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四十章 苏珊的疑虑和执着
    大野猪奔跑的速度不比人类的马匹弱,耐力十足,尤其负重能力更是惊人。。 对五大三粗的兽人来说,无疑是最适合的坐骑。如果装备上厚重坚固的重铠组建重骑兵,那会是人类军团的噩梦。

    兽人部落多有骑乘大野猪的战士,但从来都没有成建制的存在。毕竟要喂养这种食量太大的坐骑,对任何部落绝对是不小的负担,哪怕大野猪食‘性’杂,几乎任何东西都能吃也不行。况且兽人不会锻造冶炼,他们也无法装备重铠,所谓的重骑兵自然也无从说起。

    但这并不妨碍巴洛克对大野猪坐骑的渴望。重骑兵战队可以先组建‘操’训,至于装备问题,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胡贝图斯却仿若不觉,他瞪着巨大的双眼,浑身的兽‘毛’炸起,肌‘肉’虬结盘曲的惊人。双手抓住大野猪的两根巨牙拼命抵住,双‘腿’几乎陷入了被践踏的一团糟的泥泞土地里。

    憨直的人都有一股子固执的坚韧‘性’,即便是发怒狂暴的大野猪,也逐渐扛不住胡贝图斯的压力。实在无法掀翻这个大个子,野猪终于有了退却的念头。

    “大个子,就是现在,掀翻它!”身后的安格雷看的分明,当发现了大野猪眼中的退意,立刻对胡贝图斯大叫。

    胡贝图斯大吼一声,并未使用兽战气,爆发出所有的*力量,狠狠的用力,终于将巨大的野猪掀翻在地,然后跳上它坚硬的脊背,臂膀死死地扼住野猪粗大的脖颈。野猪疯狂的跳起来。想要将背上的兽人摔下来,可惜胡贝图斯也没有坐以待毙,双臂持续用力,令野猪呼吸逐渐困难。大嘴张着,污秽的口涎不停的流出。最终无力的跪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哈哈,太好了,大个子,你降服了大野猪,它是你的坐骑了,下来吧!“安格雷大笑着叫道。

    “它不会再跑掉吧?“胡贝图斯有些不放心。趴在野猪背上犹豫道。

    “不会,大野猪已经被你驯服,以后只会留在你身边了。“安格雷说道,指着自己身后的大野猪:”你看我的坐骑,我降服它以后。它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的部落聚居地范围。“

    胡贝图斯嘿嘿傻笑,从野猪背上跳下来,果然这头大家伙吭哧吭哧的凑到他屁股后,完全不是方才的狂暴模样。“嘿嘿,我终于有坐骑,等索托回来,羡慕死他。哼,座狼有什么好?没有大野猪威风。咱们俩以后可以在部落里横行霸道了。看哪个家伙不顺眼,让大野猪踢他。”大个子不无得意的叫嚣,却没有发现在野猪群背后那群看热闹的人。一个个表情诡异。

    安格雷和部落里的人早就看到巴洛克带着战士们回来,只不过巴洛克摆手不让打扰胡贝图斯降服野猪,所以才没有过去迎接。此刻听到某个大个子自以为是的叫嚣,安格雷很无奈的摇摇头,知道某人无意中得罪了一帮人,以后有的苦头吃了…………任何人都知道胡贝图斯‘性’格憨直。有些天真,自然不会真的生气。但和他开玩笑,恶剧却是免不了的。

    “都听到了吧?人家胡贝图斯准备让大野猪踢你们屁股了。趁现在眼前还有这么多大野猪,为了自己的屁股着想,自己看着办吧。”巴洛克悠然的说道,然后那三十个五大三粗的兽人壮汉大呼小叫的扑向很明显有些仓皇的大野猪群!

    可怜的大野猪们,因为同伴被安格雷收服带走,非常天真的尾随踪迹寻找到苍狼部落的聚居地,准备凭借猪多势众将同伴救回来。却不料现在很可能要全军覆没,都被留下了。

    并不是人人都像胡贝图斯那样力大无穷,三十个族人要收服大野猪可绝对不轻松,动辄筋断骨折都是轻的。巴洛克吩咐安格雷一旁关注着,不能让任何一头野猪逃走,也不能让任何族人陷入生命危险。然后他自己则迎向已经走出栅栏,欢迎他回来的两个‘女’人和族人们!

    拥抱了多半个月不见的席琳和苏珊,接受所有族人的敬礼。走进了栅栏,巴洛克不禁感慨,有家的感觉真好!

    虽然只回来三十几个人,但既然巴洛克能够悠闲地让他们去降服大野猪,那么此次突袭断首部落的结果肯定非常不错。可当巴洛克说出突袭的经过和收获,并且大批的新族人和物资牲畜都在来此的路上,两天后就会回返的时候,还是造成一片‘骚’动。————断首部落没了,所以的族人都被巴洛克带回来了,先祖之灵在上,这太不可思议。老齐亚德和席琳等以往了解巴洛克的人,还稍微好一些,那些半山部落新加入的族人很明显看着巴洛克的目光更加的虔诚甚至是崇拜。

