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冬季里的突袭(三)
    谢谢修2015的打赏,还有忧郁的sky与¥独孤飘雪¥的月票!

    断首部落的聚居地在一处高地的向阳斜坡之上,原来的树木都砍掉了,高地既可以背风,没有树木又不会存积积雪。。 中心位置竖立着一座高大的木屋,只是看起来非常的粗糙,甚至比苍狼部落搭建的那些木屋都要简陋难看许多。围绕着大木屋,则是形形‘色’‘色’的大小兽皮帐篷,从高地一直蔓延到脚下很远,足有数百。

    高地的左侧围着一个巨大的栅栏,里面圈着大批牲畜,成千上万,令远处趴在雪地里窥视的兽人们眼热不已。

    巴洛克用灵魂鹰眼法术不厌其烦的观察,记住所有位置,然后和兽人阿斯廷的口供对照,寻找异常之处。不得不说,这个叫阿斯廷的俘虏很有诚信,他居然没有任何撒谎,将断首部落的底细毫不隐瞒的‘交’代了,此时甚至让巴洛克都找不到理由杀他,只好再次将他敲晕,先扔在一旁再说。

    距离天黑没有多长时间了,虽然兽人都能够夜视,但他们日落而息的习惯和人类并没什么不同。篝火已经燃起,‘女’兽人们在准备晚饭。巴洛克稍微有些担忧……巡逻士兵迟迟未归,万一引起海察加的警觉可不是好事。好在阿斯廷说过,巡逻的士兵晚归是很平常的事情,谁都不会太在意,他也只能祈祷这是真的。

    不能责怪萨洛‘蒙’这些兽人,他们毕竟不同于人类的‘精’锐,才刚刚做斥候,经验欠缺。哪怕是巴洛克自己。乍一遇到敌人,最先想到的也是迅速杀人灭口,而不会考虑太多。

    野狼拉着雪橇远远的停在数哩之外,巴洛克和野狼王沟通,让它们保持安静。自己则带着一百多个兽人战士悄悄靠近断首部落聚居地周围。趴在厚厚的积雪里静静的潜伏,哪怕是座狼也都窝在积雪里一动不动。

    趴冰卧雪的等待无比考验耐‘性’,但对于经受了数个月严苛‘操’训,每天都要在冰雪中洗澡的饿狼军团的战士们来说,这都不算什么。巴洛克忽然感觉很自豪…………或许整个兽族之中也没有哪只兽人军队可以在纪律这一点上,和自己的苍狼部落媲美吧?

    天终于黑下来。无数篝火旁,断首部落的兽人聚在一起吃饭。兽人的等级虽然没有人类那么分明,但也非常的突出。能够进入族长木屋和族长用餐的,无疑都是海察加的心腹和强大的战士。甚至族长的‘女’人也只能在木屋外最大的那个兽皮帐篷里吃饭。然后是一些地位比较高,或是有特殊技能。比方说部落长老和兽医等兽人,也在木屋外围吃饭。那些围坐在最大篝火旁的是部落的战士,至于其他地位低下的放牧人,老弱‘妇’孺,就只能等他们吃完之后,才准许吃饭。而等他们吃饭的时候,或许只剩下骨头和野菜汤了。

    巴洛克忍不住摇头,他一直认为。地位这种东西天生确实存在,但不代表你就可以无休止的压迫低等族人。要获得尊敬和忠心,然后心安理得的享用特权。其实完全可以用一种温和的手段来达成目的————至少对待你自己的族人的时候,温和的手段反而更能得到他们的忠心和追随。

    在苍狼部落里也是有高地之分!他为族长和萨满祭祀,从来都是和苏珊席琳一起享受所有族人的服‘侍’,相当于王者。然后老齐亚德和穆鲁等或是德高望重,或是实力强大的兽人就是贵族。接下来战士们需要搏杀战斗,所以也受到优待。这些都和断首部落没什么不同。任何兽人都不会有怨言。

    但在对待老弱和‘妇’孺的地方,巴洛克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态度。老人被善待。他们从来不会被抛弃,更不用担心需要忍饥挨饿。‘女’兽人和孩子甚至受到特殊照顾。因为部落的未来离不开他们。

    巴洛克很不喜欢这个世界对于亲情的冷漠,他发现无论是兽人还是人族,亲情并不是没有,而是在利益和生存面前被压抑了。父子,兄弟,母‘女’……同族之间的关系有时候甚至比不上普通的朋友。他讨厌这种西方式的伦理观念,所以从在砂砾荒原的时候起,就向族人不停的灌输地球上属于自己国家的那种亲情观念。

    或许是巴洛克解决了生存的危机,这种亲情观念的灌输,起到了令他始料不及的用。又有谁不渴望亲情呢?孝和忠其实是最能打动人心的两种美德。当儿子不必再忍受痛苦将老弱的父母赶走,任其自生自灭。当母亲不必撕心裂肺的的痛哭,却不得不抛弃重病的孩子。当弟弟不必咬破舌头满嘴是血,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哥哥因为重伤难治,而被抬出部落提前结束生命………………一切都因为巴洛克的缘故而不再担忧,那种爆发的热情完全转化成对他的忠诚和敬服,对部落的认同和维护,,这样的兽人部落,才是真正强大而不可战胜的。

