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冬季里的突袭(四
    高地另一面喊杀震天,已经燃起了火光,帐篷或木屋被烧了。而背面这里却寂静的可怕!巴洛克一人一狼,对峙着廷加和阿莫两位战斗萨满,还有他们手下的数十个守护战士。

    “你就是那个苍狼部落的族长?你果然是一个萨满祭祀。”廷加开口了,他皱着眉头看向前方的火光冲天:“你带来了战争,为什么要对同族亮出刀剑?难道你不知道萨满祭祀的信谕么?先祖之灵教谕我们要相互友爱,我们萨满应该保护兽人,而不是带给他们血腥。”

    “廷加萨满。”巴洛克开口道,他听萨洛‘蒙’说过,稍微年长的那个是廷加,疾风之狼萨满祭祀!另外一个矮壮的阿莫萨满则是岩脊野猪萨满祭祀。“虽然我并不清楚萨满祭祀的信谕是什么,因为没有人教授过我,但我也知道兽人之间应该友爱,我们的敌人是人类,而不能是彼此。可是我还是一个部落的族长,身为族长我不能容忍任何人恶意的挑衅和威胁。德里戈带领座狼骑兵偷袭我的部落,我想你们两位已经知晓,那么海察加为德里戈的族长需要为此付出代价。”

    “但是德里戈并未伤害到你们,而且你还令他全军覆没。感谢先祖之灵,我们两个萨满的脸面还算不错,你将我们的守护战士放回来了。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平和的谈一谈呢?我们可以劝解海察加族长向你道歉,然后相互和解如何?毕竟……断首部落是一个两千多人的大部落,而你们据说只有几百族人,真的发动举族战争。对你们是不利的。”廷加劝解道。他和阿莫对视了一眼,都看到彼此目光中的震惊和一些兴奋。眼前这个兽人是萨满祭祀确凿无疑了,而且他不但隐隐透着强大不可匹敌的力量,年龄更是年轻的不可思议……或许还没有二十岁吧!先祖之灵在上,兽人恐怕已经近千年没有出现过这么年轻的萨满祭祀了。他绝对是一个天才,兽人的宝贵天才!

    “哦,很抱歉廷加萨满,我有属于我自己解决问题的方式。既然海察加族长用偷袭对待我,那么我就还给他偷袭。我应该尊重您的建议,但此时恐怕已经来不及。该发生的事情都发生了吧?当然,如果海察加族长还活着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听从两位提出的和解建议……只要他们真心诚意的赔偿。”喊杀声低了许多,或许已经出结果了吧!巴洛克很有信心,如果两个火烈蜥兽化铠战士都杀不掉一个天空级的兽战气武士。那他们俩干脆去找豆腐撞死算了——————哦,这个世界好像没有豆腐!

    廷加和阿莫大吃一惊,如果不是因为巴洛克表情淡然,他们还以为他在开玩笑。海察加可是一个天空级的战士,即便他们两个萨满联手,也只不过能压制他,单独面对的话都不是敌手。可是面前这个年轻人却说海察加应该已经被他的族人杀了……如果不是撒谎的话,那么所谓苍狼部落的实力就要重新估计了!

    海察加是一个强大的战士。对于兽族来说很稀少,是对抗人类入侵的主力,绝对不能就这么白白死掉。可惜两位战斗萨满还没有说什么。很快有了答案,一群狼狈的兽人逃窜而来,大声的喊叫:“萨满,廷加萨满……阿莫萨满……,不好了,我们遭遇敌袭。海察加族长被杀了……!”完了!海察加真的死了。

    那群狼狈的兽人并未摆脱不幸,紧跟其后几个手持巨斧的座狼骑兵翻过高地。追赶上来,毫不犹豫的砍劈。伴随着惨叫声,数个兽人横尸在地。两位萨满看不下去,齐齐喝道:“住手!”

    骑兵们此时也发现了巴洛克的身影,根本不理会两位战斗萨满的话,立刻带着兴奋的喊道:“巴洛克族长,我们凿穿了他们的兵营。先祖之灵在上,他们可真够弱的,数百人居然挡不住我们几十个座狼骑兵,被杀死了数十人后,其他的都溃散了。”

    “哦?那么可敬的海察加族长呢?你们有没有遇到他?”虽然早就知道会获得胜利,但如此轻易的击溃凿穿断首部落士兵营地,还是让巴洛克有些小意外。忙询问海察加的行踪,因为如果海察加不死的话,要吞并断首部落会有不小的难度。

    “呃,巴罗坦和扎因祖百夫长在带领我们冲到木屋后,他们就独自进去了。然后我们向右转向,冲击士兵营地,所以也不知道那里现在怎么样了。”为首的骑兵答道,其他的人并未停止追杀。因为巴洛克族长的命令是放下武器投降的人不杀,而眼前这些逃兵兽人还都拿着武器,哪怕他们已经逃窜到两个很显然是萨满祭祀的兽人身后,也不能阻止饿狼骑兵们的脚步。

