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十七章 索托的感悟
    索托的到来受到了苍狼部落的热情欢迎,虽然在巴洛克族长的带领下,族人们已经做好了迎接暴风雪的准备,但他们毕竟对冻原了解不深。。: 。.有一个土著的兽人来提醒关照一下,还是有些用处。至少巴洛克就知道了这场眼看就要铺天盖地倾洒下来的暴雪,还要在天上积蓄几天。

    齐亚德率领一队族人带着最后一批‘交’换的饲草回来了,这也让巴洛克松了口气。族人们都不准再出去,除了不能松懈的巡视之外,就窝在部落里熬过这场大雪再说!

    索托被热情的苍狼部落留下了,第二天再回去也不迟。享用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带着好奇和一丝羡慕的看着苍狼部落的所有年轻人都聚在最大的一个木屋里,由那两个漂亮的人族‘女’人教授大陆通用语文字。

    兽人在北方冻原本就生存艰难,还要无时不刻的提防人类的侵略袭击。谁会有时间去学习文字?哪怕即便是有时间,也没有那么多智慧的兽人来教授。久而久之,这也就造成了兽人大多粗鲁目不识丁……或许昔日辉煌的兽族逐渐没落,这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但这并不代表兽人们摒弃了开启智慧的愿望,在兽族之中,有学识的兽族学者,从来都是最受尊敬的一群人。但那也只是大部落的高贵血统的兽人才有资格学习,像那些小部落的兽人根本无从接触。哪怕是半山部落这个七百多人的中等部落,也只有坎苏族长一人勉强能够书写大陆通用语,其他的所有人都是文盲。

    索托再一次察觉到了巴洛克萨满的不平凡之处,他即便在只有几十个族人的时候。也从来不放松对他们的教导。无论是严酷的‘操’训,还是文字的学习,他仿佛在为苍狼部落发展壮大的未来做准备……就好像他知道自己部落的未来是如何模样,现在就在准备,绸缪。等到将来一切顺理成章。

    这种信念坚定的人其实最容易受到别人爱戴和崇敬,至少索托对这个比自己小了十多岁的年轻萨满尊敬无比,而且也越来越苦恼为难!他迫切的希望能够成为苍狼部落的族人,融入这个一切都充满自信,坚定,骄傲。却团结忠诚的大家族。而且他也确信如果自己开口,巴洛克族长会非常欢迎他的加入。可是另一方面,索托却做不出脱离半山部落的选择,他在半山部落出生,成长。如果就这么带着妻子弗莉离开,他认为那等同于背叛。

    这种纠结令他不自禁的表‘露’在脸上,巴洛克都看在眼中,摇摇头微笑,没有说什么。有这种纠结的人,恰恰证明他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正直忠诚的兽人,苍狼部落未来需要这样的人。越多越好!

    巴洛克想要帮助索托,他很早就察觉到索托已经触及到了兽战气的边缘,他应该是得到卡玛大婶的一些指点而自己修炼过。只是因为身体的一些阻滞总是冲不破最后的关碍。好像大个子胡贝图斯也是这种情况————这也通常是兽人最容易遇到的难题,如果自己没有特别出‘色’的天赋,是绝对冲破不了的。而萨满祭祀的力量,能够帮助他们化解无论是心理还是身体上的阻滞。

    在部落里的时候,六根图腾柱通常都会被按照六芒星的位置竖立在周围,这样巴洛克晚上修习萨满之术的时候。还可以用萨满力量无形中洗礼祝福所有的族人,让他们之中尽快出现新的兽战气战士…………尽管巴洛克也知道这种概率其实是很低的。能够有穆鲁等六个兽战气战士,已经值得他满足。但他还是不满意。总感觉自己还可以做得更好。

    “索托兄弟,你应该在修习兽战气吧?”巴洛克忽然对有些出神的索托说道。

    索托吃了一惊,他可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起过自己的这个秘密。并非说修炼兽战气有什么不好,而是他自己羞愧的难以开口。从许多年前开始,卡玛大婶在发现索托和胡贝图斯拥有感悟兽战气的天赋后,就传授给了他们兽战气的战技秘术。当年索托和胡贝图斯惊喜的几乎好几夜没有睡着,如饥似渴的修炼战技,可是他们几乎将战技全部学会,却怎么也无法冲破领悟兽战气的最后关卡,就像一层很薄的纸挡住了另一个全新的世界。

    卡玛大婶曾经安慰他们,勤加修炼,对先祖虔诚,日积月累之后,总会有突破的那一天。所以索托和胡贝图斯就开始了漫长的,好多年过去之后依然如故,他们从最开始的满怀希望,终于到了如今的心灰意冷。今日乍一听到巴洛克提及兽战气,着实令索托茫然了一阵!

