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普洛托亚与阿巴斯
    巴洛克悄然离开熟睡的席琳,穿上兽袍骑上拉克的背,向守夜的战士示意一下,便走出栅栏,消失在了夜‘色’中。。

    巴洛克和冰霜巨狼之间的关系非常奇妙,他甚至能够在拉克允许的情况下,从它的记忆中‘看到’所有发生过的事情。也因此在大湖边的那些讯息,全部透过拉克的眼睛传递到了巴洛克的脑中。当看到那庞大如小山的身躯,巴洛克忍不住惊讶起来…………是曾经遭遇过的那头叫做‘阿巴斯’的比‘蒙’巨兽,它的那张恐怖兽脸的几处伤疤很容易辨别,它怎么会倒在了大湖边?它的主人呢?

    巴洛克忍不住让拉克停下,他要慎重考虑一下了!强大的比‘蒙’居然会被击倒,躺在湖边生死不知,究竟是什么恐怖的存在击伤了它?如果贸然过去的话,万一那恐怖的存在还在周围,自己岂不是去送死?

    他不想多管闲事……至少在有实力管之前!但转过头来一想,他又郁闷的发现自己不得不去查看究竟。珀尔墨大湖距离苍狼部落的聚居地实在是太近了,如果出现了能够击倒比‘蒙’的恐怖存在,巴洛克自认如果不将事情‘弄’清楚,以后会寝食不安,甚至根本不敢让部落的族人在这里继续呆下去冒险。

    百试百灵的老顿狼隐匿秘术再次派上用场,巴洛克收敛起所有的气息,准备悄然靠过去看一看究竟。拉克的体格太大,巴洛克不准它跟随自己前进了。但拉克自然有自己的办法,它威猛的身躯趴在积雪中闭上眼睛,然后一个淡淡的光影狼形从身躯逸出。跟在了巴洛克身旁!拉克的变化太大太奇妙,它此时居然能够短暂的灵魂离开身躯,而不必立刻进入图腾柱内,只是在靠近巴洛克身体的时候,总会忍不住的亲近……巴洛克魂海内的紫‘色’雷电力量对它也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傻瓜拉克。滚开,这是我们希伯来顿狼的家,谁都别想进来。”银‘色’小狼毫不犹豫的‘开口大骂’,誓死捍卫顿狼兄弟们的家:“巴洛克是我们的,谁都别想抢!”

    巴洛克郁闷的‘摸’‘摸’鼻子,感觉自己成了被抢亲的新娘。“好了都别闹。暗中还不知是什么恐怖的存在,居然能够击倒比‘蒙’,我们必须要千万小心,绝对不能‘露’出任何气息,听到没有?”

    “哼。你小心的过头了,没什么危险,就是那头比‘蒙’大家伙受伤快死掉而已,周围也没有恐怖的存在,直接过去看就是了。”银‘色’小狼从巴洛克的胳膊上脱落,化小猫般大小的可爱银狼,跳上巴洛克的肩膀,先向拉克的光影呲牙示威。然后很臭屁的说道。

    “你没感觉到危险?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害的我担心一场。”巴洛克对顿狼的敏锐感觉还是非常信任的,这在以往有过例证。好几次都是小狼的敏锐感觉发现危险,让他提前有了准备。

    “你又没问我。”小狼振振有词。

    巴洛克没好气的骂道:“以后不准你再躲在我胳膊上偷懒睡觉。看不到你的身躯,我总是会忘记你的存在。”

    没有危险,轻松了许多。拉克的灵体也再次回到冰霜巨狼躯体内,三个家伙大摇大摆的走向比‘蒙’巨兽!

    只有靠近比‘蒙’,才能真切的体会到这种强大生灵的可怕。全身被棕黄‘色’的长‘毛’覆盖。却怎么也遮掩不了肌‘肉’虬结的身体那仿佛要挣脱而出的恐怖力量。即便歪着身躯仰躺在湖边的积雪中,还是比一个人高出许多。如同沉睡的小山。几乎没有脖颈的头颅上,双眼紧闭。上下各一对森白巨大的獠牙从嘴中伸出。如同猛犸巨象的利齿。两条巨木般的胳膊无力的垂在雪中,几乎已经被冻住。

    此时比‘蒙’毫无生机的躺着,如果不是巴洛克的灵觉能够察觉到这个大家伙极其轻微缓慢的心跳,恐怕会以为比‘蒙’已经死了。但即便还有一口气,也对巴洛克造不成任何伤害。

    跳上比‘蒙’粗大的胳膊,如同走独木桥一样的走到它宽敞的‘胸’膛,偶尔绊住脚的兽‘毛’就像草原上没过膝盖的野草。比‘蒙’浑身遍布伤口,看的巴洛克触目惊心。仿佛被利爪撕扯,深可见骨的伤口密密麻麻,全部肌‘肉’翻卷。但这些对生命力强悍的惊人的比‘蒙’来说,都不是致命的伤害。只有心脏部位的那个恐怖的黑‘洞’,和黑‘洞’里‘插’着的那根相当于自己小‘腿’粗的折断利器,才是令它遭受致命伤害的主因。

    俯下身‘摸’了‘摸’伤口外‘露’的那节利器尾部,巴洛克很惊讶那居然不是金属打造。要知道尽管比‘蒙’身上没有鳞甲,可是它们身体的防御力却可以与巨龙媲美甚至犹有过之,究竟是什么材质的武器能够轻易刺穿比‘蒙’的心脏?

