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三十五章 冬季里的突袭(二)
    “巴洛克族长,仁慈的巴洛克萨满,饶了我,求您饶了我!”老坎苏崩溃了,趴在巨狼拉克的脚下哇哇大哭。他躲出了一千里,最终还是没能躲过去,巴洛克就像成了他的梦魇。“我愿意投靠你,我的所有牲畜都给您,所有‘女’兽人都给您!还有……我是一个兽医,我还可以对您的部落有些用处,求您饶恕我一命吧……!”

    说实话,巴洛克还真不想杀了坎苏,毕竟即便再拙劣也是个兽医。部落族人生病总不能都让他这个萨满巫医来治疗,一些普通的病症还是需要专‘门’的兽医来做。但巴洛克需要考虑索托和那些半山部落兽人的情绪。如果他们无法原谅坎苏的罪行,他也不会饶恕坎苏。

    “哦,坎苏族长,您好像求错人了。你应该去哀求被你伤害和抛弃的原来的族人,如果他们饶恕你,我自然不会有意见。”巴洛克依然带着笑容,却看向索托。

    索托对巴洛克的忠心发自肺腑,他也是一个难得的会动脑筋的兽人战士。隐约看出巴洛克并不想杀掉坎苏,而且他也知道一个兽医对部落的用处,正准备痛骂坎苏一顿便饶恕他。却不料身后突然冲出几个手下,凄厉的怒吼:“你杀了我的哥哥……杀了我的父亲……去死吧坎苏!”

    阻止不及,或者说是没人想要阻止,老坎苏的脑袋和身体已经被愤怒的几个年轻兽人活活砍了下来。那骨碌碌的脑袋滚动,脸上惊恐的表情还没褪去。

    巴洛克摇摇头,有些惋惜的叹口气却也没多说什么,死了就死了。等突袭断首部落成功,俘虏他们的兽医就是————不信断首部落会没有自己的兽医!

    索托又惊又怒,扑过去将那三个手下拳打脚踢,下手非常的狠重:“‘混’蛋,谁让你们杀人的?敢违抗百夫长擅自行动。难道几个月的‘操’训没有让你们记住军律吗?我打死你们!”

    穆鲁和巴罗坦拉住了索托,否则那三个擅自动手的士兵非被他打成残废不可。而扎因祖,图拉扬,洛恩汗站在一边冷眼旁观,他们也都看出了巴洛克族长不想坎苏死,对于索托手下的举动非常的愤怒。认为这是对族长权威的冒犯,连带着也对索托不满起来。

    索托气喘吁吁,扔掉战斧,跪在巴洛克脚下:“巴洛克族长,我应守护的萨满主人。我的属下违背军律。我也难逃罪责,请您重责,我将毫无怨言。”

    巴洛克叹口气,将索托扶起来。又走到三个躺在地上吐血的战士身边,双手散发出白‘色’的光芒,很快修复他们的伤势。三个兽人满脸羞愧,和索托一起再次跪在巴洛克脚下,泣不成声。

    巴洛克这才温和而不时威严的对所有人说:“我说过。处置坎苏的权利已经给了被他伤害过的人,所以你们有权利决定他的生死。既然杀了他,那也就杀了。”看着三个动手的战士。又道:“但是你们不经百夫长的命令而动手,也确实违背了军律。人类军团之所以强大百战百胜,除了他们的战阵兵法,最重要的就是严格的军律和赏罚制度。我制定的军律你们应该都背熟了,也清楚在战时违犯的处罚条例。念在这是初犯,按最轻的处罚。我降低你们一半的处罚力度,等回到部落聚居地。找军法官领罚吧!至于索托,你只能算御下不严。记住教训就可以了,下不为例。”

    按照巴洛克参考人类军规制定的处罚条例,违背军律擅自行动,重则处死,轻则一百皮鞭。也就是说他们将来回到聚居地,要领受五十皮鞭的惩罚。饿狼军团的军法官是扎因祖,巴洛克看中的就是他的严苛和一丝不苟。而且因为哑巴的缘故,他毕竟指挥军队有些干碍。除了做自己的守卫武士,最适合做军法官。扎因祖眼神冰冷,看样子不会有丝毫留情了。

    三个战士和索托大声接受惩罚,站了起来,脸上也恢复了平静。巴洛克族长曾经说过,处罚完毕,那就什么事情都过去了。除非日后明知故犯,不必愧疚,任何人不会再追究。

    战场此时也收拾干净,两百男兽人死伤殆尽,凡是曾经对同族下过杀手的人,无论是否受伤,都被毫不犹豫的杀掉。最后只有四十多个哆哆嗦嗦的男兽人被饶恕,但等带回苍狼部落后,他们也只能算是低等仆役族人了。近百‘女’兽人倒是毫发无损,只是被吓得不轻。苍狼部落此时还是阳盛‘阴’衰,光棍的男兽人太多,正好中和一下,巴洛克感觉这些‘女’兽人比缴获的数千牛羊还要重要。

