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十六章 抛弃
    巴洛克饶恕了老坎苏一次,并不代表就会对他放松警惕。这个老东西凭借兽医的身份在半山部落威福,早就已经磨灭了最后一点兽人的血‘性’和本质,贪婪,自‘私’,甚至是狡诈,蜕化的像个人类。这种人一旦吃了亏,势必会想着加倍的报复回来。

    巴洛克确实是故意催生老坎苏的‘阴’谋,让他迈向众叛亲离的境地,然后才好顺水推舟的接收半山部落和其他的零散小部落,从而尽快壮大自己的实力。虽然不知道老坎苏会怎么做,但也并不是太担心。毕竟自己部落此刻虽然人少,但拥有的实力绝对可以称霸方圆千里的冻原。

    每天都会有几个族人骑着座狼在半山部落的周围游‘荡’监视,巴洛克认为如果老坎苏要耍‘阴’谋,那么势必会向外面的强大部落求援。他并不是凭借本身的实力,而仅仅因为会一点兽医的医术,就能够稳坐半山部落族长的位子许多年,如果说没有什么力量支持,巴洛克才不会相信!要知道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资历深厚的老卡玛大婶,都是绝对有资格统治半山部落的,哪怕她是一个‘女’兽人。

    老齐亚德告诉巴洛克,喂养牛羊的草料有些不足,很难坚持到明年开‘春’。他准备带着一些粮食和盐巴,去周围的几个小部落转转,看能不能‘交’换一些饲草。巴洛克同意了,不过却派了一个十人队的战士保护他们。虽然知道自己萨满祭祀的名声隐约已经传了出去,但还是担心那些小部落的兽人看到粮食和盐巴红了眼,做出蠢事来。损失点东西无所谓,但苍狼部落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那都是巴洛克所不能容忍的,是以就稳妥点最好!

    晴朗的好天气终于过去,天开始‘阴’沉,几乎是灰黑‘色’的云层不停的在头顶堆积,阵阵刺骨的寒风呼啸。即便他们的聚居地是选在小山的背风面。还是被狂风刮破了好几顶兽皮帐篷,这时候族人们都佩服起巴洛克族长的远见。

    在天气晴好的时候,巴洛克让族人砍伐了大量的树木,除了留柴火外,那些粗大的树干不是用来竖立栅栏,就是被一排排并列埋在挖出的深坑里。搭盖成粗陋却坚固至极的房屋。甚至连牛羊圈也有一些低矮的窝棚。所有族人都钻进粗木房屋内,将漏风的树干缝隙用泥巴糊死,寒风就被挡在了外面。屋里点燃一堆木柴,族人挤在一起,热气腾腾根本感觉不到寒冷!

    巴洛克看着黑云压顶的天空。皱着眉头,有些担忧。最近几天出去和那些小部落‘交’易,换回了大量牛羊的饲草,其实已经足够支撑到来年。可是齐亚德这些老兽人第一次拥有了这么多的牲畜,这可是苍狼部落的财产,他们像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的爱护这些牲畜,生怕饲草不足,所以今天清早就出去。准备最后再换回来一些饲草,以备不时之需。

    就要下雪了,而且巴洛克有预感这场雪势必小不了。房屋和牲畜窝棚都已经加固。部落里做好了防备雪灾的准备,但怎么老齐亚德他们还不回来?

    巴洛克远眺着小山前方,没有见到族人们归来的身影,却看到一个兽人骑着座狼奔跑而至。是索托,他来做什么?

    索托带着族人回到半山部落后,并未和老坎苏发生什么冲突。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老坎苏除了召集自己的心腹,再没有打扰过索托。更别说叫他商量族里的事情。但有些事情是隐瞒不了的,跟随索托去苍狼部落的族人也绝对忍不住保密。半山部落暗中很快传播着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那个年轻英俊的巴洛克族长是一位萨满祭祀!

    自然会有人提出质疑,但只要看到在半山聚居地里随意走动,并和族人一起欢快干活,仿佛从未生过病的弗莉。还有已经残废窝在帐篷里许久,只因为去了一次苍狼部落,就能够在部落四处走动,‘精’力充沛的老卡玛大婶,一切疑问都自然消散无踪。

    老坎苏最终也知道了这个消息,他的脸‘色’从此就没有变好过。他知道自己的地位被彻底动摇了,如果巴洛克仅仅是实力强大,那么他虽然畏惧,却也不是没有办法对付。可是如果巴洛克真的是一位萨满祭祀,那一切又不同了。断首部落的海察加族长或许会因为觊觎十二个座狼骑兵,而对苍狼部落发动攻击。但他若是知道了巴洛克的萨满身份,那么打死他也不敢生出这种心思,否则他就会触怒萨满长老会,甚至连‘性’命都要丢掉!