    巴洛克这个疑问并未深入想下去,他突然抬起头看向大湖的冰面,肩膀上的银‘色’小狼和拉克也几乎同时的做出警惕防御的态势,浑身的兽‘毛’炸起,就如同大小两个刺猬。透过鹰眼术,就见遥远的大湖深处,冰层陡然震裂一个缺口,一道身影从中蹿出,落在冰层上后立刻向岸边狂奔!紧接着大湖的冰层发出连串的闷响,伴随着咔嚓的碎裂声,巴洛克再次看到博萨魔鬼鱼的背脊和黝黑的骨刺长尾,疯狂的追击那道身影。

    那道身影似乎扛着某种重物,又是在光滑的冰层上,速度快不了,很快被魔鬼鱼追上。冲到他的前方,豁开冰层,三四丈长的骨刺鱼尾扫向那个身影,迅疾如电,和它庞大的身躯根本不成比例。

    那道身影勉强退后躲避开,又要小心落入湖水中,显得非常狼狈,而魔鬼鱼骨刺长尾不断的横扫,大片冰层断裂,那道身影几乎已经掉入水中,可还是兀自不肯放开手中的重物。

    一声很低沉的吼叫。虽然微不可查,可即便远在半哩距离岸边上的巴洛克都能够听到。然后他透过鹰眼术第一次看到了博萨魔鬼鱼的完整身躯。

    魔鬼鱼的尾巴缩入水中,紧接着黑‘色’的湖水翻滚,它那颗森白的,同样遍布骨刺的头颅探了出来。两条粗壮的前鳍撑着冰层,居然一跃跳出了水面。足有近百尺长的巨大身躯就如同一根动物的脊椎骨,外层包裹住坚硬的骨质,两侧有规则的遍布锋利如铁的骨刺和凸起。一双‘蒙’着鱼睑的冰冷眼睛瞪着那个身影,刚要扑过去,身下的冰层承受不住它的身躯随之断裂。魔鬼鱼咆哮着再次落入水中。

    那道身影也并不幸运,虽然多次腾挪,但最终还是无处借力,也跟着掉入水中,他手中紧抱的重物也脱手掉落。“不……吼吼……我的魔鬼鱼卵……!”他愤怒的大吼。再次钻入水中,尚未沉下去,就被魔鬼鱼的骨刺长尾狠狠的扫中。巴洛克远远的看到那道身影玩空中飞人一般的飞出去十多米,还算比较幸运的掉落在冰面……尽管躺在上面一动不动了!

    魔鬼鱼在水下翻腾着尾巴,但并未再去攻击了无生息的那个人。似乎夺回自己的鱼卵已经平息了怒火,随着尾巴最后一次拍击,便潜入湖底消失,一片狼藉的湖面恢复平静。

    巴洛克立刻从隐身处窜出。向那个躺在冰层上的身影跑过去。不知为何,他没有考虑是否有危险,只是想要去救显然昏‘迷’了的家伙。拉克和银‘色’小狼紧随其后。他们很快来到那人的身边。

    果然是曾经见过的那个兽人,身上的黑‘色’兽皮破烂不堪,‘裸’‘露’的身躯遍体鳞伤,嘴边流出大团的血渍,紧闭双眼昏‘迷’在地。将他抬起来放在拉克的后背,他们三个小心翼翼的向外走。生恐惊动了湖底的恐怖凶兽。

    这个彪悍的兽人显然本就有伤在身,除了浑身被魔鬼鱼骨刺刺伤刮伤之外。在‘胸’腹上还有好几处深可见骨的利爪抓痕,被胡‘乱’用布条捆扎。此时大部分崩断,鲜血不停的外溢渗出。

    好运气的家伙,也幸亏你遇到的是我,否则即便换做别的萨满祭祀,他们也没有巫医的手段救治。你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巴洛克嘀咕一声,还是开始用巫医秘术给他治伤。伴随着白‘色’的光晕,那些恐怖的伤口开始逐渐愈合!

    伤口刚刚愈合到一半,躺着的兽人逐渐从昏‘迷’中苏醒。猛地睁开赤红的眼睛,嚯的跳起来,大吼:“阿巴斯……一定要坚持住,我这就给你去抓魔鬼鱼的鱼卵治伤……!”他窜出去没几步,刚刚复原的伤口再次全部崩裂,鲜血直流令他身体晃了晃,颓然的跪倒在湖边!“呜呜……阿巴斯,等着我,我这就去抓魔鬼鱼……你不要死……你不能死啊……!”

    “想要救你的比‘蒙’兄弟,带着一身伤又能起到多大用?”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温和的话,令兽人嚯的转过头来,赤红的眼睛盯着巴洛克:“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身边?”

    “我是霜狼氏族……苍狼部落的族长,巴洛克。”巴洛克用兽人的礼节行礼!

    “哦,你叫巴洛克?是苍狼部落的族长?”那个兽人声音缓和了一些:“我是战熊氏族,狂暴部落的普洛托亚。”他的话说完,巴洛克刚要继续开口,就见叫普洛托亚的黑‘毛’兽人突然‘露’出狰狞的表情嘶吼:“愚蠢的背叛者,你们还想要欺骗我,你去死吧……!”

    巴洛克就感觉一堵山向自己袭来,那一刻,他甚至以为扑过来的是一头比‘蒙’巨兽…………!

    ……………………………………

    首先介绍一下索伦大陆的度量衡,怎么简单怎么来:一哩大约是一公里,一米等于三尺,一丈还是三米,也就是九尺。比‘蒙’大概在三丈左右高,也就是九米到十米,而魔鬼鱼身长近百尺,也就是十丈长,三十米吧!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