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二十章 救人,接受
    巴洛克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此大的暴风雪也不知道半山部落会怎么抵御?虽然他们是土生土长的土著,可是只要想到半山部落聚居地的那些简陋破败的帐篷,他就有了很不妙的预感。

    如果是外人,巴洛克才懒得管他们死活。可是那些兽人是他将要融合吸纳进自己苍狼部落的,如果遭受太大的损失,任何一个兽人死亡,都会令他心疼。

    暴风雪好像没有丝毫要停止的意思,一想到这里,巴洛克便坐不住。没有打扰正聚集在最大的木屋里跟随席琳和苏珊学习大陆通用语的族人们。巴洛克只是叫上巴罗坦和扎因祖,向齐亚德‘交’代了几句,便各自骑上巨狼坐骑,冲进了暴风雪中。

    或许在别人眼中暴风雪是一场灾难,但对冰霜巨狼来说,这简直令它如鱼得水。呼啸的狂风夹杂暴雪,就像最美的音符。从暴风雪下起来的那一刻起,拉克就没有进入过木屋,都是在风雪中欢闹,嗷叫,狂暴的风雪对它半点危险都没有。高兴的心情,除了因为灵魂重新回到身体内这个原因,便是对暴雪环境的喜欢。

    巴洛克必须要去半山部落的聚居地看看,这种极度恶劣的天气下,也只有拥有兽化铠的巴罗坦几个才能跟随他出去。

    野外的积雪厚度已经没到了‘胸’口,还丝毫没有要停止的意思,巴洛克暗暗心惊,这种大雪是他闻所未闻的,第一次见识了北方冻原环境的严酷!

    冰霜巨狼拉克是风雪中的‘精’灵,他宽厚的狼爪‘肉’垫能够轻易的在还很松软的积雪上奔跑。巴罗坦和扎因祖的座狼虽然无法像拉克这样轻松自如,但也不会陷入雪层里。三个兽人。三匹巨狼,向着半山部落而去。

    风雪中辨别方向困难,好在褐狼对这周围的环境非常熟悉,所以并未‘迷’路,他们几个小时之后终于赶到了半山部落聚居地。

    半山的斜坡上看不到任何帐篷的痕迹。入眼处都是白茫茫的积雪,甚至那座族长木屋也已经消失掉了踪影。巴洛克的心在下沉……难道半山的兽人都被大雪埋葬了吗?

    忽然一阵阵断断续续的哭喊声遥遥传来,狂风呼啸中几乎听不清。巴洛克却大喜,急忙骑着拉克向斜坡顶上奔跑。恰好看到几个老兽人从被大雪掩埋的木屋里钻出来,把几个还在屋外的兽人孩子和‘女’人推进木屋,然后跌跌撞撞的走进风雪。身后是兽人们悲伤的哭泣声。

    这些老兽人是在寻死,但那一刻他们的举动令巴洛克感觉自己赶来此地的决定是多么的正确。他跳下拉克的后背,身形如风,几个起落就来到几乎被冻僵的老兽人面前,搀扶着他们。身上升起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酷寒的冰雪。巴罗坦和扎因祖也过来帮忙,将几个老兽人重新救活过来。可惜在他们身前还有十多个早就冻成冰坨的兽人已经完全没有了生息,巴洛克也无能为力了!

    索托‘激’动的大吼声此时也传来,他看到了巴洛克,就仿佛有了主心骨,信心再次回归。

    巴洛克却‘阴’着脸大骂:“索托你这个白痴,难道你就这么看着族人冻死无动于衷吗?难道你想不出别的办法来抵御风雪吗?”

    可怜的索托遭受了巴洛克的喝骂,却一脸的欢笑:“巴洛克萨满。我是个笨蛋我承认,我没有能力统领我的族人,您来带领我们吧。半山部落一切都听您的安排&!”

    “坎苏呢,他难道死了吗?”巴洛克没有看到老坎苏,忍不住怒火的喝骂……他真的气坏了,外面冻死的十多个老兽人让他心疼。

    “该死的坎苏,他带着族里所有的牲畜还有那些忠于他的族人,好几天前就跑了。”索托满脸的泪。因为被索托杀死的十多个族人里,大多是他的手下。是他最亲的好兄弟。

    巴洛克一愕,意识到这里好像发生了什么。但此时也来不及说这些。想办法抵御风雪才最要紧。

    看了看周围的地形,巴洛克吩咐了巴罗坦和扎因祖几句。这两个兽化铠武士就催动火烈蜥幻兽的力量,沿着族长木屋,炽热的炎流迅疾的融化掉一圈积雪,不但很快形成一堵冰墙,更将木屋彻底冻牢固。

    打雪墙,盖冰房子,巴洛克指挥着所有身强力壮的半山兽人忙碌,很快就在紧挨着木屋的旁边搭盖出足够所有兽人安身的居所。

    他没有丝毫吝啬,从储物戒指里拿出大批毡毯和兽皮袍,分给冻得瑟瑟发抖的兽人。索托带着巴罗坦和扎因祖将在远处的柴火抱进来,点燃篝火取暖。这种动辄将人刮走冻毙的酷寒天气里,也只有兽战气战士才能外出行走。

    架上一口大锅,煮上大块的兽‘肉’,半山部落兽人一个个‘露’出期待的表情。看着巴洛克的眼神简直就像在看救世主————或许巴洛克真的就是他们的救世主!