    老坎苏不是没想过在巴洛克的身份上做文章,但他没那个胆子去挑拨其他的萨满祭祀对巴洛克提出质疑。都是兽人,他太清楚萨满祭祀之间的关系了…………哪怕某两个萨满是生死仇敌,他们也只会光明磊落的提出挑战,绝对不会耍‘弄’诡计。甚至在面对人类等外敌的时候,他们可以成为生死相托的战友。

    他终于生出了退意,看来已经无法阻止半山部落落入巴洛克的手中。老坎苏很害怕,他虽然老了,却非常的怕死。眼前有两条路可以走,第一条自然是识时务的向巴洛克低头讨好,主动‘交’出权利,让半山部落融入苍狼部落。第二条就是自己主动离开,趁现在还握有权利的时候,带着半山部落大批的食物牲畜,和自己的心腹们离开此地。无论是投靠断首部落,还是自己另外寻找一处聚居地都好过留在巴洛克手下受辱。

    考虑了很久,老坎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实在是有些畏惧巴洛克,根本不愿意向他低头,那就只能走了!

    巴洛克此时犯了一个不能算是错误的小错。他派人在外围监视半山部落,防备坎苏去和别的兽族势力联络,也好提前知道,做出应对。但在发现天气大变,暴风雪就要来临的时候,他认为这种天气里老坎苏是不可能外出的,也就撤回了自己的族人。殊不知对北方冻原天气的了解,巴洛克根本不如一辈子居住这里的老坎苏。

    这场即将来临的暴风雪确实会很大,但生活在冻原上的老兽人都知道,在暴风雪彻底降临之前,别看‘阴’沉的厉害,至少还有好几天才能降下来。而就在这几天的空当里,老坎苏撇开了索托和胡贝图斯,暗中召集自己的心腹族人,大肆收拢食物物资,将牲畜都赶到半山侧面的凹地,然后对外宣称是为了防备雪灾而做的准备。

    身为半山部落族长,坎苏霸占了半山侧面最好的一处避风的凹地,族里的数千牲畜一多半被他驱赶在这里。往年防备雪灾的时候,也是将牲畜赶在此处躲避,所以族人们并未有怀疑。

    第二天的时候,索托看到暴风雪即将来临,忽然想到苍狼部落刚来到冻原,对这里的气候还不太了解,万一防备不及,会是大麻烦。他忙和妻子弗莉说了一声,骑上座狼巨眼就赶去苍狼部落,准备提醒巴洛克。

    老坎苏假惺惺的带着草‘药’和煮好的羊‘肉’去看望卡玛大婶,虽然卡玛大婶一直就厌恶这个老家伙,但对方带着善意而来,总不至于将其赶出去,勉强的接待他。胡贝图斯被喷香的羊‘肉’馋坏了,大口的撕咬吞吃起来,卡玛大婶的‘腿’虽然被巴洛克重新接骨,但毕竟不会好的那么快,骨头还是有些不敢太用力。老坎苏热情的帮卡玛大婶敷上自己配置的草‘药’,说有利于骨头愈合。卡玛稀里糊涂的就让他敷上了,然后她就感觉一阵昏沉,歪着兽皮上昏睡过去。而她的儿子胡贝图斯,早就抱着羊‘腿’呼呼大睡起来!

    诡计得逞,索托,卡玛,还有胡贝图斯这三个最棘手的家伙不是离开就是被‘迷’晕。剩下的人根本不敢来阻止老坎苏,而且他也不会怕了。

    召集忠于自己的一半多部落族人,拿走所有金属的武器,驱赶着几乎所有的牲畜牛羊,带着半山大半的物资,老坎苏就这么在半夜趁黑抛弃部落其他人而去。这么大的动静自然会惊动其他人,可是当那些人惊慌的从帐篷里窜出,准备阻止的时候,并未有人来带领他们,索托离开了,他们去寻找卡玛大婶和胡贝图斯,却发现他们母子躺在帐篷里昏‘迷’不醒。

    如果被坎苏拿走了所有牲畜和物资,剩下的族人根本熬不过这个寒冷的冬天。在生存面前,他们不得不拼命,数十个强壮兽人拿着木‘棒’准备拦阻。可是所有剑,矛,钉头锤,斧头等金属武器都在坎苏的人那里,而且坎苏手下的战士也比对方多了许多,他们同族爆发的战斗很快有了结果。

    坎苏的手下杀死了十多个兽人,冷酷狠辣,就仿佛那不是他们的同族。震慑着周围的老弱兽人,一片嚎哭,却无人再敢靠前。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部落的财产被坎苏和他的心腹带走,消失在夜‘色’之中!

    向选定的方向走出两百里,有一条丘陵,其中某一段很狭窄,只要走过去,然后就将两侧丘陵山上的石头推下来堵死,后面的人即便想要追击也追不上了。坎苏早就探好了路,而且暴风雪还至少需要三天后才能降临,他有的是时间离开。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