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回返
    补偿,补偿,嘿嘿!!

    再大的暴风雪也终究会有平息的一天,当狂风渐渐弱下来,洋洋洒洒的雪‘花’也不再落下,漫天的乌云消散,这次恐怖的雪灾宣告结束之时,已经是好几天后。.: 。

    冻原上已经看不出任何的丘陵沟壑,望眼处一片白茫茫,甚至在积雪最厚的半山下,一些数十尺高的大树都被掩埋了半截。即便是他们存身的冰墙,也因为越积越厚的积雪,而不得不继续加高,加固,此时已经比两个兽人还高了。

    必须要赶回苍狼部落聚居地了,出来这么多天,席琳和族人们恐怕担忧的不行。但巴洛克可以骑着拉克在尚且松软的积雪上行走自如,半山部落的兽人们却寸步难行,一不小心陷入深不见底的雪堆下,就会被活活憋死或压死。

    所有人都在犯愁,巴洛克却依然表情轻松,用萨满沟通之力和索托的坐骑巨眼‘交’流一番后,几只褐狼都踩着积雪离开了。然后巴洛克从储物戒指里取出斧头和砍刀,让新族人们将木屋拆掉,将那些粗大的木头按照自己的吩咐砍劈成宽而薄的木板。

    将宽薄的木板用绳索捆绑,很快做成很多简陋的雪橇,而此时褐狼巨眼也带着一群数百只普通的野狼回返。这些正是巴洛克让巨眼去召唤的动物。

    无论品种如何不同,只要是属于狼的属类,都和兽人天生有着亲密的联系。这群野狼的狼王能够感受到巴洛克那不一样的气息,表现出非常顺从的态度,而巴洛克也安抚它们,和狼王‘交’流。很快达成了协定。

    大雪封盖一切,令野狼寻找食物也变得极为困难,巴洛克需要它们帮忙拉雪橇,然后他会给野狼食物,各取所需。

    新族人们再一次见证了巴洛克萨满的智慧和神奇。他只是用一些普通的宽薄木板捆绑在一起,将绳索套上野狼,就能够带着兽人在冰雪上奔跑,而不必担心会陷入雪中。难道这就是睿智的萨满和普通兽人之间的差别么?

    所有新族人们对自己的未来更加充满了希望和信心…………跟随巴洛克萨满,一切都好越来越好!

    几十架狗(狼)拉雪橇,带着半山部落的兽人向苍狼部落聚居地赶去。身后留下的冰辙迅速远去,即便天气依然寒冷刺骨,这种风驰电掣的感觉还是令一些小兽人欢呼兴奋不已。

    让巴罗坦他们带路,巴洛克特意去到那个巨大的咸水湖旁,果然。在酷寒的天气下,这里的盐水也最终结成了厚厚的冰。上面并未有积雪,就像一个黑蓝‘色’的镜子一眼望不到尽头。在苍狼部落聚居地的小山西面不远,也有一个湖泊,但那是一个淡水湖,只有一里方圆,根本无法和眼前这个大湖相比。北方冻原上淡水湖和咸水湖‘交’替存在,倒也是一种奇特的现象。不过想一下地球上祖国的青藏高原,那里也是既有淡水湖也有咸水湖,也就不奇怪了。

    巴洛克发现北方冻原上的湖泊很多。而且无论是淡水湖还是咸水湖,里面的鱼类都非常的丰富。他就曾经在那个淡水湖边用树枝做鱼叉,扎了好几条‘肥’美的大鱼烧烤来吃,味道非常不错。他曾经‘迷’‘惑’不解……为什么这里的兽人没有想到抓鱼解决饥荒的问题?

    索托的一句话揭开了谜团,那个兽人汉子理所当然的答道“兽人谁会游泳?”

    不会游泳的兽人天生对大湖有着恐惧,他们只敢在湖边取水饮用或熬盐。却只能望着湖里丰富的不像话的大鱼流口水。偶尔几个胆大的兽人在湖边叉到几条鱼,都要提心吊胆生怕跌进去淹死。因为两个灵魂融合的缘故。或许巴洛克是北方冻原上唯一一个会游泳的兽人。

    骑着拉克在结冰的大湖上行走,很快深入了一哩多。下来用铁矛凿开冰层,发现这冰层足有一尺厚,湖边的位置恐怕还要更厚,在上面奔跑根本不虞会压碎冰层。这就好,一个丰富的食物来源有了!

    巴洛克有三个储物戒指,尽管他将里面存放了大批的食物,但在半山部落的近四百兽人加入后,这些原本足够吃好几年的食物就显得不足了。

    听卡玛大婶说,这场暴风雪即便在冻原上也都算是罕见的大灾,连半山部落这样几百人的中等部落都差一点死伤惨重,那些小一些的兽人部落可想而知会是如何的凄惨,甚至某些小部落全部丧身冰雪中都不奇怪。等回到聚居地,巴洛克势必还要带着族人四散出去寻找幸存者,将他们接回部落。那时候人口还要继续增加,食物成了最紧迫的问题。

    又转了一会儿,巴洛克才离去。几个小时后,他们终于回了聚居地。席琳几乎是气冲冲的来到他的身边,脸上充满了担忧和怒火。如此狂暴的大雪,令她躲在山‘洞’里都感到恐惧,这几天简直要为巴洛克担心死了。而这个‘混’蛋家伙离开的时候居然只是轻巧的和齐亚德打了声招呼,害的整个部落的人坐立不安。

    “好吧,好吧,我承认错误,让你担心了,我向你道歉,亲爱的席琳。”巴洛克低声对席琳讨饶:“嘿,我刚带回来一群新族人,总要给我留些颜面。晚上……晚上我再好好向你表达歉意,好么?”

