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三十章 闲谈与计划
    ps:看《兽族启示录》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即可),悄悄告诉我吧!冰霜巨狼拉克在积雪上狂奔,很快消失在远方。

    巴洛克让它回部落带苏珊来大湖边,至于席琳……由于上半夜被‘精’力过剩的某个兽人折腾的太久,此时肯定睡的很死,就不必搅扰她了!

    在等待的时间里,巴洛克与普洛托亚开诚布公的闲聊‘交’谈,说了各自的身份,加深彼此的了解。普洛托亚这才惊讶的叫道:“咦,原来我上次从昆都玛雅山脉余麓经过的时候,察觉到的幻兽铠气息就是你?但是我记得那次的感觉是躁动,炽烈的气息,仿佛偏向于火系,可是你……。”他指了指蹲在巴洛克肩膀上的银‘色’小狼:“你的这只幻兽我感觉不出偏向于什么系别,但肯定不会是火系。”

    “哦,那是我的几个族人兄弟,他们的幻兽是火烈蜥,自然会有炽热的气息。”巴洛克没有隐瞒的说道。他也曾经考虑过许久,最终还是打算告诉普洛托亚,毕竟关于幻兽的事情,不可能隐瞒太久。提前让兽人的高层知道,可以让他们有所心理准备,并且也能让自己拥有强大的筹码。即便是将来面对人类必将会出现的疯狂攻击,无论萨满祭祀们,还是其他的兽人强大势力,都不会袖手旁观了。

    “巴洛克,呃……你知道的,在索伦大陆上。只有我们兽人从来都无法利用幻兽的力量。而人类却拥有众多强悍的幻晶铠甲,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被他们压迫在冻原无法动弹的原因。但是你……你和你的族人却能够与活的幻兽融合,幻化出你称之为兽化铠的铠甲。这其中……。”普洛托亚很难为情的说不下去,因为很显然涉及到了极度的隐秘。就像他们战熊氏族永远不会吐‘露’和比‘蒙’巨兽签订平等契约的豢兽师秘辛一样,这无疑也是巴洛克部落的天大机密。

    巴洛克不以为忤的笑了笑。撒了个小谎:“很抱歉,能够与幻兽融合,其实是带了很大的偶然因素才被我发现的。至于什么原因,我也不太清楚。目前好像只有跟随我从砂砾荒原过来的族人才具备这一种能力,其他在冻原上新加入的族人也无法做到。”

    每个氏族部落都有属于自己的血脉天赋,或许是巴洛克的祖先们离开北方冻原迁徙去砂砾荒原。这过程中令他们的血脉发生了变化,才产生这种神奇的能力。普洛托亚尽管羡慕的要死,可也能够理解。

    普洛托亚的身份也令巴洛克着实有些小惊讶。他的父亲是战熊氏族最强大的部落之一,狂暴部落的族长。老族长已经衰老的厉害,过不多久就会让正当壮年的普洛托亚接替族长之位。

    而普洛托亚不但是一位实力强大的比‘蒙’豢兽师。更是兽人生存联盟的成员之一!巴洛克第一次听说这个所谓的生存联盟!

    “我们遭受人类的压迫,处境岌岌可危。在他们强大的军团,和天启教廷统领的幻铠武士的威胁下,随时随地都有被灭族的危机。尽管兽族内部‘混’‘乱’不堪,诸个大氏族之间矛盾敌视,甚至相互纠缠战争了无数年,但在生存的危机下,被‘逼’无奈的兽人们还是不得不团结起来御敌。兽人生存联盟就是各个氏族中最强大的一群人聚集在一起。接受萨满长老会的指挥,对抗人类的攻击,维持兽人的生存。”普洛托亚这样说道。他看着巴洛克:“巴洛克,你是一位萨满巫医,断继了数百年的巫医传承再次出现,这对整个兽族来说都是巨大的喜讯。你应该和我一起去奇迹之谷,我想那里的萨满祭祀们会热烈的欢迎你的加入。”

