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冬季里的突袭(一)
    一百六十三个战士,为了谁留下守护部落的事情争得面红耳赤。.: 。谁都想跟着巴洛克族长去突袭断首部落,谁都不想留下看家。对于这件事巴洛克也不好做决定,毕竟会打击一些族人的积极‘性’,最后出于无奈,只好用了最古老也最公平的办法……抓阄!

    眼见着其他人或是骑上座狼,或是坐上狼拉雪橇,嘻嘻哈哈兴奋的准备出发,安格雷‘欲’哭无泪。但谁让他倒霉,偏偏‘抽’到了看家的那条最短的树枝?只好带着自己的那三十个同样沮丧的手下,用近乎妒忌的眼神瞪着族人们离开。

    巴洛克也没有安慰安格雷,只是将他叫到一旁,低声严肃的‘交’代了一番,才令安格雷表情好受了一些。拍着‘胸’脯保证,绝对会守护好部落。

    最后抱了抱席琳和明显有些不自然的苏珊,装没看到席琳冒火的眼神,跳上拉克的后背,疾驰而去。巴洛克从来都是谨慎的人,他将魔法巨弩留在了山‘洞’里,为部落的杀手锏,如果真的出现突发情况,安格雷这个火烈蜥兽化铠战士都无法解决的话,那就需要用到战略级的巨弩武器了。昨晚特意‘交’代了席琳和苏珊,也第一次向席琳坦白了和苏珊的关系,尽管席琳一晚上都对巴洛克冷着脸。但也都知道这件事情的严肃‘性’,没有大闹,只是一些小脾气总需要发泄,如果此时掀开巴洛克的衣服会发现,他‘胸’膛上的兽‘毛’被捋掉了许多…………!

    有了断首部落的归附兽人,寻找他们的聚居地也就不算难题。狼宽厚的狼爪‘肉’垫不同于偶蹄类的动物,无论是座狼骑兵还是野狼拉的雪橇。都可以在积雪上奔驰,速度也足够快。仅仅四五天后,他们已经发现了兽人部落的踪迹。

    萨洛‘蒙’是归附的断首部落座狼骑兵之一,被巴洛克委任带路的职责。率领几个手下充当斥候,总是走在突袭队伍前方十多哩探视。此时他们都窝在积雪中。小心翼翼的探视着前方一处丘陵高地上星点坐落的帐篷。在周围走动的兽人非常陌生……这可不是断首部落的兽人,萨洛‘蒙’自认生长在断首部落这么多年,还不会认错人。

    “奇怪,这些兽人不是断首部落的,我居然一个都不认识,你们呢?”萨洛‘蒙’疑‘惑’的询问手下。

    两个同样来自断首部落的座狼骑兵也都摇头。示意不认识这些陌生人。反而最后那个原先半山部落的兽人却‘露’出了奇怪的表情,他先是吃惊,随即脸上迅速涨红,眼中充满了愤怒。“吼……是那些叛徒,是半山部落的背叛者。该死的坎苏,他带着这群叛徒来到了这里……!”

    萨洛‘蒙’能被巴洛克委任探路斥候,看中的是他的沉稳‘性’格。发现手下异常的表现,立刻压制住他,和同伴一起悄然拖着他远离。确认不会被察觉后,才沉声询问。那个兽人战士兀自怒火难遏:“该死的,是坎苏和他的爪牙,他背叛了半山部落。屠杀我们的兄弟,抢走了所有的牲畜和食物……如果不是巴洛克族长仁慈的接收我们,我的亲人和同族们早就饿死大半…………。”

    他断断续续的一边低骂。一边解释了因由。萨洛‘蒙’当机立断,拍拍这个兽人的肩膀:“走吧,咱们回去禀报巴洛克族长。相信我,族长会解决这一切的。”……………………

    听到萨洛‘蒙’的禀报,巴洛克有些诧异却也并不太感到意外。老坎苏想要躲避苍狼部落,势必要寻找强大的靠山。而这周围方圆千里只有断首部落和咆哮部落可以依附,他自然会选择同为霜狼氏族一脉的断首部落投靠。

    以索托为首。半山部落的兽人全都涌到了巴洛克身边,一个个情绪‘激’动。眼中透着怒火和渴望。老坎苏当初要离开,其实谁都不会阻拦,但他不该抢夺走所有的牲畜和物资,让剩下的人无法生存。甚至面对拦阻的族人,更能狠心的痛下杀手,致使十多个兽人被杀害,他的绝情彻底‘激’怒了族人们。

    巴洛克没有让新族人们失望,他看了看天‘色’,当机立断:“积雪封堵,坎苏和他的手下都不会离开聚居地,但他们挡住了前路。而我们如果要出其不意突袭断首部落,绝对不能让坎苏和他的手下有一个人逃走。图拉扬,你带领一队人向右绕过去包抄。洛恩汗,你带着你的手下向左包抄。巴罗坦,带着二十个座狼骑兵绕大圈堵住他们后方的退路。穆鲁,索托,你们俩率领剩下的所有人正面突击。所有人务必谨记,如果有人投降,绝对不准肆意杀人……但若是有人将要逃脱,则格杀勿论,绝对不能走漏半点风声,这关系着我们突袭断首部落的成败,知道么?”

