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十三章 救人与闹剧
    巴洛克听索托说起过卡玛这位堪称半山部落传奇般的‘女’兽人,而且她已经很老了,需要受到尊敬。,: 。巴洛克亲自走过去搀扶起老卡玛,笑着说道:“您就是兽人的传奇‘女’战士卡玛大婶吧?我听索托兄弟说起过。不要在意我的身份,在睿智的老人面前,需要我向您行礼。”

    卡玛有些受宠若惊,毕竟萨满祭祀的地位太高了,而且在兽人的心目中太神圣了。她另外一条‘腿’不适,但仍然坚持用仅剩的那条完好的‘腿’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摇晃,以免在萨满面前出丑。

    巴洛克的灵觉敏锐,立刻发现了卡玛大婶的异状,他偏头看了看卡玛的那条扭曲的小‘腿’,‘露’出歉意的表情,忙对旁边兀自趴在地上的胡贝图斯喝道:“你的母亲‘腿’有伤,还不快过来搀扶住她?”

    胡贝图斯早就担忧的不行,可是又不敢随便‘乱’动,听到巴洛克的话,壮大的汉子立刻跳起来,直接将卡玛大婶背了起来。

    巴洛克让所有人都起来,他很满意兽人们的举止,也意识到萨满祭祀的身份在北方冻原的兽人心目中出奇神圣和高贵,这非常有利于他壮大苍狼部落。

    拍拍索托的肩膀,巴洛克给了他一个完美的答复:“放心吧,我来医治你的妻子,我以我的身份做出保证,她很快就会痊愈。”弗莉得了一种只在兽人中流行的病,似乎介乎于哮喘,重感冒,和身体感染之间的‘混’合病症。她应该是曾经受过伤。因为医治不当,加重了病情,最终引起。

    弗莉抬进了山上的一个帐篷,巴洛克也知道索托着急,这就准备给她治疗。忽然想起了什么。抬头对自己部落的族人说道:“不要慢待了我们的客人,准备最好的食物,像对待兄弟一样对待他们。”族人们还因为巴洛克遭受羞辱而生气,如果巴洛克不吩咐的话,他们很可能就这么将半山的兽人晾在外面!

    那些半山部落的兽人别提有多尴尬,他们都亲眼见证了巴洛克族长被坎苏族长慢待羞辱的过程。自问换做他们,早就挑起两个部落的战争了。

    老兽人齐亚德喊了句:“款待我们的客人。”族人们这才热闹起来,架起巨大的行军锅,升起篝火,搬出马‘肉’。面包,香肠,腌‘肉’,琳琅满目的食物让半山部落的兽人目瞪口呆,继而透出火热的眼神……他们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的食物了。…………

    在帐篷里,巴洛克询问了索托,又让索托拿出以前服用的草‘药’查看,很快确定了自己的推测。索托和弗莉某次放牧的时候。遇到了一头强壮灰熊的袭击。弗莉用后背为索托挡了灰熊凶狠的一爪,虽然争取时间让索托杀死了灰熊,自己却受了重伤。加上坎苏族长给她配制的草‘药’非常粗陋。而且效果极差。止住了外伤的血,身体内部遭受重击的创伤并未痊愈,最终引发了重症。

    巴洛克低‘吟’巫医咒语,双手散发着微微的‘乳’白光芒,为弗莉治疗。只要她体内的炎症被巫医秘术治好,再辅以草‘药’。很快就可以痊愈。

    “卡玛大婶,黑岩果能不吃。以后最好还是不要吃了,这种果子有毒。会给身体造成很大损害。”巴洛克忽然头也不抬的对坐在帐篷里的卡玛大婶说道。所谓黑岩果,其实某些功效和鸦片差不多,虽然能够平复病情和止疼,但用多了就会造成身体内脏的损害,得不偿失。

    “唉,我也知道黑岩果不是好东西,但是……。”老卡玛‘欲’言又止。

    “是因为你的‘腿’痛疼难忍是么?”巴洛克看着卡玛问道。他猜测卡玛的‘腿’骨应该是没有接好,长得扭曲了,压迫住了某些神经和血管,才造成了总是阵痛和麻木难受。

    卡玛点点头,忽然有些期冀的看着巴洛克。果然,巴洛克接着说道:“如果你能忍受暂时的剧痛,我倒是可以很快给你治好,但这需要将你的‘腿’重新掰断,重新接骨。”其实萨满巫医治疗外伤才是最有效的,而且巴洛克在这一点上已经非常熟稔了…………这数年来,他不知道身上骨头断掉了多少次,都是自己接续然后用萨满巫术迅速修复,只需要修养几日就能恢复如初。

    “能,我能忍受剧痛,以前肠子都流出来的时候,我都‘挺’了过来,再掰断‘腿’也不算什么。”卡玛大喜过望,她实在是被无休止的‘腿’痛麻木折腾的受不了了。如果能够忍受一时折磨,而恢复自己的行走能力,她愿意承受。

    巴洛克双手的白光消散,轻轻呼出一口气,额头有些冒汗了,站起来,对一旁有些坐立不安的索托笑道:“去找齐亚德长老,和他要一包葛藤配制的草‘药’,直接在那里熬煮,等你的妻子苏醒就给她喝掉。持续三天后,应该就没有问题了。”来北方冻原的时候,巴洛克的储物戒指里放着大量搜集的‘药’类植物,如今都‘交’给了老兽人们,让他们配伍成各种草‘药’,以备不时之需。