    “我会去的,但不是现在。”巴洛克点点头:“我的部落刚来到北方冻原。还没有在这里立足,甚至还要面对这里兽人部落的敌视和觊觎。这些事情都要处理好之后。我才能放心的离开一段时间。对了……普洛托亚,你还没有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人重伤的你的比‘蒙’兄弟?”闲聊了很长一段时间。约莫估计拉克快驮着苏珊赶来了,巴洛克才想起这个关键的问题,立刻问道。

    普洛托亚的双眼攸的变红,表情狰狞,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缓声说道:“该死的奎奥多兰,是他背叛出卖了我,一定是他。否则为什么人类的那些幻铠武士会准确的寻找到我的行踪,在半路伏击我?如果不是阿巴斯拼着重伤带我逃离,我此刻已经死了无数次。………………”

    巴洛克听着普洛托亚搀杂着愤怒情绪的话,很快了解了事情的因果。原来比‘蒙’巨兽有一个很特殊的习‘性’,他们和魔鬼鱼很相似,都是在冬季里发情,只不过魔鬼鱼是冬季产卵,而比‘蒙’巨兽就要在冬季里找异‘性’进行延续血脉的某些事情了(你懂得)!

    阿巴斯是普洛托亚的豢养巨兽,不可能总是呆在比‘蒙’生存的昆都玛雅山脉的北麓苍莽森林里,所以每个冬季,他都会陪着阿巴斯回一次昆都玛雅北部山脉,让好兄弟去好好发泄发泄多余的‘精’力。

    他去北部山脉的路线是非常隐秘的,只有比‘蒙’豢兽师们才会知道,所有的比‘蒙’豢兽师绝对不可能泄‘露’这条路线。但普洛托亚的大意令他的这趟路程出了意外,他在出发之前接受了憎恶部落的族长奎奥多兰的邀请。奎奥多兰不知从什么地方‘弄’到了人类的麦酒……兽人都对酒类有着无法言喻的喜好,普洛托亚也不例外,那一天他喝的大醉,在奎奥多兰刻意的引导下,恍惚中说了许多话。当时并没有感觉什么不对,直到他上路出发后,在穿越一处昆都玛雅山脉的峡谷时。突遭人类幻铠武士的袭击。

    峡谷很窄,以至于比‘蒙’阿巴斯转身费力,又要保护普洛托亚,最终被一个图伦魔蝎幻铠武士的锋利尾刺刺中心脏,受到了致命伤害。值得庆幸的是比‘蒙’不但生命力顽强的可怕。他们更是不惧任何毒素,所以才没有被图伦魔蝎的剧毒毒死。阿巴斯疯狂的拧断魔蝎的尾巴,将那个幻铠武士活生生砸死,以至于幻铠都保护不了他。趁着其他几个幻铠武士畏惧的空歇,侥幸逃脱进入冻原。当时狂风吹卷的雪‘花’很好的掩盖了他的踪迹。而图伦魔蝎幻铠战士也不是风语斥候,追踪能力有限。最终让普洛托亚侥幸逃脱。

    普洛托亚从兽皮袍里掏出一颗‘鸡’蛋大小的紫‘色’菱形晶体,对着月光,能够看到中心部分有一只非常小的蝎子在张牙舞爪,极是凶暴。

    “这就是图伦魔蝎幻兽的幻晶?”巴洛克问道,同时身边的银‘色’小狼彻底红了眼。恨不能立刻冲上去抢夺。巴洛克掐着它的脖子,有些尴尬的对普洛托亚笑笑。却不料兽人大汉随手将魔蝎幻晶扔给了他:“你喜欢就拿去,反正这种玩意对我们兽人来说也就是一个装饰品,没有多大用处。”

    巴洛克真诚的感谢,然后在某只小狼几乎痛哭的表情下,收进了储物戒指————好东西可不能都给吃了,巴洛克也还想多研究一下呢!