    “巴洛克族长……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巴洛克胡思‘乱’想的功夫,时间不知不觉的飞快流逝。断首部落的兽人已经吃完饭,除了守夜的士兵,其他人各自回去休息了。身旁的穆鲁才低声询问他,将他唤醒。

    “咱们也马上吃饭,然后准备动手。”巴洛克吩咐道。虽然等到下半夜动手是最佳时机,但酷寒的天气里,修炼出兽战气的战士自然不怕寒冷,那些普通的兽人可受不了,再等上几个小时,非冻成冰坨不可。而且他也发现断首部落虽然人不少,那股子懒散的气氛太重,战士的战斗力想来也强不到哪儿去。

    也不是出来享福的,所有人包括巴洛克都随身带着鱼干‘肉’干,抓一把积雪当水大口的吞咽,很快结束吃饭。“等我们获胜了,就在他们的营地里庆祝,每个人一大杯麦酒。”巴洛克微笑着这样鼓舞士气,也准备奢侈一把。换来大多数兽人的热切期待————他们只听说过,可是从来没有尝过麦酒的味道呢!

    夜深人静,寒风呼啸,巴洛克召集所有的百夫长开始安排偷袭计划:“这次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两千多人的大部落,用对付坎苏部落的办法是不行了。一旦分兵反而会被各个击破。所以我们拧成一股力量,不去管周围,直接冲击族长木屋。摧毁一切前路阻碍,杀掉所有碍事的兽人。只要最终杀掉海察加,战斗或许应该就结束了。巴罗坦和扎因祖,你们两个率领所有的座狼骑兵在前当锋矢箭头冲击。一旦接近了木屋,就不要管其他的事情,进入木屋对付海察加,我不要活的,只要他死。”两人重重的点头,都难掩兴奋……毫无疑问,他们是此次突袭最重要的角‘色’。

    据萨洛‘蒙’说,海察加是一个进入天空级的兽战气武士,除了巴罗坦和扎因祖的兽化铠,其他的兽人根本不是对手,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只能他们俩动手。

    “图拉扬,洛恩汗,你们带着手下百人队紧跟着巴罗坦和扎因祖,等他们俩冲入木屋,就立刻接管指挥座狼骑兵,向右侧冲击,那里应该是兵营……知道怎么做了吧?”两个最年轻的兽人百夫长点点头,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断首部落的兵营里至少会有七八百战士,绝对不能让他们集结起来,需要彻底冲散……其实他们才是面对厮杀最前方的位置。

    “穆鲁,你还是和索托带着剩下的战士紧随其后。如果有敌人来救援海察加,一定要阻挡住,绝对不能让他们靠近木屋,给巴罗坦他们争取时间,知道么?”穆鲁和索托也都点头。

    最后,巴洛克又刻意叮嘱:“如非必要,不准伤害‘女’人和孩子,最好不要靠近他们的帐篷。萨洛‘蒙’给你们带路,都记住了,或许你们未来的妻子就在那些帐篷里面,如果让她们受了伤,将来自己回去心疼去吧!”

    原本很严肃的气氛,被巴洛克的这句话逗得兽人们低声笑起来,倒也缓解了一些紧张。

    冰霜巨狼拉克的身影如透明的幽灵般,在晦暗的月光和洁白积雪下,根本看不清它的身影。两队巡逻的士兵,十几个人,全部被它悄无声息的咬死。当它折返,巴洛克站起身来,再次看了看周围,然后挥挥手:“行动……!”所有的兽人悄然无声,跟随各自的百夫长向断首部落聚居区冲去!短短半哩距离很快抵达,吼叫厮杀声随即响起………………!

    巴洛克已经取出了自己的图腾柱,披上萨满兽皮袍,他骑着拉克飞驰向高地背后,两位萨满祭祀和他们的守护战士都在这里驻跸。他是特意来拜访,并阻拦他们的。

    想要悄无声息的靠近萨满的帐篷,但很快就被发现。两根图腾柱竖立着外面,顶上有图腾兽的光影在旋转盘绕,一只狼,一只野猪,它们发出了示警,周围的守卫战士全部窜出,围住了巴洛克和冰霜巨狼。冰霜巨狼拉克无声的吼叫,然后这两个光影仿佛受惊的兔子,全部隐入了图腾柱,光芒消散。两个帐篷里响起怒喝,廷加和阿莫脸‘色’大变的窜出来。

    将图腾柱矗立在雪地,虽然拉克的光影灵兽并未进入其中,但整根原本黑‘色’的图腾柱散发白光,弥漫着萨满的元素力量,巴洛克微微躬身:“可敬的廷加萨满,阿莫萨满,愿先祖之灵庇佑,愿图腾之光永存,来自砂砾荒原,追寻先祖脚步回归故乡的苍狼部落族长,萨满祭祀巴洛克向你们致敬!”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