    席琳总感觉巴洛克话里透着一股浓浓的暧昧意味,这个‘混’蛋在族人面前是睿智的萨满和威严的族长,但在两人‘私’人相处的时候,做的那些事总是令席琳脸红耳热。

    族人们早就知道巴洛克族长在打半山部落兽人的主意,见到他居然真的将他们带回来,虽然有些惊讶,却并不意外,反而全都兴奋不已。尤其是那些‘精’力过剩的年轻兽人,看着众多的‘女’兽人双眼放光,不必巴洛克吩咐什么,这些家伙都一个个殷勤的帮助新加入的兽人准备住处。

    小山周围的积雪都被齐亚德带着族人清理出来,牲畜圈也没有任何损伤。聚居地空闲的木屋还有几栋,大家稍微挤一挤便能全部住下,等天气稍微好一些,还可以用现成的木头再多搭盖几间木屋。

    为了欢迎新族人加入,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大吃一顿。看着不懂事的年轻兽人从山‘洞’往外搬大块的兽‘肉’和面包,齐亚德等几个老成的老兽人有些担忧,部落人数陡然增加了好几倍,原本很充裕的食物就显得不足了,他们感觉从此刻起就应该节省起来,大吃大喝很没有必要。

    巴洛克只是笑着摇摇头,对齐亚德‘露’出让他放心的眼神,老兽人便不再说什么了。族长肯定有了解决的办法,他从来都不怀疑巴洛克的智慧。

    老人孩子还有‘女’人可以在聚居地大吃一顿,好好休息,但年轻人就没有这个待遇了。巴洛克催促他们匆忙吃完饭,便带着他们赶着狼拉雪橇再次进入茫茫雪原。

    没有时间好‘浪’费了,他们必须尽快在周围搜索寻找其他小部落的踪迹。如果耽搁的太久,或许某些原本还在坚持的兽人会丧失生的希望而葬身积雪之中。

    巴洛克毫不吝啬的喂给拉雪橇的野狼食物,让它们吃饱才能有力气在雪原上奔跑。甚至他在想是不是就养着这群野狼,这样冬天的时候就总会有拉雪橇的畜力,而野狼也不至于为寻找食物而困扰,算是双赢。

    索托对周围的环境非常熟悉,那些小部落大概的聚居地也都知晓。虽然暴雪几乎掩埋了所有痕迹,但凭借群狼灵敏的鼻子,还是找到了好几个小部落。结果并不太好,巴洛克的脸‘色’很难看!

    接连遇到的几个小部落都被暴雪深深的掩埋在底下,当翻开雪层,扒开已经压塌的帐篷,里面的兽人无分男‘女’老幼,全部瑟缩的抱在一起,已经冻成了冰坨……!

    气氛有些压抑,巴洛克默默的带着他们继续向下一个小部落的驻地赶去,或许那里也遭遇了不幸,但只要有一线希望,他都不会放弃……………………

    费力的扒开雪层,几个年轻人大吼一声,合力将底下的帐篷掀开。“这里有人活着,还有人活着……!”一个年轻兽人跳进拥挤满了兽人的帐篷,满脸悲痛的翻开上面几个僵硬的兽人尸体,忽然发现在下面有兽人睁着茫然的眼睛,尚且能转动,顿时惊喜的大叫起来。

    终于看到了活人,所以人振奋不已,他们七手八脚的掀开帐篷,将还活着的兽人抱出来用兽皮毯裹紧。立刻就有族人开始生火烧水,巴洛克每一个救上来的兽人都会给以拥抱,用萨满的力量温暖他们僵硬的身体,声音柔和的在他们耳边安慰:“好了,一切都过去了,都过去了……。”这时候那些获救的兽人才有了反应,大张着嘴,发出干哑的啊啊声,却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巴洛克族长,这是最后一个部落了。”已经是几天后,索托带着他们搜索遍了方圆数百里的冻原,所有能够找到的部落都已经找到,死伤惨重,他们最终只救回来不足一百个兽人。虽然最后能够撑下来的大多是年轻力壮的兽人,可是至少还有数百近千的兽人就这么彻底的葬身在狂暴的雪灾中。

    再远的地方便无能为力了,刚刚晴朗没几天的天空再次‘阴’沉,仿佛又一场大雪在酝酿,巴洛克只好带着他们回返。…………在他们走了几天以后,又有一群数十个骑着座狼的兽人来搜索这片土地。这群彪悍凶猛的兽人浑身透着一股捩气和血腥,武器全部是金属的重剑或钉头锤。他们发现小部落已经提前有人来过,在头领兽人的带领下,循着踪迹尾随而来!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