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兽族启示录 > 兽族启示录 正文 第十二章 最后的希望
    ?一叶知秋谢谢打赏( ̄┰ ̄*)

    巴洛克他们回到了苍狼部落,族人们见到并未‘交’换回牲畜,有些奇怪的询问。。: 。得知族长遭受的怠慢后,哪怕是最沉稳的老齐亚德也满脸的愤怒。巴洛克族长可是一位萨满祭祀,就算半山部落的族长并不知道这一点,但是仅凭苍狼部落族长的身份,也不应该受到如此简慢。兽人对荣耀和脸面看的非常重,几个比较‘激’进的兽人甚至认为应该发动战争了。

    巴洛克忙安抚他们!开玩笑,半山部落的大部分兽人将来都在他吞并的计划内,如果发动了战争,即便获胜,恐怕最后死的也不剩几个人了,根本得不偿失。

    好说歹说,最后用路上的意外惊喜吸引了族人的注意力,才让他们不再关心这件事,

    狗屎运的巴罗坦和扎因祖,他们居然提前获得了两头褐狼坐骑?就剩下十头褐狼,四十个战士们眼睛都红了。如果不是怕在巴洛克族长面前丢脸,这些嗷嗷的家伙们恐怕早就扑过去抱着褐狼不松手了。

    “没办法,我们只有这十二头褐狼兄弟,总会有人暂时得不到。但是不要担心,巨眼告诉我,山里还有许多褐狼族群。它们有时候会从山中出来在冻原上觅食,只要能够寻找到它们,我保证给你们人人都会有一个褐狼坐骑。”巴洛克说道。

    强抢根本不行,巴洛克命令他们都站好,让褐狼们来挑选伙伴。安格雷第一个兴冲冲的凑过去,就被巴洛克泼了冷水:“褐狼没你的份。跟我来,有别的好事给你。”

    巴罗坦和扎因祖满脸笑容的看着安格雷,让这个家伙有些莫名其妙,总感觉他们笑的很令人不安……!

    最终,十头褐狼挑选了十个伙伴。眼前的这群兽人散发的气息令褐狼们都大吃一惊,因为他们全部都强大无比,尤其是身上那股自信和狂傲的气势,已经很久没有在冻原兽人身上感觉到了。根本不需要挑选,褐狼们就找了最靠近自己的兽人做伙伴。

    可怜的穆鲁,洛恩汗。和图拉扬,因为自恃是十人队的队长,不好意思去和手下去争。而且非常自信褐狼能够挑选最强大的战士,所以站在最后面,结果就是他们谁都没得到褐狼的青睐。一个个脸都黑了!直到后山传来安格雷凄厉的惨叫,听到巴罗坦和扎因祖幸灾乐祸的笑声,这才觉得好受一些…………!

    获得火烈蜥的代价就是遭受一次非人的虐待,安格雷比扎因祖和巴罗坦他们还要惨一些,因为巴洛克没有树立图腾柱,没有萨满之力为他安抚剧痛,他遭的罪也最大。当那颗火烈蜥兽卵融入了体内,‘胸’口出现蜥蜴纹身之后。安格雷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想要得到,不付出怎么行?”巴洛克悠然的从旁边的石头上站起,转身离去。头也不回的扔下几句:“自己试试获得的力量,除了我们部落,不要暴‘露’给任何人,这关乎生死存亡,知道吗?”最后那句话已经很严厉。

    安格雷无力的抬手,算是回应。并不是怠慢巴洛克族长。实在是说不出话…………融合幻兽的过程因为有灵魂方面的接触,所以有一段时间里。比剥皮剔骨还要恐怖。也就是兽人坚韧,换做脆弱的人类。恐怕能够活活痛死。

    几天时间,苍狼部落拥有了三个巴洛克命名为兽化铠战士的强大战力,还有十二个座狼骑兵。加上几十个受到巴洛克严酷训练的强大战士,这股力量其实已经能够称霸方圆千里冻原,除非是像拥有战阵的人类军团,否则即便半山部落拥有数百战士,也无法击败苍狼部落。

    十二个获得了座狼的族人,跨上褐狼后背,欢呼的四处奔窜。那些没有得到坐骑的兽人在一旁大声的笑骂,却满脸的‘艳’羡。好在他们对巴洛克族长有信心,会给他们也找到合适的褐狼坐骑,也并不是太难过。

