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兽族的神秘力量——豢兽师
    日啊~~~~~~~~~!!抱歉,我不是在骂人,这是一位书友的名字,我是要感谢他投的月票( ̄┰ ̄*)……呃,就是这样!!

    …………………………………………………………

    兽人普洛托亚毫无征兆的发动攻击,令巴洛克着实有些措手不及。.: 。他身旁的冰霜巨狼拉克和银‘色’小狼的反应却非常敏捷,紧随其来的向普洛托亚发出反击,帮助巴洛克抵御突袭。

    拉克的冰刃魔法攻向普洛托亚,几十片脸盆大小的冰刃急速旋转切割过去,却如同撞击在钢铁上。普洛托亚身上笼罩了一层棕黄‘色’的暗芒,成功挡住了魔法,那些冰刃完全崩碎成一地冰屑粉末,甚至没有‘弄’断一根兽‘毛’。银‘色’小狼如电般的紧随袭来,将他狠狠的撞飞。看到这一幕的巴洛克大吃一惊……因为普洛托亚摇摇晃晃的重新站立起来,身上居然没有增加任何伤口。要知道当初银‘色’小狼轻松的一击,就将七级魔兽狂暴冰熊的身体完全‘洞’穿了,难道眼前这个兽人比魔兽还要强横?

    “奎奥多兰就派了你这么一个孱弱的‘混’蛋来追杀我吗?吼……即便你们重伤了阿巴斯,但我也不是随便什么杂碎就能击倒的,去死吧!”普洛托亚将破烂的黑‘色’兽袍一把撕扯掉,完全不理会被崩裂的伤口溢血,身上的肌‘肉’绷紧如同一颗出膛的炮弹带着呼啸的风声直冲巴洛克而去!

    巴洛克意识到,如果被击中的话,他很有可能会死,眼前这个家伙强大的可怕。虽然已经意识到自己怕是被误会了。遭了鱼池之殃。但此时管不了那么多,保命要紧。“小狼……回来帮我!”他大吼一声,身上升腾起大地级的兽战气防御气团,十六片冰刃突兀的出现,旋转着阻挡在身前。同时取出一把巨斧向前猛劈!

    冰刃毫不意外被击成粉碎。那兽战气防御罩也仅仅闪烁了几下就如同气泡般破灭,兽人的拳头轰击在了巨斧的斧刃上,巴洛克就感觉一股根本无法抵御的大力撞击而来,虎口震裂,已经扭曲的巨斧脱手而出,旋转着抛飞出去十多丈。而巴洛克的身体也随之向后倒跌出去。一口鲜血在半空中就吐了出来!普洛托亚毫不留情,再次扑出就要杀死巴洛克。

    巴洛克也彻底火了,当怒火燃烧,他会变得更加疯狂。双目并不是变成赤红,而是成了深邃的黑‘色’……如同他地球上时候的那种黑眼珠!浑身的肌‘肉’绷紧。骨骼发出嘎嘣嘎嘣的声音,身躯仿佛陡然增大,如果仔细察看会发现他浑身根根倒竖的银‘色’兽‘毛’,隐约带着一丝丝紫‘色’的光。银‘色’小狼也恰好此时回到他身旁,钻入了他的身体内,下一刻,巴洛克体表如水银般流转,双臂和双‘腿’被金属般的外壳覆盖。形成了紧密严实的护甲,在关节处有几根凸起的尖刺,闪烁着森寒的光泽。当三颗希伯来顿狼幻兽卵再次挪移到他的‘胸’腹,化光环保护起来,他的变身也算完成!

    不远处的冰霜巨狼拉克凄厉的嗷叫一声,它大如骏马的身躯便颓然倒在了地上,但一个若隐若现的光影狼身从头顶冒了出来,用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向普洛托亚。直接穿过了他的身躯。普洛托亚那一刻感觉灵魂被冻僵,甚至思维都开始迟缓起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面的年轻兽人满面怒火,疯狂的扑了过来。然后……他也飞了起来!

    融合了紫雷和希伯来顿狼兽化铠的力量,巴洛克的一击毫不逊‘色’于普洛托亚刚才的攻击,甚至犹有过之。两米半身高的大汉如同玩具般抛飞出去,落在地上,这次他身上若隐若现的棕黄暗芒黯淡了许多,伤口再次崩裂,整个人如同被鲜血洗了一遍。

    巴洛克兀自不饶人,冲过去掐着普洛托亚的脖子,一拳一拳的猛砸他的肚腹‘胸’膛,虽然没有再用出兽化铠的力量,但即便以普通的兽人力量也令普洛托亚吃不消,嘴里不停的吐血,眼睛已经开始泛白,巴洛克才狠狠的摔在地上,冷冷的道:“首先,我不认识你,更不是来杀你的。而你没有分辨清楚就突下杀手,如果换做别人,早就被你冤杀。然后,我要说的是,你就是一个白痴……!”