    “呵呵,你的积累已经很雄厚,但却卡在了最后一处关卡,总是无法冲破,对吧?好像胡贝图斯也和你一样,应该是卡玛大婶发现了你们的天赋,并教授你们的兽战气战技吧?不得不说,卡玛大婶是一个优秀的兽战气战士,但她并不是一个好的引导者,或许……我可以帮到你一些忙。”

    “您能帮我冲破关卡,领悟兽战气?”索托又惊又喜的跳起来,表情紧张,充满了忐忑。

    他的动静有些大,学习文字的族人们纷纷掉头来看。正在讲授通用语难点的席琳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很不客气的指了指巴洛克和索托两人,然后挥了挥手。巴洛克有些哭笑的‘摸’‘摸’鼻子,带着索托离开……席琳似乎很有当老师的天赋,而且在她给族人讲课的时候,充满了一股‘迷’人的权威气质。巴洛克最喜欢躲在远处静静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这时候的席琳在巴洛克眼中完美的近乎是神(‘女’神)。

    带着索托来到后山,站在竖立的图腾柱前,“坐下,什么都不要想,哪怕是睡着了也不要紧。”巴洛克吩咐。

    索托依言就要坐下,地上冰冷,他随手拿过一块木桩,屁股刚刚坐在上面。巴洛克方才还温和的表情陡然变得森寒,冷冰冰的喝道:“把木桩扔掉,坐在地上!难道在图腾柱前还不能让你心生虔诚敬服吗?难道你心中从来都没有对先祖之灵有过一丝一毫的崇拜尊服吗?难怪你拥有出‘色’的天赋却许多年无法突破关卡,在先祖之灵面前,你根本没有一丝虔诚,你也确实根本不配拥有先祖的赐福……!”

    巴洛克突然翻脸大喝,令索托措手不及。站在他面前的毕竟是一位萨满祭祀,在喝骂的同时,那根最早跟随巴洛克的图腾柱也随之有了反应,升腾出一股光晕,拉克的灵兽之体从顶端钻了出来,仰头发出无声的狼嗷……却令索托脑海中听到了一声震彻心神的怒吼!索托浑身战栗的趴伏在地上,完全不顾地上的冰凉和污泥。他并不是胆小或懦弱的兽人,可是却在下一刻泪流满面,呜呜的哭喊:“请原谅我的无知和亵渎,最伟大的先祖,你的子孙令你的灵魂‘蒙’羞。……在弗莉重病的那些年,我彷徨无助,曾经质疑了您的存在……但是现在我悔过了,我将为您奉献我所有的虔诚,以我的灵魂起誓,否则我的灵魂将永世不得安息…………!”

    索托歇斯底里的哭泣,大喊。而只有萨满祭祀的灵觉才能发现到,索托那看不见‘摸’不着,阻滞他领悟兽战气的关卡已经无声无息的消散了。巴洛克并未‘露’出微笑,这本来就是他要达到的目的。但他此刻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兽人中能够修炼兽战气的人越来越少,是不是和对先祖之灵缺乏信仰有关?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巴洛克忍不住有些‘激’动,难道自己部落里很久没有出现新的兽战气战士,也和这一点有关么?

    “站起来,这一次我原谅你的无知,但没有下一次!”巴洛克对索托冷喝道:“你对先祖之灵的信仰懈怠,才是造成你兽战气无法突破的根本原因。现在你就站在这里,看一看你的兽战气关卡还在吗?”

    索托愕然,他爬了起来浑身运力,骨骼似乎都发出了清脆的声响,‘胸’腹之间忽然仿佛灼烧一般升起热气,一团无法理解却又真实存在的氤氲气团在肚腹中形成。大喝一声,浑身的兽‘毛’竖立,仿佛从‘毛’孔中透‘射’散发出一层青‘色’的光芒…………他的兽战气终于出现了,青‘色’偏向于风系的力量!

    噗通!索托跪在了巴洛克脚下,从来没有如此刻般虔诚:“尊敬的巴洛克萨满,您是我的引导者,我愿为您付出生命,请您接受我的效忠。”

    巴洛克引导他领悟兽战气,就是他的引导者。除非萨满本人将被引导者驱逐,否则通常被指引者都会留在萨满身边,成为萨满祭祀护卫团的一员!每一个兽人的萨满祭祀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当然,越是强大的萨满,他的护卫团的实力也更强悍。

    此时的索托根本就不在乎离开半山部落算不算背叛了。如果巴洛克收留了他,那就是无上的荣耀,整个半山部落都跟着与有荣焉!甚至此刻索托恨不能让整个半山部落投靠在巴洛克萨满脚下…………七百人的大部落投靠一个不足百人的小部落,听着可笑,却是此刻索托最真实的想法。巴洛克萨满不是平凡的人,他就如同永夜中升起的月亮,虽然孤寂清冷,却总能照耀冻原所有的角落!(未完待续)

    ...b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