    小兽人乌撒德和他的弟弟塔希尔已经完全融入了部落里,老兽人都非常喜欢他们,中年兽人塞西尔总喜欢每个肩膀上扛着一个小家伙的嬉闹。当看到巴洛克的身影,两个小家伙立刻从塞西尔肩膀上爬下来,非常懂事的趴在巴洛克的脚下……这是对萨满祭祀的礼节,并不是巴洛克故意让他们如此行礼。毕竟还没有得到巴洛克首肯,他们不能算是苍狼部落的人,此刻两个小家伙最渴望的就是巴洛克族长能够让他们成为苍狼部落的一员。

    “乌撒德,塔希尔,昨天苏珊阿姨教给你们的文字都记住了几个?”巴洛克让他们起来,问道。教育要从娃娃抓起,这句话对兽人来说也完全正确。一个族群要发展,仅凭武勇是万万不行的,所以他让苏珊和席琳教授这两个小家伙学习大陆通用语,未来等部落壮大,他会让所有兽人的孩子学习知识!

    当然,兽人比较笨,这是事实!但巴洛克根本不信邪,没见族里的四十个年轻族人么?从帕丁顿时候开始,巴洛克就陆陆续续的教授他们学习大陆通用语文字,用那种填鸭式的教育,而且绝对是惩罚惩罚再惩罚的模式!几乎将那些头脑简单的家伙‘逼’疯了,但结果就是…………他们已经都能够简单的书写和阅读,甚至最聪明的安格雷和穆鲁,能够用大陆通用语非常流畅的抄写巴洛克手中的兽皮卷了。

    “巴洛克族长,我记住了四个,苏珊阿姨教了我五个……我……我有一个忘了!”小塔希尔嗫嚅的说道,他只有四岁,但非常的用心,忘记了一个文字,令他很难过,强忍着没掉泪。

    “我也记住了四个……!”十一岁的乌撒德很羞愧,他感觉自己连四岁的弟弟都不如,脸通红的低着头。

    “有没有偷懒?”巴洛克又问了一句。

    “没有。”两个人齐声道。“我们除了学习文字,还帮着塞西尔大叔还有齐亚德爷爷干活。没有偷懒。”塞西尔一旁不住的点头,示意小家伙没有撒谎。

    “嗯,没有偷懒就好。咱们兽人笨一点不要紧,但首先要勤奋,否则学不好文字。就要被人族耻笑。那样丢脸的不光是你们,还有我这个族长,知道么?”巴洛克这才‘露’出笑容说道。

    两个小家伙不知道什么,塞西尔可是听出了巴洛克话里的意思。拍了拍他们的脑袋,笑骂道:“巴洛克族长已经答应让你们成为苍狼部落的族人了,还不快谢谢族长?”

    两个小家伙欢喜若狂。又一次趴在地上向巴洛克表示敬意。巴洛克也是很喜欢他们的灵‘性’,夸奖了他们几句。

    就在这时,跑来一个族人:“巴洛克族长,半山部落的索托来咱们部落了,带着数十个半山部落的兽人。他说是来求你给他妻子治病的。我们将他们留在外面,穆鲁队长正带着兄弟们监视着他们。”谁知道他们打得什么心思,巴洛克族长在半山部落遭受冷遇,可是让他们怒气未消呢!

    巴洛克心里有数,跟着族人赶到小山脚下。看到数十个半山部落的兽人簇拥着索托和胡贝图斯,他们两人抬着一个担架,上面躺着的很显然是索托的妻子弗莉了。

    索托看着苍狼部落的聚居地,感慨不已。仅仅过去了几天。这座小山就被一圈粗木栅栏围了起来,。在栅栏的空隙斜着向外的,是一排削尖了的的木矛。除非从留出的木‘门’进入。否则栅栏围墙上的那些尖利木刺,会令任何企图潜入的人畏惧。

    半山部落其实地形和苍狼部落的小山差不多,但仅仅几十个人的苍狼部落,却几天时间就竖立起堪称牢固的防御栅栏。而半山部落空有七百族人,居然没有人想过要做这一层的防护。或许他们没有趁手的斧头砍树,仅凭简陋的一些石斧或抢夺人类的刀剑来砍伐树木。需要付出数倍的力气。但和自身的安危比起来,那都不算什么——————每年进入深冬。冻原上的猛兽缺乏食物,总会有几次因为饥饿侵袭半山部落的事件。造成族人意外死伤,或牲畜被叼走。

