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十四章 老坎苏的阴谋
    谢谢爱玩双‘色’球,和忧郁的sky书友的月票,( ̄┰ ̄*)

    坎苏跪在了巴洛克的面前,浑身颤抖,不敢说话,他被吓坏了。,: 。仅凭四十个族人就击溃了自己整整两百多的部落战士,这种情景以往只出现在面对人类‘精’锐的时候。可是巴洛克非常现实的告诉他……某些兽人并不比人类的‘精’锐差。

    “坎苏族长,我应该怎么处置你呢?”只有巴洛克和坎苏两个,其他的人都躲在远处,这是属于两个部落族长之间的谈话。

    “巴洛克……族长,是我愚蠢的冒犯了您,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愿意为此付出代价。”老坎苏还算有些智慧,在恐惧过后,他也感觉到了,巴洛克似乎并不想把他怎么样。只要能保住‘性’命就好,哪怕付出再多的代价也可以。“如果您还有意愿用马匹‘交’换牲畜的话,我会完全满足您的需求,我部落里的牛羊可以随你挑选。”

    “嗯,可以。还有呢?”巴洛克不置可否,淡淡的道。

    老坎苏低着头,忽然又说道:“如果您需要,我可以同意让索托和胡贝图斯带着他们的手下脱离半山部落,他们那样就不算是背叛,不会受到冻原兽人们的轻视和孤立。那时候您可以随意招笼他们加入苍狼部落,壮大您的力量!”

    巴洛克的眼睛立刻眯了起来,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呵呵,老‘奸’巨猾的家伙啊,居然能够看出我的企图,看来你除了率领族人战斗不行。耍‘弄’心机的本事还是‘挺’厉害的。但是也就那样了,别以为你低着头百般遮掩,我就察觉不到你又在动别的心思了。

    “属于你半山部落的族人,我不会要。索托和胡贝图斯也只不过是带着他们的亲人来求我治病,病好了。自然要回去,我们苍狼部落从来不会以此为要挟。”巴洛克冷冷的说道:“你冒犯了我,我给你教训,那么下次希望你不要再犯这种错误,这种仁慈并不是任何人都会给你。你的族人大都受了伤,我会给你一百匹马驮他们回去。然后让你的族人赶三十头牛,三百只羊送来。”

    坎苏愣住了,根本不敢相信还有这种好事。如果换做是自己被人欺负到家‘门’,而最后不但轻易击败敌人,反过来还占据了所有有利条件。那么别说还是按照这种打折的方式‘交’易,就算是将半山部落的牲畜搜刮干净都不为过。大喜过望,生怕巴洛克反悔,老坎苏连连道谢,带着一丝谄媚的说道:“感谢您的慷慨,巴洛克族长,我会严格按照您的条件‘交’易,绝对不会再出现令您不愉快的事情。”

    巴洛克点点头。坎苏这才爬起来,小心翼翼的问:“那么……我可以告辞了吧?”

    “哦,您可以随时离开。当然,如果您想要在我的苍狼部落做客的话,我会很乐意款待您。”

    “不不不,不打扰您了,我需要带着他们赶回部落。”老坎苏忙道,弓着身体退后。然后转身一路小跑的远离苍狼部落的聚居地。

    巴洛克处置此事的方式令族人们非常的不理解…………不但放走了可恶的坎苏和那两百个俘虏,还‘交’给他们一百匹马。让暂时无法行走的伤者骑马回去。这口恶气就生生被堵在了‘胸’口里无处散发,如果不是巴洛克的威望太高。恐怕族人们要有怨言了。

    但反过来看,索托和胡贝图斯那些人对巴洛克已经不能说是感‘激’,而是近乎膜拜敬仰了。宽恕,仁慈……或许也只有伟大的萨满祭祀才会有如此宽广的‘胸’襟。

    坎苏带着两百伤者灰头土脸的离开,队伍到处弥漫着沮丧和怨气。兽人们都暗恨坎苏自找死路,强大的苍狼部落简直不是他们所能觑视,如果不是巴洛克族长仁慈,恐怕他们不但死伤惨重,剩下的人也要成为奴隶了。——————怨气很大,令坎苏的威严大失。如果不是因为他是方圆千里唯一的兽医,恐怕愤怒的兽人都要将他赶下族长的位置了。

    坎苏骑着马沉默不语,心中在想着报复的方法。老兽人感觉自己遭受了奇耻大辱,极度自‘私’的他并未感觉是自己不对,而将一切都抱怨在巴洛克和他的部落身上。

    “既然你仗势自己的族人战力强大,那好,我就让别人来夺走你的族人。哼……四十个战士,其中有十二个座狼骑兵。确实是一股强悍的力量,但在断首部落面前,你们没有任何反抗的于地。”

    冻原上的兽人部落之间并不平和,哪怕是出自同一个氏族的部落之间,有时候为了一些纠缠不清的原因,也会发生战斗厮杀。断首部落属于霜狼氏族,是一个三千多兽人的大部落,他们不但能够轻易召集一支千人的兽人部队,甚至在部落里还有两个萨满祭祀,这样强大的力量能够轻易碾压苍狼部落。

