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家里出事了?哭笑不得
    感谢赤备书友的月票!!

    依然寒冷,狂风呼啸。.: 。在这种天气里迁徙一个两千人的大部落,无疑非常的困难,但巴洛克坚持己见,任凭两位萨满的劝说而不为所动。这是他向新族人立威的时候,需要让所有人知道服从。哪怕路上冻死人,走散了牲畜又如何?要知道这些人此刻还是俘虏,是没有任何资格讲条件的。

    地上的积雪历经多日的酷寒和沉积,表层也坚硬起来,只要小心一些,已经能够在其上行走。而且冻原上的地形并不是完全平坦,有一些丘陵地段的背脊处,狂风甚至将积雪吹走,‘露’出了坚硬的地面,上路也并不是难以接受的困难了。

    歇息休整了几天,巴洛克命令回返苍狼部落,所有人开始忙碌起来。在这几天里,果然有一些兽人看到巴洛克他们只有一百多人,终于蠢蠢‘欲’动,暗中联络准备反袭。这一切早就被穆鲁查知————最早投靠的萨洛‘蒙’在断首部落里有许多熟识的人,要得知保密措施粗糙的兽人的暗谋,实在不是什么难事,他将得到的消息禀告了穆鲁,穆鲁暗中做出布置。在昨天晚上,那些下半夜准备偷袭的兽人刚刚走出帐篷的时候,就被全副武装的饿狼军团战士团团围住。

    穆鲁秉承巴洛克的命令,冷酷的处死了所有参与暴‘乱’的兽人,甚至与这些兽人同一个帐篷,并未参与暴‘乱’却没有揭发的其他兽人都没能幸免。血淋淋的近百颗脑袋彻底震慑住其他人,再也不敢有任何异样的想法。

    其实死掉的都是忠于海察加的兽人,除掉他们后,也就消除了隐患。而这时候巴洛克走出来做好人。安抚其他兽人,给老人,孩子,‘女’兽人充足的食物,为他们治疗沉疴已久的伤病。温和的诉说苍狼部落的所有美好事物。很快获得了这些人的忠心和爱戴。至于那些已经被编入饿狼军团的兽人战士…………兽人崇拜强者,当巴洛克‘偶然’一次以一敌五,完全凭借强横的战力战胜了穆鲁,图拉扬,洛恩汗,索托还有破格提升为斥候百夫长的萨洛‘蒙’的联手攻击。也彻底征服了所有战士!

    尊老爱幼,‘女’士优先!这些前世地球上的观念依然影响着巴洛克。野狼雪橇上坐着孩子们和一些生病,怀孕的‘女’兽人。所有骑兵都需要步行跋涉,将座狼让出来,给衰弱的老兽人骑乘。牛群驮着辎重和大批羊一起。被战士们驱赶着,他们顶风冒雪的踏上归程。而在身后,属于断首部落的聚居地,成了一片被抛弃的废墟。这个两千人的大部落就这么除名了,方圆千里取而代之的霸主此刻已经是苍狼部落!

    为了避免部落里的人担心,巴洛克提前派出斥候骑着座狼先回去报讯,同时让老齐亚德准备一块空地安置新族人。没有预料到苍狼部落发展如此迅速,聚居地小山上很显然住不开这么多人。那圈栅栏也需要再次扩充了。

    兽人承受恶劣环境的能力很显然要比娇弱的人类强许多,他们走了好几天,居然没有一个兽人被冻死或支撑不住。巴洛克对所有人一视同仁。无论是食物还是宿营的帐篷,也都优先让老弱使用。这在廷加和阿莫两位萨满看来,才是真正秉承着萨满祭祀爱护兽人的仁慈之道。尽管巴洛克萨满属于自学成为萨满,没有萨满长老教授任何萨满祭祀的古老礼典,但他的宽容和仁慈与生俱来,有一些小瑕疵也就不算什么了。前几日对于巴洛克狠辣处死那么多暴‘乱’兽人的不快。也消散了。只想着冬季快点过去,然后带着巴洛克去狼牙部落见他们的老师。让萨满长老们来教授这个兽人的天才祭祀。

    路程很快走了多半,在他们还有两天就回家了的时候。派回去报讯的座狼骑兵居然去而复返。而且坐下的巨狼后‘腿’上居然有伤,占满污泥冰雪,很是狼狈。那个骑兵也好不到哪儿去,浑身泥水,鼻青脸肿一副不知是哭还是笑的模样!