    巴洛克很奇怪的是,普洛托亚说。因为都是豢兽师的缘故,他和憎恶部落的族长奎奥多兰是不错的朋友。尽管奎奥多兰豢养的不是比‘蒙’巨兽,而是一种叫做恐爪怪的亚龙属的凶兽。但这也不至于让他妒忌成狂,做出和人类勾结陷害普洛托亚的举动。当然即便是巴洛克也大约的肯定就是奎奥多兰泄的密,但有些不合逻辑,除非……还有更大的厉害关系普洛托亚没有意识到。

    将疑‘惑’说出,普洛托亚呆了一会儿,突然嚯的站了起来:“我知道了。是酋长……奎奥多兰那个‘混’蛋要争做战熊氏族的大酋长。明年‘春’天我的父亲克鲁图就会将狂暴部落的族长位置传给我,同时也不再担任战熊氏族的大酋长。我们氏族需要选出新的大酋长。我是最合适的人选,但如果我死了。那接下来继任的就是奎奥多兰这个憎恶部落的族长了。这个该死的‘混’蛋,我发誓要让你付出代价!”

    巴洛克不禁暗叹,看来兽人之间也并不都是直来直去,他们居然也有很狡猾的人存在。可怜的普洛托亚,他说的一切或许都是事实,但他找不到任何证据,除非强行杀死奎奥多兰报复,然后遭受严酷的惩罚,这得不偿失……否则他根本不能把奎奥多兰怎么样!

    不过这不是巴洛克需要担忧的,他自己都一大堆的事情需要处理。拉克终于驮着苏珊赶来,这段几十哩的路程令苏珊有些吃不消。哪怕浑身包裹着厚实防寒的兽皮袍,依然被冻得不轻。巴洛克将她抱下巨狼的背,用萨满之力温暖她的身体,很快便恢复过来。

    苏珊被躺在湖边的比‘蒙’所震惊,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只在传说中的这种巨兽,忍不住有些‘激’动,想要靠近看一看。巴洛克拉住她,先向普洛托亚介绍。苏珊很优雅的行礼,而普洛托亚虽然对所有人类都不太喜欢……哪怕是一个惊‘艳’的大美‘女’。但为了自己的兄弟阿巴斯,还是向苏珊回礼,便不再多说一句话!

    没有时间好‘浪’费了,他们只有一次机会,巴洛克详细的说出自己的计划。听到他的话,不但苏珊瞪大了眼睛,即便是普洛托亚也有些吃惊…………因为巴洛克并不是要帮着偷魔鬼鱼卵,他居然疯狂的要杀掉那条博萨魔鬼鱼。

    知道两人的震惊,巴洛克说出自己的解释:“魔鬼鱼已经被彻底惊动,你们感觉他会再放松警惕吗?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可能去偷魔鬼鱼卵了。所以只有杀掉魔鬼鱼,取它的脑浆来救阿巴斯。我们有这个……!”巴洛克说着,晃动自己的储物戒指,那架魔法巨弩就凭空出现在了面前。

    “人类的魔法巨弩?你居然‘弄’到了这种恐怖的武器?”普洛托亚震惊的都忽视掉巴洛克能够使用储物戒指这件事,看着闪烁金属‘色’泽的巨大弓弩叫道。

    “巴洛克,你这是从帕丁顿城墙上偷到的?”苏珊皱了皱眉头:“……这应该就是你当初帮助绍姆贝格的条件吧?”苏珊恢复意识后,将疯癫的时候和巴洛克在一起发生的那些事情全忘记了,所以看到魔法巨弩才会如此惊讶。

    “不要管这些事情,阿巴斯能坚持的时间不多了,我们要赶快行动,都听我的计划,这样…………!”巴洛克岔开了话题。(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微信公众号!)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