    巴洛克指了指不远处生命垂危陷入昏‘迷’的比‘蒙’巨兽,说道:“很显然你的兄弟阿巴斯要死了,你最紧要的事情是保持理智想办法救它,而不是被愤怒冲昏头,胡‘乱’发泄怒火。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要对你不利,刚才你去挑衅博萨魔鬼鱼的时候,我有的是时间杀死昏‘迷’的比‘蒙’巨兽。你应该知道,如果比‘蒙’死了,你的实力根本不值一提。”他从和普洛托亚‘交’手的过程发现了很奇妙的现象,那就是兽人身上的兽‘毛’是黑‘色’的,但总会闪烁一层非常暗淡的棕黄‘色’光芒,和比‘蒙’巨兽的兽‘毛’一个颜‘色’。而且普洛托亚发出的第一击威力惊人,但等到巴洛克攻击的时候,普洛托亚防御的力量就衰弱了许多,好像把力气都用光了似的。联想到比‘蒙’重伤昏‘迷’,巴洛克隐约感觉抓到了点什么。

    普洛托亚被狠揍了一顿,似乎恢复了理智。他的脸上闪过悲伤和绝望的神‘色’,不再理会巴洛克,转身跌跌撞撞的向比‘蒙’巨兽走去,摔倒在巨兽的头颅旁边,嚎啕大哭,眼泪伴随着污血不停的流:“呜呜……阿巴斯,我没有抢到魔鬼鱼卵,我救不了你……你是因为我才受的重伤,我对不起你……呜呜,如果你死了……我发誓……我将会杀死奎奥多兰那个卑劣的背叛者,毁掉他的憎恨部落,让他的所有族人为你陪葬,我发誓……以先祖之灵的名义!”

    “你很希望自己的比‘蒙’兄弟死么?”巴洛克不合时宜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他突然发现眼前这个兽人大汉并不是太令人讨厌,因为如果是拉克或银‘色’小狼受了重伤,巴洛克同样会发狂,也会做出任何疯狂的事。

    “如果你要杀我,那你快动手,如果你不想杀我,那就滚。”普洛托亚头也不回的冰冷喝道,语气带着一丝嘲讽:“不要以为你能够击败我,如果不是阿巴斯重伤垂死,我已经借不到它太多的力量,否则你以为凭借低劣的幻兽铠甲就能伤到我?……嗯?……”

    普洛托亚终于意识到了不对,他嚯的回头,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巴洛克,即便他的神经坚韧无比,此刻说出的话也开始结结巴巴:“你……你……你是兽人,怎么可能使用人类的幻晶铠甲?你究竟是什么怪物?”

    巴洛克此时完全占了上风,倒也不害怕暴‘露’,对银‘色’小狼打了个招呼,他身上再次出现水银流动,小狼从身上脱落,恢复小猫一般的可爱身形。拉克也不甘示弱,光影灵兽之躯围着普洛托亚转了一圈,也回到了冰霜巨狼的身体里,大摇大摆的走到巴洛克身旁。普洛托亚目瞪口呆,都忘记了悲痛。眼前这一幕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

    “你究竟是什么怪物?”他第一次感觉害怕了————拥有一只能够和身体融合,变成铠甲的幻兽不说,身边豢养的冰霜巨狼战兽居然能够灵魂离体,对敌人灵魂攻击。以普洛托亚在兽人中的高贵身份,除了萨满祭祀长老会的那些深不可测的老家伙,他已经能够了解大部分兽族的秘辛,可是却从来没有听说过兽人能够使用幻晶铠甲,和豢养灵魂离体的战兽!

    巴洛克刚要开口,突然皱了皱眉,问普洛托亚:“你在和比‘蒙’共享他的力量?”

    普洛托亚此时也感觉自己好像真的误会了,而且眼前这个家伙如此神秘,想必对兽族的豢兽师也不陌生,点点头,如实的回答:“我是一个比‘蒙’豢兽师,和比‘蒙’阿巴斯订立了灵魂平等契约,可以共享他的一部分力量。巴……洛克阁下,您好像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还惦记着这一点!

    果然如此,巴洛克终于接触到了一些兽族的秘密力量,很显然除了萨满祭祀,还有另外一个豢兽师体系存在,居然能够共享凶兽的力量,不可谓不强大,难怪已经孱弱到极点的兽人没有被人类灭族,还能在北方冻原苟延残喘。但此刻这些都要放下,因为巴洛克忽然发现比‘蒙’阿巴斯的气息微弱到极点,已经堪堪要死了!

    “普洛托亚,你的愤怒令你丧失理智,进而动用了比‘蒙’的力量攻击我,难道不记得你的阿巴斯快要死了吗?你这是在掠夺他的生命来发泄你的怒火,现在,阿巴斯的生命之火就要熄灭了……!”

    兽人大汉浑身颤抖,嘴‘唇’哆嗦着什么也说不出来,最后只能抱头痛哭,拳头不停的锤击自己的脑袋!“阿巴斯,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

    “不过我倒是可以暂时保住比‘蒙’巨兽的‘性’命,但它的心脏被刺穿了,这一点我的萨满巫医力量也无能为力,你还需要另想办法。比方说……博萨魔鬼鱼的鱼卵真的能够挽救比‘蒙’的生命么?”巴洛克很好奇,因为即便是他也未在萨满巫医兽皮卷上看到关于博萨魔鬼鱼鱼卵的神效记载!

    “你是萨满祭祀?你还是萨满巫医?……这不可能……!“普洛托亚发现今天自己要被震惊的麻木了,眼前这个年轻的兽人小家伙身上究竟有多少秘密?

    “不要管可不可能,我只问你需不需要我帮忙?”巴洛克很不耐烦,他发现普洛托亚废话很多。

    “帮我,帮我让阿巴斯坚持下去,我再下水一次,一定要抢到博萨魔鬼鱼的鱼卵!”普洛托亚看到了希望,迫不及待的叫道。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