    索托半信半疑的看了看昏睡的弗莉,被卡玛瞪了一眼,这才讪讪的走出帐篷,立刻去找齐亚德。…………

    大汉胡贝图斯哆哆嗦嗦的将母亲卡玛那条扭曲的‘腿’放在一块平坦的石板上,几次抬起拳头,都不忍心下手。让他砸断母亲的‘腿’……他实在是做不到,急的都要哭了。

    卡玛大婶果然不愧是曾经的‘女’战士,吞掉一颗黑岩果,一把推开胡贝图斯,狠狠的道:“我自己来!”随手拿起旁边木‘棒’,重重的敲在弯曲的‘腿’上。随着一声嘎嘣的闷响,老卡玛闷哼了一声,几乎痛的昏死过去。胡贝图斯抱着母亲,哇哇的大哭。

    巴洛克赶紧重新对接卡玛的断‘腿’,手上的萨满之力扶正筋骨,在‘乳’白光泽的修复下,老卡玛很快就感觉疼痛散去了大半,转而变得痒痛起来,那是骨骼在重新修复的用…………。

    等骨骼差不多修复好,卡玛的‘腿’也不疼了,再一次见到了萨满力量的神奇,老‘妇’人‘激’动不已。

    “这几天不要走动,骨骼还没有彻底长好。”巴洛克吩咐要注意的地方,忽然帐篷外窜进来一个族人,叫道:“巴洛克族长,有敌人来袭!”

    敌人?苍狼部落的敌人?巴洛克先是一愣,随即意识到了什么,不禁‘露’出了冷笑。“呵呵,好啊,就让我们去看看这些敌人究竟有多厉害。”转身走出帐篷,留下老卡玛和胡贝图斯在发。随即老‘妇’人想到了什么,脸‘色’铁青,回头对胡贝图斯说道:“肯定是坎苏那个老‘混’蛋,他追踪我们来到了苍狼部落。胡贝图斯,去保护巴洛克族长,如果巴洛克受到任何伤害,你就再不是我的儿子。”

    吓得胡贝图斯拖着自己的粗大木‘棒’就跑了出去…………!

    坎苏意气风发,他身后是两百多个壮年兽人,而对面所谓的苍狼部落里走出来的只有几十个年轻的家伙,就这些人里,还有一半是跟随索托和胡贝图斯来的。坎苏自认那些家伙还不敢对自己不敬,如果只是对付苍狼部落的‘混’蛋,坎苏甚至认为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了!

    “让巴洛克趴在我的面前求饶,然后‘交’出你们所有的马匹,或者我会仁慈的饶恕你们冒犯我的罪过,否则我会让所谓的苍狼部落从北方冻原消失。”老坎苏叫嚣的骂道。

    巴洛克甚至都懒得答话,他只是回头看了看跟着出来的索托和其他半山部落的族人,问了句:“如果我们杀的人太多,你们会介意么?”

    索托浑身一哆嗦,他太清楚苍狼部落这些人的狠辣和凶残了!对面的毕竟是同一个部落的人,令索托有些忐忑不安的问他们求情:“巴洛克萨满,您,请您只惩罚坎苏一人,饶过其他人吧?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被坎苏胁迫的。”

    “嗯,可以,但总要受些教训,苍狼部落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冒犯的……!”巴洛克不置可否,对穆鲁他们点点头。

    穆鲁,洛恩汗,图拉扬,还有刚刚回来,有些萎靡的安格雷,纷纷‘抽’出巨斧,面带狞笑,率领十人队剩下的人迎着对面两百半山部落的兽人而去。

    当他们发起冲锋的时候,坎苏也狂笑的指挥手下迎击,突然,十二个座狼骑兵从两侧的密林中窜出,在巴罗坦和扎因祖的指挥下……在半山部落兽人的惊慌失措下,摧枯拉朽的将他们的队列撕扯的七零八落。穆鲁几个一脸的气愤,感觉被人抢了好玩的玩具似的……!

    这简直就是一场闹剧,根本没有像样的接触,两百人被四十个兽人轻易击溃,巨大的战斧横着拍过去,半山部落和其他小部落来助威的兽人,纷纷被砸晕。如果不是巴洛克‘交’代手下留情,恐怕此时已经血流成河。

    有几个嗷叫着骑马转身逃窜,也被座狼追上。这些大家伙可不客气,张嘴咬断马‘腿’,将那些兽人摔在地上,苍狼部落的战士们继续斧头拍晕……。仅仅半个小时,坎苏族长孤零零的骑在马上,忽然发现周围没有一个能够站立的人,蓦地,他的浑身冰冷,被一股恐惧攫住!这是一个疯子的部落,太恐怖了!

    同样被镇住的还有跟随索托的人。兽人崇拜强者,苍狼部落出乎预料的强大令他们不约而同的生出一个念头…………神秘高贵的萨满祭祀,彪悍的族人,强大的座狼骑兵,还有充足的食物,如果能够加入苍狼部落多好!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