    所有人忙碌起来,要有两千多人加入,他们要现在开始准备丰盛的食物,欢迎新族人。巴洛克则与老齐亚德等人立刻查勘小山周围,确定新族人们的居住范围。

    忙碌了一个多小时,在小山一侧圈定出一片空地,准备扩建木屋。这时候族人们降服大野猪的行动也结束了,有了安格雷在一旁的暗中帮忙和掺水,三十头大野猪最终都被驯服,一只都没跑。可是三十个族人的样子绝对凄惨,即便巴洛克乍一看到,也着实吃了一惊。鼻青脸肿,兽皮袍破烂不堪,那是最平常的模样。断‘腿’断手也不稀奇,更有几个家伙似乎肋骨断折,内脏受了不轻的伤,正躺在地上咳血。如果巴洛克不是萨满巫医,急忙用秘术给他们修复治疗,结果很可能要危险了。这些脑筋粗大的家伙,见自己死不了,立刻一个个看着身旁驯服的大野猪,‘抽’着嘴巴傻笑,真是痛并快乐着。………………

    夜里,几番‘激’情。巴洛克抱着瘫软在他怀里,疲惫昏睡过去的席琳,给她盖上柔软的兽皮毯。悄悄的跨过山‘洞’中间简陋搭起的木头隔断,来到苏珊那里。苏珊正满脸红晕,双目炯炯有神的注视他……完全成熟的‘女’人娇躯裹着一层薄薄的‘毛’毯。听了半夜对面的呻?‘吟’喊叫,她早已难耐不堪,‘毛’毯底下的身躯不着寸屡……,两人什么都没有说,当巴洛克走近,苏珊丰满的娇躯已经纠缠了上去。很快,这里也响起了令人脸红耳热的猫叫声…………!

    巴洛克想要在下半夜的时候悄悄回去,却被苏珊抱住。还以为这个‘床’第间表现火热的‘女’人又来了兴致,却听到苏珊在巴洛克耳边低语道:“有件事我感觉很奇怪,或许你会想要知道。”

    “什么事?”见苏珊真的是要说事情。巴洛克也不走了,抱住令他爱不释手的丰腴娇躯,双手按捺不住的在丰‘乳’之间游走,问道。

    “安格雷曾经和齐亚德长老说,他和胡贝图斯去山脉脚下寻找大野猪的时候,那里当初只有一个三五头的野猪群栖息。可是今天你也看到了,他们居然招惹来了三十头大野猪。我听卡玛大婶说过,大野猪通常最大的群落不会超过十头。”

    巴洛克一愕。他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或许,是这场暴风雪的缘故。深山内部的野猪寻找食物困难,被迫跑出来,最后和外面的野猪群融合了吧?”

    苏珊轻轻推了推巴洛克在‘胸’前搞怪的手,嗔怒的瞪了他一眼,驳斥道:“好吧,如果按照你说的来看。就算是深山里的野猪群跑出来的,可是为什么这些都是健壮的年轻野猪。一个幼小的野猪崽都没有?而且安格雷说了,那些野猪都是公猪……!”哪怕是遭了雪灾。野猪也不可能将母的和幼崽抛弃,那不符合它们的野兽习‘性’。

    巴洛克吃了一惊,惊讶的问:“咦……你是说这些野猪是有人蓄养的?”苏珊点点头。

    巴洛克沉‘吟’起来:“人类根本不会喜欢野猪坐骑,可以排除。周围除了我们苍狼部落,根本没有其他的兽人部落存在,也可以断定不是冻原上的兽人。而且既然能够蓄养三十头大野猪,他们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昆都玛雅山脉深处难道生活着某个神秘的种族?”

    “只能这样解释,我们最好小心谨慎些。毕竟对那个未知的势力一无所知,既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种族,实力如何,也不知道他们是好战还是爱好和平。”苏珊说道:“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们抢了他们的大野猪,后面肯定会有事情发生,现在就需要提防了!”

    巴洛克点点头,其实却有些不以为然。他心里已经分析的很清楚,那个未知种族固然有些神秘,但他们既然躲在昆都玛雅山脉的深处,忍受周围随时出没的危险魔兽或凶兽,处在人类世界和兽人冻原的夹缝里生存,那么他们的实力也不会强大太多,否则即便是抢夺一块兽人的冻原栖身,也比在深山森林里苦熬好过的多。

    身旁突然多出这么一个未知的邻居,提防总是需要的,甚至去主动接触一下也可以。不过那要等部落整合完毕再说,而且族人们拼命驯服的大野猪,可没有再还回去的道理————巴洛克很理所当然的认为那就是他的了。

    “苏珊,谢谢你。”这种细节问题,粗鲁的兽人是很难察觉的,巴洛克向苏珊道谢。

    “这是我应该做的。”苏珊很冷静,她在夜里仿佛闪烁光芒的美丽眼睛看着巴洛克:“不要忘记你对我的承诺,当你拥有足够的力量……帮助我复仇,毁掉汉莎公国。”

    好吧,巴洛克几乎已经忘却这一点了,因为抚‘摸’苏珊的娇躯而再次勃发的*冷了下来。这个‘女’人终究忘记不了杀子之痛的仇恨,时时刻刻的提醒他。巴洛克甚至感觉,如果自己违背诺言,不帮助苏珊报仇,这个‘女’人会发疯,做出任何事情都有可能。

    好在帮助苏珊毁掉,甚至是掌控汉莎公国,都在他的最长久的谋划当中,他们未来的目标是一致的,巴洛克给了苏珊满意的答复。

    苏珊能够感觉到巴洛克的‘激’情在冷淡,她从其怀里爬起,将巴洛克推倒在‘床’上,翻身跨坐在他身上,一声低‘吟’,两人再次紧密的结合。苏珊媚眼如丝:“我是你的情人,只要你能够遵守承诺,以光明之神的名义发誓,我永远不会背叛你……!”

    巴洛克翻身将苏珊再次压在身下,他的动粗暴了许多…………这个曾经的科雷克王的妻子,帕丁顿的王后,就在身下…………突然有一种虐待的快感!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