    巴洛克和手下们吃了一惊,以为族里遭遇外敌偷袭。所有战士‘抽’出巨斧,四处呼啸呼唤自己的座狼,就要杀回去解救。那个骑兵斥候忙对巴洛克说道:“族长,没有兽人袭击我们。”

    “怎么,难道是人类?可是现在还是寒冬,人类不会在这种糟糕的天气里跋涉千里深入冻原吧?”闻讯赶过来的廷加萨满疑‘惑’的问道,他感觉这很显然不符合人类历年清剿冻原的习‘性’…………要知道人类可没有兽人那么生命力坚韧,在这种酷寒的天气里,别说战斗,稍微多呆几天就有可能冻伤折损大半战力。这种情况即便是你的战阵再厉害,军队再强大,也根本解决不了。兽人能够在冻原苟延残喘,恶劣的气候起了很大的保护用。

    “不是,也不是人类。”那个斥候居然这么说,真是令所有人‘迷’‘惑’了。穆鲁很不高兴的喝道:“别吞吞吐吐,说清楚了。”

    “呃,我们的部落……被一群野猪给围住了!足有三十多头巨大的野猪……族人们出不来,我也进不去。刚靠近,就被野猪差一点掀翻了座狼,我只能有多远跑多远!”被野猪打败,斥候感觉很难为情,嗫嗫嚅嚅的说明原因。

    所以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招惹野猪群了,居然来堵住了家‘门’。“嘿,正好回去宰了野猪大吃一顿,也算是欢迎我们的新族人加入。”自然不会有人畏惧,反而跃跃‘欲’试,洛恩汗和图拉扬摩拳擦掌。

    “那是一群什么样的野猪?像它们么?”廷加忽然问道,同时指了指不远处他和阿莫祭祀的坐骑…………居然正是两头比骏马还要健壮的大野猪。这是一种特殊的野猪品种,就叫大野猪。它们体格巨大,但并不笨重,反而速度惊人,尤其冲击力甚至能一头撞翻座狼,很不容易驯服,兽人的某些部落强者,多有用大野猪做坐骑的。兽人的大野猪骑兵部队,也是威名赫赫!

    “咦?怎么这里也有两头野猪?健壮的惊人……浑身钢须般的黑‘色’短鬃‘毛’,两颗巨大的獠牙,就是,一模一样。”那个斥候惊讶的叫道。

    突然,索托仿佛想起什么来似的,哎呀一声大叫:“糟糕,我恐怕知道野猪堵住咱们部落的原因了!肯定是胡贝图斯那个傻子,当初我和他一起深入山脉余麓打猎,意外遇到了一个大野猪群,从那时候他就老是惦记着,甚至看不上巨眼的褐狼同族,非要找一头大野猪坐骑。该不会是他惹怒了大野猪群,才被报复的堵住栅‘门’了吧?”

    巴洛克恍然,暗道恐怕还真是如此了!因为很早以前他就帮助胡贝图斯突破了血脉束缚,成功修炼出兽战气。而且这个彪悍的大个子修炼兽战气极有天赋,很快超越了索托,甚至能够和穆鲁他们正面对抗。这次突袭断首部落的行动,一向喜欢凑热闹的大个子居然没有跟来,巴洛克当时不以为意…………胡贝图斯和鬼‘精’鬼‘精’的安格雷成了最好的朋友,他还以为这两个好基友不愿分开呢。看来他留下是另有目的。很显然,安格雷也正好没有坐骑,一定会帮助他,胡贝图斯的目的肯定达成了。只不过手尾没‘弄’好,让人家野猪群打上了‘门’!

    以巴洛克那个雁过拔‘毛’的脾‘性’,非但不生气,反而‘露’出笑容:“呵呵,多好啊,三十多头大野猪,即便我们去山脉森林里寻找,都很难凑齐这么多强大的坐骑,没想到这就自己送上‘门’,咱们的重骑兵战队可以提前‘操’练了。”

    挥挥手,吩咐穆鲁带领队伍继续慢慢走,他招呼族人们:“想要坐骑的‘混’蛋们跟我走,谁抓到大野猪算谁的!记住了,只有三十头,那么我也只需要三十个人,你们自己快决定!”说完他骑上拉克,就向远处走去。

    轰的一声,战士们立刻就‘乱’了。座狼骑兵们还好,他们不需要坐骑,那一百多个步兵都眼红了,你推我搡的追赶巴洛克的脚步。只有三十个人能成为大野猪重骑兵,需要拼斗一番才行。

    嘻嘻哈哈,面红耳赤,总之一番较量,三十个格外粗壮,此刻却灰头土脸,皮青脸肿的家伙总算脱颖而出。其他的战士们躺在地上喘气,只能满脸‘幽怨’的诅咒他们被野猪踢破屁股……!

    让出几架狼拉雪橇,巴洛克带着三十个族人离去。没有大队人的拖累,原本需要走两天的路程,半天就返回。遥遥的看到聚居地小山脚下,一群黑鬃的大野猪围绕着栅栏,‘咴咴’的叫唤不停,大个子胡贝图斯正在和一头野猪角力,抓着野猪獠牙在僵持……还真是一个力大无穷的夯货,居然能够抵的住巨力的大野猪。

    突然一个踉跄,胡贝图斯不慎滑倒,给他在一旁压阵的安格雷急忙冲过去,手上冒出一股红光,那头大野猪就畏惧的退后了。然后安格雷不停安慰气喘吁吁的大个子,过了一会儿,再次站起来,继续去挑衅那头大野猪!

    巴洛克完全放心了,这根本不是野猪围城,而是安格雷和胡贝图斯将野猪一家故意招惹来,想要降服一头做坐骑呢!没看到在粗木栅栏里面,族人们围着看热闹,兴高采烈的!甚至在安格雷身后,已经有一头格外巨大的野猪乖乖的趴着,很显然,那是安格雷降服的坐骑!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