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十九章 暴风雪
    万分抱歉,昨天不知道是我的电脑‘抽’了,还是起点网站‘抽’了,总之就是无法登陆,只好今天补上,待会还有一章!另,谢谢美丽新窗口书友的打赏:-d

    ……………………………………

    索托又在苍狼部落逗留了一两天才离开,他已经被巴洛克接受,成为了萨满护卫团的一员,那也就没有所谓的背叛半山部落的顾虑。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骑着座狼巨眼往回赶,要接上妻子弗莉一起来苍狼部落。

    当他回到半山部落,已经是三天后。得知了坎苏带着忠于他的兽人背叛部落而去,不但杀死了十多个阻拦他们的族人,更且带走了几乎所有的牲畜物资。被坎苏暗算的老卡玛大婶和胡贝图斯刚刚从昏‘迷’中醒来,依然浑身无力,什么都做不了。其他剩下的人大多是老弱,最强壮年轻的兽人有一多半跟随坎苏离开了,此时整个半山部落陷入绝望无助当中。

    索托愤怒不已,他召集仅剩不足百人的年轻兽人就要去追击坎苏。被弗莉拦阻:“我们曾经派人追踪坎苏他们离开的踪迹,他们往西方而去,在穿过西北方丘陵的那条尖嘴峡谷后,就推倒两侧山脊的巨石将那个峡谷堵死,我们已经追不上他们了。”

    七百人的部落,被坎苏带走了三百人,剩下的四百人中,有一多半的老人,‘女’人和孩子。此时对半山部落来说,如何生存下去成了迫在眉睫的大问题。

    如果是在‘春’季,冻原上水草茂盛,野物繁多。倒还不虞会饿死人。但现在是酷寒冬季,而且一场可怕的大雪即将降临,当堆积比人还要高的积雪将他们围困在半山上时,他们会寸步难行。牲畜粮食大多被坎苏带走,剩下的那点可怜的食物根本不够他们吃几天的。摆在他们面前的真正是生死存亡的危机。

    索托召集了族里有地位的兽人,在坎苏的那栋族长木屋里商讨办法。面前的困局是任何一个兽人都清楚的,但是他们一筹莫展。

    “索托,你是半山部落最勇猛的兽人,我们推举你为新的部落族长。你将要做出的决定,会得到所有人的遵从……!”老兽人们只能给出这么一个结论。他们实在别无他法,为了部落能够继续存续下去,他们会陆续离开,为年轻力壮的兽人留下仅剩的食物。至于他们的结局……什么都不必说了。

    “我不能做半山部落的族长。“出乎预料,索托毫不犹豫的拒绝。他解释道:“在我这次去苍狼部落的时候,受到了尊敬的巴洛克萨满的引导,我已经成为一名兽战气战士。并且我恳求巴洛克萨满,让我进入他的萨满护卫团。此时我的生命和荣耀都已经‘交’付给可敬的萨满,我的一切需要他来决定。”

    如果是在以前,这个消息绝对会令整个半山部落高兴,为自己部落有人成为萨满护卫而与有荣焉。但此刻说出来却令他们苦涩难言……最勇猛的族人就要离开,还有谁能够带领他们。

    “但我现在不会离开。”索托虽然拒绝了族人们的拥戴。却这样说:“我会向巴洛克萨满解释,暂时留在半山部落,直到我们的部落度过眼前的难关。然后我才会离开。你们需要重新选择合适的人引领部落。”

    索托嚯的站起来,他提高了声音,来鼓动兽人们沮丧的心情:“起来吧,我们还没有死,那就要为继续活下去努力。暴风雪就要来临,我们要抓紧收集所有食物。砍足足够的木柴,只要捱过了这个冬天。一切都会好起来。”

    “下雪了!”靠近木屋‘门’边的某个兽人看了看外面,忽然叫道。………………

    这场暴雪之大。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伴随着呼啸的狂风,鹅‘毛’大雪铺天盖地的从天上压下来。仅仅几个小时,地上已经落了一尺厚的积雪。在那些角落地方,狂风吹卷的积雪甚至堆积了三尺高。此时别说是出去砍伐木柴,即便他们此刻就遭遇了大危机。

