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四十二章 饿狼战阵与神秘外敌
    人类的奥多伊尔战阵是以防御为主,外层是塔盾兵布防,然后又有小盾士兵举着一种三角盾堵上所有的缝隙,留出一些错落有致的空隙,身后的长矛兵从中架起长矛御敌。.: 。最标准的模式,似乎任何人都可以布列,但所谓战阵,关键就是在这些士兵身后的主持者,通常都是斗气武士,他们有足够的实力统合所有士兵,用战阵的秘法‘操’纵指挥。战斗的时候,兽人总会攻击其弱点和疏漏处,但战阵指挥者会在第一时间将所有的缺点漏‘洞’补上,同时伺机长矛攻击,此起彼伏,令人应付不及。

    当初在砂砾荒原,族人们曾经和萨瓦的沙蝎佣兵团较量过,当时萨瓦指挥的是已经被简化到极限的奥多伊尔战阵,在双方势均力敌的情况下,兽人们完全被压着打,如果不是巴洛克及时出手,死伤惨重都是轻的。

    奥多伊尔战阵尽管算是大路货,任何人类军团都会使用,但人类军队中有一句名言只有愚蠢的统帅,而没有无用的战阵。有一个流传很广的传说,千年前的人类杰出统帅马克西姆,就是统领一只普通万人军团,使用最普通的奥多伊尔战阵,击败重创了当时号称兽人最‘精’锐的三万兽人军队进攻,甚至最后捕杀了兽人的最高统帅,白鹿氏族的大酋长骑鹿者卢基诺,令兽人三大氏族之一的白鹿氏族实力急剧衰弱,以至于到如今都还没有完全恢复。

    受到条件的限制,甚至连武器都凑不齐,巴洛克根本无法奢侈到打造镶铁甲的塔盾,轻便坚固的金属三角盾。更别说动辄十多尺长的长矛,而且兽人对战阵的理解能力也完全无法和人类相比,甚至巴洛克感觉,即便将人类最强大最机密也是最复杂的战阵秘法‘交’给自己,恐怕那些粗鲁憨直的兽人也未必学的会。记得住。他只能利用有限的条件,改良符合兽人的战阵。

    首先几乎是手把手的教授八个百夫长学习,记住战士队列的排布,攻击或防御阵型之下的进退移动,同时要保证不能自‘乱’阵脚。相互保护和阻挡敌人攻击,并且各自武器的配合使用…………已经学会大陆通用语的百夫长还好些。他们可以看着巴洛克书写的记录逐渐‘摸’索。像索托,萨洛‘蒙’和黑森三个不识字的就无比吃力了,羞愧的同时也都发了狠,哪怕是晚上不睡觉也一定要最短时间内学会大陆通用语。

    安格雷和胡贝图斯带领手下还在驯化大野猪,练习骑乘。要形成战斗力还需要一段时间。而且重骑兵虽然威力巨大,其发挥用并不在战阵,而在于发起冲击的所向披靡。最让巴洛克关心的仍然是座狼骑兵。

    储物戒指里的所有缴获汉莎重骑兵的弓弩箭矢都给了他们,巴罗坦带领着手下练习‘射’箭。可惜巴洛克也从未接触过弓箭,实在帮不上忙,只能让他们自己‘摸’索。令他喜出望外的是,兽人居然还真的有‘射’箭的天赋,仅仅几天时间。已经似模似样。多练习一段时间,很快就可以形成远程战力了。唯一一点遗憾就是这些人类的弓弩不太适合力大无穷的兽人,已经有好几个家伙用力过猛将弓弩生生扯断了。唉。还是武器不趁手,如果能够拥有自己的武器铸造师……甚至是矮人铸造师该多好!

    巴洛克这个想法只能在心里想想,他也知道绝对不可能实现。矮人虽然是独立的一个种族,拥有自己的城镇和各个部落,但他们向来和人类关系亲密,对兽人敌视。当年兽人统治大陆的时候。几乎得罪光了所有种族,当时矮人和‘精’灵一样遭受兽人的压迫欺凌。这些爱记仇的矮子即便过去了成千上万年,也依然谨记先祖的仇恨。见到兽人都恨不能捅刀子。更别说帮助兽人打造武器了!

    既然没有办法,也不再多想,部落里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大练兵,每天对兽人战士们来说都是煎熬,承受着地狱般的折磨‘操’训,但他们自身的实力也在能够明显感觉到的增长,真是痛并快乐着。

    巴洛克当然不会忘记最重要的事情,六根图腾柱每天晚上都会被他释放力量,散发出芒芒白光,拉克的灵体状态暗中也会离体而出,在六根图腾柱内穿梭游走,神骏的不可思议。受到老兵们的带动,新加入的族人得知膜拜图腾灵兽甚至能够启迪身上的神秘力量,会有一定的几率修炼出兽战气后,一个个变得狂热,跪在图腾柱前虔诚的不得了。连带着整个部落的新族人也都每夜睡前膜拜图腾灵兽,巴洛克最近感觉魂海阵阵动‘荡’,似乎在经历了漫长的一滩死水般的寂静后,终于要有所变化————银‘色’小狼和他还是兽卵的三个兄弟的表现证明了这一点。小狼兴奋的嗷叫不停的在巴洛克魂海内‘激’‘荡’,三个兽卵纹身也总是在全身游走,极是诡异。以至于巴洛克晚上都不敢脱掉上衣和席琳或苏珊亲热,生怕他们看到自己身上的异常被吓到!

