶的气息,而且还没消散,周围应该有我们的人。或许他们也来冻原执行秘密任务,快,我们尽量‘弄’出动静,召唤周围的同伴来帮忙。”

    另外一人担忧的道:“我们如果大叫。岂不是将那头比‘蒙’和兽人杂种招惹过来?”

    “呸,比‘蒙’的速度快的惊人,难道你以为我们还能逃得了么?想想奈哲尔是怎么死的?我们不能总是逃。否则将后背‘交’给比‘蒙’凶兽,总会被它追上活活踩死。我们召唤周围的同伴,一起对付比‘蒙’,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

    不再反驳,两个天巡战士达成了一致,他们深吸一口气。同时发出凄厉的吼叫声,仿佛频死的野兽。声音传出去极远。期冀着召唤到周围可能存在的天巡战士。

    “哈哈,人类的杂种蝎子。想要喊救命吗?这里是北方冻原,我们兽人的地盘,没人会来救你们,今天你们都要死,我很快就送你们和刚才那个杂种去你们人类的地狱伴。”伴随着小山般的庞大身躯如狂风,如重锤,轰然窜来,站在比‘蒙’阿巴斯头顶上的普洛托亚发出狂笑,满脸狰狞的看着阿巴斯脚下的两个天巡战士!

    普洛托亚感觉非常幸运,在苍狼部落的巴洛克萨满的帮助下,救活了阿巴斯。等比‘蒙’巨兽稍微恢复,他就迫不及待的去寻找偷袭者报仇。原本不抱希望,毕竟谁都不会在原地逗留等着仇家去报仇。可是普洛托亚再次回到遇袭的那条狭道,居然成功追寻到了那些偷袭者的踪迹。一路‘摸’索,线索时断时续,终于让他在奥德里亚帝国养马地草原的边境追上。

    空旷的大地上,完全没有阻滞的比‘蒙’巨兽就是一切敌人的噩梦。三个图伦魔蝎战士根本不是对手,而且普洛托亚深恨这些人,居然第一次没有光明正大的战斗,而是和阿巴斯偷袭。也选择了一处地势狭窄的丘陵,伪装成一块土褐‘色’的山丘,当三个天巡武士稍微分散开,突然爆发攻击。距离最近的一个天巡战士甚至来不及躲避,就被阿巴斯狠狠的踩在了脚下。

    幻晶铠甲的防护力能够让这个战士稍微坚持一下,但比‘蒙’发狂的抓住这个人的‘腿’,狠狠的抡起来在地上猛砸,最后甚至将他活活的撕裂成两半,恐怖的仿佛恶魔。另外两个天巡武士吓破了胆,即便养马地草原近在咫尺,也不敢踏过去一步,转头向冻原深处逃跑。这么多天来,他们已经深入了一千多哩,最终跑到苍狼部落周围,察觉到了其他图伦魔蝎的气息,以为有同伴出现,这才准备拼一拼!当然,如果他们知道这只是巴洛克的一个小把戏,他们绝对会哭着骂娘……!

    图伦魔蝎幻铠武士从来不是以力量见长,他们的攻击凭借的是速度,剧毒,和锋利的蝎尾针。一旦他们拼命。能够刺穿比‘蒙’心脏的蝎尾针,也会令阿巴斯忌惮……也仅仅是忌惮而已。

    普洛托亚此时也发现了地上的兽人尸体,从两根歪倒的图腾柱,他知道有萨满祭祀遇难了!自然而然,这一切都让他归罪于就站在兽人尸体旁边的天巡战士。

    每一个萨满祭祀都是兽人最宝贵的力量。没想到一下子就死了两个,普洛托亚气的发疯,疯狂的大吼:“该死,你们害了萨满祭祀……我要杀了你们,我要让阿巴斯活活吃了你们!”