    可惜坎苏族长不会在乎这些,有的时候,太多‘妇’孺老弱的族人对他来说,反而是累赘,被猛兽咬死叼走几个,正好省下食物。索托只是一个战士,他几次劝坎苏族长,都被敷衍过去。老坎苏只信任留里克,如果不是因为索托实力摆在那里,而胡贝图斯的母亲又是一个令坎苏也忌惮的‘女’兽人,所谓的半山三勇士恐怕只会剩下留里克一人。

    “索托兄弟,欢迎来苍狼部落做客,我们已经迫不及待要款待最好的客人了。”巴洛克张开手臂,从山上走下,迎着索托,带着微笑的说道!

    索托面带惭愧的躬身行礼:“巴洛克族长,您的热情令我羞愧!是我带您去的半山部落,而我却令你受到了不可忍受的耻辱,虽然这于事无补,但还是请你接受我的歉意。”

    “我说过,我们是兄弟一般的朋友。不要让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影响我们的心情,来吧,让你的族人们和你一起进来吧!”巴洛克没有回应索托的致歉,那就表示事情不会就这么结束。但索托也清楚,巴洛克族长针对的将会是坎苏族长和他的爪牙。对待自己是完全真心的。

    “巴洛克族长,我此次前来是寻求您的帮助的。”索托当然不会忘记自己此来的目的,一路上,弗莉都是陷入昏‘迷’之中,没有醒来过。仿佛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严重,哪怕是卡玛大婶的黑岩果,也只能维持住弗莉的气息平稳,并未有半点多余的帮助。

    或许是最后的救命稻草,索托已经将所有希望寄予在巴洛克身上。他掀开担架上的兽皮毡毯,‘露’出妻子弗莉干枯没有丝毫血‘色’的脸。然后趴伏在巴洛克脚下,偌大的汉子,忍不住泪雨滂沱:“巴洛克族长,求您救救我的妻子,您说过可以让我来找你。呜呜……我没有其他办法,我最后的希望只在您身上了。我不想弗莉死,她是我的妻子,我不想她死啊……,求求你,救救她,哪怕付出我的生命,我可以成为您的奴隶……求求你,不要让我最后的希望破灭……呜呜……!”

    巴洛克没有说话,而是走到担架旁边,看了看昏‘迷’的‘女’兽人弗莉,然后将手放在她的额头,缓缓闭上眼。

    突然有些寂静,所以人都屏住了呼吸,似乎生怕打扰了巴洛克族长。老卡玛大婶坐在马背上,注视着这个英俊年轻的不像话的兽人,总有一种熟悉,敬畏的感觉。这个年轻兽人浑身透着一股自信和骄傲,似乎任何事情都不会令他退缩畏惧。当巴洛克嘴角‘露’出笑容,睁开眼睛的刹那,老卡玛大婶浑身一颤,那股目光的神采令她瞬间意识到自己面前的这位究竟是什么人!

    老卡玛大婶年轻的时候确实是一个兽战气战士,而且曾经跟随过一位萨满祭祀历经无数战斗,直到某次惨烈战役,那位萨满祭祀不幸战死,所有守卫他的兽人战士也全军覆没。卡玛大婶的肚子被一根长矛豁开,甚至流出了肠子,也因此在她昏死过去的时候,被人类当做尸体而放过,让她逃脱了‘性’命。虽然失去了兽战气,最终还是回到部落,嫁给了胡贝图斯的老爹,过着普通的日子。

    这个年轻兽人是萨满祭祀,卡玛大婶浑身颤抖,几乎是从马背上滚了下来,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中,虔诚的匍匐在地上:“图腾的使者,先祖之灵的赐福者,尊敬的萨满祭祀,请接受卡玛最虔诚的敬意!”

    什么!巴洛克族长是一位萨满祭祀?所有半山部落的兽人都惊呆了,这么年轻的萨满祭祀?

    胡贝图斯傻傻的说了句:“他太年轻了吧?”被发怒的卡玛大婶那条完好的‘腿’,一脚踹在‘腿’肚上:“该死的蠢货,给我趴下。你敢对萨满无礼,想要气死我是吗?”

    胡贝图斯最怕自己的母亲,噗通一声抱头趴在地上。其他的兽人也都反应了过来,卡玛大婶是不会说谎的,齐齐跪倒匍匐在地上行礼!

    索托被巨大的惊喜震傻,他知道,弗莉有救了!q