    算是暂时安顿好了,巴洛克这才松了口气,疑‘惑’的问索托:“卡玛大婶和胡贝图斯呢?”他有些担心,如果该死的老坎苏在走的时候杀害了他们,巴洛克肯定会心疼的不行,绝对会找到那些家伙报复。

    索托回答道““坎苏在逃走的时候对卡玛大婶和胡贝图斯下了毒‘药’,虽然没有害他们送命,却令他们浑身虚弱无力,直到现在仍然站不起来。”有了雪屋的遮蔽,族人们即便不在木屋里,也不虞冻坏,拥挤的族人纷纷走出来,这时候索托才带着巴洛克走进木屋。胡贝图斯和卡玛大婶躺在一张兽皮毯上,即便看到巴洛克走近,也虚弱的爬不起来,甚至连说话都费力。

    巴洛克摆摆手,示意想要爬起来行礼的卡玛大婶不必起来。他询问了几句,又抚着胡贝图斯的大脑袋,用巫医秘术探查了一番。发现他们只是中了一种普通草‘药’配制的‘迷’‘药’,虽然因为下的量太多,令他们至今无法站起,但并无‘性’命之忧。

    用巫医秘术给他们祛除‘迷’‘药’的不良状态,母子俩立刻便能直起身来,此时巴洛克才从他们嘴里知道了半山部落发生的一切。

    老坎苏居然逃了?这令巴洛克哭笑不得,看来自己真的吓着那个老东西了。不过也好,他不但自己逃跑,还带走了那些肯定会成为不利因素的心怀鬼胎的兽人,倒是省了自己许多力气去剔除。

    “你们打算怎么办?”巴洛克询问,此时的半山部落,掌握权力的只有索托和胡贝图斯母子。“如果需要援助,我可以尽我所能给你们粮食,总会帮助你们度过这个冬天。”

    索托和卡玛对视一眼,尽管他们从未商量过,可是他们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匍匐在巴洛克脚下:“巴洛克萨满,半山部落真诚的恳求您收留,让我们成为您的族人,让我们成为苍狼部落的一员。我们服从您的命令,为您战斗,为您守护,我们愿为您付出一切。”

    这就成了!巴洛克满意的在心中告诉自己,但还是有些‘假惺惺’的沉‘吟’,装为难的说道:“我的苍狼部落只是一个小部落,而半山部落却是一个数百人的大部落,我恐怕不能剥夺你们部落存在下去的权利。你们还是接受我的援助,就由你们来带领半山部落吧!”

    “巴洛克萨满,我们考虑过了。”索托不会说话,老卡玛大婶毕竟见多识广,她摇摇头苦涩的说道:“一个部落如果没有能够支撑起一切的族长,迟早都会没落消失,不是毁在人类入侵者手里,就是灭亡在残酷的环境里。我们只是战士,或许可以勇猛的和敌人搏斗厮杀,但是我们没有领导一个部落的能力。老坎苏虽然自‘私’贪婪,‘性’格恶劣,但他至少还能带领半山部落在冻原上生存下去,我们自认没有这种能力,所以才会听从他的命令。您也看到了,面对这场暴风雪我们毫无办法,只能让老人走进风雪送死,将木屋的空地留出来给孩子们。可是您刚来到仅仅半个小时,就为我们找到了抵御风雪的方法。甚至我们在冻原上世世代代生存的兽人,都从来没有想到可以搭盖雪墙冰屋来抵御风雪,这就是一个领袖和一个所谓兽人勇士之间的差别。您是就是天生的领导者,即便您没有萨满祭祀的身份,您的智慧也会令半山部落的兽人心甘情愿的受您的引领指挥。”

    不知何时木屋外站满了半山部落的兽人,他们表情忐忑不安的等待巴洛克做出决定。刚刚被巴洛克救回来的几个老兽人走进木屋,跪倒在巴洛克脚下,哭泣的哀求:“可敬的萨满,先祖之灵的使者,请您接受我们,哪怕您不需要我们这些老家伙,您将族里的孩子和‘女’人带走,让他们活下去吧…………!”

    足够了,巴洛克感觉如果再故矜持,自己都会羞愧脸红。他搀扶起老兽人,用温和的眼神看着那一张张期待的脸,沉默了一会儿,才‘露’出微笑:“苍狼部落欢迎你们,我未来的兄弟姐妹们……!”

    顿时传来一片欢呼!而最高兴的莫过于巴罗坦和扎因祖——————这些半山部落的兽人许多是孩子和‘女’人,而苍狼部落就根本是一群光棍,他们已经太久没有接触到‘女’兽人……根本不必解释他们的高兴是为了什么!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