    对于巴洛克能够使用六根图腾柱的事情,廷加和阿莫萨满非常震惊。他们跟随老师修行了十多年,也还是一个普通的战斗萨满,一根坚硬的橡木图腾柱或许会就此伴随一生。而巴洛克的六根图腾柱虽然黑黝黝的有些不起眼,但在夜晚散发光芒的时候,会变的如同白‘玉’一般美丽震撼。都是萨满祭祀,自然知道一些秘辛,他们暗中猜测……这些图腾柱肯定不简单……从巴洛克那里也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它们正是生命之树枝桠所打造。

    廷加和阿莫‘性’格非常正直,他们暗中告诫巴洛克,最好不要将这个秘密暴‘露’出去,只留下一根图腾柱就好。当巴洛克问为什么,廷加吞吞吐吐的,最终还是令巴洛克明白了。

    萨满祭祀们固然不会背叛兽族,但因为氏族的不同。部落的不同,和修行的方式与力量的强弱的不同,萨满祭祀们的品‘性’也并非都是仁慈宽和。有一些萨满虽然实力强大,但他们却热衷权势,在同族里明争暗斗。希望掌控最大的力量,同时‘性’格也格外的贪婪,如果让他们见到了巴洛克的六根生命之树打造的图腾柱,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

    巴洛克也怵然发现自己得意忘形了,现在他的实力还没到无所畏惧的程度,一切还是收敛一些为好。真诚的感谢两位萨满。巴洛克果然收起了图腾柱,只有晚上才会拿出来让族人们膜拜…………其实是他在利用图腾柱,吸收信仰之力!

    ‘抽’空再次去了一趟珀尔墨湖,巴洛克砸开了无数冰窟窿,下入水中小心翼翼的查探。几乎将这个方圆数十哩的大湖搜遍。确定魔鬼鱼真的离开了以后,轰轰烈烈的大捕鱼行动再次开始。

    多了那么多族人,很快编织了两张结实的渔网。巴洛克每天带着两个百人队去大湖捕鱼,当海量‘肥’美的大鱼拖运回部落,‘女’兽人们就开始烤鱼干储备。甚至一些聪明的‘女’兽人将大鱼的皮剥下,沙土搓去碎屑,再用一种野草‘揉’捻去除腥味,晒干后捣柔软了缝制成衣服。居然非常的舒适温暖。巴洛克穿上‘女’兽人献上的鱼皮内衣,不禁感慨,谁说兽人都粗苯?这种鱼皮堪称保暖内衣了。

    忙碌了十多天。部落里储备了充足的鱼干,即便什么都不做,也够吃好几个月的,巴洛克才不再过度捕捞。

    呼啸了几个月的狂风终于有了停歇的迹象,中午时候甚至能够感受到阳光的一丝温煦,积雪一天天变得稀薄。所有兽人知道,难熬的寒冬就要过去了。自从加入苍狼部落。这个冬天居然没有冻死饿死一个兽人,更别说驱赶老弱离开。新族人之间涌动着一股深深的认同感和归附感。他们已经爱上了苍狼部落,将自己当做了苍狼部落的一份子。

    苏珊的担心终于变成了现实,安格雷和胡贝图斯带领大野猪骑兵队,在山脉余麓边缘进行野外拉练的时候遭到了敌袭。那些敌人只有几十个,但攻击疯狂战力强大,如果不是安格雷在紧要关头释放火烈蜥兽化铠的力量,将他们惊退,恐怕就要死伤惨重了。饶是如此,三十个骑兵一半多受了重伤,全部是大‘腿’被利器砍劈,如果不是还有一层鳞甲保护,几乎将骨头砍断。

    巴洛克带着部落‘精’锐迅速赶到山脉边缘,听着安格雷讲解遇袭经过。

    他们走在一座光秃秃的石头小山旁,准备穿越一条狭窄的小道,然后敌人突然从四面八方出现,这些家伙个头矮小,却浑身裹着盔甲仿佛铁罐子,但动丝毫没有笨拙的感觉。手里的短柄斧头锋利无比,轻易就砍破了兽人们的护甲,重伤了他们的大‘腿’……也幸亏他们矮小,否则斧头砍在脖子或脑袋上,三十个人怕是没几个活着的了!

    “嗯?你说他们个头矮小,还都浑身披甲?”巴洛克忽然问道,心里有一个猜测。

    “是,这些家伙身高只到我们的腰,力气却和我们不相上下,浑身连脑袋都包裹在铁甲里,我们的重剑砍在他们身上,火星‘乱’溅却不能砍破。如果不是我用火炎力量将他们的头领烧伤,这些家伙被迫抬着头领逃窜,恐怕我们要死人了。”安格雷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心有余悸。即便他实力强大,乍一遇到乌龟般的防御和疯狂攻击,也要手忙脚‘乱’!

    是矮人,巴洛克第一时间断定!

    这个大陆上能够拥有如此‘精’良的铠甲和武器,而且还身材矮小力大无穷的,只有矮人一族。另外一个同样矮小的种族侏儒,他们天生胆小几乎没有战力,如果浑身披甲的话,能不能走得动还是个问题,更别说是攻击兽人。

    但是,矮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昆都玛雅山脉的北方余麓?巴洛克‘迷’‘惑’不解!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