    简陋的兽皮帐篷毫无悬念的被狂风撕扯成碎片,兽人们抱着弱小的孩子,在狂风中无助惊恐的呼喊哭泣。只有少数几个帐篷没有破碎,却也摇摇‘欲’坠。索托和胡贝图斯带着最强壮的兽人顶着狂风,将那些暴‘露’在寒风暴雪中的族人带进族长木屋,可是还是有一些族人被狂风刮倒,像枯枝败叶一样卷入了积雪堆里,等到将他们从积雪里抱出来,他们已经浑身冰冷冻成了冰坨。

    族长木屋根本塞不进去太多的族人,还是有人留在了风雪外,他们哭喊着,想要靠近木屋,却怎么也钻不进早就塞满没有空隙的木屋内。索托只好带着年轻人将他们带到木屋的背风面,收集还没有被刮跑的帐篷兽皮,用手臂撑起,为他们遮挡风雪。狂风如利刃般刮在兽人身上,令人疼痛的同时迅速带走了他们的体温,一个个浑身颤抖。就在索托面前,他看到一个小兽人浑身蜷缩,刚刚还透着惊恐畏惧的眼睛里,在逐渐的散失那种生命的神采。

    索托大吼一声,将那个小兽人抱在怀里,他身上涌起一层青‘色’的斗气,为小兽人挡住了严寒和狂风,这个孩子的生命仿佛一下子回来,浑身重新颤抖,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索托的兽战气只能帮助很少的几个人,当刚刚拥有的微弱兽战气消耗光,他只能看着有族人在面前被暴雪酷寒带走生命,变成了一具冰坨雕像。他已经没有任何心情去悲伤了,暴风雪不知道还要肆虐几天,他们如果继续这么下去,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暴风雪依然肆虐,吹卷的积雪几乎将木屋给掩埋,这是一个绝望的局面,他们甚至面临了整个部落葬身暴风雪的危境。

    几个老兽人艰难的从木屋里爬出来。很快被暴雪覆盖成雪人。他们大叫:“让族里的孩子和‘女’人留在木屋,留下一点希望吧……!”他们转身走进了风雪中,根本没能走出多远,就扑倒在地,或是就这么站立着。冻成了一座冰雕。

    有更多的老兽人艰难的爬出木屋,让孩子和‘女’兽人进去,然后在亲人的哭喊声中,义无反顾走进暴风雪……。索托的脸上结了一层冰,也不知是泪水还是冰雪。他在想究竟该怎么办,可是却一筹莫展————一他只是一个强壮的兽族战士。能够勇敢的战斗,但对于这种带领一个部落走出困境的局面,他根本手足无措。如果巴洛克萨满在这里,或许他就会有办法……!

    索托这么想着,多么希望能够有人来拯救半山部落。即便是最强壮的兽人战士也已经坚持不住。他们在风雪中的身影摇摇‘欲’坠。

    难道是眼前出现了幻觉?索托忽然看到在不远处的朦胧雪雾中,出现了几个身影,他们骑着座狼,为首的那个兽人是那么的熟悉……他骑在一头浑身晶莹雪白兽‘毛’的巨狼背上,踏着数尺厚的积雪,如同人类传说中的神灵一样走来,巴洛克萨满?是巴洛克萨满……他来拯救我们了!

    “族人们,巴洛克萨满来救我们了。我们不会死,我们能够活下去……!”索托疯狂的大吼,他的脸上再次结了一层冰。这次……是‘激’动的泪水!