    几乎没有休息,他们迅速集结,除了留下一个十人队看守俘虏。其余的人需要继续赶路,距离断首部落的聚居地还有一百多哩,他们需要赶过去,今夜就发动突袭,一举破敌。

    这是战争,而且面对的还是数倍于己的敌人。巴洛克从来不会有任何侥幸心理,更不会因为首战告捷而麻痹大意。在前进的路上,他不厌其烦的再次派出萨洛‘蒙’带着斥候四处游弋,而且因为已经距离断首部落聚居地咫尺之遥,随时都有可能遇到他们外出的兽人,一旦惊动,所谓偷袭也就成了笑话。巴洛克将巴罗坦和扎因祖也都安排进斥候队伍里,暗中‘交’代如果被人发现,可以使用火烈蜥兽化铠的力量迅速追击杀死,务必不能走‘露’任何风声。

    巴洛克的布置非常及时,斥候队在距离断首部落聚居地还有数十哩的时候,猛然间被一队巡逻战士发现。海察加为部落族长,还是非常谨慎的,即便周围没有能威胁到断首部落的强大存在,他还是安排了巡逻士兵外放出去十多哩巡弋。当这队士兵远远的看到几个骑着座狼的兽人在窥视,立刻警惕起来,一边大声呼喝,询问陌生兽人的来由,一边分出一半人回去报讯。

    萨洛‘蒙’大急,以往的断首部落外放的战士只会在部落周围数哩之内巡逻,他没有想到海察加族长如今竟然让士兵出来这么远巡视,令他措手不及,莽撞的从遮蔽的树林走出,以至于立刻暴‘露’。如果让另一半人回去报讯,这次突袭行动就完了。“快,追击,绝对不能让他们回去报讯。”萨洛‘蒙’驱策着座狼带着手下冲了上去。

    “别担心,你们对付眼前这几个家伙,逃走的人让我们两个来收拾。”巴罗坦和扎因祖到一点不担心,反而安慰急的脸‘色’发白的萨洛‘蒙’。他们居然跳下座狼,伸展一下‘胸’臂,巴罗坦笑呵呵的对扎因祖说:“怎么样,咱们比一比谁跑得快?输的人要将庆祝胜利时候喝的酒让给对方,敢不敢?”

    从帕丁顿迁徙的时候,巴洛克三个储物戒指里堆放满了各种必须的物资,虽然兽人大多嗜酒,但巴洛克只带上了不多的几十橡木桶麦酒。兽人不会酿酒,所以喝一点少一点,平日根本舍不得拿出来。但如果此次突袭胜利结束的话,巴洛克族长肯定会拿出麦酒庆祝。

    扎因祖毫不畏惧的点头,甚至‘露’出一种意味深长的哂笑。伸出三个手指,一一曲拢算是数完一二三,然后不待巴罗坦反应过来,他已经狂奔而出。

    “‘混’蛋,你耍赖。”巴罗坦气的大骂,但也不敢耽搁了,身上似乎在瞬间冒出一层红光,像炽烈的火焰,带着热‘浪’迅速融化掉面前的积雪,直冲而出,瞬间已是在十多丈之外。

    火烈蜥从来不以速度见长,但那也只是相对于其他幻兽来说。在和兽人融合形成兽化铠之后,他们短时间的奔跑速度即便是座狼也要望尘莫及。仅仅几分钟,他们两人已经追上了一哩外准备回去报讯的巡弋士兵。萨洛‘蒙’他们远远的只看到好像冒出两道火光,然后那数个巡弋士兵就没了动静。很快,巴洛克和扎因祖折返回来,身上的异象消失,却兀自争论谁输谁赢的问题,只是向萨洛‘蒙’挥挥手:“我们的事忙完了,剩下这几个你们处理吧!”

    他们对面三五个剩下的巡视兽人僵立在那里,完全被巴罗坦和扎因祖的恐怖速度和诡异动吓呆了。直到同样震惊的萨洛‘蒙’和手下举起了武器,这些士兵才回过神来,带头的那个兽人看了萨洛‘蒙’一眼,立刻慌‘乱’的大叫:“萨洛‘蒙’?怎么是你?啊……我是阿斯廷……我是阿斯廷,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

    听到这个叫做阿斯廷的兽人的呼喊,萨洛‘蒙’非但没有住手,反而‘露’出了快意的狞笑:“留下阿斯廷活命,其他的人都杀掉。”

    太好了,阿斯廷有一个姐姐是海察加族长的‘女’人,他虽然并未得到海察加的重用,却也算是心腹,对此时部落里的情况肯定熟悉的多。带回去‘交’给巴洛克族长,肯定会有大用处。

    这队巡逻兽人的实力非常差,很快被全部杀死,横着重剑拍晕了阿斯廷,随便的扔上座狼背,他们清扫了痕迹,然后迅速折返。在路上,巴罗坦和扎因祖终究没有争论出谁输谁赢————扎因祖输了,但他耍赖,故意啊啊啊的装听不懂巴罗坦的话,鬼笑着就是不承认,令好脾气的巴罗坦无可奈何,发誓再也不和他打赌了…………!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