    驱策着座狼绕过萨满,向身后的兽人攻击。这‘激’怒了廷加和阿莫,他们愤怒的低吼,两根图腾柱同时爆出一圈光晕,将身后的兽人逃兵笼罩,这才是战斗萨满对兽人的最大价值。巴洛克毕竟是半路出家,自学成才的萨满,他没有学过这种秘术,还无法给兽人加持萨满之光的力量。而廷加和阿莫尽管只是最普通的战斗萨满,他们各自释放的青‘色’风狼光晕和土黄‘色’野猪光晕同时为身后的兽人附加了风系的速度和土系的防御之力。

    很明显的,被萨满加持了力量的兽人重新焕发了神采,那一刻变得无畏,冲了出去和座狼骑兵搏杀,无论是速度还是防御力,都暴增一大截。哪怕是加上座下巨狼的帮助,座狼骑兵们也感觉压力大增,甚至有人因为躲避不及的缘故被击伤。

    巴洛克当然不会袖手旁观,他无法给自己的骑兵们加持力量,但却有别的更有效的法子对付。陡然释放萨满之力,身边的图腾柱不再仅仅散发微弱白芒。从顶端仿佛瞬间绽放的焰火般冲出一股白光直冲向廷加和阿莫的图腾柱。矗立在他们图腾柱顶端的风狼光影和野猪光影,受到了剧烈的冲击,摇摇晃晃如同狂风暴雨中的微弱灯火,堪堪将灭。

    廷加和阿莫脸‘色’一变,也顾不得辅助兽人对抗座狼骑兵。各自窜到图腾柱下,‘吟’诵萨满咒语,保护各自的图腾光影。无奈发现根本无法和巴洛克对抗,只好收回光影,若是被击溃,那就真的惨了。

    没有了萨满的辅助加持。幸存的兽人就不是座狼骑兵的对手了,眼看着巨斧就要砍到头顶,兽人们已经准备绝望等死。

    “巴洛克萨满,饶恕他们,以先祖之灵的名义!”廷加大叫:“兽人不应该自相残杀。我们的敌人是人类……!”

    “只要放下武器投降,我不会伤害任何人。我想我的族人们在发起攻击之前已经告诉断首部落的人了。但是眼前的几位依然在拿着武器顽抗,这说明他们想要伤害我们,我的族人们不得不做出最合适的选择。”

    巴洛克的话刚说完,那几个兽人才恍然想起确实听到过喊话。还以为是谎言……赶紧扔掉武器,抱头跪在地上。果然,座狼骑兵们也都停止了攻击。

    高地前方的喊杀声逐渐平息,这场突袭也应该有结果。巴洛克微笑着向两位萨满发出邀请:“廷加萨满。阿莫萨满,我想结果已经出来了。不如和我一起去前面看看?”

    没有理由拒绝,两位萨满跟着巴洛克向高地另一面赶去。他们迫切的希望场面不要太糟糕。

    很快翻过高地,眼前就是断首部落的聚居营地。十多个帐篷被点燃,此时兀自燃烧,地上横七竖八躺着战死者的尸体,一个个小队兽人压着大群的兽人战俘驱赶到开阔地,严密的看押。他们手中那巨大的战斧和重剑让俘虏们不敢有丝毫想法。令人欣慰的是,老弱和‘女’人孩子们没有被攻击。除了慌‘乱’之中被伤到的几个倒霉蛋,其他所有人都被聚集在另一旁看管。神‘色’仓皇不安的等待未知的命运。

    眼前的突袭士兵只有一百多人,却彻底击溃并控制了两千多人的断首部落。如果不是事实摆在面前,廷加和阿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表情严肃,即便已经获得巨大胜利的兽人战士,依然没有发出嘈杂的喊叫和癫狂,他们井然有序的可怕。这种情形只在人类最‘精’锐的军团里才会出现。两位萨满对视一眼,忽然感觉身旁这个年轻的巴洛克萨满,远比想象的还要深不可测。

    最大的建筑,那栋族长木屋已经彻底燃烧起来,大火照耀的周围一片光亮。穆鲁等几个百夫长难掩眼中的兴奋,向巴洛克禀报突袭的经过,而巴罗坦和扎因祖抬着一具尸体也向巴洛克走过来。

    “巴洛克族长,这是海察加的尸体,嘿,我们闯进他的木屋的时候,他居然还在抱着两个‘女’人找乐子。直到扎因祖突然靠近偷袭,他那时候反应过来已经晚了,当时就被扎因祖的赤炎攻击烧掉了半条肩膀。”巴罗坦难掩兴奋的对巴洛克说:“嘿,海察加真的是天空级的战士,他爆发出白‘色’兽战气团,狠狠揍了扎因祖几拳,如果不是他兽化……呃,那个铠甲的防御,恐怕会被砸成‘肉’泥。但是面对我们两个,即便天空级的又如何?我从一旁又给了海察加重重一击,然后扎因祖趁机破开了战气团防御,将他‘胸’口都烧焦了,死的不能再死。”

    尽管叙述被简化,但海察加毕竟是一个天空级的战士,搏杀过程肯定凶险。好在最后赢了,海察加半截烧焦的尸体也摆在了巴洛克脚下,圆睁着双眼,死不瞑目!

    两位已经被震惊的有些麻木的萨满意识到……断首部落从此在北方冻原上除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