    …………………………分割线………………

    巴洛克完全没有料到还有一个更大的惊喜在等着自己!接连几天他都在巩固族人们刚刚开启的兽战气天赋,不断的用萨满之力给他们洗礼,只有这样年轻的族人们才能更快的掌握兽战气的力量。

    第三夜,修炼的半夜,他们都被巴洛克赶回去休息了,这些家伙已经感受到了身体上的微妙变化。再从巴洛克族长那里得到肯定的答复,一个个欣喜若狂……他们感悟了兽战气。很快就能够像穆鲁他们一样强大!‘精’神亢奋,接连几夜怕是都难以入睡。

    如往常一般。巴洛克准备和图腾柱内的拉克灵体打个招呼,便也回去休息。却不料拉克的灵体并未缩回图腾柱内,而是凑到巴洛克身前,魂海内给他发出一个请求。

    巴洛克很疑‘惑’拉克为什么要它的冰霜巨狼躯体,他还没有找到生命之树树芯制的图腾柱,更别说‘精’灵族的生命泉水,此时还无法帮助拉克的灵魂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但好兄弟的请求总要满足。从储物戒指里将巨大的冰霜巨狼躯体放出,就见拉克的灵体仿佛欢呼一声,一头扎进了巨狼体内。那巨大的躯体上的白‘色’兽‘毛’发出微微光芒,当日被风语斥候一拳击破的肚腹无声的愈合,下一刻紧闭的双眼陡然睁开,从那绿‘色’眼睛里,能够看到拉克充满欢欣的神态,巴洛克张大了嘴,傻眼了!

    冰霜巨狼拉克活过来了,它从地上爬起来,仰头发出高亢的狼嗷,方圆数哩都能听到。刚刚走掉的族人一个个慌慌张张的又跑过来查看究竟,当再一次看到拉克那熟悉的身躯,顿时发出欢呼!十二头褐狼更是直接匍匐在了拉克脚下,以示臣服。

    拉克变了,它的冰霜巨狼躯体或许一如往常,但巴洛克能够感受到它的灵魂简直可以称之为脱胎换骨。甚至躲在他体内的银‘色’小狼都忍不住嘀咕了几声,好像是在抱怨那个傻冰霜巨狼不像以前那么俯首帖耳。

    拉克也说不出所以然,它只是感觉自己能够重新回到身体,然后便真的回去了,所有失去的力量都还在,只有一点令巴洛克大吃一惊…………拉克张口吐出了自己那颗魔核。

    没有了魔核,巴洛克都不敢确定此时的拉克究竟算不算是魔兽,但它去依然能够发出冰系魔法。数十片脸盆大小的冰刃在身周旋转,将那些粗大的树木纷纷切割出深深的豁口,碎枝树干更是吹卷的漫天都是。

    无法解释透彻的东西,巴洛克很明智的选择忽视。虽然他隐隐有种感觉……拉克的变化很可能也是和图腾信仰之力有关,但有了老希伯来顿狼封印的警惕前提,在自己真正了解之前,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接连而来的好事令苍狼部落充满了欢乐的气氛,即便罕见的暴风雪来临,也并不是那么可怕!大‘腿’粗的树干搭建的木屋坚固无比,就连粗陋的牲畜圈,即便顶上压了数尺厚的积雪,也无法动摇分毫,没有一头牲畜受到伤害,都趴在厚厚的饲草上安闲的嚼着草料。

    巴洛克先见之明的让族人砍伐了大量木柴,简直堆积如山,一个冬天足够用。他们都躲在木屋里烤着火,透过木窗的缝隙看外面的狂风暴雪。

    这风好像太大了些,当巴洛克亲眼看到一颗粗大的树木被狂风吹卷,拦腰折断的时候,他的表情有些严肃。叫过巴罗坦,安格雷和扎因祖,对他们吩咐了几句话,然后三个兽人就冲出了木屋,消失在风雪中。

    族人们都听到木屋顶上传来一些嘈杂的声响,好像冰雪融化,水在流动,但很快就恢复平静,依然是狂风呼啸。半个多小时后,巴罗坦三个回到了木屋,对巴洛克点点头,巴洛克这才放心!

    狂风太大,即便是粗大树干搭建的木屋都有些不保险,巴洛克就让他们三个出去用火烈蜥兽化铠的力量融化掉木屋表层的积雪,雪水又很快结成冰,将所有木屋都牢牢的冻在了地上,这样就不虞会出现危险了!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