    所有兽人难掩兴奋,齐声应是。巴洛克挥挥手:“行动!”

    巴罗坦和手下座狼骑兵首先绕着大圈离开,去堵坎苏部落的后路,图拉扬和洛恩汗也很快驱赶狼拉雪橇赶到自己分配的位置,占据最有利地形,拿着战斧或重剑,全神以待。此时主队伍已经前进至坎苏部落最靠近的位置。巴洛克在后面好整以暇的骑着拉克闲逛,不准备干涉他们的第一次战斗。扎因祖和索托带领剩下的二十多个座狼骑兵组成战队准备发起一次冲锋,踏毁搅‘乱’坎苏的聚居地,然后穆鲁带领其他的兽人步兵在后面跟随清剿漏网之鱼。计议妥当后,为此次行动的领导者,穆鲁沉声发出攻击的命令,二十多头座狼仰头发出凄厉的狼嗷,驮着背上的兽人狂奔向敌人的营地,身后的兽人骑兵不甘示弱,纷纷大吼着紧跟前冲。

    坎苏的部落很显然陷入了慌‘乱’,如同没头苍蝇般四处‘乱’窜寻找御敌的武器。原本以为投靠了断首部落,安全已经不是问题,根本没有想到会遭到敌袭。慌慌张张的找到长剑短矛,而敌人的座狼骑兵已经冲到了面前。没有任何的留情,战斧挥舞,所有敢拿着武器的兽人都被无情的杀死。数十个帐篷,仅有三百人,抵抗了很短的时间,在躺在地上几十具尸体后,他们终于崩溃,扔掉武器,有的没命的四处逃窜,有的直接跪在地上举着空空如也的双手,示意放弃抵抗————在兽人之间的战争中,这代表着投降。按照规则,敌对的一方一般不会再伤害他们。

    果然,突袭的敌人不再理会降兵,只去追杀逃窜的兽人。而穆鲁此时也带领兽人步兵包围了最大的那顶兽皮帐,和围着兽皮帐的数十个最彪悍的兽人战士,老坎苏满脸惊恐的躲在后面,惶急的大叫:“你们是谁?为什么要袭击我们?我是受到断首部落海察加族长庇护的……!”

    很可惜,他搬出自己的靠山,并未让敌人有停手的*。追杀的依然在追杀,已经逃出很远的那些兽人,遥遥的可以看到被突然出现在前路的敌人伏兵挡住去路,稍有反抗,直接砍死当地。

    力量悬殊的根本不成比例,期待中的厮杀只能算是热身。一个人都没逃脱,尸体随处可见,没人理会,只有那些活着的兽人被驱赶在一起。这十几分钟的战斗结束了,苍狼部落的战士只有几个轻伤,而老坎苏的手下除了近百健壮的年轻‘女’兽人,其他的两百男兽人死了大半。

    “坎苏,你的心是黑‘色’的吗?居然能够对自己的部落族人狠下杀手?没想到吧,今天我们为被你杀掉的兄弟们报仇来了。”索托这时骑着座狼巨眼来到被包围的坎苏面前,居高临下冷冷的喝骂。当初被坎苏杀掉的十多个兽人,大多是跟随他的好弟兄,令索托痛心了很久,今天见到仇人,分外眼红。

    “是你,索托?”老坎苏和他周围的兽人吃了一惊,这才发现攻击他们的这些人里居然一半都是曾经的族人。那些守护坎苏的兽人有的已经开始浑身哆嗦起来…………他们都是坎苏的心腹,是当日杀掉族人抢夺牲畜的直接凶手,此刻只要不是白痴也都能猜到自己的下场绝对不会太好!

    面对绝境,反而‘激’发了兽人的凶暴捩‘性’,数十个兽人彼此‘交’换眼神,突然暴吼,全部冲向身后的方向。那里是图拉扬带着的一队兽人步兵,没有座狼,看似最薄弱,他们准备从那里冲击逃跑。

    图拉扬很生气,感觉自己被轻视了。对手下大吼:“‘混’蛋崽子瞧不起我们,给他们些教训!”随即他身上陡然爆发兽战气的气团,挥舞巨大的战斧如同行走的绞‘肉’机,对着冲向敌人。在他身后,同时有十个兽人士兵身上散发淡淡的兽战气,一时间形成了兽战气武士的铜墙铁壁!

    可怜的老坎苏的手下,他们不会想到,图拉扬和他身后这些看似薄弱的兽人步兵里,居然有十多个修炼出了初级兽战气的武士,而且这些步兵反而是‘操’训最严苛,最‘精’锐的战士。当他们挥舞着巨大森寒的战斧,其恐怖之处不下于座狼骑兵!

    一片惨叫,伴随着漫天血雨,甚至其他几个方向的兄弟们还没来得及救援,图拉扬已经带着手下摧毁了这一‘波’攻击。三四十个敌人,倒下了一多半,只剩七八个浑身溅满同伴鲜血的兽人站在那里发呆,眼神里是不可遏止的恐惧————这些人是疯子,恶魔!

    “坎苏族长,我们又见面了。”巴洛克这时候才姗姗的骑着拉克走过来,笑呵呵的对浑身哆嗦的老坎苏说道。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