    躲在暗处的巴洛克惊讶的发现,普洛托亚这个豢兽师并不是比‘蒙’巨兽的累赘。他真的和体型巨大的阿巴斯配合的亲密无间。根本不给天巡武士解释的机会……也不需要解释。普洛托亚从阿巴斯头颅上跳下,比‘蒙’默契的推了他的脚一把,让他借力提升了一倍的速度,冲向其中一个天巡战士,而阿巴斯则攻向另外一个人。

    如果这么猜测就错了。另外一个人无法格挡比‘蒙’巨兽的攻击,只能躲避,但阿巴斯却并不是真的要对付他,只是虚晃了一下拳头,转身砸向对面,一起攻击普洛托亚选择的那个敌人。

    这个天巡战士被突如其来窜到面前的普洛托亚吓了一跳,匆忙的格挡轰击。他的反应也是够快,剧毒锋利的蝎尾针瞬息刺出。陡然感觉一紧,暗道不好。那条蝎尾已经抓在了阿巴斯的巨手里!

    即便是远处的巴洛克都忍不住闭上了眼,已经预料到极度悲惨的局面要出现。果然。伴随着一阵阵撞击大地的声音和凄厉的惨叫,逐渐杳无声息。吧嗒,已经面目全非,成了一滩‘肉’碎的天巡战士被随手扔掉。人死了,幻晶铠甲也消散,只有那条暗红‘色’的金属腰带依然完好无损。

    剩下一个人了。期冀着的同伴并未出现,他变得绝望。到底是教廷一员。宗教或许使人疯狂,顿时红了眼。嘶叫一声:“无所不在的光明神,请庇佑我净化该死的兽人!”体形仿佛陡然暴增,散发一层炽热的红光,舞动着蝎尾,甚至在蝎尾针上‘激’‘射’着一条火线,落在地上的兽人尸体上,瞬间将尸体烧焦……他成了燃烧的毒火魔蝎,图伦魔蝎的最强攻击形态。

    普洛托亚明智的逃避开,比‘蒙’阿巴斯巨眼中‘露’出不屑,锤击‘胸’膛,迎了上去……!

    很快就结束了,毒火魔蝎或许非常厉害,将比‘蒙’‘胸’膛上的兽‘毛’烧焦了一大片,甚至还留下了几个‘挺’深的针刺伤口,但都没用。只要比‘蒙’死不了,他们就是最疯狂的生灵。再次将最后一个天巡战士活活砸死,暴力的一塌糊涂。

    仇报了,普洛托亚并没有特别的高兴,萨满祭祀被杀总是令人伤心,而且这两个人他还是认识的。阿巴斯在坚硬的大地上挖坑,普洛托亚将兽人的尸体埋葬。廷加和阿莫萨满的图腾柱被他带走,会送去霜狼氏族的狼牙部落,‘交’还给他们的老师。至于两个萨满原本驻跸在千里之外的断首部落,为什么会出现在此处,他没有多想!

    “阿巴斯,我们是不是应该去拜访一下巴洛克萨满?这里距离他的苍狼部落太近,闹出这么大动静,他们肯定已经察觉。我们应该去解释一下,免得造成他们不必要的担心。”

    比‘蒙’吼吼的叫了几声,普洛托亚裂开嘴笑道:“我当然知道巴洛克兄弟聪明,强大,肯定不会畏惧。其实……嘿嘿,其实是我想他的麦酒了,这些人类的东西咱们兽人几乎尝不到啊……!”

    比‘蒙’再一次吼吼,然后普洛托亚只好懊恼的屈服:“好好,我知道,该回去找憎恶部落奎奥多兰的麻烦了,即便不能杀了他,也绝对要让他好看!下次再来拜访巴洛克兄弟吧!”

    跳上比‘蒙’的头顶,一人一比‘蒙’说着话,离开了!

    过了一会,巴洛克才推开积雪走出来,望着远去的巨大身影,巴洛克嘴角‘露’出笑容————天衣无缝!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