    老坎苏拿定了主意,他是中等部落的族长,还是一个兽医,这令他即便在断首部落族长面前,都多少有一些脸面。只要将苍狼部落的强悍告诉断首部落的族长海察加,不需要添油加醋,做梦都想壮大断首部落的海察加肯定不会放过吞并这个小部落的机会。————要知道那可是十二个座狼骑兵,半山部落七百多人,也只不过索托一个座狼骑兵,老坎苏都眼红的不行。

    连夜回到了半山部落,也不去理会族里的慌‘乱’,和族人们看自己的古怪表情,趁天气还没有彻底变坏之前,老坎苏准备立刻动身,他一刻也不愿再见到苍狼部落在自己眼皮底下游‘荡’了。………………

    巴洛克的威望再次提升到一个高度。

    昨天因为坎苏的缘故,闹得很不愉快。晚上谁都没有心情吃喝欢聚,所有人随便吃一点食物,便都睡下休息了!

    第二天清晨,趴在妻子身边睡着的索托醒来,下意识的‘摸’了‘摸’旁边的兽皮毯,什么都没有‘摸’到,浑身一震,弗莉没有躺在那里睡觉,她不见了!

    嚯的窜了起来,索托就要向外冲。忽然那帐篷从外掀开,弗莉走了进来,手中还拿着几个面包和一大木盆的麦粥。“索托,你醒了?快来吃早餐,啧啧,苍狼部落的早餐居然有麦粥,好香啊,先祖在上,以前只听说过这种人族的食物,今天我们也尝尝。”

    弗莉的脸‘色’不再苍白,变得红润,兽‘毛’也柔顺了些,‘精’神更是好了太多,眼睛中透着神采,面带着笑容。索托偌大的汉子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也不顾得什么麦粥面包,抱住了弗莉“你好了?弗莉,你的病真的好了?不要告诉我这是做梦,告诉我这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呼吸畅快过。而且我早就醒了,在帐篷外走了一会儿,遇到了卡玛大婶,和她一起看了苍狼部落的战士们‘操’训。那些强壮的小伙子们被巴洛克萨满给教训的惨了,一个个浑身大汗,仿佛从水里捞出来的。最后结束的时候,巴洛克萨满还不放过他们,让他们捧着冰冷的积雪擦洗,最后才准吃饭。卡玛大婶说,即便她以前遇到的最严厉的兽人统帅,都没有巴洛克萨满这么严苛过。她说……苍狼部落会很快让冻原上的兽人记住他们的存在。”

    弗莉开心的说着,她已经很久没有说这么多话了,不是为了新奇的事情,而只是为了说话本身的乐趣,多年的疾病让她终日躺在帐篷里,几乎要闷得发疯了!

    索托笑眯眯的,只是听着妻子说话,就像最大的享受。他对巴洛克的感‘激’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即便巴洛克此刻让他去拼死战斗,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去流尽最后一滴血。

    “唉……如果……我们是苍狼部落的族人该多好。”弗莉说着早晨和卡玛大婶一起去打饭的情景,苍狼部落的所有人都带着和善的笑容,甚至那两个漂亮的令人吃惊的人类‘女’人也和他们谈笑热络……听说那是巴洛克萨满的‘女’人……,他们彼此非常的亲热,真的如同一家人,而不像半山部落……死气沉沉。弗莉实在受够了半山部落的沉闷,她喜欢这里。

    索托苦笑的摇摇头,虽然他也很希望带着弗莉留在苍狼部落,而且他自认如果开口,巴洛克族长肯定会非常乐意留下他。但是为一个正直的兽人,就这么抛弃半山部落,转而融入苍狼部落,会令他有一种背叛的感觉。除非坎苏族长将他驱赶,或者做出了令他无法忍受的恶事,否则他都不会主动离开!

    看到了索托歉疚的眼神,弗莉立刻明白过来,她笑着宽慰丈夫:“不要紧,我们在哪里都一样,我的病已经恢复,最糟糕的事情已经过去,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开心的了。”

    “索托,弗莉,吃完饭,我们该走了。”帐篷外响起卡玛大婶的声音,这位曾经是一个正直的‘女’兽人战士,更是无法做出抛弃半山部落的行为。有些担忧索托会忍不住想要留下,所以才过来催促。————卡玛大婶也想要留在苍狼部落,不为别的,单是巴洛克族长的萨满身份,就值得任何一个兽人战士去追随。但是卡玛认为,如果为了追随萨满祭祀而任意抛弃原来的部落,这种人也很难获得萨满的信任。

    毕竟是一个经历了许多风雨的老战士,卡玛大婶认为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自己去思考,索托那种忠厚正直的家伙也不需要动脑筋。谁都看得出来巴洛克萨满非常的欣赏索托……还有她那个傻傻的儿子胡贝图斯。如果巴洛克心中想要他们追随,那么一向以睿智著称的萨满,肯定会有办法解决!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